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地方法院  2019031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緩刑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218條第1項,偽造文書印文罪 | 就業服務法第64條第2項,罰則 | 刑法第212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30條第2項,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219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緩刑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戶籍法第75條第1項,罰則 | 入出國及移民法第74條前段,罰則
| 律師
主文
甲OO(O氏柳)犯如附表三編號一(一)至(三),二(一)至(十),四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三編號一(一)至(三),二(一)至(十),四「主文」欄所示之刑
又犯如附表三編號五(一)至(四)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三編號五(一)至(四)「主文」,「沒收」欄所示之刑及沒收
主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並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驅逐出境
乙OO犯如附表三編號二(一)至(八),三,四所示之罪,均累犯,各處如附表三編號二(一)至(八),三,四「主文」,「沒收」欄所示之刑及沒收
又犯如附表三編號二(九),(十)所示之罪,均累犯,各處如附表三編號二(九),(十)「主文」欄所示之刑
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拾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O氏梅)犯如附表三編號二(四)所示之罪,處如附表三編號二(四)「主文」欄所示之刑
又犯如附表三編號六,七(一),(二)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三編號六,七(一),(二)「主文」,「沒收」欄所示之刑及沒收
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拾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並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驅逐出境
丁OO犯如附表三編號六所示之罪,處如附表三編號六「主文」欄所示之刑
緩刑貳年,並應於其判決確定後壹年內,向公庫支付新臺幣壹萬元
如附表三編號六「沒收」欄所示之犯罪所得均沒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緩刑貳年,並應於其判決確定後壹年內,向公庫支付新臺幣伍仟元
己OO幫助犯偽造特種文書罪,累犯,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辛OO犯如附表三編號六所示之罪,處如附表三編號六「主文」欄所示之刑
緩刑貳年,並應於其判決確定後壹年內,向公庫支付新臺幣壹萬元
如附表三編號六「沒收」欄所示之犯罪所得均沒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壬OO幫助犯意圖營利而媒介外國人非法為他人工作罪,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庚OO(O氏十)無罪
