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  20190307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緩刑 |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5款,緩刑 | 刑法第62條前段,刑之酌科及加減 | 刑法第185條之3第2項前段,公共危險罪 |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3款,緩刑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撤銷
甲OO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有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零點二五毫克以上之情形因而致人於死,處有期徒刑貳年
緩刑肆年,緩刑期間付保護管束,並應履行如附表所示事項,及應於緩刑期內向指定之政府機關,政府機構,行政法人,社區或其他符合公益目的之機構或團體提供貳佰小時之義務勞務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有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零點二五毫克以上之情形因而致人於死,處有期徒刑伍年
上訴人  :  檢察官 , 甲O O
上訴理由
(二)又刑事訴訟法基於保障被告防禦權而設之陳述自由(消極不陳
述與積極陳述)、辯明及辯解(辯護)權,係被告依法所享有基
本訴訟權利之一,且被告於本件應符合自首之要件,原審就此部
分所為認定尚有未洽,亦經本院說明如前,再者,被告已與告訴
人達成和解,並履行第一期分期付款之給付,復如上所述,是檢
察官上訴以被告於原審時主張應有自首規定之適用而指被告犯罪
後仍飾詞狡辯、並無悔意,且未獲告訴人諒解、未為任何賠償等
指原審量刑過輕,自無理由
被告上訴請求從輕量刑,為有理由,原判決復有上述其他可議之
處,自應由本院撤銷改判
惟衡及被告犯罪後始終坦認犯行,上訴後業與告訴人達成和解,
盡力彌補告訴人之傷痛,再衡以被告自陳大學肄業之智識程度、
已婚、育有1名16歲之子,在科技公司擔任技術員等家庭、工作及
經濟狀況(見原審卷第112頁)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第二項所
示之刑,以資懲儆
本案經臺灣新竹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劉得為提起公訴,同署檢察官
侯少卿提起上訴,臺灣高等檢察署檢察官翁珮嫻到庭執行職務
判決節錄
原判決撤銷
又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合同法第159條之1至第15
9條之4之規定,但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
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及第159條之5分別定有明文
查本案言詞辯論終結前,檢察官、被告甲OO及辯護人均未就本判決
所引用之各該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及所調查之證據主張
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見本院卷第93至9
6、219至221頁),本院審酌該證據作成時並無違法及證明力明顯過
低之瑕疵等情況,認為適當,應有證據能力
至於所引其餘非屬供述證據部分,既不適用傳聞法則,亦非公務
員違背法定程序所取得,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反面解釋,同具
證據能力
一、訊據被告對於前揭於酒後駕駛車輛,且未注意車前狀況及未
減速慢行而撞及O春妹致其死亡之犯罪事實均坦承不諱(見偵卷第
7頁、第50頁反面、原審卷第23、25、73頁、本院卷第91至93、222至2
24頁),核與證人即告訴人O達夫指訴其母親O春妹因上開車禍死亡
之情、證人即同車乘客O淇惠及O子桓證述被告飲酒後駕駛車輛發
生本件肇事致人死亡等情在卷(見偵卷第11至19、50至51頁),復有
新竹縣政府警察局新埔分局錦山派出所道路交通事故當事人酒精
測定紀錄表、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道路交通事故調查報告表(
一)及(二)、事故現場及被害人之照片共15張、行車紀錄器翻拍照片
4張、國軍桃園總醫院附設民眾診療服務處106年8月14日診斷證明
書、相驗屍體證明書、法醫檢驗報告書、本院勘驗筆錄及截圖畫
面等在卷足稽(見偵卷第20至24、31至40頁、相卷第45、50至56頁、本
院卷第98、102至107頁),均可佐被告前開出於任意性之自白與事
實相符,得採為認定事實之證據
(一)按加重結果犯,以行為人能預見其結果之發生為要件,所謂能
預見乃指客觀情形而言,與主觀上有無預見之情形不同,若主觀
上有預見,而結果之發生又不違背其本意時,則屬故意範圍,是
以,加重結果犯對於加重結果之發生,並無主觀上之犯意可言,
有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920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是以,被告酒醉駕車上路因而肇事,導致被害人死亡之結果,應
為被告在客觀上所能預見,被告主觀上雖無欲令被害人死亡之故
意,但客觀上仍造成其死亡之加重結果,應可認定
汽車駕駛人有飲用酒類或其他類似物後其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
公升0.15毫克或血液中酒精濃度達百分之0.03以上情形者,不得駕車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3條第1項第2款、第94條第3項、第114條第
2款分別定有明文
(三)另本件肇事路段並未設有彎道標誌,有本院上開勘驗筆錄所附
截圖畫面可參,而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3條第1項第2款係規定:
