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0308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168條,偽證及誣告罪 | 刑法第169條第1項,偽證及誣告罪
主文
甲OO犯誣告罪,處有期徒刑肆月
乙OO犯偽證罪,處有期徒刑參月
判決節錄
詎甲OO、乙OO因而心生不滿,甲OO竟基於誣告之犯意,意圖使O金泉
受刑事處分,於104年11月20日晚間8時許,至桃園市政府警察局龍
潭分局聖亭派出所,向承辦警員報案謊稱其於104年11月12日晚間7時
30分許,在桃園市○○區○○街000巷00號O金泉住處前,遭O金泉傷
害云云,向該管公務員誣告O金泉犯傷害罪,嗣經龍潭分局移送
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下稱桃園地檢署)以105年度偵字第956號立
案偵辦,檢察官調查後,於105年9月10日以O金泉涉犯傷害罪嫌提起
公訴,經本院以106年度易字第116號案件審理,而甲OO、乙OO均明知
其等未見聞O金泉於前揭時、地,自甲OO背後以雙手推甲OO,致其
碰撞警車而跌倒在地,因此受有頸部扭傷及拉傷、右肩部挫傷、
右肘挫傷及胸壁挫傷等傷害,竟各自基於偽證之接續犯意,於如
附表所示時間、地點之O金泉所涉傷害案件之偵查、審理中,分別
經檢察官、法官諭知具結之義務及偽證之處罰,當庭朗讀結文、
簽名具結後,就O金泉有無自甲OO背後,以雙手推甲OO,致其碰撞
警車倒地而受傷之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事項,具結後虛偽證稱如附
表所示內容,佯以表示其見聞O金泉故意傷害甲OO之情,而為與實
情相悖之證述內容,致檢察官偵查結果及法院審判有陷於錯誤之
危險,足以影響國家司法審判權行使之正確性
嗣經龍潭分局移送桃園地檢署,檢察官以105年度偵字第956號立案
偵辦、調查,於105年9月10日以O金泉涉犯傷害罪嫌提起公訴,經本
院以106年度易字第116號案件審理,而被告二人各於如附表所示時
間、地點之O金泉所涉傷害案件之偵查及審理中,分別經檢察官、
法官諭知具結之義務及偽證之處罰,當庭朗讀結文、簽名具結後
,就O金泉有無自甲OO背後,以雙手推被告甲OO,致其碰撞警車倒
地成傷之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事項,具結後證稱如附表所示內容,
嗣O金泉經本院以106年度易字第116號判決無罪,上訴後經臺灣高等
法院以106年度上易字第1498號判決駁回上訴而無罪確定,有104年
11月20日警詢筆錄、105年3月8日偵訊筆錄暨所附證人結文(甲OO)、
同年4月19日偵訊筆錄暨所附證人結文(乙OO)、106年3月9日審判
筆錄暨所附證人結文(甲OO、乙OO)、本院106年度易字第116號判決
、臺灣高等法院106年度上易字第1498號判決各1份在卷可稽(見105
年度偵字第956號影卷第1至3、46至53頁、他字卷第7至9頁、第33頁至
第37頁反面、第56至64頁),此部分之事實,應可認定
再被告甲OO於另案偵查中未證及遭O金泉推致碰撞警車而倒地後,
有人上前制止O金泉一節,然於另案審理時則先證稱警員或被告乙
OO於其遭O金泉推倒時,有人上前從中隔開,該人有看到其倒地等
語,旋又改稱:二名警員站在其前方左右,不確定他們有沒有看
到,我被推倒的動作很大,他們應該要看到等語(見他字卷第16
頁),就其自稱遭O金泉推倒時旁人反應乙節,亦矛盾不一,倘為
實情,應不致如此
而證人O志誠、O清彥於104年11月12日晚間7時30分到場後,被告甲OO與
O金泉一度僅有短暫推擠即身體互頂對方,然雙方迅速為警方勸
開等情,業如前述,又在警員到場前被告甲OO與O金泉雖有爭執,
然無肢體接觸乙節,為被告乙OO於另案審理時供證在卷(見106年度
易字第116號影卷第9頁),被告甲OO亦於另案審理時供證其於警方
到場前與O金泉尚無肢體接觸(見106年度易字第116號影卷第5頁)
,則O金泉無論於警員到場處理前、後,實無以何行為對被告甲O
O造成診斷證明書上所載之頸部扭傷及拉傷、右肩部挫傷、右肘挫
傷、胸部挫傷等傷害,而被告甲OO對於自身傷勢如何而來應無誤
認之虞,卻仍向承辦警員報案,並以上載前揭傷勢之診斷證明書
1紙為證(見105年度偵字第956號影卷第17頁),謊稱其於上開時、
地遭O金泉以手推背致其碰撞警車跌倒成傷等情,提出傷害罪告訴