O氏柳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O氏柳犯行使偽造特種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O氏柳犯未經許可入國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行使偽造特種文書罪,累犯,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O氏柳共同犯行使偽造特種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偽造特種文書罪,累犯,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O氏柳共同犯偽造特種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行使偽造特種文書罪,累犯,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O氏柳共同犯行使偽造特種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行使偽造特種文書罪,累犯,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O氏柳共同犯行使偽造特種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O氏梅共同犯行使偽造特種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行使偽造特種文書罪,累犯,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O氏柳共同犯行使偽造特種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行使偽造特種文書罪,累犯,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O氏柳共同犯行使偽造特種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偽造特種文書罪,累犯,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O氏柳共同犯偽造特種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O氏娥共同犯偽造特種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偽造特種文書罪,累犯,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O氏柳共同犯偽造特種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偽造特種文書罪,累犯,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O氏柳共同犯偽造特種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偽造特種文書罪,累犯,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O氏柳共同犯偽造特種文書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犯偽造特種文書罪,累犯,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己OO幫助犯偽造特種文書罪,累犯,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偽造公印文罪,累犯,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O氏柳共同犯偽造公印文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O氏柳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O氏柳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O氏柳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O氏柳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O氏梅共同犯意圖營利而媒介外國人非法為他人工作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丁OO共同犯意圖營利而媒介外國人非法為他人工作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辛OO共同犯意圖營利而媒介外國人非法為他人工作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壬OO幫助犯意圖營利而媒介外國人非法為他人工作罪,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O氏梅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O氏梅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一)O氏柳為再次入境我國工作,乃於99年4月前某日,以其本人
