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0307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律師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明知金融機構帳戶存摺、金融卡、密
碼係供自己使用之重要理財工具,關係個人財產、信用之表徵,
並可預見不熟識之人倘以各種理由取得帳戶,帳戶恐遭犯罪集團
利用作為詐欺取財轉帳、匯款等犯罪工具,仍基於縱有人以其所
交付之金融帳戶實施詐欺犯罪,亦不違反其本意之幫助詐欺不確
定故意,於民國106年4月18日下午4時53分許,前往新竹市○○區○
○街000號1樓之統一超商新豪康門市,將其所申辦之遠東國際商
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00000000000000號帳戶(下稱遠東商銀帳戶)之存
摺、金融卡,以寄送O式交付予署名為「O海昱」之人,提供詐欺
集團使用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0條第1項、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詐欺取財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事實審法院對於證據之取捨,依法雖有自由判斷之權,然積極證
據不足證明犯罪事實時,被告之抗辯或反證縱屬虛偽,仍不能以
此資為積極證據應予採信之理由(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
、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30年上字第482號判例意旨參照)
又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
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28號
判例意旨)
是被告於經判決有罪確定前,應被認定為無罪,無自證無罪之義
務,均為刑事訴訟之基本原則
三、程序部分:按刑事訴訟法第308條規定:「判決書應分別記載
其裁判之主文與理由
」、同法第310條第1款規定:「有罪之判決書,應於理由內分別情
形記載左列事項:一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其認定之理由
」及同法第154條第2項規定:「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
不得認定犯罪事實
所謂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即為該法第154條第2項規定之
「應依證據認定之」之「證據」
職是,有罪判決書理由內所記載認定事實所憑之證據,即為經O格
證明之證據,另外涉及僅須自由證明事項,即不限定有無證據能
力之證據,及彈劾證人信用性可不具證據能力之彈劾證據
而在無罪判決書內,因檢察官起訴之事實,法院審理結果,認為
被告之犯罪不能證明,而為無罪之諭知,則被告並無檢察官所起
訴之犯罪事實存在,既無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所規定「應依證
據認定之」事實存在
因此,判決書僅須記載主文及理由,而理由內記載事項,為法院
形成主文所由生之心證,其論斷僅要求與卷內所存在之證據資料
相符,或其論斷與論理法則、經驗法則無違即可,通常均以卷內
證據資料彈劾其他證據之不具信用性,無法證明檢察官起訴之事
實存在,所使用之證據並不以具有證據能力之證據為限,故無罪
之判決書,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本無須於理由內
論敘說明(最高法院100年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意旨)
