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031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47條前段,累犯 | 刑法第328條第1項,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刑法第329條,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律師
主文
甲OO犯準強盜罪,處有期徒刑陸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電線貳捆及工具壹批均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判決節錄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
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
以下所論及之證人於檢察官偵查中經具結後所為之陳述,查無顯
不可信之情況,被告復未釋明有何顯不可信之情況,則其等於檢
察官偵查作證時,經具結後所為之陳述自均有證據能力,得為證
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第159條之5分別定有明文
查卷附據以嚴格證明被告犯罪事實有無之屬傳聞證據之證據能力
,除上揭證據外,當事人及辯護人於本院審判中均同意作為證據
,本院審酌各該證據查無有何違反O定程序取得之情形,亦無顯有
不可信與不得作為證據等情,因認為適當,故均有證據能力,另
非供述證據部分,亦無證據可認係公務員基於違法之方式所取得
或有偽造、變造之情事,復與本案之待證事實具有關聯性,同認
有證據能力
二、被告雖一再否認O振結手機錄影中所攝錄之竊賊為自己,然O振
結於偵查及本院審理中稱:竊賊看到我在拍攝,他有用國語說一
句「不要拍」(除此外沒有再講別的話),聲音是沒有什麼特別
的地方,但口音不像平地人的口音,所以我起先懷疑竊賊是外勞
,後來想想是有點像山地原住民(因為我是在花蓮當兵,有很多
同袍都是原住民,他們的口音就是跟
一般人不一樣),我是在他從貨櫃屋走出來時我就有確認他的身
高及臉型,與在庭被告的身高及臉型都一樣,但他要追打我時我
就跑了,此時就沒有機會確認了等語(偵卷第39至40頁,本院卷第
111至114頁),而觀諸本院勘驗現場錄影畫面,該竊賊為男子、動
作迅速、膚色較黑、身材不胖但身高頗高,與被告面貌身形確實
極為相似(被告於本院準備程序時自稱身高183公分、體重78公斤
,該竊賊之身形尤與被告於107年3月26日《即案發後4日》為監所機
關所拍攝之照片中之被告身形相同,見本院卷第46頁背面、第81至
92頁),加以O振結在偵查及本院審理時經檢察官及本院一再向其
質問、確認,均能毫不猶豫、肯定當庭指出被告就是竊賊,而O
振結與被告素不相識、除本案外無任何恩怨糾紛,應無刻意甘冒
偽證罪責虛指被告之動機,又能坦言自己在遭竊賊追打時已無法
再行確認其長相特徵(此與一般無力還手而僅能逃跑閃躲者之反
應相符),及被告當庭說出「不要拍」之聲音與行竊時竊賊之口
音及音量不同等情,於審理中證述時用詞中性、並未針對被告,
僅是在詰問者要求其確認或敘述何以認為竊賊是被告時方加以描
述,且雖O振結遭毆打受傷,但於本院詢問其對本案意見時,僅稱
依法判決,並未要求從重量刑或表示被告十分可惡等仇恨言詞,
其證述與指認自屬可信
雖被告並非外勞、亦無原住民身份,然被告O膚黝黑,確實易遭人
誤認,其行竊時說話語音有異,或因其門牙缺陷之故、或因遭人
發覺而緊張所致,自無法因之認被告並非竊賊
而被告於93年間曾向他人收受贓車後使用,經本院以94年度壢簡字
第291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4月,又於101年至107年間於大桃園地區(
犯案地點多在龍潭一帶)竊車供己代步、侵入住宅行竊財物、破
壞娃娃機竊取其內財物共十數次(詳細日期詳後述),為本院以
94年度壢簡字第1348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6月、94年度壢簡字第2087
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3月、95年度壢簡字第796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
6月、102年度審易字第1726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7月、106年度簡字第
236號判決判處應執行有期徒刑1年6月、107年度審易字第2192號判決
判處有期徒刑4月、107年度桃簡字第1840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4月等
情,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各該判決、起訴書、聲請
