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0307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2項 | 刑法第328條第1項,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刑法第330條第1項,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刑法第305條,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330條,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刑法第354條,毀棄損壞罪 | 刑法第304條第1項,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335條第1項,侵占罪
| 律師
主文
本件免訴
判決節錄
被告遂於89年5月間某日(起訴書誤載為89年7、8月間,應予更正)
,即向O文祥、王惠君催討上開積欠之款項,O文祥則以生活清苦
為由,向被告央求以3折之折扣清償上開欠款,被告竟應允O文祥之
請求,並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侵占之犯意,連續於89年
6月間,收取O文祥在桃園市大興西路之寶芝琳餐廳交付之5萬元款
項、在其桃園市○○區○○路0段000巷00弄0號住處交付之15萬元款
項(共計20萬元),而將上開款項侵占入己,未將款項交予O菊招
,同時將上開4張支票,交予O文祥,由O文祥當場撕毀上開支票
被告復於89年7月間向O菊招佯稱上開支票業已遺失,因認被告涉犯
刑法第335條第1項之普通侵占罪嫌
嗣後被告欲離開上址時,為避免上開叫囂之過程遭大樓監視器攝
錄,竟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拿出預藏狀似九○手槍之物,持
該物品指向換班之大樓警衛O丹靈,致使O丹靈不能抗拒而交付上開
監視錄影帶,因認被告涉犯懲治盜匪條例第5條第1項第1款之強盜
罪嫌
(三)被告於89年間,受廖瑞明(業經本院90年度訴字第1690號判決
無罪,並經臺灣高等法院91年度上易字第2057號判決上訴駁回確定
)之委託,向潘利華催討其積欠廖瑞明配偶即廖詹尤妹之本票債
權共計120萬元款項,被告竟與真實姓名不詳綽號「長腳」之成年
男子,基於使他人行無義務之事、恐嚇他人生命身體危安及毀損
他人物品之概括犯意聯絡,先後於90年2月19日、同年月20日及同
年月21日共同前往桃園市○○區○○街00號由潘利華經營之蔬果行
,要求潘利華交付60萬元,向其恫稱:「如不付款的話,坑洞已
挖好,你的身高尺寸已經量好,隨時要你死
」等語,導致潘利華心生畏懼,並迫使其為無義務之事,同時砸
毀上開蔬果行店內之高麗菜、豆腐,致潘利華持有上開之高麗菜
、豆腐不堪販售,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04條第1項強制罪嫌、同法
第305條恐嚇罪嫌及同法第354條毀損罪嫌
二、被告行為後,刑法業於94年2月2日修正公布、於95年7月1日施行
,其中修正第2條、第80條、第83條,並刪除第55條後段、第56條
嗣刑法又於104年12月30日修正公布、於105年7月1日施行,再度修正
第2條,並增訂第38條之1,並因之增訂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關於沒
收新制之施行日
因刑法第2條係規範新舊法比較適用之準據法,故無新舊法比較適
用之問題
惟修正同法第80條、第83條延長追訴權時效期間之規定,雖均非犯
罪構成要件之變更,但顯已影響被告刑罰之法律效果,自屬法律
變更,應依現行刑法第2條第1項規定加以比較適用
另關於沒收犯罪所得部分,則依104年12月30日修正後刑法第2條第2
項以及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第2項規定,適用裁判時之法律,尚無
新舊法律比較之問題,於新法施行後,應一律適用新法之相關規
定
(一)追訴權時效部分關於追訴權時效之停止進行,及其期間、
計算亦應一體適用94年2月2日修正前刑法第83條,亦即:「追訴權
之時效,如依法律之規定,偵查、起訴或審判之程序,不能開始
或繼續時,停止其進行,前項時效停止,自停止原因消滅之日起
,與停止前已經過之期間,一併計算,停止原因繼續存在之期間
,如達於刑法第80條第1項各款所定期間4分之1者,其停止原因視為
消滅」
故於偵查或審判中,被告在逃經依法通緝,致無法開始或繼續時
,其追訴權之時效,依94年2月2日修正前刑法第83條第1項、第3項之
規定,應停止進行至法定追訴期間4分之
1
被告此部分所涉之罪即刑法第335條第1項之普通侵占罪,其法定最
重本刑為有期徒刑5年,依94年2月2日修正前刑法第80條第1項第2款
時效期間之規定,追訴權之期間為10年,再依第83條第3項停止原
因何時視為消滅之規定,停止原因繼續存在之期間達2年6月即視為
消滅
然若依94年2月2日修正後刑法第80條第1項第2款、第83條第2項之規定
計算,時效期間則增長為20年,停止原因繼續存在之期間達5年始
視為消滅,且關於提起公訴日至法院繫屬日期間仍不予扣除,經