照片及其越南籍鄰居TRANTHICHIEN(中文譯名:O氏佔)之身分證,在
越南當地申辦取得載有「姓名:TRANTHICHIEN,出生日期:西元1981
年5月9日,護照號碼:M0000000號」之護照1本,並因其透過越南方面
之仲介而獲悉「唯民有限公司」受「台北縣私立容成老人養護中
心」委託,向行政院勞工委員會(下稱「勞委會」)申請許可「
台北縣私立容成老人養護中心」招募外國人來台從事看護之申請
案,業經勞委會以99年3月30日勞職許字第0991007851號函許可重新招
募,並已取得勞委會許可函,乃持前揭貼有O氏柳照片,但名義
人為「TRANTHICHIEN」之偽造護照,連同前揭勞委會許可函及健康檢
查證明等資料,向我國駐越南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下稱「駐越
南代表處」)申請外籍勞工來台簽證而行使之,使不知情之駐越
南代表處承辦人員經實質審核後,誤信係「TRANTHICHIEN」本人欲申
請來台工作,且未能查知O氏柳已遭管制入境,而核發第099HAN01009
9號簽證(下稱「系爭簽證」)予O氏柳(按關於O氏柳前揭偽造護
照並持以行使之行使偽造特種文書等犯行,核屬在我國領域外犯
罪,依我國刑法第3條至第8條之規定,我國刑事法就此部分並無審
判權
(2)O氏柳明知自己係偷渡來台,無法申辦我國全民健康保險卡(下
稱「健保卡」),且因其患有子宮肌瘤與頑固性陰道炎等病症而
有就醫需求,惟其為圖利用我國健保給付制度,藉以減省自己就
醫費用之不法利益,竟另基於行使偽造私文書及詐欺得利之各別
或接續犯意,利用其與O氏十相處融洽,O氏十待其猶如姊妹(實
際上並非親姊妹),及O氏十之配偶罹患癌症,需O氏柳協助照料,
因而多配置一付O氏十住家鑰匙予O氏柳執持,方便O氏柳自行進出
O氏十住家之機會,未經O氏十同意而於106年9月19日前某日,擅自
拿取卡號00000000000號之O氏十健保卡(下稱「系爭健保卡」或「O氏
十之健保卡」
復另於106年11月2日,持前揭O氏十之健保卡,並佯稱其係O氏十本
人而至前揭翠豐診所就醫,藉以獲得由健保署)依健保制度為其
給付醫療費用,因而節省278元醫療費用之不法利益,足以生損害
於前揭醫療院所對其病患資料管理之正確性,並致生損害於健保
署(按關於O氏十就此相關部分,被訴與O氏柳共同涉犯詐欺得利
等罪嫌部分,另為無罪之諭知,詳如後「乙、無罪部分」所示)
九、案經內政部移民署北區事務大隊台北市專勤隊(下稱「台北
市專勤隊」)報告、台北市政府勞動局移送士林地檢署呈請臺灣
高等檢察署檢察長核轉臺北地檢署偵查後,提起公訴,並經臺北
地檢署檢察官追加起訴
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
者外,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第159條之1第2項定有
明文
又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同法第159條之1至159條
之4之規定,但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
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及第159條之5分別定有明文
經查,本判決所引用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詳下述),
雖均屬傳聞證據,惟檢察官、被告乙OO、O氏柳、O氏梅、丁OO、O氏
娥、己OO、辛OO、壬OO及被告O氏柳、O氏梅、丁OO辯護人等於本件準
備程序時,均明確表示對於證據能力無意見,並均同意作為證據
【見本院105年度訴字第209號卷(下稱本院訴字卷)三第162至171頁
】,嗣於本院審理時,亦均表示對於證據能力沒有意見而未爭執
前揭供述證據之證據能力(見本院訴字卷四第18至22頁),且迄
本件言詞辯論終結前均未撤回前揭同意,本院審酌上開證據資料
製作時之情況,並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各該證
據並與本件待證事實具有關聯性,認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依
法均有證據能力(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二、本判決所引用之非供述證據(詳如下述),核均無證據證明