,且於該案件偵查、審理中即如附表編號1、2所示之時、地就告
訴人有無手推其背致碰撞警車而倒地成傷之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事
項,具結後虛偽陳述如附表編號1、2所示內容,其所為誣告及偽證
等犯行,應屬明確
被告乙OO關於被告甲OO受傷過程所證雖與被告甲OO於另案偵訊及審
理時所述大致相符,然與被告甲OO於另案警詢時所述不合,其證述
之真實性已有可疑,且其證述關於案發後在場警員之處理情形,
與被告甲OO於另案審理所證矛盾不一(見他字卷第15至16頁)
再被告乙OO之偵訊及審理時所證事發經過,如O金泉果真係以雙手
推被告甲OO背部,導致被告甲OO撞到警車而當場跪下,該動作亦應
會造成現場之混亂、引起相當之騷動,警員應會立刻制止,甚至
以傷害罪之現行犯逮捕O金泉,且此事為突發狀況,應係令人印象
深刻之事,然到場處理之警員即證人O志誠、O清彥鈞對此情節毫
無印象,證人O志誠更具體描述當日其處理結果雙方尚為平和,且
警車停放位置無令被告甲OO遭O金泉推背後撞上之可能,稽上各情
,均顯示被告乙OO應係顧念同事情誼而曲意附和被告甲OO之指述
,則被告乙OO於該案件偵查、審理中即如附表編號3、4所示之時、
地就告訴人有無在被告甲OO背後以手推致其碰撞警車而倒地成傷
之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事項,具結後虛偽陳述如附表編號3、4所示內
容之偽證犯行,至為灼然
(四)至於被告甲OO所提之診斷證明書、病歷(含受傷照片1張)各1
份(見105年度偵字第956號影卷第17、27至45頁),僅能證明被告甲
OO於104年11月12日下午6時51分至醫院就診,症狀為脖子痛、右手上
臂挫傷,經診斷為頸部扭傷及拉傷、右肩部挫傷、右肘挫傷、胸
壁挫傷等節,然上開文書無法證明其所受之傷害,確係因O金泉所
致,是尚無足以上開診斷證明書、病歷等證據,即逕為有利被告
二人之認定
(一)核被告甲OO所為,係犯刑法第169條第1項之誣告罪及同法第168條
之偽證罪
核被告乙OO所為,係犯刑法168條之偽證罪
(二)被告二人雖於偵訊及本院審理時,分別於另案偵審中二度對於
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為不實之陳述,惟因係同一案件,基於單
一犯意為之,侵害一國家審判權之法益,均應論以接續犯之單純
一罪
是認誣告行為人所為偽證行為,係為實現或維持其誣告犯行所必
要,屬遂行誣告之接續行為,二罪間具有重要之關連性,從行為
人主觀之意思及所為之客觀事實觀察,依社會通念,其偽證與誣
告間自具有行為局部之同一性,法律評價應認屬一行為同時觸犯
數罪名,應依想像競合犯規定,從情節較重之誣告罪處斷」(最
高法院101年度臺上字第107、2449號判決意旨參照),準此,則被告
甲OO既以一行為觸犯誣告及偽證二罪名,應依刑法第55條想像競合
犯之規定,從一重以誣告罪處斷,檢察官認應分論併罰,應有誤
會
(三)爰審酌被告甲OO誣告之舉不僅使犯罪偵查機關徒啟無益之偵查
程序,浪費司法資源,更令告訴人飽嚐訟累,又與被告乙OO為偽
證犯行,足以影響司法審判對事實之認定,發生採證錯誤、判斷
失平之結果,徒耗訴訟資源,並妨害刑事案件審判之正確性,造
成訴訟資源無端浪費,且被告二人犯後均否認犯罪,未見悔意,
兼衡其等各自之犯罪動機、目的、手段、智識程度、犯罪所生之
危害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1年度臺上字第107、2449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接續犯 2 , 想像競合 1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法,第169條第1項,169,偽證及誣告罪

刑法,第168條,168,偽證及誣告罪

刑法,第168條,168,偽證及誣告罪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168條,168,偽證及誣告罪   2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1

刑法,第169條第1項,169,偽證及誣告罪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