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地方法院  20190308
檢方:公訴 , 院方:簡式審判程序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竊盜罪 | 刑法第25條第2項,未遂犯 | 刑法第321條第2項,竊盜罪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竊盜罪
主文
甲OO犯附表編號1至5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編號1至5所示之刑及沒收
刑之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犯攜帶兇器竊盜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犯攜帶兇器竊盜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犯罪所得香水貳瓶、皮帶貳條、手錶壹支、現金新臺幣貳仟元均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共新臺幣貳萬壹仟參佰元
甲OO犯侵入住宅竊盜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犯攜帶兇器侵入住宅竊盜未遂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犯攜帶兇器侵入住宅竊盜未遂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理由一、本案被告甲OO所犯之罪,均係死刑、無期徒刑、最輕本刑
為3年以上有期徒刑以外之罪,其於準備程序就前揭被訴事實為
有罪之陳述,經本院告知簡式審判程序之旨,並聽取當事人之意
見後,本院裁定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規定,進行簡式審判程序
,是本案之證據調查,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2規定,不受同法第
159條第1項、第161條之2、第161條之3、第163條之1及第164條至第170
條規定之限制,合先敘明
(一)按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之攜帶兇器竊盜罪,係以行為人攜帶
兇器竊盜為其加重條件,此所謂兇器,其種類並無限制,凡客觀
上足對人之生命、身體安全構成威脅,具有危險性之兇器均屬之
,且祇須行竊時攜帶此種具有危險性之兇器為已足,並不以攜帶
之初有行兇之意圖為必要(最高法院79年台上字第5253號判例意旨
參照)
次按刑法第321條第1項所列各款為竊盜之加重條件,如犯竊盜罪兼
具數款加重情形時,因竊盜行為祇有一個,仍祇成立一罪,不能
認為法律競合或犯罪競合,但判決主文應將各種加重情形順序揭
明,理由並應引用各款,俾相適應(最高法院69年台上字第3945號
判例意旨參照)
是核被告就附表編號1、2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之攜
帶兇器竊盜罪
就附表編號3所為,係犯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之侵入住宅竊盜罪
就附表編號4、5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21條第2項、第1項第3款、第1
款之攜帶兇器侵入住宅竊盜未遂罪
被告就附表編號2之部分,雖有破壞車牌號碼00-0000號自用小客車之
情形,此部分業據告訴人O柏凱提出毀損告訴(見警8101號卷第7頁
),惟按之學理上所謂之「不罰之後行為」(或稱與罰後行為)
,應僅就前一行為予以評價而論以一罪(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
第6621號判決意旨參照),是行為人於竊盜犯行後,對於所竊得
之物品,事後加以毀損、拆卸丟棄或拆解車輛零件之行為,因均
未加深前一行為造成之損害或引發新的法益侵害,而不另論罪,
至於為著手竊取該物而損壞該物,嗣後竊得該物之情形亦然,蓋
並未增加竊盜罪以外之法益侵害,依竊盜罪論處即可充足評價,
是本案被告損壞竊得車輛之行為,自不另論以毀損罪
(二)被告所犯附表編號1至5所示之5罪,犯意各別、行為互異,應分
論併罰
(三)被告就附表編號4、5所為均屬未遂,其犯罪情節顯然較既遂犯
輕微,爰均依刑法第25條第2項規定減輕其刑
(四)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前有數次竊盜、搶奪之刑
事案件紀錄(見本院633號卷第233至269頁),素行非佳,顯然欠缺
尊重他人財產權之觀念,並未因刑之執行知所警惕,竟再犯本案
財產犯罪,此應基於刑罰特別預防之功能為適當考量,惟參以本
院審理時,選任彰化基督教醫療財團法人彰化基督教醫院鑑定被
告附表編號3至5「行為時」之精神狀況,鑑定結果略以:被告經
鑑定診斷為器質性腦症(腦傷後導致腦功能低下),疑似有反社
會人格傾向,其認知功能低下的程度約於邊緣性智能到輕度智能
不足之間,但對於上開犯行,在本質理解並未受到精神疾病之明
顯影響,但其情緒衝動控制有因疾病而受到影響的傾向,惟其低
下程度,尚未嚴重到明顯超出一般常人可能出現的範圍之外等語
(見本院633號卷第163至172頁鑑定書),是被告雖不符刑法第19條
第1、2項不罰或減輕其刑之規定,但其確因疾病致自我控制能力低
落,可責性較低,又被告犯後坦承犯行,態度尚可,再考量被告
竊得財物之價值,而告訴人O晟合、O後清表示不追究被告等語(
見本院633號卷第134頁),兼衡被告自陳國中畢業之智識程度、未
婚亦無子女、入監前從事抓鴨、收蛤蜊之工作、月薪約新臺幣(
下同)3至4萬元、與父母同住之生活狀況(見本院633號卷第228至
229頁)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均諭知易科罰
金折算標準,復考量被告所犯附表所示之罪罪質相近,兼衡各罪
之犯罪時間差距、犯罪情節等情,定其應執行刑如主文所示,再
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刑法
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第5項分別定有明文
(二)被告就編號2竊取之香水2瓶、皮帶2條、手錶1支、現金2000元,
屬其該部分犯罪之犯罪所得,雖未扣案,仍應宣告沒收之
又按犯罪所得及追徵之範圍與價額,認定顯有困難時,得以估算
認定之,刑法第38條之2第1項定有明文
偵6094號卷第86頁),被告對此價額並不爭執(見本院53號卷第83頁
),爰宣告上開沒收物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
,追徵其價額即上開價額(含現金2000元),共2萬1300元
(三)被告竊取附表編號2之車牌號碼00-0000號自用小客車,雖經告訴
人O柏凱領回,就發還之上開車輛「本身」自無庸宣告沒收或追徵
,然被害人O柏凱陳稱:上開車輛受有損壞,修車費用達3萬元以
