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地方法院  20190301
檢方:自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10條第2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律師
主文
一,乙OO犯加重誹謗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二,丙OO,無罪
判決節錄
其餘未經用以作為被告有罪證明之證據資料部分,不另逐一敘明
其證據能力之認定
(一)核被告乙OO所為,係犯刑法第310條第2項之散布文字誹謗罪
(二)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本院審酌被告乙OO曾為富驛公司
董事長,知悉記者O仲興係因富驛公司經營權之爭親自前來採訪
之目的,理應客觀如實接受採訪,避免使記者誤信消息來源而為
不實報載,進而損害他人名譽、誤導社會大眾,然被告乙OO竟為鏡
週刊跨海提告報導之不實言論,致記者O仲興誤信消息來源而為
該不實報導,以此方式誹謗時任富麗華公司負責人及富驛公司董
事之自訴人O偉耀及O嘉禎2人之名譽,使渠等之聲譽產生負面評價
,毀損自訴人2人名譽,實不足取
惟念及被告乙OO於本案行為前並無前科紀錄,素行尚可,有臺灣高
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參(見自字92號卷1第16頁)
兼衡被告乙OO犯罪後猶飾詞否認犯行之態度,迄今未與自訴人2人
達成和解,賠償其損害,暨其研究所肄業之智識程度、家庭經濟
小康、犯罪動機、目的、手段、情節、侵害自訴人2人名譽法益之
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
標準,以資懲儆
因認被告丙OO涉犯刑法第310條第2項之加重誹謗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而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
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於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
得據之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性
懷疑之存在時,即無從為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
判例、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又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
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是被告於經判決有罪確定前,應被認定為無罪,被告並無自證無
罪之義務,均為刑事訴訟之基本原則
而關於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檢察官應負實質舉證責任之規定,
於自訴程序之自訴人同有適用
三、自訴人2人認為被告丙OO共同涉犯前揭誹謗犯行,無非係以錄
音光碟內容及鏡週刊跨海提告報載為其主要論據
另細繹本院勘驗筆錄全文,自訴人2人雖已逐一條列被告丙OO所為
陳述之內容,然案發當天鏡週刊記者O仲興所採訪對象僅為被告乙
OO1人,全篇對話內容幾乎是被告乙OO與O仲興之對話內容,被告丙
OO雖有從中插話,然自訴人2人所條列被告丙OO陳述之內容僅就被
告乙OO所陳述之內容再加以複誦或解釋,未見其就自訴人2人有何
誹謗之言論,此有勘驗筆錄在卷可佐(見自字92號卷第106至120頁)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43條、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第
1項,刑法第310條第2項、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
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43條,343,第一審,自訴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10條第2項,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10條第2項,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3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事訴訟法,第343條,343,第一審,自訴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條,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