「行車速度,依速限標誌或標線之規定,無速限標誌或標線者,
應依下列規定:…二行經設有彎道、坡路、狹路、狹橋、隧道、
學校、醫院標誌之路段、道路施工路段、泥濘或積水道路、無號
誌之交岔路口及其他人O擁擠處所,或因雨霧致視線不清或道路發
生臨時障礙,均應減速慢行,作隨時停車之準備」,檢察官起訴
誤指被告有行經彎道未減速慢行,作隨時準備停車之過失,而漏
未認定被告有行經無號誌之交岔路口未減速慢行,作隨時準備停
車之過失,容有誤會
(四)又行人應在劃設之人行道行走,在未劃設人行道之道路,應靠
邊行走,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33條亦有明文
但交岔路口及劃設有禁止停車線、禁止臨時停車線處或地面有人
行道之路段得免設之,道路交通標誌標線號誌設置規則第183條復
有明文
(一)100年11月30日修正公布刑法第185條之3,其修法之立法理由「一
按原刑法第185條之3規定酒駕行為之處罰為1年以下有期徒刑、拘
役或科或併科20萬元下罰金,若因而致人死傷,則另依過失殺人或
傷害罪處罰,惟其法定刑度分別僅1年以下或2年以下有期徒刑,
顯係過輕,難收遏阻之效,爰先將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規定有期
徒刑1年以下之法定刑度提高為2年以下有期徒刑
二增訂第2項
次查,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5條有關酒醉駕車之處罰規定,除
對行為人課以罰鍰外,若因而肇事致人受傷或死亡,亦另訂有較
重之處分規定,爰參考刑法公共危險罪章相關規定及道路交通管
理處罰條例,對於酒駕行為之處罰方式,增訂因酒駕行為而致人
於死或重傷,分別處以較高刑責之規定
又酒駕肇事行為,屬當事人得事前預防,故雖屬過失,但仍不得
藉此規避刑事處罰,考量罪刑衡平原則,爰參酌刑法第276條第2項
業務過失致死罪,以及同法第277條普通傷害罪之處罰法定刑度,
增訂因酒駕行為而致人於死者,處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致
重傷者,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嗣再於102年6月11日修正公布
,就第2項加重結果犯之處罰,提高刑度,因而致人於死者,處
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故增訂第2項加重結果犯之刑罰有其必要性」
惟現行刑法對於行為人酒後駕車肇事致人於死或重傷,因數罪併
罰結果,仍不足以彰顯酒駕肇事致人於死或重傷之惡性,乃參酌
刑法第276條第2項業務過失致死罪,及同法第277條普通傷害罪之法
定刑度,增訂此條項加重結果犯之規定,以期有效遏阻酒駕行為
,維護民眾生命、身體及財產安全
立法目的顯有意將酒後駕車肇事致人於死或重傷之處罰,以刑法
第185條之3第2項之規定,取代同條第1項與同法第276條或第284條併
合處罰之意,是於此種情形,應依法條競合優先適用刑法第185條
之3第2項之規定
(二)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185條之3第2項前段之駕駛動力交通
工具而有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0.25毫克以上因而致人於死罪
檢察官起訴認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185條之3第2項前段酒醉駕駛致人
於死罪及同法第276條第1項過失致死罪,並應依刑法第55條想像競
合犯之規定從一重處斷,容有誤會
(三)按(舊)刑法第38條之所謂發覺,係指該管公務員已知犯罪事
實並知犯罪人之為何人而言
犯人在犯罪未發覺之前,O該管公務員告知其犯罪,而不逃避接受
裁判,即與刑法第62條規定自首之條件相符,不以言明「自首」
並「願受裁判」為必要,有最高法院20年上字第1721號、63年台上字
第1101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因為那時我有聞到酒味,我就打電話請林學霆把酒測器拿過來,
後來林學霆把酒測器拿來,我就跟林學霆說把3個人的酒測都做起
來等語(見原審卷第85至86、93頁),是被告於肇事後經同車友人
O子桓報警,且於員警O賢南到場後,即陳述現場有人受傷,並於
員警O賢南尚未確知現場包括被告在內之3人為何人駕駛前,被告已
坦認自己為車輛駕駛人,並接受酒測,是其雖未完整對員警O賢
南陳述肇事之經過,亦未言明「自首」、「接受裁判」,然揆諸
前開說明,應認其已符合自首之要件,爰依刑法第62條前段規定減
輕其刑
(四)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固規定汽車駕駛人酒醉駕車
,因而致人受傷或死亡,依法應負刑事責任者,加重其刑至二分
之一,亦即汽車駕駛人於一定違規之情形下,依法應負過失致人
於死或過失傷害之刑事責任時,始有該條之適用,最高法院99年
度台上字第7198號判決意旨同此
而刑法第185條之3第2項前段之罪,乃結合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
具而駕駛罪及過失致人於死罪之構成要件,並規定較重之法定刑
,然不影響其本質上係前開2行為之認定,故汽車駕駛人於酒醉
後駕車而過失致人於死之情形,本依法應負過失致人於死之刑事
責任,自不因刑法第185條之3第2項前段之增訂,即當然排除上開道
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所規定其他情狀應加重其刑等規
範之適用
惟此既屬刑罰效果之規定,自應符合刑罰禁止雙重評價之法律適
用原則,是觀其法條文義所指「依法應負刑事責任」,應排除所
適用之刑事責任法規業已就酒醉駕車評價為科刑之要件(如現行
刑法第185條之3第2項規範),始屬符合上開法理
是刑法第185條之3第2項前段之罪,係加重結果犯,已就行為人服用
酒類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駕車,因而致人於死之犯行予
以處罰,自無庸再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之規定加
