高雄地方法院  20190413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62條前段,刑之酌科及加減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律師
主文
甲OO犯如附表四編號1至8,10至11,13至22所示之罪,均累犯,各處如附表四編號1至8,10至11,13至22所示之刑
應執行有期徒刑參年陸月
其他被訴部分無罪
扣案如附表二(九)所示之物均沒收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玖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捌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捌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玖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玖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捌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玖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捌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拾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拾壹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捌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柒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柒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柒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柒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柒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玖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捌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捌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捌月
判決節錄
一、證據能力部分:本判決所引用之證據資料(詳後引用之各項
證據),其中係屬傳聞證據部分,縱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
159條之4或其他規定之傳聞證據例外情形,亦因被告甲OO及其辯護
人於準備程序中同意有證據能力(院二卷第185頁),且被告及其
辯護人、檢察官均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就證據能力聲明異議,
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規定,視為同意作為證據使用
本院審酌卷內並無事證顯示各該陳述之作成時、地與週遭環境,
有何致令陳述內容虛偽、偏頗之狀況後,亦認為適當,依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之5之規定,為傳聞法則之例外,應有證據能力
(一)核被告就附表一編號1至3、6至8、13至22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3
9條之4第1項第2款、第3款之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
犯詐欺取財罪
就附表一編號4至5、10至11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
之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
公訴意旨就附表一編號1至3、6至8、13至22部分,漏論刑法第339條之
4第1項第3款之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之加重詐欺取財罪,容有未
恰,本院自應予以補充
被告與「O順德」、「阿浩」等人及該集團其他成年成員間,就其
所犯各次犯行,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被告就附表一編號1至8、10至11、13至22所示之20罪,犯意各別,被
害人並非同一,應予分論併罰
(二)加重減輕部分:1.累犯:被告前因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
,經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4067號判決有期徒刑10月確定,於10
1年7月7日縮刑期滿執行完畢,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
在卷可佐,其於受徒刑之執行完畢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本案有期徒
刑以上之20罪,均為累犯,且依照被告上開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
案紀錄表可知,被告於本案案發之前,已有觸犯與本案罪質相同
之詐欺案件,被告卻又再犯本案,自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之規定
,加重其刑
又被告係自己主動持如附表二所示之物,至楠梓分局表示其有擔
任O手提款之事實,此有上開楠梓分局職務報告可佐,倘被告未自
行主動至楠梓分局,向警方表示其有擔任O手提款之事實,則小港
分局、O園分局空有本案提款O手提款時之監視器影像畫面,仍不
知監視器影像畫面中之人即為被告,換言之,小港分局、O園分局
即使已經知道有「犯罪事實」,但尚不知道「犯人」即為被告,
則被告主動至楠梓分局,向警方表示其有擔任O手提款一節,本
院認為應已符合自首之要件
至被告於楠梓分局做筆錄時,雖僅概括地稱其有依照對方指示持