簡易判決處刑書等在卷可佐(本院卷第55至74頁),其中107年3月1
0日被告O涉嫌在桃園市龍潭區百年大鎮社區大樓偷取電信箱內電信
遭住戶撞見而逃離現場(該案被告於偵訊時坦承犯行,現為本院
以108年度審簡字第10號審理),107年3月15日被告O於桃園市龍潭區
中興路竊取自小客車(辯護人曾據此主張被告已竊得車輛,衡情
應不會再冒風險竊取本案作案用機車以代步,然該被告所竊之自
小客車於同月17日本件案發前已為警尋獲《見本院卷第72頁107年
度偵字第15041號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書》,且作案用機車實為O學文
所竊一情詳後述),於107年3月26日即入法務部矯正署桃園監獄執
行,可見於案發前後被告確實在案發地點附近即龍潭一帶活動
三、被告及辯護人雖主張被告上排牙齒斷了10幾年,但錄影中竊賊
的牙齒是完好的云云(本院卷第48頁),惟被告所謂之斷牙僅是
上排門牙缺2、3顆(見被告與辯護人所提出之照片,本院卷第106
頁),且在一般談話動作時若不刻意表現或張大嘴巴、露出牙齒
,實難看出此情,此觀諸被告與辯護人所提出用以證明斷牙之照
片是被告在高空彈跳甫落下之時張大嘴巴喊叫的情況,及本院屢
次請被告當著O振結之面數度說出「不要拍」一詞、並請O振結在被
告說話時特別注意其臉部表情後,O振結仍稱自己沒有注意到被
告牙齒缺陷(本院卷第114頁)等情即足佐之,而本院於準備及審
理程序時,亦係在被告特地張嘴露出牙齒主張該情時才覺察其牙
齒缺損一事,而被告及辯護人所據以主張「竊賊牙齒完整」的依
據不外乎是本院勘驗錄影將竊賊看向鏡頭之畫面放大的臉部截圖
(即本院卷第33頁下方照片),而該照片中之竊賊嘴巴兩唇間雖可
見一排白色類似牙齒之物,然因竊賊一直在移動(當時竊賊正在
拿取木棍欲毆打O振結)且畫素模糊,若未將畫面放大數倍根本
無法看見該白色物體,亦難以分辨該白色物體是上排牙齒或下排
牙齒、或是嘴唇因光線照射而反光所致,再加諸於一般情形下被
告之缺牙並不會明顯顯露已如前述,而該截圖中被告只是拿取木
棍而並無特地張大嘴部或露出牙齒之舉,故在該情況下並不會拍
攝到被告缺牙,而無法認被拍攝者非被告,反而可自O振結所述該
等口音特徵而認其並無刻意配合被告戶籍資料捏造證詞誣指被告
之意,確係據實客觀陳述而無偏見誣指之情
四、辯護人雖爭執O振結於警詢中指認被告程序中僅用大頭照予之
指認而無法辨認身形、部分指認照片一望即知不符O振結在警詢中
所陳述之竊賊條件云云(本院卷第25頁),然該指認紀錄本院並
未採為認定被告有罪之證據(本院所採者為O振結於偵查及審理時
依法具結後之當庭指認及證述),而本案之所以查得被告,係因
本案係接受O振結報案之員警劉立夫將手機錄影拿給其他同事看
,因為有其他同事辦過被告的案件故於觀覽後即認出竊賊即係被
告,劉立夫警員遂將被告之照片做成指認表請O振結指認,O振結遂
認出是被告等情,有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公務電話紀錄在卷可參
(偵卷第56頁,此非證明被告是否涉犯本件犯罪事實所用之證據
,僅是作為說明本案何以查獲被告之依據),此與O振結證稱:事
發後我有去派出所報案,第一次去時警察沒有給我看被告的照片
,我有拿上揭手機錄影跟將該錄影的截圖照片給警察,後來第二
次派出所叫我過去,警察就拿了上面有好幾個人(起碼有4、5人
以上)的口卡大頭照(忘記是彩色還是黑白)叫我指認,我看完
照片後就直接指認其中一人說是竊賊,指認的那個人就是被告,
警察在我指認時並沒有說照片裡面可能不會有竊賊等事項等語(
本院卷第111至114頁)及被告確實在龍潭地區犯下多起竊案為警偵
辦一情相符,故警方查獲被告之過程亦無違法之虞
五、刑法第329條之準強盜罪,係於竊盜或搶奪之際,因防護贓物
、脫免逮捕或湮滅罪證,而當場實行之強暴、脅迫行為,已達使
人難以抗拒之程度,其行為之客觀不法,即與強盜行為之客觀不
法相當,而得與強盜罪同其O定刑,此經司法院釋字第630號解釋闡
述明確
至於客觀上是否足以壓抑被害人之意思自由,應依一般人在同一
情況下,其意思自由是否因此受壓制為斷(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
字第2530號判決意旨可供參考)
查O振結證稱:我邊錄影邊進去貨櫃屋時看到被告在搬瓦斯爐,他
抬頭看到我後就說「不要拍」,就放下瓦斯爐拿了旁邊一根比我
還高的(我157公分)、很粗的木棍(約7公分)要打我,我看到就
跑了,他就在我後面追著我要打我,第一棍我閃掉了,但被告跑
得比我快,第二棍就敲到我的頭,我的頭就裂掉流血,當下我就
頭暈了,被告還繼續追著我,我就繞著作案用機車跑,然後被告
就騎著該機車走了,被告人高馬大的,我年紀大、又矮,他跑得
又比我快,所以我才會被他打到頭等語(本院卷第111至114頁),
考量被告年僅30餘歲、體格高大、揮棍追逐之動作快速俐落、並
無窒礙,相較O振結於案發時已60餘歲,體格矮小,其體力、耐力
、跑步速度顯低於一般成年男子,案發時貨櫃屋附近並無其他人
車,亦難期待有人出手協助,而觀諸錄影畫面,被告所用以攻擊
O振結者係一般裝修建築所用之木製角材,其直立時之高度遠較被
告身高為高,自被告揮舞木棍之情形以觀(見本院卷第34頁),
