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  20190315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法第309條第2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159條第1項,妨害秩序罪 | 刑法第309條第1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09條,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主文
原判決關於公然侮辱部分撤銷
甲OO犯公然侮辱罪,處罰金新臺幣參仟元,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其他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無罪
上訴人  :  檢察官
上訴理由
檢察官上訴意旨以被告所為之前揭言語具有針對性,且係就告訴
人具有攻擊性之言詞,足使在場之人對告訴人之社會評價產生不
良影響等節,經核為有理由,自應由本院就此部分予以撤銷改判
檢察官就此部分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尚難說服本院推翻原判決
,另為不利於被告之認定,是此部分之上訴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判決節錄
又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合同法第159條之1至第15
9條之4之規定,但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
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及第159條之5分別定有明文
(一)按刑法第309條所稱的「侮辱」,是指以使人難堪為目的,不指
摘具體的事實,而以粗鄙的言語、舉動、文字、圖畫等,對他人
予以侮謾、辱罵,為抽象表示不屑、輕蔑或攻擊的意思,達於對
個人在社會上所保持的人格及地位達貶損其評價的程度而言,是
以粗鄙之言語、舉動、文字、圖畫為侮謾辱罵,或為其他輕蔑人
格之一切行為屬之,任何對他人為有害於感情名譽之輕蔑表示,
足使他人在精神上、心理上有感受到難堪或不快之虞者,均符合
侮辱之概念
參酌被告身為已有相當社會歷練之成年人,自應知悉上開用語足
以傳達其不屑、輕蔑之意,亦知悉以上揭用語,顯已貶損告訴人
等人在社會上所保持之人格及名譽,準此以觀,益證被告主觀上
顯有侮辱告訴人之構成要件故意
從而,被告於上揭時、地,在上開不特定多數人均得共見共聞之
攤販處,對告訴人語出「幹你娘」乙語,自係對告訴人貶損人格
及名譽之行為,益徵其主觀上有公然侮辱他人之構成要件故意,
並非僅是單純抒發情緒而已
(二)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09條第1項之公然侮辱罪
檢察官上訴意旨以被告所為之前揭言語具有針對性,且係就告訴
人具有攻擊性之言詞,足使在場之人對告訴人之社會評價產生不
良影響等節,經核為有理由,自應由本院就此部分予以撤銷改判
2.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酌被告不思以理性解決糾紛,竟因與
告訴人發生爭執,以貶抑名譽、人格及社會評價之言詞,公然侮
辱之,兼衡被告迄未能與告訴人達成和解,犯後態度,參酌被告
素行、智識程度、生活及經濟狀況、本件犯罪動機、行為時所受
刺激、手段、被告所為之用語所造成告訴人損害之程度等一切情
狀,量處被告如主文第2項所示之刑,並諭知易服勞役之折算標
準,以資儆懲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與告訴人O星文2人係國中同學,告訴
人O星文於民國106年5月12日12時30分許,前往臺北市○○區○○街
00巷00○0號1樓處找被告之父親朱炎蓬商談並發生爭執,被告竟基
於傷害之犯意,以徒手推擠告訴人,致告訴人重心不穩,右腳撞
擊附近之塑膠菜籃,受有右足踝挫傷併表淺傷口之傷害,因認被
告上開所為,係涉犯刑法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嫌云云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定有明文
又刑事訴訟上證明之資料,無論其為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均須
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
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若其關於被告是否犯罪之證明未能達此程
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致使無從形成有罪之確信,依刑事
訴訟「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證據法則,即不得遽為不利被告
之認定
又自另一角度言之,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PresumptionofInnocence),
被告犯罪之事實,應由檢察官提出證據,此即學理所謂之提出證
據責任(BurdenofProducingEvidence),並指出證明方法加以說服,以踐
