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0307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5項 | 刑法第303條,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164條第2項,藏匿人犯及湮滅證據罪
主文
本件甲OO被訴部分公訴不受理
判決節錄
陳東義、謝騏任、徐鈺雯、楊世雄、吳聲順、李應志、胡堯烜(
另分案偵辦)、吳善奇(另分案偵辦)、廖政鴻等人,共同基於
教唆頂替而使犯人隱避之犯意聯絡,於上開撞球館,於上開時、
地,為警查獲上開案件後,以電話聯絡李應志,再由李應志以電
話聯絡胡堯烜,另由胡堯烜以電話指示被告甲OO(違反電子遊戲場
業管理條例之非法營業罪及刑法賭博罪業經判決確定)到達上開
撞球場附近後,先由李應志告知甲OO為警查獲撞球館負責人之相
關資料及現場狀況後,再由甲OO向員警表示現場之電子遊戲機為
渠所擺放等語,並將甲OO帶回桃園縣政府(現已改制為桃園市政府
)警察局中壢分局普仁派出所詢問後,移送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檢
察署(現已更名為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下同)偵查,完成頂替
O志強之行為,因認甲OO涉犯刑法第164條第2項之頂替罪嫌等語
陳東義、謝騏任、徐鈺雯、楊世雄、吳聲順、李應志、廖政鴻、
胡堯烜、吳善奇等人,共同基於教唆頂替而使犯人隱避之犯意聯
絡,於O文芳在上開時、地,為警查獲上開案件後,以電話聯絡廖
政鴻,另由廖政鴻以電話聯絡胡堯烜,另由胡堯烜以電話指示被
告甲OO(違反電子遊戲場業管理條例之非法營業罪及刑法賭博罪
業經判決確定)到達上開夫妻情人生活館附近後,由廖政鴻告知
甲OO為警查獲O文芳相關資料及現場狀況後,由甲OO前往桃園縣政府
警察局八德分局四維派出所後,再由甲OO向員警表示現場之電子
遊戲機為渠向O文芳以每月3,000元之價額承租上開生活館之部分場
所擺放等語,並由O文芳將先前準備而內容不實之房屋租賃契書交
付承辦員警以之為證據,使承辦員警誤認上開電子遊戲機為甲O
O擺放而頂替,而將甲OO帶回詢問後,移送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偵
查,而O文芳則仍遭解送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偵辦,因認甲OO涉犯
刑法第164條第2項之頂替罪嫌等語
及甲OO於101年5月8日14時37分許,以證人身分,在臺灣桃園地方檢察
署第5偵查庭訊問時,於「中壢區吉林二路71號2樓的電子遊戲機
檯何人擺放、何、時開始擺放、是否為警詢時稱101年3月3日、你有
無電子遊戲場業的(起訴書贅載「職」字」執照、你是否為人家
請的人頭,警方該日2時30分到該處搜索,既(起訴書誤載為「計
」)然是你開設,為何你不在現場、你在警方搜索完畢前就回到
店內,為何是被警察函送,為何你不在現場、該日3時你在文化
派出所製作之筆錄是否實在、該份筆錄指證現場的兩名女子是否
為你所僱請的員工、何時雇用、遊戲機台把玩的方式、現場扣得
的8,100元是否為賭資、你經營電子遊戲場的場所何來」等之於案情
有重要關係事項於供前具結,甲OO故意違反主觀記憶虛偽證述「
電子遊戲機台是我擺的,從101年3月3日起擺放、沒有電子遊戲場
業的執照、是我擺的機台沒錯、我出去買東西,約半個鐘頭就回
店裡、為何沒有被解送我不清楚、我在派出所製作的筆錄實在、
那兩名女子是我的員工、O淑芳是3月3日雇用的,向我應徵,薪水
30,000元,3月3日開始上班,上班時間是14點到24點多,O珮文(起訴
書誤載為鐘「佩」文)也是3月3日一樣、機檯是開分的,要洗分
的話就跟小姐講、不是賭資,那是叫員工從她們的皮包裡拿出來
的,是警察講的」與該案件真正事實相違之不實陳述,足以影響
偵查結果,因認甲OO涉犯刑法第164條第2項之頂替罪嫌等語
第303條之判決,得不經言詞辯論為之,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5款、
第307條分別定有明文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5款、第307條,判決如主文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5項,303,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7條,307,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5項,303,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7條,307,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164條第2項,164,藏匿人犯及湮滅證據罪   3

刑事訴訟法,第307條,307,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5項,303,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303條,303,妨害自由罪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