係違反法定程序所取得,或有其他不得作為證據之情形,亦無信
用性過低之疑慮,且與本案被告犯行之認定具關聯性,並經本院
於審判期日,依刑事訴訟法第164條、第165條規定,踐行證據調查
之法定程序,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規定之反面解釋,均有證據
能力
二、關於事實欄「三」(一)至(十)等部分:訊據被告乙OO、O
氏柳就此部分所示之全部犯罪事實,被告O氏梅就前揭「三」(四
)部分所示之犯罪事實,及被告O氏娥就前揭「三」(七)部分所
示之犯罪事實,經本院審理後,均坦承不諱在卷(見本院訴字卷
一第260頁、卷二第150頁、卷三第121至130頁、卷四第34至45頁),
互核相符,亦與證人即共同被告O氏賢、YULIYA、證人O氏八、O宏軍
、O友嶺、O友盛、O注彬、O鳳雪、O品妃於偵查中之相關供述【見1
06年度他字第2437號卷一(下稱他一卷)第14至19頁、第78至82頁、第
184至190頁、第219至220頁、106年度他字第2437號卷三(下稱他三卷
)第162至170頁、第172至175頁、第184至187頁、第192至193頁、第213至
216頁、第293至296頁、106年度偵字第00000號卷(下稱偵二卷)第17至
19頁】相符,復有O氏八、O友嶺、CHJPHUONGGIATUG、NGUYENTHINHAI(即「
O氏賢」)等人與被告乙OO、O氏柳間之LINE對話紀錄、國泰世華銀行
覆函及所附交易明細、蒐證照片及監聽譯文、台北市專勤隊扣押
物品目錄表及扣案印表機、護貝機、筆記型電腦、手機、電子手
寫板、紙張切邊機、相片紙、膠膜、證件尺寸空白紙、銀行存摺
、宅急便收執聯、前揭偽造之O留證等物品及自扣案手機、隨身
碟、筆電列印所得圖檔、臺北地檢署檢察官106年度偵字第20237號、
第22207號、第22563號起訴書(被告:O友嶺、O友盛)、本院106年度
簡字第3142號刑事簡易確定判決(被告:O友嶺)等證據資料在卷
【見他一卷第21頁、第110至113頁、第123至128頁、第154至157頁、106
年度他字第2437號卷二(下稱他二卷)第15至17頁、第26至42頁、第
45至53頁、第71至72頁、第75至80頁、第94至112頁、第145至180頁、第1
83至198頁、第225至228頁、第231至233頁、第245頁、第282至287頁、第2
99至300頁、他三卷第17至18頁、第54至60頁、第62至65頁、第88至89頁
、第149至158頁、偵三卷第46至61頁、第65至73頁、第79至80頁、偵四
卷第8至10頁、第62至70頁、第130至138頁、第150至155頁、107年度偵字
第1830號卷二(下稱偵五卷)第3至28頁、第61至67頁、本院訴三卷
第211至217頁、第225至229頁】可稽,互核相符,足認被告乙OO、O氏
柳、O氏梅、O氏娥前揭任意性自白均確與事實相符
又被告O氏梅就前揭事實欄「三」(四)部分,及被告O氏娥就前揭
事實欄「三」(七)部分,於本件偵查中及本院準備程序前階段
雖均曾否認犯行,並為相關辯解,惟其等所辯均與前揭事證及判
斷不符,且其嗣後於本件審理時,均已坦承犯行,足認被告O氏
梅、O氏娥原否認犯罪時所持抗辯均不足採,併此敘明
(一)訊據被告乙OO就此部分所示之犯罪事實,於本院審理時均坦
承不諱在卷(見本院訴字卷一第260頁、卷二第150頁、卷三第121至
130頁、卷四第34至45頁),核與證人即共同被告己OO坦承門號0000
000000號行動電話係由其一人持有使用,及其確有匯款至國泰世銀
行之蕭梅、O氏十帳戶等事實相符,並有扣案之宅急便單據及統一
速達股份有限公司107年3月6日函覆暨配送聯、自扣案筆記型電腦
列印所得之偽造O留證檔案、國泰世華銀行永春分行106年6月2日國
世永春字第1060000032號函及所附蕭梅、O氏十在該行所申設帳戶之交
易明細、國泰世華銀行永春分行106年11月6日國世永春字第1060000
055號函及所附蕭梅在該行所申設前揭帳戶交易明細等證據資料在
卷(見他二卷第54至65頁、他三卷第21至27頁、偵三卷第129至151頁、
第224至225頁、偵四卷第12至16頁、第78至82頁、第92至100頁、第107
至111頁、偵五卷第131至132頁)可稽,互核相符,堪認被告乙OO前揭
任意性自白均確與事實相符
(二)訊據被告己OO雖坦承其係以駕駛計程車載客服務為業,並曾
多次搭載真實姓名年籍均不詳之逃逸外勞,亦曾將其所持有0000
000000號行動電話提供或借予該外勞使用,並曾依指定匯款至前揭
國泰世銀行之蕭梅、O氏十帳戶等事實,惟矢口否認有前揭幫助被
告乙OO偽造外勞O留證之事實,辯稱:其未幫助被告乙OO偽造外勞
O留證,亦未曾收到被告乙OO所寄送之偽造外勞O留證,其雖曾依指
定匯款至前揭國泰世華銀行之蕭梅、O氏十帳戶,惟各該匯款與偽