(一)公訴意旨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0條第1項、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
詐欺取財罪嫌,無非係以被告於警詢、偵訊時之供述、告訴人O鈺
賞於警詢之證述、通訊軟體Line對話紀錄截圖照片2張、永豐銀行
自動櫃員機交易明細表2紙及遠東國際商業銀行106年6月5日(106)
遠銀詢字第0000903號函暨活期儲蓄存款往來明細查詢、開戶總約定
書1份等為其論據
詐騙集團成員取得他人帳戶資料之可能原因多端,或因帳戶持有
人因有利可圖而主動提供,抑或於無意間洩漏、遺失、提供借貸
之擔保,甚或因遭詐騙、脅迫始提供,皆不無可能,並非必然係
出於幫助該詐騙集團成員詐取財物之不確定故意而為
而我國為杜絕利用人頭帳戶詐欺取財犯罪之層出不窮,對於提供
帳戶存摺、提款卡及密碼之人,相關治安機關均嚴厲查緝,致使
詐欺集團不易以慣用之金錢或其他有償報酬O式取得人頭帳戶,而
改以詐騙手法取得人頭帳戶,並趁帳戶持有人未發現前,以之充
作詐欺取財之使用,已時有所聞,因而交付金融機構帳戶之人是
否成立幫助詐欺取財罪,既因有上開受詐騙或輾轉而交付金融機
構帳戶資料之可能,基於無罪推定、罪疑唯輕之證據法則,則就
提供帳戶資料者,是否確係基於直接故意或間接故意而為幫助詐
欺,自應從嚴審慎認定,倘交付帳戶資料者有可能是遭詐騙所致
,或其迂迴取得者之使用已逸脫提供者原提供用意之範圍,而為
提供者所不知並無法防範者,於此情形,對其幫助犯罪故意之認
定,無法確信係出於直接故意或間接故意為之,而仍有合理懷疑
存在時,仍應為有利於行為人之認定
3.被告於警詢、偵訊、本院準備程序及審理期日均稱:其在通訊軟
體臉書求職社團看到刊登輕鬆兼職賺錢的工作,需要的請詳談,
並留有聯絡O式(LineID:K5503),其便加入對方的Line並且與對方
聯絡,對方說他們是線上博弈(地下球版)之公司,因為會員輸
贏結算兌匯,存取之帳戶不夠用,公司要找配合提供之帳戶給會
員兌換,只要有存簿、金融卡能夠正常使用就可以配合,沒有指
定要什麼帳戶,不是自己的戶名也可以,1個帳戶1期5,000元,1期5
天,1個月6期,1個月30,000元,收到金融卡、存簿後確定能夠正常
使用,第1期的薪水會於5日後匯到其郵局帳戶內、當時要對方提供
證明,對方有拍攝薪水單跟其他人寄送的單子等語(見桃園地檢
107年度偵字第2361號卷第2頁至第5頁反面、第32頁及反面、本院審
易字第1270號卷第23頁及反面、107年度易字第823號卷第12頁反面至
第13頁反面、第30頁),並有上開被告提出與暱稱「O莉婭」之通訊
軟體Line對話紀錄截圖在卷可查,而觀諸上開對話紀錄截圖內容
,被告確曾詢問暱稱「O莉婭」之人關於應徵工作之性質,並不斷
確認工作內容、有無保障等節,其於通話之初亦詢問對方「我怕
被拿去騙人」、「你們是什麼公司」、「你也是這樣加入?」、
「類似帳簿本?」等詞句(見桃園地檢107年度偵字第2361號卷第9
頁),並詢問何時可以拿回存摺、如何領薪水以及工作時間等語
,亦向對方確認如果中途要將存摺拿回,是否須扣錢等情(見桃
園地檢107年度偵字第2361號卷第9頁反面至第10頁),被告雖曾再次
質疑對方之公司性質,惟「O莉婭」提出許多寄件單、自動櫃員機
交易明細表等相片,取信於被告,被告始依照對方指示寄出上開
遠東商銀帳戶之存摺、金融卡,並且依指示變更帳戶密碼等節,
足認被告上開辯稱其係因應徵工作,始提供本案帳戶之存摺、金
融卡乙情,應堪採信
4.依上開對話紀錄截圖以觀,被告與對方多次聯繫之目的,無非是
希望透過提供帳戶之存摺、金融卡,賺取1個月共計30,000元之報
酬,因疏於查證,率爾將上開帳戶資料交付予不詳之人,惟衡諸
日常生活經驗,隨著網際網路時代來臨,網路、通訊軟體充斥各
式各樣應徵工作、兼差之廣告,一般人平常生活亦常接獲以通訊
軟體傳來訊息詢問或提供有無貸款、兼差需求之經驗,細繹被告
自警詢、偵訊、本院準備程序至審理期日所辯情節均一致,並無
前後扞格或避重就輕之語,況一般詐欺集團確有以兼差或多種不
同O式詐得人頭帳戶使用之情形,在為取信對方並確認帳戶可以正
常使用之情況下,往往向欲找工作者稱提供帳戶賺取報酬之O式,
