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0315
檢方:公訴 , 院方:簡式審判程序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339條之2第3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62條前段,刑之酌科及加減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39條之2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主文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冒用公務員名義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陸月
判決節錄
壹、程序部分:本件被告甲OO所犯係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
3年以上有期徒刑以外之罪,其於準備程序中就被訴事實為有罪
之陳述,經本院告知簡式審判程序之旨,並聽取當事人意見後,
經本院合議庭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規定裁定由受命法官獨
任進行簡式審判程序,合先敘明
二、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第2款之三人
以上共同冒用公務員名義詐欺取財罪及同法第339條之2第3項、第
1項之以不正方式由自動付款設備取得他人之物未遂罪
公訴意旨雖漏未論及刑法第339條之2第3項、第1項之法條,惟此部
分之犯罪事實業據檢察官於起訴書犯罪事實欄中載明,本院自得
予以補充
又刑法既已於103年6月18日,除原有之普通詐欺取財罪外,另增訂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之冒用政府機關或公務員名義詐欺取財
罪,該條文應已將上揭刑法第158條第1項僭行公務員職權罪之構成
要件與不法要素包攝在內,而以詐欺犯罪之加重處罰事由,成為
另一獨立之詐欺犯罪態樣,予以加重處罰,是被告與詐欺集團所
屬不詳成年成員以上揭冒用公務員名義詐欺取財所為,應僅構成
一罪,不另成立刑法第158條第1項僭行公務員職權罪,否則即與「
雙重評價禁止原則」有違,至檢察官起訴書認與三人以上共同冒
用公務員名義詐欺取財罪為一行為觸犯2罪之想像競合犯關係,
容有誤會,併此敘明
又被告與詐欺集團所屬真實姓名、年籍均不詳之成年成員等間,
就本件犯行,係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復被告係以一行為觸犯前揭2罪,為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
規定,從一重以三人以上冒用公務員名義詐欺取財罪處斷
三、又按刑法第62條所指之「發覺」,係指有偵查犯罪職權之公務
員已知悉犯罪事實並知犯罪人為何人或對其發生嫌疑時,即得謂
為已發覺,但此項對犯人之嫌疑,仍須有確切之根據得為合理之
可疑者,始足當之,若單純主觀上之懷疑,要不得謂已發生嫌疑
又所謂知悉,固不以確知其為犯罪之人為必要,但必其犯罪事實
,確實存在,且為該管公務員所確知,始屬相當(最高法院72年台
上字第641號、75年台上字第1634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經查,被告本件係主動至派出所向警方坦承本次詐欺犯行等情,
此有警詢筆錄及本院辦理刑事案件電話查詢紀錄表等在卷可查(
見偵查卷第22至25頁、本院卷第39頁),足認員警於尚不知犯罪人
為何人之際,本案被告主動至派出所供出犯罪行為,並不逃避接
受裁判,應合於自首要件,爰依刑法第62條前段之規定,予以減輕
其刑
四、爰審酌被告不思以正途獲取財物,竟為圖一己私利,利用一
般民眾欠缺法律專業知識、及民眾對於公務機關人員執行職務公
信力之信賴等心理,遽以事實欄所載之訛詐方式遂行其詐騙行為
,其所為實非足取,應予O加非難,惟念及被告犯後坦承犯行,其
態度尚可,兼衡被告之素行、其自陳教育程度為高職畢業、家庭
經濟狀況勉持(見偵字卷第21頁正面)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
所示之刑
至未扣案之手機,固係被告持以供本件加重詐欺犯行所用,且參
酌係本件之共犯交予被告使用,足認該手機應為本件被告之共犯
所有無訛,原均需依刑法第38條第4項之規定追徵其價額,惟上開
提款卡、手機單獨存在均不具刑法上之非難性,倘予追徵,除另
使刑事執行程序開啟之外,對於被告犯罪行為之不法、罪責評價
並無影響,復不妨被告刑度之評價,對於沒收制度所欲達成或附
隨之社會防衛亦無任何助益,欠缺刑法上重要性,更可能因刑事
執行程序之進行,致使被告另生訟爭之煩及公眾利益之損失,是
本院認無追徵之必要,爰依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之規定,均不予宣
告追徵
肆、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一、公訴意旨另以:被告前開加入詐騙集團擔任車手,共同實施
詐欺取財之犯行,亦係涉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之參
與犯罪組織罪云云
二、查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業於106年4月19日經總統以華總一義
字第10600047251號令修正公布,而於同年4月21日生效施行,107年1月
3日再次修正同條第1項(第2項未修正),並自同年月5日生效施行
106年4月21日修正施行前之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規定:「本條例
所稱犯罪組織,係指3人以上,有內部管理結構,以犯罪為宗旨或
以其成員從事犯罪活動,具有集團性、常習性及脅迫性或暴力性
之組織」
106年4月21日修正施行後之該條例第2條規定:「(第1項)本條例所
稱犯罪組織,指3人以上,以實施強暴、脅迫、詐欺、恐嚇為手
段或最重本刑逾5年有期徒刑之罪,所組成具有持續性『及』牟利
性之有結構性組織
(第2項)前項有結構性組織,指非為立即實施犯罪而隨意組成,
不以具有名稱、規約、儀式、固定處所、成員持續參與或分工明
確為必要」
107年1月5日修正施行之同條例第2條第1項則規定:「本條例所稱犯
罪組織,指3人以上,以實施強暴、脅迫、詐術、恐嚇為手段或最
重本刑逾5年有期徒刑之刑之罪,所組成具有持續性『或』牟利
性之有結構性組織」
亦即修正後之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乃擴張犯罪組織之定義,
只要是「以實施強暴、脅迫、詐術、恐嚇為手段或最重本刑逾5年
有期徒刑之刑之罪,所組成具有持續性或牟利性之有結構性組織
」,即構成犯罪組織
現行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公布施行前,修正前之組織犯罪防制
條例第2條並無以實施詐術為手段,所組成具有牟利性之有結構性
組織即構成犯罪組織之規定,即被告為本件犯行時,組織犯罪防
制條例就加入詐欺集團,共同實施詐欺取財之行為並無相關之處
罰規定,自不能溯及既往而依事後修正公布施行之現行組織犯罪
防制條例第2條規定相繩,此部分原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惟公
訴意旨認此部分若成立犯罪,與前揭經本院認定有罪之三人以上
共同冒用公務員名義詐欺取財罪之間,具有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
一罪關係(見本院108年2月15日簡式審判筆錄第3頁),是本院爰不
另為無罪之諭知,併予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99條第1項前段,
刑法第28條、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第2款、第339條之2第3項、第1
項、第55條、第62條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62條,62,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62條前段,62,刑之酌科及加減
判例
最高法院72年台上字第641號、75年台上字第1634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名詞
想像競合 3 , 共同正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9條之2第3項,339-2,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9條之2第1項,339-2,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刑法,第62條前段,62,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2,A   7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第1項,2,A   3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刑法,第339條之2第3項,339-2,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刑法,第339條之2第1項,339-2,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2,A   2

刑法,第62條前段,62,刑之酌科及加減   2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2

刑法,第158條第1項,158,妨害秩序罪   2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3,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62條,62,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38條第4項,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沒收   1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