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地方法院  2019031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A | 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A | 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第4款,A | 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2項
主文
本件免訴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涉有94年1月7日修正前刑法第31條第1項及行為時之貪污治
罪條例第6條第1項第4款之對主管事務圖利罪嫌等語
二、查被告行為後,刑法第2條、第56條、第80條、第83條業已於94
年1月7日修正、刪除,同年2月2日公布,並自95年7月1日修行
按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適用行為時之法律,但行為後之法律有
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刑法第2條定有明文
此條規定乃與刑法第1條罪刑法定主義契合,而貫徹法律禁止溯及
既往原則,係規範行為後法律變更所生新舊法律比較適用之準據
法,故刑法第2條本身雖經修正,但刑法第2條既屬適用法律之準
據法,本身尚無比較新舊法之問題,應一律適用裁判時之現行刑
法第2條規定,以決定適用之刑罰法律
又依刑法施行法第8條之1規定,於94年1月7日刑法修正施行前,其
追訴權或行刑權時效已進行而未完成者,比較修正前後之條文,
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規定
(一)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對主管事務圖利罪部分:1.被告行為時
,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第4款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五
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百萬元以下罰金:四、對於主
管或監督之事務,直接或間接圖利者
2.於90年11月7日,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第4款修正規定「有下列
行為之一者,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千萬元以下
罰金:四、對於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令,直接或間接
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
3.於98年4月22日,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第4款修正規定規定:「
有下列行為之一,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千萬元
以下罰金:四、對於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律、法律授
權之法規命令、職權命令、自治條例、自治規則、委辦規則或其
他對多數不特定人民就一般事項所作對外發生法律效果之規定,
直接或間接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
4.經比較行為時法、中間時法及現行法,以90年11月7日修正前之貪
污治罪條例,即被告行為時之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第4款規定
較有利於被告
(二)共同正犯部分:修正前刑法第28條原規定:「二人以上共同
實施犯罪之行為者,皆為正犯」,修正後則將成立共同正犯之標
準,由共同正犯之共同「實施」犯罪,改為共同「實行」犯罪,
修正理由係認「實施」一詞,在實務上向來認為涵蓋陰謀、預備
、著手、實行等概念在內,惟基於近代刑法個人責任原則及O治
國人權保障之思想,上開實務見解應有所修正,不應承認「陰謀
共同正犯」及「預備共同正犯」為共同正犯之參與類型,然無礙
於「共謀共同正犯」之成立
是修正後之共同正犯之可罰性要件範圍業已限縮,乃屬行為可罰
性要件之變更,自應比較新舊法(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第1323號判
決意旨、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96年法律座談會研討結果參照)
然本案被告無論依修正前後規定,均構成共同正犯,是此部分修
正後之規定非較有利於被告
(三)連續犯部分:刑法第56條連續犯之規定於95年7月1日施行後
業已刪除,此刪除雖非犯罪構成要件之變更,但顯已影響被告刑
罰之法律效果,自屬法律有變更
被告被訴前開犯行係在舊法時期,雖裁判在新法施行後,惟如適
用舊法連續犯規定,則論以一罪,並得加重其刑至2分之
1
如依修正後刑法已無連續犯規定,則應分論併罰,比較新、舊法
適用結果,應適用被告行為時即刪除前刑法第56條規定論以連續犯
,較為有利
(四)追訴權時效部分:修正前刑法第80條追訴權之時效期間規定
為:「追訴權,因左列期間內不行使而消滅:一、死刑、無期徒
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者,20年
但犯罪行為有連續或繼續之狀態者,自行為終了之日起算」,而
修正後刑法第80條則規定:「追訴權,因下列期間內未起訴而消滅
:一、犯最重本刑為死刑、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者
,30年
前項期間自犯罪成立之日起算,但犯罪行為有繼續之狀態者,自
行為終了之日起算」,比較修正前、後關於追訴權時效期間之刑
罰法律,適用修正前刑法第80條規定,對被告較為有利,而應予適
用
而關於追訴權時效之停止進行及其期間、計算,並一體適用修正
前刑法第83條之規定
(六)沒收部分:因無新舊法比較問題,而一律適用104年12月30日
修正後之刑法規定,故依新增之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
、第40條之2第2項規定,犯罪所得,屬於犯罪行為人者,沒收
又除違禁物及有特別規定者外,逾刑法第80條規定之時效期間,不
得沒收
三、按時效已完成者,應諭知免訴之判決,並得不經言詞辯論為
之,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2款、第307條,分別定有明文
四、經查,本件起訴事由雖未載明被告前開被訴罪名之犯罪時為
終了日,然依起訴書所載係在82年間,是應以82年7月1日為被告上
涉罪嫌之行為終了之日(依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1880號判決意
旨,類推適用民法第124條第2項之規定,推定為該年之7月1日)(
此日期下稱為(一))
又被告行為時之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第4款之罪,其最重法定
本刑為5年以上有期徒刑,則其被訴前開之罪追訴權時效應為20年
,又因被告逃匿,由本院於84年12月8日以北院刑團緝字第1438號通
緝書發布通緝,此有該通緝書1份在卷可稽
上開通緝被告時間內審判之程序不能繼續,是被告被訴犯貪污治
罪條例第6條第1項第4款之罪之時效期間並應加計因通緝而停止之
5年期間,共計25年(此期間下稱為(二))
從而,本案被告被訴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第4款之罪部分之追
訴權時效至遲應於108年1月14日(此期間下稱為(五))即告完成〔計
算式為:(一)+(二)+(三)-(四)
=
五、綜上所述,本件被告被訴行為時之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第
4款之罪嫌之追訴權時效已完成,揆諸前揭說明,爰不經言詞辯
論,逕為諭知免訴之判決
六、沒收部分:本件被告所犯之行為時之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
罪嫌之追訴權時效既適用94年2月2日修正前刑法第80條第1項第2款
「10年」之規定計算,則被告因之犯本案所取得之財物,皆因逾
該罪之追訴權時效期間,而應依104年12月30日修正後刑法第40條之
2第2項規定,不得沒收,本院即無庸再為沒收之諭知,併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2款、第307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第1323號判決意旨、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96年法律座談會研討結果參照
依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1880號判決意旨,類推適用民法第124條第2項之規定,推定為該年之7月1日
名詞
共同正犯 3 , 連續犯 3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2項,302,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7條,307,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第4款,6,A   9

刑法,第80條,80,時效   5

刑法,第2條,2,法例   5

刑法,第56條,56,數罪併罰   3

刑法,第83條,83,時效   2

刑法,第40條之2第2項,40-2,沒收   2

刑事訴訟法,第307條,307,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2項,302,第一審,公訴,審判   2

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6,A   1

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6,A   1

民法,第124條第2項,124,總則,期日及期間   1

刑法施行法,第8條之1,8-1,A   1

刑法,第80條第1項第2款,80,時效   1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1

刑法,第31條第1項,31,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條,1,法例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