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0307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31條第1項前段,妨害風化罪 | 刑法第231條第1項,妨害風化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律師
主文
甲○○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所為,涉犯刑法第231條第1項前段之意圖使女子與他人為
猥褻之行為而媒介以營利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另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而無論係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
,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
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
理性之懷疑存在,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由法
院為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40年度台上字第86號、30年度
台上字第816號、76年度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況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亦有明定,是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
,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
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
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
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三、公訴人認被告涉犯刑法第231條第1項前段之意圖使女子與他人
為猥褻之行為而媒介以營利罪嫌,無非係以警員丙○○之證述、
警員丙○○所製作之職務報告,以及現場錄音譯文、現場臨檢紀
錄表等為主要依據
(三)、證人丙○○於本院審理時固證稱:其於案發當日之勤務編排
是17時至22時到轄區內取締色情,當日勤務是5個人,由其進入養
生館,其他同仁在外面埋伏,是由被告來接洽且帶其進入包廂,
3分鐘後丁○○才進來,丁○○脫掉其內褲,摸到其生殖器,其就
立刻表明警察身份,其記得丁○○有用食指放在嘴上,要求其小
聲一點,然後用手比個3,半套沒有比,其認為1,000元裡就有半套
服務等語(見本院卷二第18頁至第20頁),然核與證人丙○○於
其上開職務報告中載稱:是由丁○○帶其前往3樓302室,丁○○以
潤膚油塗抹其生殖器時,經其詢問,丁○○即小聲回應:這邊做
全套性交易3,000元,半套打手槍1,500元,其待丁○○上下抽動其生
殖器,即出示證件,表明警察身等情節(見偵卷第11頁),均不
相符,是證人丙○○上開證述內容與其職務報告所述情節,就其
究係由何人帶至包廂、丁○○有無上下抽動其生殖器及其當時消
費方式究竟為何等情節,所述顯有前後不一且相互矛盾之情,均
難採信
五、綜上所述,公訴人所舉之上開論據,無從使通常一般之人不
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被告有上揭公訴意旨所指之媒介性交易以
營利犯行,尚不足以使本院形成被告涉犯刑法第231條第1項意圖使
女子與他人為猥褻行為而媒介以營利罪嫌之確信心證,此外,復
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有何公訴人所指之上述犯行,揆
諸首開說明,自應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0年度台上字第86號、30年度台上字第816號、76年度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231條第1項前段,231,妨害風化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231條第1項,231,妨害風化罪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