造外勞O留證無關云云
經查:1.關於被告己OO係從事計程車載客服務,曾多次搭載真實姓
名年籍均不詳之逃逸外勞,亦曾將其所持有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供
作外勞聯繫電話,復曾依指定各匯款3,000元至前揭國泰世銀行之
蕭梅、O氏十帳戶內,被告乙OO則將其偽造完成之前揭外勞O留證,
寄至被告己OO設於「高雄市○○區○○○路000號」居處,及被告
乙OO、己OO前於104年9月間,曾遭查獲涉犯偽造外勞O留證之特種文
書等案件,經士林地檢署檢察官以前揭「乙OO前案」(即「己OO前
案」)分案偵辦後,向士林地院提起公訴,經該院審理後,以1
05年度審易字第2696號判決,認被告乙OO於該案係共同犯偽造外國人
O留證及工作證等特種文書罪(共7罪,均累犯),各處有期徒刑
3月,應執行有期徒刑1年,並沒收或追徵其犯罪所得,另以被告
己OO就該案係犯幫助偽造前揭特種文書罪(累犯),處拘役15日,
並均確定在案,其中關於被告己OO部分,並已於106年8月16日易科
罰金執行完畢在案等情,業據證人即共同被告乙OO於本院審理時供
述或證述在卷(見本院訴字卷一第260頁、卷二第150頁、卷三第1
21至130頁、卷四第34至45頁),並有前揭扣案之宅急便單據及統一
速達股份有限公司107年3月6日函覆及所附配送聯、自扣案筆記型電
腦列印所得之偽造O留證檔案、國泰世華銀行永春分行106年6月2日
國世永春字第1060000032號函及所附蕭梅、O氏十在該行所申設帳戶
之交易明細、國泰世華銀行永春分行106年11月6日國世永春字第10
60000055號函及所附蕭梅在該行所申設前揭帳戶交易明細、士林地院
105年度審易字第2696號刑事判決、被告乙OO及己OO前揭紀錄等證據
資料在卷(見他二卷第54至65頁、他三卷第21至27頁、偵三卷第129
至151頁、第224至225頁、偵四卷第12至16頁、第78至82頁、第92至100頁
、第107至111頁、偵五卷第131至132頁、本院訴字卷三第191之2至209頁
、卷四第69至76頁、第87至89頁)可稽,及臺北地檢署檢察官就共
同被告O氏十此部分所涉幫助詐欺罪嫌,已以106年度偵字第26256號
、107年度偵字第1830號為不起訴處分確定在案(見偵二卷第191至1
93頁)等情,互核相符,復為被告己OO所不爭執,是此部分事實自
堪採認
(2)又證人即共同被告乙OO另於本件審理時結證略稱:其認識被告己
OO,曾在前揭「乙OO前案」(即「己OO前案」,下同)開庭時,與
己OO過二、三次面,且關於該前案之案情係有一位不太會講中文
話的越南小姐在102年間拜託被告己OO以電話方式聯繫而向其購買
兩張O留證,當時其係將偽造的O留證寄給己OO收受等語,復證稱:
關於前揭「乙OO前案」所涉案情,在整個聯繫偽造證件的過程中
,己OO均係以電話方式與其聯絡,並未實際見過面,但其有與該案
另一名共犯O文忠(按O文忠於前揭「乙OO前案」,亦經士林地院
判處罪刑並確定)接觸,O文忠係其好友,關於前揭「乙OO前案」
刑事判決犯罪事實二(六)的事實均正確,其於該案認罪
3.依前揭「己OO前案」之士林地院刑事確定判決所示,堪認被告乙
OO於該案所為偽造外勞O留證或工作證等特種文書,及被告己OO於
該案所為幫助被告乙OO偽造前揭特種文書之行為,行為期間均係介
於「104年5月起至同年8月間止」,且係於同年9月間即遭檢警查獲
該案犯行,且被告己OO於該案所為前揭幫助偽造特種文書之犯行
,亦係持用前揭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作為與被告乙OO聯繫偽造前
揭特種文書之用,而被告乙OO及己OO於該案均坦承其所為偽造外勞
O留證或工作證之犯行,據此,自足以推認被告己OO不僅於前揭「
己OO前案」(即「乙OO前案」)即知悉被告乙OO確有偽造外勞O留
證或工作證等特種文書之犯行,並係基於幫助被告乙OO偽造該案所
示特種文書犯行之犯意,而為該案所示之幫助犯行,且其係自前
揭「104年5月間」起(或至遲自「同年8、9月間」即其前揭另案行
為結束或遭查獲起),即有明知前揭各情而故意為幫助被告乙O
O偽造外勞O留證或工作證等特種文書之犯行
至於前揭「宅急便」配送聯之收件人姓名雖記載為「何清臨」,
惟此應係故予誤載,藉以脫免檢警追查之手法,此參該件「宅急
便」配送聯實際上雖係寄送被告乙OO所偽造之外勞O留證,但卻故
予記載為「生活照」,寄件人姓名亦故予記載為「O清德」,其聯
絡電話亦故意記載為被告己OO所持前揭「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
亦即寄件人與收件人之聯絡電話竟然相同等情即明(按關於前揭
寄件人及收件人姓名,在一般宅急便送件時,通常不致仔細核對
,亦即宅急便配送業者在實際配送時,僅需確認其送件地址及聯
