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地方法院  20190307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0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335條第1項,侵占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55條前段,數罪併罰
| 律師
主文
甲OO幫助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無罪
判決節錄
二、其後,甲OO瀏覽通訊軟體WeChat(微信)群組時,發現真實姓名
、年籍不詳、綽號「阿文」之男子(無證據證明為未成年人)發
送收購帳戶之訊息,而甲OO明知提供自己或他人金融機構之帳戶
資料予不特定人使用,可能遭詐騙集團利用作為犯罪工具,仍因
需款孔急,基於幫助犯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並意圖為自己不
法之所有,基於變易持有為所有之犯意,將O偉憲、O明欽中國信
託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密碼侵占入己,挪為己用,在臺北市中
山區錦州街某麥當勞,將O偉憲、O明欽中國信託帳戶之存摺、提款
卡、密碼同時交付予「阿文」,以此方式幫助他人詐取財物
(一)起訴範圍除刑事訴訟法有特別規定外,已受請求之事項未予判
決,或未受請求之事項予以判決,其判決當然違背法令,同法第
379條第12款定有明文
故檢察官就被告之犯罪事實以實質上或裁判上一罪起訴者,因其
刑罰權單一,在審判上為一不可分割之單一訴訟客體,法院自應
就全部犯罪事實予以合一審判,以一判決終結之,如僅就其中一
部分加以審認,而置其他部分於不論,即屬刑事訴訟法第379條第
12款所稱「已受請求之事項未予判決」之違法
又已經提起公訴之犯罪事實,除經檢察官依法撤回起訴外,並不
能因檢察官在審判期日表示減縮起訴事實或未予陳述主張而發生
消滅訴訟繫屬之效力,此與民事訴訟程序因採當事人處分權主義
而得由當事人減縮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之情形不同,換言之,該
部分既未消滅訴訟繫屬,法院仍應予以裁判(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
字第1157號判決意旨參照)
然因起訴書之犯罪事實欄已明確記載O秀梅為詐騙被害人,證據並
所犯法條欄亦載明被告就此部分犯行係涉犯詐欺罪,又本院審理
之結果(詳後述),認此與其餘被害人部分具有想像競合犯關係
,應為起訴效力所及,是本院仍應予以審理
(二)證據能力本判決所引用被告甲OO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檢
察官、被告甲OO及辯護人於本院審理時均表示同意作為證據(本
院卷一第77頁、第119頁至第121頁、本院卷二第413頁),本院審酌上
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
疵,亦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
1項規定,均有證據能力
又刑法上所謂業務,係指個人基於其社會地位繼續反覆所執行之
事務,其僅偶一從事者,不得謂為業務(最高法院23年上字第1620
號、26年滬上字第29號、71年台上字第1550號判例意旨參照)
由前開2人所述可知,被告甲OO介紹辦理貸款並非經O性執行業務,
亦無其他證據足證被告哲凱為從事辦理貸款業務之人(證人O輔政
雖曾於警詢時提出「阿凱」名片1張並稱為被告甲OO所交付,惟遭
被告甲OO所否認,尚難以此單一指述認定被告甲OO以辦理貸款為
其業務),從而,尚與執行業務而持有之要件未合
另刑法上之幫助犯,係對於犯罪與正犯有共同之認識,而以幫助
之意思,對於正犯資以助力,而未參與實施犯罪之行為者而言(
最高法院88年度台上字第1270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被告甲OO提供O偉憲、O明欽中國信託銀行帳戶之存摺、提款卡、
密碼予「阿文」,供不詳詐騙集團作為實行詐欺取財犯罪使用,
尚不能與O如附表所示之人O以詐術之行為等同視之,復無證據證
明被告甲OO有何參與詐欺取財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應係基於使某
詐騙集團遂行詐欺取財犯行,並不違背其本意之幫助詐欺不確定
故意,參與詐欺取財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為幫助犯
是核被告甲OO就犯罪事實二、所為,係犯刑法第335條第1項之侵占
罪及同法第30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詐欺取財罪
2.起訴書雖認被告甲OO就犯罪事實係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
詐欺取財之犯意,對O偉憲、O明欽佯稱辦理貸款而使O偉憲、O明欽
陷於錯誤,交付2人之中國信託帳戶存摺、提款卡、密碼,而認
被告甲OO係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詐欺取財罪嫌
從而,公訴意旨認被告前揭所為,係涉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
款加重詐欺取財罪,尚有未洽
然「侵占」與「詐欺」2罪,同以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為主
觀要件,客觀上均係以和平手段取得他人之財物,侵害他人之財
產法益,並有罪質上之共通性,基本社會事實應具同一性(最高
法院88年度台非字第350號、81年度台非字第423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復經本院於審理時補充告知被告亦可能涉犯刑法第335條之侵
占罪嫌(本院卷第242頁、第271頁),給予被告及辯護人答辯機會
,無礙被告防禦權之行使,爰變更起訴法條
另本院前於準備程序中告知被告甲OO可能涉犯幫助詐欺取財罪(本
院卷一第111頁),而行為態樣幫助犯與正犯間之論罪,無庸變更
起訴法條(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3805號判決意旨參照),此
部分無變更起訴法條之問題,附此說明
3.被告甲OO以單一交付上開O偉憲、O明欽中國信託銀行帳戶存摺、
提款卡及密碼之行為,將所持有之上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侵占
入己再交付他人,幫助「阿文」所屬不詳詐騙集團對附表所示之
被害人等詐取財物,侵害數人之財產法益,就侵占部分係以一行
為觸犯2個侵占罪,為同種想像競合犯
就幫助詐欺部分係以一行為觸犯2個幫助詐欺取財罪,為同種想像
競合犯
而侵占罪與幫助詐欺取財罪之間,亦係以一行為為之,為異種想
像競合犯
又依刑法第55條前段規定,從一重以處斷者,應先以法定刑為比較
輕重之標準,即以某一罪之法定刑與他罪名之法定刑相比較,而
從一法定刑較重之罪名處斷之謂,至各該罪名是否另有總則上加
重、減輕其刑之原因,因與各該罪之法定本刑無關,係另一問題
,不影響各該罪法定本刑輕重之比較(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
992號判決意旨參照)
被告所犯刑法第335條第1項侵占罪為法定刑為「5年以下有期徒刑、
拘役或科或併科1千元以下罰金」,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罪