以此加以拖延並取信對方,而令對方短期內不易生疑而加以報警
,與本案被告所稱提供帳戶報酬計算O式(即1個帳戶1期5,000元,
1期5天,1個月6期,1個月30,000元)之說法一致,益徵被告前揭辯
稱係為找工作而交付上開遠東商銀帳戶存摺、金融卡乙情所言非
虛
佐以被告寄送上開遠東商銀帳戶存摺、金融卡予對方後,仍持續
與對方確認其報酬匯款之時間,顯見被告寄送上開遠東商銀帳戶
存摺、金融卡之目的,均係著眼於提供帳戶賺取報酬乙事,且被
告與「O莉婭」之對話過程,亦可見被告O二度向「O莉婭」確認其
所提供之存摺、金融卡不會作為他用,並要求對方提出證明,倘
被告果係基於幫助詐欺取財之故意或不確定故意而將金融卡、存
摺及密碼提供給「O莉婭」,其何需在對話中一再確認工作內容,
甚且詢問可否將帳戶之存摺、金融卡取回,以及取回時是否會遭
扣款,顯然被告有意追問提供帳戶之使用情形,在對方遲遲未給
付報酬時,亦持續詢問對方,並非提供帳戶後,即不再加以過問
,堪認被告主觀上,確實係因其有應徵工作賺錢之需求,因而聽
從「O莉婭」之指示,將其所申設遠東商銀帳戶之存摺、金融卡寄
送予署名「O海昱」之人,並且告知帳戶變更後之密碼,而被告
主觀上亦認為其所寄送之存摺、金融卡係作為對方公司會員匯兌
使用
5.末以,本案被告僅提供金融帳戶之存摺、金融卡,即可賺取1個
月30,000元之報酬,此情雖顯與一般常情不符,然衡諸被告寄送上
開帳戶之存摺、金融卡及密碼時年僅19歲,年紀甚輕,依其自稱正
在就讀大學,曾透過網路應徵工作等經歷以觀,其生活、工作性
質尚屬單純,堪認被告缺乏應徵工作之經驗,社會經歷有限,另
自上開通訊軟體Line對話紀錄內容以觀,被告提供帳戶資料前、
後,均有查問帳戶使用情形之管道及行止,被告人生經驗及社會
歷練尚屬淺薄,對詐欺集團詭譎多變之詐騙技倆以及包裝之話術
,非當然知悉,對於交付帳戶後可能遭詐騙集團收取向他人詐得
之金錢,成為犯罪工具乙節,亦未必有所認識
基此各情,實難認被告有完整成熟之社會經驗,而得以判斷對方
所稱提供帳戶存摺、金融卡及密碼,供作公司會員線上博弈匯兌
使用乙節,係為詐得帳戶存摺、金融卡及密碼之用,且被告為應
徵工作,聽從「O莉婭」之指示而寄交帳戶之存摺、金融卡及密碼
,無非係出於信賴對方之建議,雖其曾懷疑對方為詐騙集團,然
終究因對方出示寄件收據、匯款單等單據而信以為真,其所為並
未違背一般人認知,是被告因應徵工作,遭詐欺集團利用其所交
付之存摺、金融卡及密碼作為詐騙他人之工具,尚難遽認被告有
幫助詐欺之不確定故意,而逕以幫助詐欺罪相繩
五、綜上所述,觀諸卷附現存資料及上開論述,被告雖未確認應
徵工作內容之真實性,即交付上開帳戶存摺、金融卡及密碼予不
熟識之他人,而遭詐欺集團利用作為詐欺取財之工具,縱有疏失
,亦難謂可等同於不確定故意,檢察官所舉事據及卷內資料,業
經逐一調查,仍未能獲得被告有罪之確切心證,本案尚有合理懷
疑存在,致無從形成被告有罪之確信,本案既乏積極明確之證據
,可資證明被告有公訴意旨所指之犯行,本諸罪疑唯輕之刑事證
據法則,被告之犯罪既屬不能證明,揆諸前開規定及判例意旨,
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30年上字第482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
最高法院100年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意旨
名詞
不確定故意 5 , 彈劾證據 1 , 傳聞證據 1 , 直接故意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4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30條第1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310條第1項,31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8條,308,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