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地方法院  2019031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0條第2項,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55條前段,數罪併罰
主文
甲OO幫助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壹、犯罪事實:甲OO明知社會上詐欺案件層出不窮,依其社會生活
經驗,可預見將自己所有金融帳戶之金融卡及提款密碼交付予不
熟識之他人使用,極可能遭詐欺集團作為人頭帳戶,便利詐欺集
團取得贓款,因而幫助他人從事詐欺取財之財產犯罪,惟仍基於
縱使詐欺集團以其帳戶實施詐欺取財犯罪亦不違背其本意之幫助
不確定故意,在臉書與真實姓名年籍資料均不詳,自稱「龔祺婷
」之人聯繫,並以LINE通訊軟體與「龔祺婷」約定每出借1個金融
機構帳戶,每日可獲取新臺幣(下同)1千元,每月可獲取3萬元
之代價後(無證據證明甲OO已取得任何報酬),甲OO便將其申設之
元大國際商業銀行西臺南分行帳號000000000000號帳戶(下稱元大銀
行帳戶)、彰化商業銀行斗六分行帳號00000000000000號帳戶(下稱
彰化銀行帳戶
貳、程序部分: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之1至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
,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
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
又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立法意旨,在於確認當事人對於傳聞證據
有處分權,得放棄反對詰問權,同意或擬制同意傳聞證據可作為
證據,屬於證據傳聞性之解除行為,如法院認為適當,不論該傳
聞證據是否具備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情形,均
容許作為證據,不以未具備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
情形為前提
蓋不論是否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情形,抑當事人之同意,均
係傳聞之例外,俱得為證據,僅因我國尚非採澈底之當事人進行
主義,故而附加「適當性」之限制而已,可知其適用並不以「不
符前四條之規定」為要件(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
議參照)
本案被告在寄交本案帳戶之提款卡及存摺給對方時,已是28歲之人
,並自承其具有大學畢業之智識程度,目前是從事照相機製造業
等語(本院卷第42、45頁),堪認被告是一個具有相當智識程度
及社會經驗之成年人,被告既非年幼,亦非未受教育而有認知上
缺陷之人,對於提款卡憑密碼交易,而無查對實際使用人之特性
,當無不知之理,又現今詐騙犯罪橫行,金融卡及密碼一併交付
後,可能充為人頭帳戶使用,以被告具備正常社會生活之情況,
亦不可能毫無所悉,是被告應可預見其將本案帳戶之提款卡與密
碼一併交付,可能因此幫助詐欺犯罪
是以,本案帳戶於交付後未能取回,既然已在被告估算之內,對
於因此淪為詐欺集團使用之犯罪工具,當無違背其本意之情況
再者,「龔祺婷」以LINE通訊軟體告知被告其是從事線上運彩(警
9606卷第25頁),被告既已知悉對方是從事線上運動博奕,屬違法
之賭博行為,則被告在提供其本案帳戶給對方時,已有不法意圖
,再者,詐欺之經濟犯罪經常利用人頭帳戶作為收受贓款之工具
,亦為被告依其智識程度及社會經驗所可預見
從而,被告主觀上有幫助他人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甚明,被告
上開所辯,顯屬事後卸責之詞,尚難憑採
五、綜上所述,被告前開所辯,顯屬臨訟卸責之詞,委無可採,
堪認被告主觀上確具有幫助他人詐欺取財的不確定故意
一、按刑法上之幫助犯,係對於犯罪與正犯有共同之認識,而以
幫助之意思,對於正犯資以助力,而未參與實施犯罪之行為者而
言(最高法院75年度台上字第1509號、88年度台上字第1270號判決意
旨參照)
是以,如未參與實施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且係出於幫助之意思
提供助力,即屬幫助犯,而非共同正犯
被告確實有提供其本案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供詐欺集團使
用,然其所為,並非詐欺取財罪的構成要件行為,且本案並無證
據足認被告有為自己犯罪之意思,而參與詐騙如附表編號1、2所示
之告訴人的犯罪構成要件行為或犯罪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不得
遽論以詐欺取財罪之共同正犯,且本案並無任何證據顯示其所幫
助之詐欺集團成員有3人以上,或有未滿18歲之人,依有疑唯利於
被告認定之原則,應認被告所幫助之詐欺集團成員未滿3人,且
無未滿18歲之人
惟其對於所交付之本案帳戶存摺、提款卡及密碼,可能遭利用作
為詐騙工具,因而幫助詐欺集團遂行詐欺取財之犯行等情,既有
預見,仍提供其本案帳戶存摺、提款卡及密碼容任不相識之人使
用,其雖未參與實施犯罪之行為,然對其所為,可能對正犯構成
犯罪資以助力之事實,顯已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
,其行為性質上可認為係詐欺取財構成要件以外之幫助行為,應
依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論以幫助犯
所以,被告提供本案帳戶的行為,是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第
339條第1項之幫助詐欺取財罪
二、被告是基於1個幫助詐欺取財之犯意,同時提供本案帳戶資料
供他人使用,而幫助詐欺集團成員詐騙本案如附表編號1、2所示
2個告訴人的行為,係以單一之幫助詐欺行為,侵害2個告訴人之財
產法益,為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前段規定,從一重處斷
三、「幫助犯之處罰,得按正犯之刑減輕之」,刑法第30條第2項
定有明文
經查,被告幫助他人犯詐欺取財罪,為幫助犯,本院衡其犯罪情
節顯較正犯為輕,因此依刑法第30條第2項規定,按正犯之刑減輕
之
兼衡被告自承為大學畢業之智識程度,未婚無子女,家中尚有母
親、胞兄及胞弟,現在工作是從事相機製造業,1個月收入約2萬6
千元,無犯罪紀錄之素行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
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以資懲儆
五、公訴意旨雖認被告另外涉犯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之洗錢罪
嫌等語
經查,該法第2條規定:「本法所稱洗錢,指下列行為:一意圖掩
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得來源,或使他人逃避刑事追訴,而移轉或
變更特定犯罪所得
」再依同法第3條第2款規定,所謂「特定犯罪」,固包含刑法第3
39條之詐欺取財罪在內
(一)、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款規定:「本法所稱洗錢,指下列行為
:二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得之本質、來源、去向、所在、所有
權、處分權或其他權益者
(二)、依上開說明,本院認為被告的行為,尚不構成洗錢防制法第
14條第1項之罪,但此部分若成立犯罪,與上開有罪部分屬於想像
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爰就被告涉犯洗錢罪嫌之部分不另為
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339條第1項、
第30條第1項前段、第2項、第55條前段、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
行法第1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判例
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最高法院75年度台上字第1509號、88年度台上字第1270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不確定故意 3 , 共同正犯 2 , 想像競合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55條前段,55,數罪併罰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4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3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正犯與共犯   3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3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14,A   2

刑法,第55條前段,55,數罪併罰   2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洗錢防制法,第3條第2項,3,A   1

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項,2,A   1

洗錢防制法,第2條,2,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339條,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