之法定刑則為「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50萬元以下罰
金」,以詐欺取財罪法定刑較重,又詐欺取財罪部分雖係幫助犯
,然刑法第30條第2項之規定,屬刑法總則所定減輕原因,揆諸前
揭意旨,不得依幫助犯規定減輕其刑後與侵占之法定刑比較其輕
重,是該2罪之法定刑仍應以幫助詐欺取財犯行為重
因此,應依刑法第55條前段規定,從情節較重之幫助詐欺取財罪處
斷
4.被告係基於幫助犯意而參與實施詐欺取財罪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
,為幫助犯,爰依刑法第30條第2項之規定減輕其刑
5.爰審酌被告甲OO僅因有金錢需求,即率爾將向其所持有之他人帳
戶存摺、提款卡、密碼侵占入己,顯然欠缺對他人財產權之尊重
,又將帳戶提供予不詳之人,幫助詐騙集團遂行詐欺取財犯行,
使施行詐欺犯罪者得以隱匿其真實身分,減少遭查獲之風險,助
長詐欺取財犯罪之猖獗,嚴重影響社會、經濟秩序,並造成O子暉
等8人財物之損失,所為甚屬不該
暨參以被告甲OO自陳景文科技大學肄業之智識程度,從事美髮業,
每月收入1萬多元等一切情狀(本院卷二第277頁、第278頁),量
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三)沒收被告行為後,刑法總則修正關於沒收之規定,於105年7月
1日施行,依同法第2條第2項規定,應適用裁判時之新法
至O偉憲、O明欽交付之中國信託帳戶存摺、提款卡,雖係供犯幫助
詐欺行為所用之物,惟非被告甲OO所有,且已交付予不詳詐騙集
團,該物本身對於沒收制度所欲達成或附隨之社會防衛亦無任何
助益,欠缺刑法上重要性,是不予宣告沒收
2.被告甲OO供稱其未自「阿文」處取得報酬等語(本院卷二第225頁
、第227頁),卷內復無證據證明其獲有犯罪所得,亦無庸為沒收
之諭知
因認被告乙OO涉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
罪嫌等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然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
均不致於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之為有
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性懷疑之存在
時,即難遽採為不利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
例意旨參照)
另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
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意旨參照)
倘法院審理之結果,認為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無罪之諭知,
即無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所謂「應依證據認定」之犯罪事實之
存在
因此,同法第308條前段規定,無罪之判決書只須記載主文及理由
而其理由之論敘,僅須與卷存證據資料相符,且與經驗法則、論
理法則無違即可,所使用之證據亦不以具有證據能力者為限,即
使不具證據能力之傳聞證據,亦非不得資為彈劾證據使用
故無罪之判決書,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本無須於
理由內論敘說明(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意旨參照)
四、公訴意旨認被告乙OO涉有前開加重詐欺取財罪嫌,無非係以證
人O偉憲、O輔政、O明欽、O浩哲於警詢、偵查中證述,如附表編
號1至8所示之告訴人或被害人警詢之證述、被告甲OO與O明欽之
通訊軟體LINE對話紀錄翻拍照片12張等證據,為其主要之論據
又被告乙OO與甲OO為認識多年之友人,2人間具有一定之信賴關係,
則被告乙OO因本身未使用本案門號,因信任而未質疑被告甲OO取
得門號後之用途,決定交付與被告甲OO使用之友誼行為,核與實務
上常見之基於幫助詐欺取財不確定故意而申辦行動電話門號交付
予素未謀面者之情形有別,故被告乙OO辯稱僅單純交付本案門號
與被告甲OO使用,不清楚被告甲OO做何用途,也非無稽
公訴意旨另以被告乙OO、甲OO之間信賴基礎不足,又被告甲OO欠費
甚多信用不佳,被告乙OO未為積極之防果行為,認為被告乙OO至少
具有不確定之幫助詐欺故意云云(本院卷二第275頁),然被告乙
OO主觀上無幫助詐欺之間接故意,此由被告乙OO何以交付被告甲O
O門號、2人間熟識情況等綜合考量,本院已論述如前,不應以被告
乙OO須從事相當的「防果行為」,方能認定其並無幫助詐欺犯意
六、綜上所述,檢察官就被告乙OO涉犯加重詐欺取財罪部分所舉證
據既無法使本院達到被告乙OO有罪之確信,揆諸首開規定及裁判
意旨,其犯罪既不能證明,本於無罪推定原則,即應為被告乙OO
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第301條第
1項,刑法第30條、第339條第1項、第335條第1項、第55條前段、第4
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
文
減輕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判例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115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3年上字第1620號、26年滬上字第29號、71年台上字第1550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8年度台上字第127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8年度台非字第350號、81年度台非字第423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3805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992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不確定故意 3 , 想像競合 4 , 傳聞證據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0條,30,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5條第1項,335,侵占罪

刑法,第55條前段,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55條前段,55,總則,數罪併罰   3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刑法,第335條第1項,335,侵占罪   3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2

刑事訴訟法,第379條第12項,379,上訴,第三審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35條,335,侵占罪   1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30條,30,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08條前段,308,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