該木棍粗度與重量均無法以單手掌握,其危險性極高,客觀上確
已致O振結難以抵抗終至遭毆打流血、頭暈,僅能任由被告駕車揚
長離去,是被告行為已使O振結抗拒被告並阻止其離去之能力明
顯遭受抑制,而達於難以抗拒之程度,自被告口稱「不要拍」及
其毆打O振結使O振結難以追捕後即行離去之情形,可見被告意在防
止O振結蒐證及追捕,足見被告上開行為係出脫免逮捕之意,並
合於準強盜之犯行
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29條之準強盜罪,應依刑法第328條第
1項之強盜罪論處
又O振結所受前述傷勢,為被告實施準強盜之強暴行為所生之當然
結果,不另論傷害罪,起訴書認應另成立傷害罪而與準強盜罪想
像競合,容有違誤
同年間因竊盜案件,經本院以102年度審易字第1726號判決判處有
期徒刑7月確定,上開至罪刑嗣經本院以102年度聲字第2328號
裁定定應執行刑為有期徒刑1年10月確定、至罪刑經本院以102
年度聲字第4376號裁定定應執行刑為有期徒刑1年10月確定,與上開
應執行有期徒刑1年10月接續執行,於105年3月24日縮短刑期假釋出
監,所餘刑期交付保護管束,迄至105年11月3日保護管束期滿假釋
未經撤銷,其未執行之刑,以已執行論,此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
前案紀錄表在卷可佐,是其於受徒刑之執行完畢後,5年以內故意
再犯本案有期徒刑以上之罪,為累犯,該等構成累犯之犯罪中的
竊盜部分與本案均具有相當程度之類似性,本案被告係「重複同
一類型犯罪」之同質累犯,足見被告刑罰反應力十分薄弱,即便
本案依刑法第47條前段累犯規定加重其刑,亦不生行為人所受之
刑罰超過其所應負擔罪責之情形,依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
釋意旨,認本案仍應依刑法第47條前段規定加重其O定刑(此僅為
「O定刑」之加重事由,而「宣告刑」審酌量處之事項詳後述)
二、爰以行為人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正值青壯、並無不能工作
之情事,竟犯下本件竊案,於遭O振結發覺時為求脫身,竟不顧O振
結年紀較大、體格矮小,而持一旁之粗長木棍追打O振結,造成
O振結受有上開傷害,且案發後全無悔意,並未賠償O振結、O振山
之損失,再加諸被告O於90年6月27日、93年11月4日(被告於93年7月2
日至同年月26日在監執行)、94年9月27日(被告於94年10月28至96年
12月19日、98年7月21日至99年1月21日在監執行,於101年5月19日至6月
18日另案在押)、101年10月31日(被告於101年12月8日至102年1月7日在
押,102年6月22日至105年3月24日在監執行)、106年3月21日、106年4
月18日、106年5月6日、106年5月10日、106年5月11日、106年5月16日、10
6年5月19日、106年5月20日(被告於106年5月22日至6月12日在押)、10
7年3月15日於桃園各處頻犯竊案,有上述判決附卷可佐,僅就上揭
已判決之案件以觀,即可見其行竊頻率越來越頻繁,非但素行甚
差,更可見其食髓知味、一犯再犯,對刑罰反應力薄弱,至本案
甚至已實際侵害到O振結之人身安全,行徑越行囂張、所侵害法益
及危害社會安全與治安之情節越來越嚴重,本院認需科以相當之
刑度,方能符合罪刑相當原則併收警惕之效,兼衡其智識程度、
生活狀況暨素行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三、沒收部分:被告上開竊得之物(據所有人O振山表示約價值新
臺幣2000元,見偵卷第5頁)屬被告不法所得,應依刑法第38條之1
第1項前段規定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
依同條第3項規定追徵其價額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司法院釋字第630號解釋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2530號判決意旨可供參考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
名詞
傳聞證據 1 , 想像競合 1
適用法條

刑法,第329條,329,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刑法,第328條第1項,328,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刑法,第47條前段,47,總則,累犯

刑法,第47條前段,47,總則,累犯

引用法條

刑法,第47條前段,47,總則,累犯   2

刑法,第329條,329,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28條第1項,328,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