比較後,自以94年2月2日修正前之規定對被告較為有利,而適用
之
(二)按刑事案件其時效完成者,得不經言詞辯論而為免訴之判
決,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2款、第307條分別定有明文
經查,依公訴意旨所載,本件被告此部分涉刑法第335條第1項之普
通侵占罪,其最重法定本刑為5年以下有期徒刑,依修正前刑法第
80條規定,其追訴權時效應為10年,又因被告逃匿,經發布通緝
,上開通緝被告時間內審判之程序均不能繼續,是時效期間並應
加計因通緝而停止之2年6月期間,共計為12年6月
另自檢察官開始實施偵查日期(即90年1月5日)至本院第一次發布
通緝日(即91年9月24日)止,共計1年8月又19日,依司法院大法官
會議釋字第138號解釋及最高法院82年度第10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時
效停止進行
綜上,本案被告犯罪行為終了日為89年6月間,因其犯罪時間無法
特定,遂以89年6月15日計算犯罪時間,加計上開追訴權時間12年6月
,及實施偵查、審判之停止期間1年8月又19日,並扣除檢察官90年
9月23日提起公訴後至90年10月11日繫屬本院之時效繼續進行之18日
,本件追訴權時效完成日應為103年8月16日,本案顯已逾追訴權時
效期間,其追訴權時效業已完成,揆諸前揭說明,爰不經言詞辯
論,逕為免訴判決之諭知
(三)沒收部分:本件被告所犯之刑法第335條第1項之普通侵占罪
之追訴權時效既適用94年2月2日修正前刑法第80條第1項第1款「10年
」之規定計算,則本件被告因上開侵占犯行之犯罪所得共計20萬
元,因逾該罪之追訴權時效期間,而應依104年12月30日修正後刑法
第40條之2第2項規定,不得沒收、追徵,本院即無庸再為沒收之
諭知,併此敘明
(一)公訴意旨認被告此部分涉犯懲治盜匪條例第5條第1項第1款
之強盜罪,無非係以被告之供述、證人O丹靈、O潤益於警詢之證述
等為主要論據
然查:1.被告行為後,懲治盜匪條例於90年1月30日公布廢止,至同
年2月1日失效,其中第5條第1項第1款之強盜罪,原為修正前刑法
第328條第1項強盜、同法第330條加重強盜等罪之特別規定,在懲治
盜匪條例廢止前,關於強盜行為依特別法優於普通法原則,本應
優先適用懲治盜匪條例
其中第330條第1項之加重強盜罪,已修正其刑度,就此而言,懲治
盜匪條例雖名為廢止,但部分罪名係以刑法相關條文替代,則此
部分乃屬法律之變更,而有刑法第2條第1項從新從輕原則之適用
關於加重強盜行為,自應就行為時有效之懲治盜匪條例第5條第1項
第1款與裁判時之修正後刑法第330條第1項為比較,而適用較輕之
修正後刑法第330條第1項之加重強盜罪處斷
被告既係擔心遭監視錄影畫面錄影,而強取錄影帶以湮滅上開畫
面,自顯非出於不法所有錄影帶之意圖,依上開所述,自不得以
刑法第330條第1項加重強盜罪予以論處
惟被告於上揭時、地,確曾持狀似90手槍之物,要求O丹靈交付社
區大樓監視畫面錄影帶乙事,被告仍係以強暴、脅迫之手段,要
求O丹靈交付大樓監視錄影帶,而構成刑法第304條第1項之強制罪
(二)再按,案件時效已完成者,應諭知免訴之判決,刑事訴訟
法第302條第2款定有明文,業如前述
而本件被告若構成犯罪,應論以刑法第304條第1項之強制罪,係最
重本刑為3年以下有期徒刑之罪,而依上開刑法新、舊法之比較,
就所犯最重本刑為3年以上10年未滿有期徒刑之罪者,追訴權時效
期間由10年提高為20年,且追訴權時效停止之起點由「開始偵查
之日」修正為「提起公訴之日」,經綜合比較上開法律變更之情
形,以修正前之規定對於被告較為有利,依據修正後刑法第2條第
1項前段之規定,即應適用修正生效前之上開刑法規定
是以,被告涉刑法第304條第1項之強制罪,其最重法定本刑為3年以
下有期徒刑,其追訴權時效應為10年,又因被告逃匿,經發布通
緝,上開通緝被告時間內審判之程序均不能繼續,是時效期間並
應加計因通緝而停止之2年6月期間,共計為12年6月
另自檢察官開始實施偵查日期(即90年4月25日)至本院第一次發布
通緝日(即91年9月24日)止,共計1年4月又29日,依司法院大法官
會議釋字第138號解釋及最高法院82年度第10次刑事庭會議決議,
時效停止進行
綜上,因本案被告此部分之犯罪時間為90年2月26日,加計上開追訴
權時間12年6月,及實施偵查、審判之停止期間1年4又29日,並扣
除檢察官90年9月23日提起公訴後至90年10月11日繫屬本院之時效繼續
進行之18日,本件追訴權時效完成日應為104年1月7日,本案顯已
逾追訴權時效期間,其追訴權時效業已完成,自毋庸變更起訴法
條,爰不經言詞辯論,逕為免訴判決之諭知
(一)本件檢察官認被告此部分涉犯刑法第304條第1項之強制罪嫌
、同法第305條之恐嚇危害安全罪嫌及同法第354條之毀損罪嫌,有
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為牽連犯,而被告行為後,刑法第55條後
段牽連犯之規定於95年7月1日新法施行後業已刪除,此刪除雖非犯
罪構成要件之變更,但顯已影響被告刑罰之法律效果,自屬法律
有變更
被告所涉犯上開罪名,如依修正前刑法為牽連犯,應從一重處斷
,如依修正後刑法,無牽連犯之規定,則應視其具體情形,分別
論以想像競合犯或數罪分論併罰,予以處斷
比較新、舊法適用結果,修正後之規定並未較有利於被告,應適
