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  20190315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 律師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犯重利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扣案如附表編號六,七所示之票據,均沒收,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佰伍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乙OO,丙OO,丁OO,戊OO,己OO,庚OO,辛OO,均無罪
甲OO其餘被訴部分,無罪
上訴人  :  壬O O , 葵O O , 10O O
上訴理由
二、被告上訴意旨略以:
綜上O盛發與O春銘上開所述關於O春銘係遭葵OO、10OO、壬OO及「天成
」等人以妨害自由之方式,強押至O池鐵皮屋乙節,既互核相符
,且與當時事件情況相符,此部分之事實即堪認定,10OO等3人上訴
意旨辯稱O春銘係自願一同前往O池,未遭強迫云云,顯係卸責之
詞,不足採信
再者,壬OO及10OO縱非直接執行強押O春銘進入車內以前往O池等動作
之人,惟渠等同往O池,且在O池鐵皮屋內亦參與恐嚇O春銘簽立本
票之過程(詳後述),可見渠等實有共同參與妨害O春銘自由之
犯意,而屬共同正犯,依前揭說明,就此部分妨害O春銘自由之行
為,自應共同負責,壬OO之上訴意旨辯稱其並無強押O春銘上車之
動作云云,即不影響於壬OO此部分犯行之認定
雖10OO等3人之上訴意旨質以O盛發同為本票之發票人,為其自身利
益,O盛發即有虛偽陳述之動機云云
被告等人之上訴意旨以O盛發亦為本票發票人,其有虛偽陳述之動
機云云,即不可採信
致關於係何人作勢欲將O春銘之手放入著火鐵桶內乙節,O春銘於偵
查中稱:係壬OO,O盛發於偵查中則稱係壬OO或葵OO,互核O春銘及
O盛發此部分所述,雖不能確認究係何人所為,然就有人作勢欲將
O春銘之手拉入著火鐵桶內乙節,渠等所述顯屬一致,且依O春銘
及O盛發分別於偵查及審判中所述,10OO等3人除有共同將O春銘押至
O池鐵皮屋之犯意聯絡外,在O池鐵皮屋之過程,10OO居於主使之地
位,指示現場之人毆打、恐嚇O春銘開立本票,壬OO有參與實行毆
打、恐嚇O春銘之行為,葵OO則有毆打O春銘之行為,O春銘開立之
本票,則交由葵OO持有,可見10OO等3人同有共同傷害、恐嚇O春銘
簽立本票之犯意聯絡,則縱不能認定壬OO係作勢欲將O春銘之手拉
入著火鐵桶之人、亦無證據證明10OO曾直接動手毆打O春銘,然依前
揭共同正犯共同負責之說明,渠等即應就此部分行為仍應共同負
責,壬OO上訴意旨質以:既不能認定作勢拉O春銘之手入火爐之行
為人,壬OO即無責任
10OO上訴意旨稱:其並未出手毆打O春銘,已有輸錢最多之葵OO等人
出面處理,其自無需再積極參與協商,而無犯意聯絡等各云云,
即無理由
可見,O盛發雖提議至O坤城經營之O池處理,然就本案詐賭紛爭,
O坤城究係局外之人,並無何等介入處理之餘地,且O坤城忙於其生
意,因此於O春銘遭傷害、恐嚇過程,O春銘或O盛發未向O坤城求
援,或O坤城未予介入,均與O情無違,上訴意旨質以:O坤城所見
,與O春銘、O盛發所述不同、無人向O坤城求援等各云云,即無理
由
(四)O春銘在O池鐵皮屋處確有簽署5張本票乙節,已如前述,葵
OO於原審亦證稱:賭場裡面一定會有本票,因為有些人在賭場內會
向場子借錢,一定要簽本票等語(見原審卷三第87頁背面),而
10OO等3人及「天成」等人將O春銘押往O池,既係為處理詐賭乙事,
則同行之人在賭場內拿取空白本票後,在O池鐵皮屋內交予壬OO,
甚或壬OO在賭場內即先拿取空白本票而攜往O池鐵皮屋,均屬可能
,而無何等違背O情之處,葵OO上訴意旨質以:殊難想像壬OO會隨
身攜帶本票云云,即無可採
葵OO上訴意旨所稱:O盛發將O春銘載往汽車旅館休憩,O盛發何以未
報警處理?仍於隔日前往臺北簽立和解協議書云云,即無理由
判決節錄
三、上訴駁回之理由:按共同實施犯罪行為之人,在合同意思範
圍以內,各自分擔犯罪行為之一部,相互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達
其犯罪之目的者,即應對於全部所發生之結果,共同負責,有最
高法院28年上字第3110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另按共同正犯之行為人已形成一個犯罪共同體,彼此相互利用,
並以其行為互為補充,以完成共同之犯罪目的
故其所實行之行為,非僅就自己實行之行為負其責任,並在犯意
聯絡之範圍內,對於他共同正犯所實行之行為,亦應共同負責,
此即所謂「一部行為全部責任」之法理
再者,壬OO及10OO縱非直接執行強押O春銘進入車內以前往O池等動作
之人,惟渠等同往O池,且在O池鐵皮屋內亦參與恐嚇O春銘簽立本
票之過程(詳後述),可見渠等實有共同參與妨害O春銘自由之
犯意,而屬共同正犯,依前揭說明,就此部分妨害O春銘自由之行
為,自應共同負責,壬OO之上訴意旨辯稱其並無強押O春銘上車之
動作云云,即不影響於壬OO此部分犯行之認定
致關於係何人作勢欲將O春銘之手放入著火鐵桶內乙節,O春銘於偵
查中稱:係壬OO,O盛發於偵查中則稱係壬OO或葵OO,互核O春銘及
O盛發此部分所述,雖不能確認究係何人所為,然就有人作勢欲將
O春銘之手拉入著火鐵桶內乙節,渠等所述顯屬一致,且依O春銘
及O盛發分別於偵查及審判中所述,10OO等3人除有共同將O春銘押至
O池鐵皮屋之犯意聯絡外,在O池鐵皮屋之過程,10OO居於主使之地
位,指示現場之人毆打、恐嚇O春銘開立本票,壬OO有參與實行毆
打、恐嚇O春銘之行為,葵OO則有毆打O春銘之行為,O春銘開立之
本票,則交由葵OO持有,可見10OO等3人同有共同傷害、恐嚇O春銘
簽立本票之犯意聯絡,則縱不能認定壬OO係作勢欲將O春銘之手拉
入著火鐵桶之人、亦無證據證明10OO曾直接動手毆打O春銘,然依前
揭共同正犯共同負責之說明,渠等即應就此部分行為仍應共同負
責,壬OO上訴意旨質以:既不能認定作勢拉O春銘之手入火爐之行
為人,壬OO即無責任
而刑之量定,為求個案裁判之妥當性,法律固賦予法院裁量權,
但此項裁量權之行使,除應依刑法第57條規定,審酌行為人及其行
為等一切情狀,為整體之評價,並應使罪刑均衡,輕重得宜
原判決已依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10OO等3人之犯罪動機、目的
、手段、所生損害,否認犯行之態度暨渠等之生活狀況、經濟狀
況等一切情狀予以量刑,可見原判決已說明其量刑審酌之理由
(七)綜上所述,10OO等3人之上訴,均無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3110號判例
名詞
共同正犯 4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