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地方法院  20190307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09條第1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主文
甲OO犯公然侮辱罪,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一)、被告否認檢察官所提出,關於證人即告訴人O秀金、證人O桂
枝警詢筆錄之證據能力,因未經被告為反對詰問,原則上不能採
為論罪依據,但如證人在審判中到庭進行交互詰問,所供竟與先
前之警詢口供不符,經參酌其他證據資料結果,足認較早之警詢
筆錄具有較為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被告犯罪事實所必要者
,為實現司法正義,例外許為適格之證據,觀諸刑事訴訟法第15
9條第1項及第159條之2規定即明
然若警詢時所陳和審判中所述並無不符,則採用審判中之證言,
斯已足矣,自應回歸原則,排除警詢筆錄之證據能力(最高法院
100年度臺上字第2446號判決意旨參照),證人即告訴人O秀金、證人
O桂枝於審理時傳喚到庭作證,其審理中之證述與警詢之內容並
無差異,無不可替代性,應認無證據能力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定有明文,本件證人即告訴人O秀金、
證人O桂枝於偵查中,均經檢察官以證人身分命其等具結後作證,
觀諸筆錄製作方式,並無何顯不可信之情況,亦與其等於警詢及
審理中之證述相符,依上開刑事訴訟法規定,應有證據能力
(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
,雖不符前4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
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
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
(四)、另依證人O桂枝證稱:被告在罵的時候,小進不在(本院卷
第72頁)等語,是被告稱「小進,你老母很三八」等語,並非意在
與小進對話,其主觀上係藉此貶損人格之用語侮辱告訴人,應屬
明確,而被告辱罵之現場雖為住家,然依證人O仲軍證稱:被告
與告訴人是住三合院,一個左邊,一個右邊,同一個門牌號碼,
但分開住(本院卷第68頁)、告訴人O秀金證稱:三合院對外沒有
門,如果有人要進去隨時可以直接進入等語(本院卷第75頁),再
佐以現場照片及現場圖(偵卷第33-39頁),足認被告與告訴人之
住所雖為同一地址,然於空間上各自獨立,並無另設對外大門,
不特定之多數人就被告在該處辱罵,處於可以共見共聞之狀態
一、核被告甲OO所為,係犯刑法第309條第1項之公然侮辱罪
二、爰審酌被告未能尊重告訴人之名譽與人格,任意辱罵告訴人
,而告訴人與被告同住一三合院,被告無端謾罵之行為,影響告
訴人平靜生活,而被告於犯罪後,亦無法取得告訴人之諒解,告
訴人另提出民事求償之訴訟,被告除刑事責任外,另需面臨民事
訴訟,應知所警惕
有數次竊盜、毒品犯罪紀錄之素行,暨其犯後態度及其他一切情
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判例
最高法院100年度臺上字第2446號判決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第309條第1項,309,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