用被告行為時即修正前刑法第55條規定論以牽連犯,亦即本案被告
應從一重之刑法第304條第1項之強制罪論處
再按牽連犯追訴權時效,在各個犯罪間各自獨立,不相干連,應
分別計算(最高法院69年台上字第4917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而本件被告所涉犯之強制罪、恐嚇危害安全罪及毀損罪等,其法
定刑分別為3年以下及2年以下有期徒刑(恐嚇危害安全罪及毀損罪
),而依修正前刑法第80條之規定,追訴權時效期間分別為10年
、5年,修正後之刑法第80條則將追訴權時效期間分別提高為20年、
10年,經比較新舊法之結果,自以被告行為時之修正前刑法第80
條規定對被告較為有利,是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之規定,本件應
適用被告行為時之修正前刑法第80條規定,則關於追訴權時效之
停止進行,及其期間、計算,應一體適用修正前刑法第83條之規
定
(二)本件檢察官認被告概括先後於90年2月19日、同年月20日及同
年月21日,至桃園市○○區○○街00號為上開公訴意旨所載之犯行
,其牽連涉犯之強制罪、恐嚇危害安全罪及毀損罪部分,犯罪行
為終了日應為90年2月21日,故追訴權時效應自斯時起算,而上開
各罪之追訴權時效,依修正前刑法第80條第1項之規定,上開各罪
之追訴權時效分別為10年、5年,惟被告因逃匿,經本院通緝,致
審判不能進行,應一併計算該項追訴期間四分之一,分別加計為
12年6月及6年3月
另自檢察官開始實施偵查日期(即90年6月21日)至本院第一次發布
通緝日(即91年9月24日)止,共計1年3月又3日,依司法院大法官
會議釋字第138號解釋及最高法院82年度第10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時
效停止進行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2款、第307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138號解釋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138號解釋
最高法院69年台上字第4917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138號解釋
名詞
牽連犯 4 , 想像競合 1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2項,302,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7條,307,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80條,80,時效   7

刑法,第304條第1項,304,妨害自由罪   6

刑法,第83條,83,時效   4

刑法,第5條第1項第1款,5,法例   4

刑法,第335條第1項,335,侵占罪   4

刑法,第330條第1項,330,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4

刑法,第2條,2,法例   3

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2項,302,第一審,公訴,審判   3

刑法,第83條第3項,83,時效   2

刑法,第80條第1項第2款,80,時效   2

刑法,第80條第1項,80,時效   2

刑法,第55條後段,55,數罪併罰   2

刑法,第354條,354,毀棄損壞罪   2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2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法例   2

刑法,第2條第1項,2,法例   2

刑事訴訟法,第307條,307,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第2項,10-3,A   1

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10-3,A   1

刑法,第83條第2項,83,時效   1

刑法,第83條第1項,83,時效   1

刑法,第80條第1項第1款,80,時效   1

刑法,第56條,56,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0條之2第2項,40-2,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38-1,沒收   1

刑法,第330條,330,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1

刑法,第328條第1項,328,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1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