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地方法院  2019031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09條第1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主文
甲OO犯公然侮辱罪,處拘役拾伍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理由一、本判決所引具傳聞性質之各項供述證據,經本院於審判
期日提示並告以要旨後,被告甲OO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就證據能
力部分有所異議,本院復查無該等證據有違背法定程序取得或顯
不可信之情狀,依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有證據能力
至本件認定事實所引用之非供述證據,並無證據證明係公務員違
背法定程式所取得,亦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顯有不可信之情況
與不得作為證據之情形,且經本院於審判期日依法進行證據之調
查、辯論,被告於訴訟上之程序權已受保障,自得為判斷之依據
二、訊據被告固坦承有於上揭時、地,語出「豬、不要臉的豬拍
的、O家死光光偷椅子的拍的」等語,惟矢口否認有何公然侮辱犯
行,辯稱:我是對著錄影的人說的,告訴人O澤亞否認有拍我,所
以我說這些話根本不是針對告訴人,何況我當時只是賭氣才說這
些話,且依臺北地檢署107年度偵字第00000號不起訴處分書、本院
105年度易字第877號刑事判決,應該判我無罪等語
被告在與告訴人發生爭執時,在心生氣憤、不滿之情緒下,語出
「豬,不要臉的豬拍的、O家死光光偷椅子的拍的」等語,因該O語
已具針對性,且係基於表達己身不滿,聽聞者已可感受其情緒激
動、異常,自屬攻擊性之言詞,且該O語依據一般社會通念及經
驗觀之,足以對告訴人之人格、品行、名譽及社會評價造成貶損
(三)被告雖另辯稱:依據臺北地檢署107年度偵字第14741號不起訴處
分書、本院105年度易字第877號刑事判決,應該判我無罪云云
三、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09條第1項之公然侮辱罪
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與告訴人發生糾紛時,不思
理性溝通,即以前揭言詞公然侮辱告訴人,所為實屬不該,並兼
衡被告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情節、素行、犯後態度、自述
大學畢業之智識程度、家庭經濟狀況中產之生活狀況及迄未與對
方達成和解之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
之折算標準,以資懲儆
四、公訴意旨另以被告於上揭時、地,基於恐嚇之犯意,對告訴
人口出「豬、不要臉的豬拍的、O家死光光偷椅子的拍的」,使告
訴人心生畏怖,致生危害於安全,因認被告併涉犯刑法第305條恐
嚇罪等語
(一)按刑法第305條之恐嚇罪,所稱以加害生命、身體、自由、名譽
、財產之事恐嚇他人者,係指以使人生畏怖心為目的,而通知將
加惡害之旨於被害人而言(最高法院52年度台上字第751號判例參
照)
因之,被告之O語,是否屬於惡害通知,尚須審酌其為該語言之前
因、背景,主客觀全盤情形為斷,不得僅由告訴人採取片斷,及
僅憑告訴人主觀認定是否心生畏怖,即據以認定其是否構成恐嚇
罪
被告雖另口出「O家死光光偷椅子的拍的」一語,然綜合事發歷程
與經過,被告係因不滿告訴人及同事對其拍攝蒐證,而口出前揭
言詞,觀其上下詞,「O家死光光偷椅子的」與「不要臉的豬」一
詞相同,均係以此侮辱貶低告訴人,而非表示將以侵害其家人之
惡害相加,亦難認被告有對告訴人為惡害之通知
惟公訴意旨認此部分與前揭論罪科刑之公然侮辱罪部分,有想像
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之關係,是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309條第1項、
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
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52年度台上字第751號判例參照
名詞
想像競合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09條第1項,309,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09條第1項,309,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2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