履其說服責任(BurdenofPersuasion,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參照)
,使法院之心證達於超越合理懷疑(BeyondAReasonableDoubt)之確信程
度,始能謂舉證成功,否則即應由檢察官蒙受不利之訴訟結果而
諭知被告無罪,此乃檢察官於刑事訴訟個案中所負之危險負擔,
即實質舉證之「結果責任」所當然
另外,被告否認犯罪,並不負任何證明責任,此即被告之不自證
己罪特權(PrivilegeAgainstSelf-Incrimination),被告僅於訴訟進行過程
中,因檢察官之舉證,致被告將受不利益之判斷時,其為主張犯
罪構成要件事實不存在而提出某項有利於己之事實時,始需就其
主張提出或聲請法院調查證據,然僅以證明該有利事實可能存在
,而動搖法院因檢察官之舉證對被告所形成之不利心證為已足,
並無說服使法院確信該有利事實存在之必要
從而,被害人就被害經過之陳述,除須無瑕疵可指,且須就其他
方面調查又與事實相符,亦即仍應調查其他補強證據以擔保其指
證、陳述確有相當之真實性,而為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者
,始得採為論罪科刑之依據,非謂被害人已踐行人證之調查程序
,即得逕以其指證、陳述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最高法院61年
台上字第3099號判例、98年度台上字第107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其於偵查中亦證稱:警察來到現場之後,被告對伊追打,伊感覺
肩膀遭被告毆打,警察把伊與告訴人拉開,之後被告又衝過來雙
手推伊肩膀,伊於推擠的過程中重心不穩,因此腳踝撞到菜籃而
受傷,伊當時腳踝撞倒的就是偵卷第39頁所附照片中圈起來的菜籃
等語(見偵卷第32至34頁、第44頁暨其反面)
另依證人O嘉鴻於原審審理時證稱:被告與告訴人發生推擠時並未
推到偵卷第39頁所附照片中圈起來的菜籃,因為上開菜籃是在路
邊,但是被告與告訴人發生推擠的地點是在攤販裡面等語(見原
審卷第48頁暨其反面),核與告訴人上開證稱:伊當時腳踝撞到偵
卷第39頁所附照片中圈起來的菜籃而受傷等語,並不相符,則告
訴人上開指述,已乏其他積極之補強證據相佐,所述是否屬實,
已非無疑
其於原審審理時證稱:伊不確定告訴人是推擠被告,還是推擠被
告舅舅O清茂,當時3個人O擠在一起,並且有爭執,3人所處位置是
在攤位外面(即偵卷第39頁照片中菜籃所在位置),伊是在攤位
裡面(即偵卷第39頁照片中員警所在位置),伊不確定當時被告是
否同時要把告訴人和其舅舅推開,伊感覺被告當時有勸架的意味
,推完之後,可能告訴人覺得是被告推他,就又吵起來,因為伊
當時看的角度是在攤位裡面,有被被告擋住,所以伊看不到雙方
細微的動作,但是伊不記得有其它肢體衝突,當時告訴人並未反
應有受傷的情形等語(見原審卷第103至105頁),是依證人O恩維
上開證言,僅能認定被告係因告訴人與被告舅舅發生爭執,故有
將雙方推開勸架之肢體動作,且其證言亦與告訴人上開指稱:被
告對伊追打,伊感覺肩膀遭被告毆打,警察把伊與告訴人拉開後
,被告又衝過來雙手推伊肩膀等節迥異,故其證言不足資為告訴
人所述犯罪事實之補強證據,自無從依其證詞而認定被告於案發
時確有為傷害之犯行
此外,本院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證明被告有前開犯行,原審因認
此部分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無罪之諭知,核無違誤
檢察官就此部分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尚難說服本院推翻原判決
,另為不利於被告之認定,是此部分之上訴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8條、第299條第
1項前段,第309條第1項、第42條第3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
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61年台上字第3099號判例、98年度台上字第107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9條第1項,30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42條第3項前段,42,總則,文書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309條第2項,309,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法,第309條第1項,309,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法,第309條,309,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1

刑法,第159條第1項,159,妨害秩序罪   1

刑法,第159條之4,159-4,A   1

刑法,第159條之1,159-1,A   1

刑事訴訟法,第42條第3項前段,42,總則,文書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09條第1項,30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