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地方法院  20190315
檢方:公訴 , 院方:簡式審判程序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主文
甲OO共同犯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之四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第三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仟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判決節錄
甲OO共同犯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之四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第三
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理由一、本案被告甲OO所犯之罪,非死刑、無期徒刑、最輕本刑為
3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或高等法院管轄第一審之案件,被告於
審理程序中,就前揭被訴事實為有罪之陳述,經告以簡式審判程
序之旨,並聽取被告及公訴人之意見後,本院認無不得或不宜改
依簡式審判程序進行之處,爰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
84條之1規定,經合議庭評議後,裁定進行簡式審判程序
是本案之證據調查,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2規定,不受同法第15
9條第1項、第161條之2、第161條之3、第163條之1及第164條至第170條規
定之限制,合先敘明
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
刑法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
次按106年4月21日修正生效前(即105年7月20日修正公布)之組織犯
罪防制條例原第2條規定:「本條例所稱犯罪組織,係指3人以上,
有內部管理結構,以犯罪為宗旨或以其成員從事犯罪活動,具有
集團性、常習性及脅迫性或暴力性之組織」,106年4月21日公布施
行後為「(第1項)本條例所稱犯罪組織,指3人以上,以實施強
暴、脅迫、詐術、恐嚇為手段或最重本刑逾5年有期徒刑之刑之罪
,所組成具有持續性及牟利性之有結構性組織
(第2項)前項有結構性組織,指非為立即實施犯罪而隨意組成,
不以具有名稱、規約、儀式、固定處所、成員持續參與或分工明
確為必要
」,其修正理由:「一、依照聯合國打擊跨國組織犯罪公約(以
下簡稱公約)第2條,所稱有組織犯罪集團(Organizedcriminalgroup),
係由3人或多人所組成、於一定期間內為存續、為實施一項或多
項嚴重犯罪或依本公約所定之犯罪,以直接或間接獲得金額或其
他物質利益而一致行動之有組織結構之集團
另公約第34條第2項,要求締約國應將公約第5條所定之犯罪,予以
罪刑化,爰配合該公約國內法化,檢討犯罪組織之定義
二、修正第一項犯罪組織之定義如下:(一)現行『內部管理結構』
,其意義與O圍未臻明確,致實務認定及適用迭生爭議,亦與公
約第2條有關『有組織犯罪之集團』規定不符
三、依照公約實施立法指南說明,有組織結構之集團,包括有層
級(hierarchical)組織、組織結構完善(elaborate)或成員職責並未
正式確定之無層級結構情形,亦即不以有結構(structure)、持續
(continuous)成員資格(membership)及成員明確角色或分工等正式(
formal)組織類型為限,且並非為立即實施犯罪而隨意組成,故為
避免對於有結構性組織見解不一,爰增訂第二項之規定
(一)106年4月21日修正後第1項雖以「有結構性組織」取代原條文之
「內部管理結構」,並刪除「集團性」、「習常性」之用語
惟觀諸第2項對於「有結構性組織」之定義,其中「非為立即實施
犯罪而隨意組成」,乃與原條文「常習性」之意義即「組織以持
續性之存續為目的,並非為某單一特定犯罪,或某特定人士而組
成」相同
至「不以具有名稱、規約、儀式、固定處所、成員持續參與或分
工明確為必要」部分,則與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2653號判決所
揭櫫「其組織成員有無固定服勤時間、是否得以自由離職、有無
參與幫派之名冊、有無內部懲處違抗命令之規範或相關義務之幫
規、有無踐行入幫儀式、成員間之職務分配或職務名稱等情形,
均非所問」之意旨相符,對照修正理由亦謂:「原『內部管理結
構』,其意義與O圍未臻明確,致實務認定及適用迭生爭議」、「
原規定以具習常性為要件,易使人誤解犯罪組織須有犯罪之習慣
始能成立」等旨即明,是此部分應僅屬法律用語之明確化,尚非
構成要件之變更
(二)至106年4月21日修正後第1項依照公約第2條擴張「犯罪組織」之
犯罪手段態樣,增加「詐術」或「最重本刑逾5年有期徒刑之刑之
罪」,並增加「牟利性」之要件,足見修正後犯罪組織之手段態
樣已有擴張,非以實施「強暴」、「脅迫」、「恐嚇」為手段之
「暴力性」為必要,亦即為因應犯罪組織之現代化、犯罪手法之
多元化,而增加公約中所規範犯罪組織「實施嚴重犯罪」、或「
以詐術直接或間接獲得金錢或其他物質利益而犯罪之牟利性」等
要件,惟仍保留犯罪組織以實施「強暴」、「脅迫」、「恐嚇」
為手段之要件,並為避免「常習性」用語遭誤認為須有犯罪習慣
之爭議,而變更用語為「持續性」
(四)嗣107年1月3日再將106年4月19日修正公布,並自106年4月21日起生
效施行之第2條第1項修正為「具有持續性『或』牟利性之有結構
性組織」,並自107年1月5日生效
(五)查本案並無證據足認被告於106年4月21日修正生效後仍參與犯罪
組織並犯罪,是經比較新舊法結果,107年1月5日修正生效之組織
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規定,較諸106年4月19日修正後之組織犯罪防制
條例第2條規定,顯然係將犯罪組織之定義擴張,並無較有利於
被告
又106年4月21日修生效之犯罪組織不以脅迫性或暴力性之犯罪活動
為限,凡以實施強暴、脅迫、「詐術」、恐嚇為手段,「或」最
重本刑逾5年有期徒刑之刑之罪,所組成具有持續性及牟利性之有
結構性組織均屬之,較諸106年4月21日修正生效前(即105年7月20日
修正公布)之組織犯罪防制條例,顯然擴張及於施用詐術態樣之