繫電話正確無誤,即可據以完成送件
4.又按刑法上之幫助犯,係對於犯罪與正犯有共同之認識,而以幫
助之意思,對於正犯資以助力,而未參與實施犯罪之行為者而言
(最高法院75年度台上字第1509號、84年度台上字第5998號、88年度
台上字第1270號判決意旨參照)
是參與犯罪行為者,如未參與實施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且係出
於幫助之意思而提供助力,即屬幫助犯,而非共同正犯
是被告乙OO就此部分所為犯行,固應論以正犯,惟依前揭事證所示
,應認為被告己OO所參與實施之犯行,並非偽造系爭O留證之特種
文書的構成要件之行為,而係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且並無具體
證據證明被告己OO確有參與偽造前揭特種文書之構成要件行為,
或係基於正犯之意思而參與前揭犯行(否則被告己OO自不致於未
從中實際分得任何報酬或代價),依罪疑唯輕之證據法則,自應
為有利於被告己OO之認定,而認為被告己OO雖對於此部分犯罪亦與
正犯即共同被告乙OO有共同之認識,惟其前揭協助聯繫及匯款等
助力行為,藉以幫助被告乙OO與各該逃逸外勞遂行偽造特種文書之
犯行,係以幫助之意思,對於正犯資以助力,然並未參與實施構
成要件之犯罪行為,自屬幫助犯,而不應與被告乙OO就此部分犯
行成立共同正犯,併此敘明
惟按「一、刑法第217條第1項所謂『偽造印文或署押』,係指擅自
虛偽製作他人之印文或署押而言
而同條第2項所謂『盜用印文或署押』,則係指擅自擷取他人在紙
上或物品上真正之印文或署押而加以使用者而言
又上開黏貼於B文書上影印而製作之某乙署名,既係某甲偽造,
而非盜用,若B文書未經宣告沒收,則該偽造之署押即應依刑法
第219條規定宣告沒收
」(最高法院107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參照)
(一)訊據被告O氏柳除就前揭事實欄「六」(2)至部分,辯稱
其係基於緊急避難所為,符合刑法第24條第1項關於緊急避難之阻
卻違法要件(按就被告O氏柳此部分抗辯,另說明判斷如後)外,
對於前揭其餘事實均坦承不諱在卷(見本院訴字卷一第260頁、卷
二第150頁、卷三第121至130頁、卷四第34至45頁),核與證人即共
同被告O氏十之相關供述大致相符,並有扣案以O氏十名義申請之系
爭健保卡、願麗醫美健保診療紀錄、健保署106年12月5日健保北字
第1060015672號函及所附附件等證據資料在卷【見他二卷第144頁、
偵三卷第43頁、第184至187頁、第280至283頁、偵五卷第173至176頁、1
07年度偵字第5071號卷(下稱偵七卷)第233至235頁、107年度偵字第
5509號卷(下稱偵八卷)第44至47頁】可稽,互核相符,足認被告O
氏柳前揭任意性自白確與事實相符,堪予採認
(二)被告O氏柳就前揭事實欄「六」(2)至部分所示,持共同
被告O氏十健保卡就醫之行為,雖辯稱係因其患有子宮肌瘤與頑固
性陰道炎等病症,疼痛難忍,乃不得已而持O氏十之健保卡就醫
,此部分行為均應符合刑法第24條第1項所規定緊急避難之阻卻違
法要件云云
」(最高法院102年台上字第3895號判例)、「行為是否成立犯罪,
係以不法與罪責為前提,故行為雖適合於犯罪構成要件之規定,
但如欠缺實質的違法性,仍不成罪,故不論學術界或實務界,均
普遍承認超法規阻卻違法事由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3989號判決),此固有前揭各件判例
或判決所示意旨可資參照
惟參照刑法第24條第1項關於「緊急避難」阻卻違法事由之規定及
前揭說明,顯見符合特定構成要件之行為,是否符合「緊急避難
」之要件而得以阻卻違法,應以該行為本身是否符合「緊急避難
」之要件加以判斷,而非以該行為以外之其他行為是否符合「緊
急避難」之要件,作為判斷之對象
2.經查,關於被告O氏柳就前揭事實欄「六」(2)至等部分所示
之各次就醫行為,是否存有其所辯「緊急避難」,亦即如不立即
就醫,即可能有生命危險之情形等情,業經台北市立聯合醫院、
翠豐診所分別函覆稱依被告O氏柳當時就醫情形判斷,並無「立即
生命危急現象」或「並無緊急危難之情形」,此有台北市立聯合
醫院108年1月15日北市醫和字第10831503100號函、翠豐診所107年12月2
7日回函暨所附病歷資料在卷(見本院訴三卷第309至311頁、第323至
327頁)可稽,並為被告O氏柳所不爭執,是被告O氏柳以其於前揭
時、地,先後至台北市立聯合醫院、翠豐診所就醫時,均係因患
有子宮肌瘤與頑固性陰道炎等病症,如不立即就醫即有生命危險
,存有所謂「緊急避難」之情形,據以辯稱所為符合「緊急避難
」之阻卻違法要件,此部分所為之就醫行為均不應成立犯罪云云
,已無可採
況依本件公訴意旨所示,關於被告O氏柳就此部分所為犯行,並非
