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  20190306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
主文
上訴駁回
判決節錄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377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決違
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
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
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
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
二、本件原判決以:檢察官起訴被告O家宏有如起訴書犯罪事實欄
(即如其附表一)所載販賣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予O家均之犯
行,因認被告涉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之販賣第二級毒
品罪嫌
三、證據之取捨與其證明力之判斷,以及事實有無之認定,屬事
實審法院之職權,如其取捨證據與判斷證據證明力,並不違背經
驗法則及論理法則,即不容任意指為違背法令,而執為第三審適
法之上訴理由
凡此,概屬原審採證認事職權之合法行使,所為論述說明,與卷
內資料悉無不合,亦不違背經驗與論理法則
四、檢察官上訴意旨以O家均等2人已經證述該通訊監察譯文確係購
買毒品之通話,其等係為購買毒品而約賣家(即被告)見面,衡
情於該通訊內容,通常會使用隱晦用語,實際交易數量及金額,
見面時始會明確
指摘原判決僅以通訊監察譯文未見具體數量及金額,即認不可採
,有違經驗及論理法則
五、認定犯罪事實應依證據,為刑事訴訟法所明定,故被告否認
犯罪事實所持之辯解,縱屬不能成立,仍非有積極證據足以證明
其犯罪行為,不能遽為有罪之認定
上訴意旨另指稱本件係由O琮慶帶O家均(上訴書誤載為O家宏)一
同與被告見面並購買毒品,被告辯稱因要O琮慶還錢而見面等情,
與O理不合等語
惟被告所為之辯解,縱屬不能成立,仍須有積極證據證明其犯罪
,始得為有罪之認定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95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77條,377,上訴,第三審

引用法條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4,A   1

刑事訴訟法,第395條前段,395,上訴,第三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77條,377,上訴,第三審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