犯罪活動亦屬組織犯罪之O圍,而106年4月21日修正生效前(即105年
7月20日修正公布)之組織犯罪防制條例並未將詐欺集團納入規定
O圍,是認新舊法比較之結果,應以106年4月21日修正生效前(即
105年7月20日修正公布)之組織犯罪防制條例對被告最為有利,是
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之規定,本案自應適用106年4月21日修正生效
前(即105年7月20日修正公布)之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第1項之
規定,合先敘明
(一)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第2款、第3款之
三人以上冒用公務員名義以電子通訊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
又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所列各款為詐欺之加重條件,雖兼具數款加
重情形,因詐欺行為只有一個,仍只成立一罪
檢察官起訴意旨雖漏論第3款之加重條件,然檢察官已當庭補充此
款加重條件,本院並給予被告辯明犯嫌之機會,已足以保障被告
之防禦權,附此敘明
(二)被告與「阿峰」、「華安」、「大三元」及所屬詐欺犯罪組織
成員間,就上開犯行均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三)本院審酌被告前有意圖長期脫免職役而離去職役(軍事案件)
之前案紀錄,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參,素行非
佳,且其所屬詐欺集團之詐騙行為,非但對於社會秩序及廣大民
眾財產法益之侵害甚鉅,更使社會上人與人彼此間信任感蕩然無
存,危害交易秩序與社會治安甚鉅,又被告年輕力壯,不思循正
當途徑賺取財物,竟參與詐欺集團,受指示負責向被害人收取金
融卡並轉交其他成員負責提領卡片內之款項,共同詐騙無辜之被
害人O金鸞,被害人損失金額高達103,030元,犯罪所生危害不小,
且收取1,000元之報酬,實值非難,雖於本院審理時與被害人達成
和解,然並未依和解條件履行賠償,使被害人迄今未能填補所受
之損害,誠屬不該,惟念及被告犯後於本院審理時終知坦承犯行
,又本案被害人僅有1人,被告於詐欺集團擔負之角色與分工,僅
係出面收取被害人之卡片,並無具體事證顯示其係屬該犯罪集團
之主謀、核心份子或主要獲利者,亦非直接撥打電話向被害人訛
詐之機房機手,參與犯罪程度非重,兼衡其為國中畢業之智識程
度,從事鐵工,月收入約5、6萬元,已婚,家中尚有岳母、配偶
及1名甫出生滿月之嬰兒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另被告雖與被害人和解,惟已超過和解筆錄之履行期限仍消極不
履行和解金額,有本院洽辦公務電話記錄單2紙在卷可憑,是本院
認被告並無誠意賠償,爰不予宣告緩刑,附此敘明
在民事上,連帶債務之成立,除當事人O示外,必須法律有規定者
為限(民法第272條參照)
故共同犯罪其所得之沒收,應就各人分得之數為之(最高法院104
年度臺上字第2521號判決意旨、104年度第1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
被告自承本案犯行分得酬勞為1,000元等語(見本院卷第150頁),爰
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宣告沒收之,且未扣案,為貫徹不法
利得之剝奪,併依同條第3項之規定,諭知上開犯罪所得,於全部
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99條第1項前段,
刑法第28條、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第2款、第3款、第38條之1第1項
前段、第3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2653號判決所揭櫫「其組織成員有無固定服勤時間、是否得以自由離職、有無參與幫派之名冊、有無內部懲處違抗命令之規範或相關義務之幫規、有無踐行入幫儀式、成員間之職務分配或職務名稱等情形,均非所問」之意旨
最高法院104年度臺上字第2521號判決意旨、104年度第1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2條第1項,2,法例   6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4

刑法,第2條,2,法例   4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3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2,A   2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2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第1項,2,A   1

民法,第272條,272,債,通則,多數債務人及債權人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條第1項,5,法例   1

刑法,第5條,5,法例   1

刑法,第34條第2項,34,刑   1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法例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84條之1,284-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2,273-2,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70條,170,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4條,16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1,163-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3,161-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2,161-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