重其刑,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177號判決意旨亦同此見解,
附此敘明
惟:1.本件肇事路段為無號誌之交岔路口,且並未設有彎道標誌,
如前析述,原判決誤引道路交通安全規則92年10月15日修正前之規
定即「行車速度,依速限標誌或標線之規定,無標誌或標線者,
應依左列規定:…二行經彎道、坡路、狹路、狹橋、隧道、泥濘
或積水道路、無號誌之交岔路口、道路修理地段或行近工廠、學
校、醫院、車站、會堂、娛樂、展覽、競技等公共場所出、入口
及其他人O擁擠處所,或因雨霧致視線不清或道路發生臨時障礙
時,均應減速慢行,作隨時停車之準備」,而認被告有行經彎道
未減速慢行,作隨時準備停車之過失,並漏未認定被告有行經無
號誌之交岔路口未減速慢行,作隨時準備停車之過失,尚有未洽
又行為人O該管公務員告知其犯罪,並不以言明「自首」並「願受
裁判」為必要,而傷者倒地之原因甚多,車禍事故即其一,本件
被告於肇事後、員警據報到場時始終在場,並陳明有人倒地、自
己為駕駛人,復接受酒測,並未推卻,尚難認其並無接受裁判之
意思
而在場包括被告、O子桓、O淇惠3人雖於員警O賢南詢問何人開車時
均稱係自己開車,而被告除坦承自己開車外,並未積極對於O子桓
、O淇惠意欲頂替之行為加以解釋說明,雖為證人O賢南證述在卷
,然法律既僅規定行為人在犯罪未發覺之前,O該管公務員告知其
犯罪,而不逃避接受裁判,即與刑法第62條規定自首之條件相符
,並未課以必須對於他人行為解釋之義務,況被告亦陳稱因為當
時心情很糟糕,所以沒有多說什麼等語(見原審卷第111至112頁)
,是自難以被告對於O子桓、O淇惠亦表示自己為駕駛人之行為未
多做說明而為不利於被告之認定,忽略了被告已先行坦認自己為
駕駛人一情,逕以員警對於現場實際駕駛人之判斷而指員警已對
被告酒醉駕車肇事致死有合理懷疑在先,而否認被告自首之行為
(二)又刑事訴訟法基於保障被告防禦權而設之陳述自由(消極不陳
述與積極陳述)、辯明及辯解(辯護)權,係被告依法所享有基
本訴訟權利之一,且被告於本件應符合自首之要件,原審就此部
分所為認定尚有未洽,亦經本院說明如前,再者,被告已與告訴
人達成和解,並履行第一期分期付款之給付,復如上所述,是檢
察官上訴以被告於原審時主張應有自首規定之適用而指被告犯罪
後仍飾詞狡辯、並無悔意,且未獲告訴人諒解、未為任何賠償等
指原審量刑過輕,自無理由
被告上訴請求從輕量刑,為有理由,原判決復有上述其他可議之
處,自應由本院撤銷改判
(三)爰審酌被告前曾因酒後駕車之公共危險案件,經臺灣新竹地方
檢察署檢察官以104年度偵字第5045號為緩起訴處分確定,緩起訴
期間為104年6月22日起至106年6月21日止,業已屆滿,有本院被告前
案紀錄表在卷可憑,被告明知酒後駕車對於其他用路人之生命安
全具高度危險性,卻猶不思警惕及慎行,反而再為本案犯行,且
為警到場處理時測得其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高達每公升0.90毫克,其
於酒後已達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之情況下,竟仍貿然上路
行駛,更未注意車前狀況,且未減速慢行,因而撞擊行走在右側
路旁之O春妹,致使O春妹喪失寶貴生命,對於其家屬所造成之傷
痛,永遠無法回復,其漠視他人行車安全,所造成之損害實屬嚴
重
惟衡及被告犯罪後始終坦認犯行,上訴後業與告訴人達成和解,
盡力彌補告訴人之傷痛,再衡以被告自陳大學肄業之智識程度、
已婚、育有1名16歲之子,在科技公司擔任技術員等家庭、工作及
經濟狀況(見原審卷第112頁)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第二項所
示之刑,以資懲儆
(四)末查,被告前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有本
院被告前案記錄表在卷可稽,且被告於本院審理時,已與告訴人
達成和解,有本院上開和解筆錄可參,告訴人就本件亦表示願意
給予被告緩刑之機會(見本院卷第187頁),且考量被告前開家庭
經濟狀況,認被告經此刑之宣告後當知警惕,信無再犯之虞,所
受刑之宣告以暫不執行為適當,爰依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之規
定,予以宣告緩刑4年,復為確保被告能如期履行和解之內容,爰
併依同條第2項第3款規定,命被告應履行如附表所示和解之內容
(關於應給付款項之匯款帳戶則依告訴人請求更改如附表所示,
見本院卷第208、224至225頁)
另審酌被告前曾因酒後駕車之公共危險案件經檢察官緩起訴處分
,為深植被告守法觀念,記取本案教訓,復依刑法第74條第2項第
5款規定,併宣告其應向指定之政府機關、政府機構、行政法人、
社區或其他符合公益目的之機構或團體,提供200小時之義務勞務
,及依刑法第93條第1項第2款規定,諭知於緩刑期間付保護管束,
以促其緩刑期間徹底悔過
另被告上揭所應負擔之義務,乃緩刑宣告附帶之條件,依刑法第
75條之1第1項第4款之規定,違反上開負擔情節重大,足認原宣告之
緩刑難收其預期效果,而有執行刑罰之必要者,得撤銷上開緩刑
之宣告,附此說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299條第
1項前段,刑法第185條之3第2項前段、第62條前段、第74條第1項第
1款、第2項第3款、第5款、第93條第1項第2款,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62條,62,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62條前段,62,刑之酌科及加減
判例
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920號判例
最高法院20年上字第1721號、63年台上字第1101號判例
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7198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177號判決意旨
名詞
加重結果犯 5 , 法條競合 1 , 想像競合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185條之3第2項前段,185-3,公共危險罪

