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地方法院  20190306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著作權法第101條第1項,罰則 | 著作權法第91條第1項,罰則
| 律師
主文
丙OO擅自以重製之方法侵害他人之著作財產權,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之受雇人,因執行業務,犯擅自以重製之方法侵害他人之著作財產權罪,處罰金新臺幣陸萬元
判決節錄
又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同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
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
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而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
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
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第159條之5分別定有明文
查本件當事人及辯護人就本判決所引用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
之證據能力,於本院審判期日中均未爭執,且迄至言詞辯論終結
前亦未聲明異議,本院審酌該等具有傳聞證據性質之證據,其取
得過程並無瑕疵或任何不適當之情況,應無不宜作為證據之情事
,認以之作為本案之證據,應屬適當,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之
規定,自得作為證據使用
(二)至於本判決所引用之非供述證據部分,與本案均有關連性,亦
無證據證明係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以不法方式所取得,依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之反面解釋,當有證據能力,復於本院審
理時,提示並告以要旨,使當事人及辯護人充分表示意見,自得
為證據使用
二、按告訴乃論之罪,被害人未向檢察官或司法警察官告訴,在
法院審理中,縱可補為告訴,仍應向檢察官或司法警察官為之,
然後再由檢察官或司法警察官將該告訴狀或言詞告訴之筆錄補送
法院,始得謂為合法告訴(最高法院73年台上字第4314號判例參照
)
二、查被告丙OO於95年8月17日與寶來公司簽立保密切結書,該切結
書第六條:「甲方(即被告丙OO)同意於乙方(即鼎泰豐公司)任職期
間,因職務所完成之專利、著作或其他智慧財產,其權利均專屬
乙方所有,甲方不得異議」
而被告丙OO於任職鼎泰豐公司期間,未經寶來公司授權,即擅自將
「鼎仔」使用於鼎泰豐公司102年春酒活動,被告丙OO主觀上就前
開保密切結書之約定內容,亦應有所知悉,縱其不能完全瞭解保
密切結書之內容,其亦應於重製「鼎仔」前詢問寶來公司或鼎泰
豐公司之法務,然其捨此不為,逕將「鼎仔」使用於鼎泰豐公司
102年春酒活動上,其主觀上有重製之故意甚明
被告丙OO既先後任職於寶來公司、鼎泰豐公司,對於其任職於寶來
公司所創作之著作得否使用於鼎泰豐公司,並作為鼎泰豐公司之
公仔、圖騰,自應本於其善良管理人之義務妥善審酌,不能以使
用程度輕微即加以免責,難認屬合理使用之範疇
(一)核被告丙OO所為,係犯著作權法第91條第1項之擅自以重製之方
法侵害他人著作財產權罪
被告甲OO因其受僱人執行業務犯著作權法第91條第1項擅自以重製之
方法侵害他人之著作財產權罪,依同法第101條第1項規定,科以
同法第91條第1項所定之罰金刑
(二)爰審酌被告丙OO擅自重製未經合法授權之他人著作財產權行為
,除侵害著作權人之權益,亦破壞我國保護智慧財產權之國際形
象,所為實不足取,應予責難,惟考量被告丙OO犯後坦承犯行,
犯後態度尚可,併參酌其犯罪之動機、目的及手段、家庭經濟狀
況、智識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
金之折算標準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著作權法第91條第
1項、第101條第1項,刑法第11條前段、第41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
文
判例
最高法院73年台上字第4314號判例參照
名詞
傳聞證據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著作權法,第91條第1項,91,罰則

著作權法,第101條第1項,101,罰則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引用法條

著作權法,第91條第1項,91,罰則   4

著作權法,第101條第1項,101,罰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著作權法,第159條第1項,159,A   1

著作權法,第159條之4,159-4,A   1

著作權法,第159條之1,159-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6條,6,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