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  20190307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無罪
上訴人  :  檢察官
上訴理由
五、檢察官上訴意旨略以:(一)本案被告上海銀行帳戶係105年6月
3日開戶,且被告於偵訊中自承:那3個帳戶是我先生在105年6月間
拿去用等語,可知本案之聯邦銀行、國泰世華銀行及上海銀行3個
帳戶係於上海銀行105年6月3日開戶後由被告1次交付證人O春輝
至於上訴意旨所引O春輝於原審時所述「我跟她說要把帳戶寄給別
人」,究竟是何時對被告所說?有無講明係因販賣而交寄?抑或
出於其他原因?在在亦有疑義
本件被告前後供述雖有出入,但不能因而減輕或免除檢察官應盡
之舉證責任,上訴意旨未提出其他客觀事證,僅以被告供述不可
採信等由,推論被告犯意,洵不足採
從而,檢察官以前詞提起本件上訴,經核均無理由,依法應予駁
回
本案經檢察官郭千瑄提起公訴,檢察官崔秉君提起上訴,檢察官
黃建麒到庭執行職務
判決節錄
一、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意旨略以:被告甲OO(原名O鴻羚)與O春輝
(所涉幫助詐欺取財部分,另經原審以105年度壢簡字第1769號判決
在案)係夫妻,其二人預見任意將所有之金融機構帳戶存摺、提
款卡及密碼交付他人,足供他人用為詐欺等犯罪後收受被害人匯
款,以遂其掩飾或隱匿犯罪所得財物目的之工具,竟共同基於上
開結果縱發生亦不違反其本意之幫助詐欺犯意聯絡,於民國105年
5月間某日,由O春輝將被告O設之:(一)聯邦商業銀行帳號000-0000
00000000號帳戶、(二)國泰世華商業銀行帳號000-000000000000號帳戶、(
三)上海商業銀行帳號000-00000000000000號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
,從臺北市內湖區某統一超商,寄至高雄市左營區之某統一超商
予詐欺集團成員收受
嗣該詐欺集團所屬成員,即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共同基於詐
欺之犯意聯絡,於105年6月12日,撥打電話向O彥吟、O俊佑、O立安
、O玉農、O昱聤詐騙,致O彥吟等人陷於錯誤,分別匯款至被告之
上開帳戶,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0條第1項、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詐
欺取財罪嫌等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前段分別定有明文
依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之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
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因此,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
實,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
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之方法,無從說服法
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
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
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而被告與O春輝既係夫妻,為至親之人,被告出於信賴,不疑有他
,依O春輝之請託而出借帳戶資料,而O春輝因缺錢花用,萌生販
賣帳戶之不法犯意,乃將其向被告借用之帳戶資料私自出售他人
以牟利,洵屬合情合理,尚難僅因被告之欠缺警覺、疏於查問,
即當然同受牽連而一併問罪
原判決同此認定,以檢察官不能證明被告犯罪為由,而為被告無
罪之諭知,洵無違誤
被告身為O春輝配偶,當時又無工作,僅O春輝一人負擔家計,O春
輝之薪資又遭法院強制執行,家中經濟狀況其焉能不知?
(四)吾國人民在國內銀行開戶,一不限制年齡,二不限制姓別,三
不限制開戶金額多寡,四不限制身份,男女老幼、富貴貧賤不拘
,任何人均得至銀行自行開戶,毫無任何困難,被告於本案原即
有聯邦、國泰世華2家銀行之存摺,其當知之甚詳,則何以當O春
輝向其O取存摺、提款卡時,不反問其用途、目的?更何況O春輝
係向其一次O取3本存摺,任何人,縱令夫妻間,均當知顯有異常,
焉有可能不心生起疑而多加詢問?更甚且O春輝自己即可開戶,
又何需由被告再為其加開上海銀行之帳戶而取用?且果如被告所
辯,係因O春輝另行打工所需,則借用一本存摺足矣,何需高達至
3本?若被告未加詢問,甚至詢問再三,則反更為異常等語
至於上訴意旨所引O春輝於原審時所述「我跟她說要把帳戶寄給別
人」,究竟是何時對被告所說?有無講明係因販賣而交寄?抑或
出於其他原因?在在亦有疑義
至於被告與O春輝當時家庭經濟狀況如何?更與本件待證事實欠缺
直接關連性,於別無其他積極證據之下,尚難僅憑O春輝疑點重重
之陳述,及被告當時是否清楚O春輝所承受之經濟壓力,即遽謂
被告自始知悉O春輝販賣帳戶
(二)被告疏於查問,輕易將名下帳戶資料交付O春輝,致該等帳戶
淪為詐欺取財之用,固有不是之處,惟被害人或可依民事途徑對
其求償,於無充分證據足以證明被告犯罪之下,不能任意違背刑
法之謙抑性,率以刑責相繩之
而檢察官對於犯罪事實應負實質舉證責任,無罪推定、罪疑惟輕
、被告無自證己罪之義務等,亦均是當前刑事訴訟法之重要原則
本件被告前後供述雖有出入,但不能因而減輕或免除檢察官應盡
之舉證責任,上訴意旨未提出其他客觀事證,僅以被告供述不可
採信等由,推論被告犯意,洵不足採
從而,檢察官以前詞提起本件上訴,經核均無理由,依法應予駁
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0條第1項,30,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