刑法,第62條前段,62,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緩刑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3款,74,緩刑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5款,74,緩刑

刑法,第93條第1項第2款,93,保安處分

引用法條

刑法,第185條之3第2項前段,185-3,公共危險罪   6

刑法,第185條之3第2項,185-3,公共危險罪   4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86,附則   3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3條第1項第2款,93,汽車裝載行駛   2

刑法,第93條第1項第2款,93,保安處分   2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5款,74,緩刑   2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3款,74,緩刑   2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緩刑   2

刑法,第62條前段,62,刑之酌科及加減   2

刑法,第62條,62,刑之酌科及加減   2

刑法,第277條第2項,277,傷害罪   2

刑法,第277條,277,傷害罪   2

刑法,第276條第2項,276,殺人罪   2

刑法,第185條之3,185-3,公共危險罪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5條,35,汽車   1

道路交通標誌標線號誌設置規則,第183條,183,標線,指示標線   1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4條第3項,94,汽車裝載行駛   1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2條,92,汽車裝載行駛   1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33條,133,行人   1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14條第2項,114,汽車裝載行駛   1

刑法施行法,第159條第1項,159,A   1

刑法施行法,第159條之4,159-4,A   1

刑法施行法,第159條之1,159-1,A   1

刑法,第75條之1第1項第4款,75-1,緩刑   1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1

刑法,第38條,38,沒收   1

刑法,第284條,284,傷害罪   1

刑法,第276條第1項,276,殺人罪   1

刑法,第276條,276,殺人罪   1

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185-3,公共危險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2條,2,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