卡片提款,而未能說明其提款之時間、地點、所持之卡片為何等
節,而未能特定其有提領「本案」詐欺款項之犯罪事實,然就O手
而言,要其記住其於何時、在哪裡、拿哪1張卡片、每次提領多少
錢等節,應屬強人所難,被告對於其提款之細節記憶不清,尚屬
合乎情理之事,自難以被告對提款之細節記憶不清,遽認被告不
符合自首之要件
是以,本院依照刑法第62條前段之規定,於被告所犯如附表一編號
1至8、10至11、13至22所示之罪,均減輕其刑
3.刑法第59條:被告之辯護人O本院請求依刑法第59條之規定,酌減
其刑云云
惟按刑法第59條之酌量減輕其刑,必須犯罪另有特殊之原因與環境
等等,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認為即予宣告法定低度刑期
尤嫌過重者,始有其適用(最高法院45年台上字第1165號判例意旨
參照)
惟被告正值青壯,理應透過正常管道獲取財產利益,但其為索取
不法利益,擔任O手提領詐騙款項,且本案之被害人多達20位,依
被告犯罪情狀,客觀上顯不足以引起一般同情,且被告所犯如附
表一編號1至8、10至11、13至22所示之罪,均得依刑法第62條前段之
規定,減輕其刑,業如前述,並無科以最低度刑仍嫌過重之情形
,自無適用刑法第59條規定酌減其刑之餘地,併此敘明
(三)本院審酌被告不思循正途賺取生活所需,因一己貪念,率爾加
入詐欺集團,法治觀念有所偏差,對社會經濟秩序危害非輕,所
為實非可取,惟念及被告坦承犯行,且主動將尚未提領之人頭帳
戶資料交給警方查扣,防止其他犯罪發生,犯後態度尚稱良好,
並兼衡被告二、三專肄業之智識程度(見被告個人戶籍資料查詢
結果之記載)、目前從事水產司機之工作、每月收入約3萬8000元
、O親、須扶養1名患有心臟疾病之女、為中低收入戶之生活情況
(院二卷第408頁、第423頁、院一卷第70頁)、刑法第57條之各款事
由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定其應執行刑如主
文所示
2.扣案如附表二(九)編號1所示之物,係被告本案之報酬一節,業據
被告自承在卷(院二卷第407至408頁),屬被告本案之犯罪所得,
自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之規定,宣告沒收
3.扣案如附表二(九)編號2所示之物,為被告所有,且係被告為本案
犯行時與詐欺集團聯絡所用之物,業據被告自承在卷(院二卷第
407頁),屬供犯罪所用之物,自應依刑法第38條第2項之規定,宣
告沒收
一、公訴意旨另以:被告就附表一編號9、12部分,亦涉犯刑法第
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嫌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刑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定有明文
而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
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此亦為刑事訴訟法第
156條第2項所明定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涉犯此部分之犯行,無非係以被告之供述、
提款機監視器錄影翻拍照片為其主要論據
而參諸被告上開所述之提領模式,若被告是105年10月20日晚間持O俊
廷上開郵局帳戶卡片提領被害人O宗鴻遭詐騙之金額的人,則被
告應當於「105年10月20日晚間或翌日凌晨時分」,就將卡片還給「
阿浩」及其所屬之詐欺集團成年成員,不會於「翌日下午」還持
該卡片提領款項,故被告就附表一編號9部分雖坦承犯行,但依照
此次被害人匯款之時間、詐欺款項遭提領之時間、卷內所存被告
持O俊廷上開郵局帳戶提款照片所顯示之提款時間等節綜合觀之
,與被告上開所稱之提款模式並不相同,自難以被告此部分自白
而對被告為不利之認定,且卷內亦無確切證據足以證明被告確有
提領被害人O宗鴻遭詐欺之款項的犯行,依刑事訴訟制度「倘有懷
疑,即從被告之利益為解釋」、「被告應被推定為無罪」之原則
,即難據以為被告不利之認定,依法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而參諸被告上開所述之提領模式,若被告是105年10月19日晚間持O嘉
駿上開第一銀行帳戶卡片提領被害人O凱英遭詐騙之金額的人,
則被告應當於「105年10月19日晚間或翌日凌晨時分」,就將卡片還
給「阿浩」及其所屬之詐欺集團成年成員,不會於「翌日接近中
午」的時間點,還持該卡片提領款項,故依照此次被害人匯款之
時間、詐欺款項遭提領之時間、卷內所存被告持O嘉駿上開第一銀
行帳戶提款照片所顯示之提款時間等節綜合觀之,與被告上開所
稱之提款模式並不相同,且卷內亦無確切證據足以證明被告確有
提領被害人O凱英遭詐欺之款項之犯行,依刑事訴訟制度「倘有
懷疑,即從被告之利益為解釋」、「被告應被推定為無罪」之原
則,即難據以為被告不利之認定,依法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第1項,刑法
第28條、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第3款、第47條第1項、第62條前段
、第38條第2項、第38條之1第1項、第51條第5款,刑法施行法第1條
之1,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減輕
刑法,第62條前段,62,刑之酌科及加減
判例
最高法院45年台上字第1165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1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62條前段,62,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38條第2項,38,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4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4

刑法,第62條前段,62,刑之酌科及加減   3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2

刑法,第38條第2項,38,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1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