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地方法院  20190307
檢方:簡易判決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66條第1項前段,賭博罪 | 刑法第266條第1項,賭博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266條第1項前段之在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罪
嫌等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且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
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O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
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O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致法院無
從為有罪之確信,自應為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
號及76年台上字第4986號等判例要旨參照)
三、又刑法第266條第1項之普通賭博罪在成立上,係以「在公共場
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作為要件
是網際網路通訊賭博行為,究應論以刑法第266條第1項之普通賭博
罪,抑應依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4條處罰,則以個案事實之認定是
否符合於「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財物之要件
而定
於電腦網路賭博而個人經由私下設定特定之密碼帳號,與電腦連
線上線至該網站,其賭博活動及內容具有一定封閉性,僅為對向
參與賭博之人私下聯繫,其他民眾無從知悉其等對賭之事,對於
其他人而言,形同一個封閉、隱密之O間,在正常情況下,以此種
O式交換之訊息具有隱私性,故利用上開O式向他人下注,因該簽
注內容或活動並非他人可得知悉,尚不具公開性,即難認係在「
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不能論以刑法第266條
第1項之賭博罪,惟如合於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4條規定之要件,則
依該法予以處罰(最高法院107年度台非字第174號判決意旨參照)
(二)惟被告在「九州娛樂城」網站簽注時,並非透過其他使用者得
以觀看、共見共聞之聊天室、群組或論壇形式為之,而係於登入
帳戶後直接下注與網站對賭,此有被告手機中之九州娛樂城網頁
畫面截圖、九州娛樂城手機版網頁畫面、「ju888.net」手機網頁畫
面截圖等件(見偵16882號影卷第5頁,偵15044號卷第81至83、283至2
84頁)附卷可佐,足見被告以其個人設定之帳號、密碼經由手機或
電腦連線上線至該網站,其賭博活動及內容具有一定封閉性,僅
為對向參與賭博之人私下聯繫,此形同於一封閉、隱密之O間中
交換具有隱私性之訊息,並無一得由不特定人共見共聞,並得穿
梭其中之O間存在
揆諸前揭說明,刑法第266條第1項之賭博罪,係以在公共場所或公
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財物為其成立要件
則被告所為前開簽注之內容或活動既非他人可得知悉,即不具公
開性,難謂符合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之要件,尚無從逕
以刑法第266條第1項前段之普通賭博罪相繩
六、綜上所述,依檢察官所提證據,僅足認被告O有上網連結至九
州娛樂城簽注之行為,惟該行為與刑法第266條第1項普通賭博罪所
定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之構成要件不侔,此
外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認被告有檢察官所指前揭犯行,基於無罪
推定原則,自應為其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452條、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及76年台上字第4986號等判例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非字第174號判決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452條,452,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266條第1項,266,賭博罪   5

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4條,84,分則,妨害善良風俗   2

刑法,第266條第1項前段,266,賭博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452條,452,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