上等語(見警8101號卷第7頁),而被告對於此金額表示沒有意見
等語(見本院53號卷第83頁),可見上開車輛雖經發還告訴人O柏凱
,但告訴人O柏凱實際領回的卻是1臺遭嚴重損壞之車輛,相較於
被告竊取前上開車輛原可正常使用之狀態,如此情形是否還可認
為被告該竊盜犯行之犯罪所得已經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是否仍
應宣告沒收或追徵?本院認為,以沒收修正理由明揭沒收係類似
不當得利之衡平措施立論,並參諸民法第182條規定:「不當得利
之受領人,不知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其所受之利益已不存在者,
免負返還或償還價額之責任(第1項)
如有損害,並應賠償(第2項)
」,如將此規定對照刑法第38條之1沒收機制,犯罪行為人作為不
當得利之受領人,其自屬於受領時知無法律上原因,從而應償還
「受領時」所得之利益,即應沒收犯罪行為人「取得時」所得之
利益,如斯時之後該利益減損或滅失,並不影響應沒收之範圍
所謂刑法沒收規定在「剝奪」犯罪行為人犯罪所得應屬不精確之
說法,毋寧應為調整不合法的利益流動狀態,不僅要沒收「現存
」之利益,更要回復「犯罪前、取得時」之合法財產秩序,從而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規定:「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
,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
準此,上開車輛雖經告訴人O柏凱領回,但其領回之上開車輛受有
損壞,需花費約3萬元以上之修理費用,則相對被告竊盜時上開車
輛之價值,應受有一定價值之減損(詳細估算尚有區分修理費用
是工資或材料、折舊換新等問題,但可能仍達數萬元之譜),此
部分仍未回復合法財產秩序,依上開說明,仍應予以沒收或追徵
,而此部分減損之價值並無原物可供沒收,屬全部不能沒收之情
形,本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規定追徵其減損之價額,然查被
告現在監服刑、刑期逾2年,經濟狀況應屬欠佳,相對於上述五(二
)宣告沒收並追徵之部分,此部分可確認被告並未實際保有犯罪
所得,之所以應宣告追徵該差額是為了回復合法財產秩序所需,
然相對於被告在監服刑、刑期逾2年,經濟並非寬裕之情形,本院
認對被告宣告追徵上開差額,應有過苛之虞,爰不予宣告追徵,
此部分可由告訴人O柏凱另行向被告請求民事賠償
六、義務告發:附表編號2部分,被告自承其竊取車牌號碼00-0000號
自用小客車後,有變造該車車牌號碼之情形(見本院53號卷第83
頁),依現有卷內證據,被告涉有刑法第216條、212條之變造並行
使變造特種文書罪嫌,此非本案起訴範圍而屬本院執行職務所知
悉,依刑事訴訟法第241條規定應為告發,爰以此判決書向雲林地
檢署檢察官為告發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99條第1項前段,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第3款、第2項、第25條第2項、第41條第1項
前段、第8項、第51條第5款,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判決如
主文
減輕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判例
最高法院79年台上字第5253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69年台上字第3945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6621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41條,241,第一審,公訴,偵查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321條第2項,321,竊盜罪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第41條第8項,41,易刑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引用法條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321,竊盜罪   4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3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321,竊盜罪   3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2

刑法,第321條第2項,321,竊盜罪   2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2

民法,第182條第2項,182,債,通則,債之發生,不當得利   1

民法,第182條第1項,182,債,通則,債之發生,不當得利   1

民法,第182條,182,債,通則,債之發生,不當得利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8項,41,易刑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38條之2第1項,38-2,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38-1,沒收   1

刑法,第321條第1項,321,竊盜罪   1

刑法,第2條,2,法例   1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212條,212,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19條第2項,19,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9條,19,刑事責任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2,273-2,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41條,241,第一審,公訴,偵查   1

刑事訴訟法,第170條,170,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4條,16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1,163-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3,161-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2,161-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