指訴被告O氏柳在患有前揭子宮肌瘤與頑固性陰道炎等病症時,不
得就醫,而係指訴被告O氏柳在此情形而有就醫需要時,不得擅
自或違法持他人即共同被告O氏十之健保卡,並佯以O氏十之名義就
醫,是被告O氏柳及其辯護人以前揭情詞置辯,顯屬誤解
又本件被告O氏柳縱未持用O氏十之健保卡就醫或就診,仍可採自費
,亦即不利用健保給付制度之方式,完成其就醫、就診而接受相
關醫療,而仍得以治癒其前揭病症,乃屬當然,此參被告O氏柳
就前揭事實欄「六」(1)即其另行前往麗思醫美診所就診時,即係
自費而未使用健保給付制度(故其此部分所為,僅犯行使偽造私
文書罪,不另犯詐欺得利罪)即明
被告O氏柳及其辯護人均誤認公訴意旨就被告O氏柳此部分犯行,係
指訴被告O氏柳就醫時,擅自執持共同被告O氏十之健保卡,並佯
以O氏十之名義就醫,藉以利用我國健保給付制度而圖謀減省自己
就醫費用之不法利益,並非指訴被告O氏柳在患有前揭病症時,
不得就醫,因而就被告O氏柳前揭「就醫行為」是否符合「緊急避
難」之阻卻違法事由加以置辯,而非就被告O氏柳為前揭就醫行為
,是否得「(擅自)持O氏十之健保卡」就醫,或其當時「(擅
自)持O氏十之健保卡」就醫之行為本身,是否符合刑法第24條第
1項所規定「緊急避難」之要件加以置辯或說明,顯係誤解公訴意
旨,且其前揭所辯均與刑法第24條第1項規定「緊急避難」之阻卻
違法要件不符
(二)另訊據被告壬OO對於其所參與之前揭行為雖均不爭執,惟辯
稱其不知被告O氏梅本身係逃逸外勞,亦不知被告O氏梅及其女友
「露露」所仲介之外勞亦均係逃逸外勞,故其雖協助其女友「露
露」與被告O氏梅為前揭指派外勞之相關聯繫,並協助「露露」將
應給付被告O氏梅之前揭仲介外勞費用匯入被告O氏梅指定之帳戶
內,惟主觀上並無與被告O氏梅或「露露」、丁OO、辛OO等人共同
意圖營利而非法仲介外國人工作之意圖等語云云
惟查:1.被告壬OO於本院審理時,坦承前揭姓名年籍不詳之逃逸外
勞「露露」係其女友,另其於本件107年3月15日偵訊時供稱:「(
你是如何認識O氏梅、丁OO?)是在106年10月15日(庭呈手機對話紀
錄)」、「(依照手機對話紀錄顯示,O氏梅說10月15日要去找你
的小姐?)我有一個印尼女友叫IMAI(音譯『依瑪依』),我在認
識O氏梅之前就知道依瑪依是逃逸外勞,依瑪依是O氏梅下線的看
護,O氏梅下線的仲介叫做YULIYA,YULIYA因持假證件已經被查獲,因
為YULIYA被查獲,所以O氏梅請依瑪依頂替YULIYA位置來做印尼部分
逃逸外勞的仲介,所以O氏梅才會在106年10月15日傳那封LINE訊息給
我
從而,衡情被告壬OO自應知悉本身已係逃逸外勞之「依瑪依」(即
「露露」),自無可能以合法方式仲介其他外籍勞工為他人合法
工作,乃屬當然自明之理
又依被告壬OO前揭供述,既足認「依瑪依」係被告O氏梅之「下線
看護」,從而,亦足以推認被告O氏梅本身亦係非法為他人工作之
逃逸外勞,否則自無「上開看護」係合法看護,然其「下線看護
」卻係非法逃逸外勞之理
2.證人即被告O氏梅於本件108年1月25日審理時結證略稱:我第一次
傳LINE給被告壬OO的日期係2017年10月15日,嗣於同月29日第一次見面
,其後,被告壬OO曾於同年11月2、3、4日即我在106年11月23日被抓
前約20天左右來找我,告稱:「妳快被抓,趕快搬走」等語,但因
被告丁OO表示搬家一定來不及,一定會被抓,故最後並未搬家,
而在此之後,被告壬OO女友「露露」還是有繼續幫忙引薦外勞,
本件偵七卷第49頁的LINE對話記錄就是我與壬OO的對話,其中關於「
亞東醫院10天=2000你老婆10天=5000=7000元謝謝你」的對話,係
指「露露」幫我收亞東醫院10天兩千元,另5000元部分是「露露」
幫我收別的地方的錢,此係「露露」幫我找的外勞去亞東醫院,
「露露」叫被告壬OO轉錢給我,我請「露露」找人工作,後來「露
露」幫我收錢,但是「露露」沒有時間匯錢給我,他請被告壬O
O匯錢給我,上開LINE對話中的「邱二哥」就是被告壬OO等語(見本
院訴字卷第358至368頁),核與卷附前揭偵七卷第49至51頁反面之L
INE對象紀錄相符,自堪採認
3.又依前揭偵七卷第49至51頁反面之LINE對象紀錄所示,顯見被告壬
OO自106年10月15日與被告O氏梅以LINE方式取得前揭聯繫後,彼此聯
繫內容及頻率甚高,且直至106年11月14日、同年11月17日、21日,不
僅均持續聯繫,且其聯繫內容尚包括前揭「雙和醫院7A06-2,腸道
開刀,‧‧‧明天早上8點到」、「雙和醫院急診室10床‧‧‧,
看護壯一點」、「雙和醫院8C20-3」、「振興醫院大門口」、「亞
東4點下班、雙和5點下班」、「我老婆說他現在有三個人可以工
作,如果有工作可以打給她,等一下我會匯錢給妳」、「亞東醫
院10天=2000你老婆10天=5000=7000元謝謝你」等與逃逸外勞派工或
仲介費結算有關之LINE對話
被告壬OO辯稱其並不知「露露」或被告O氏梅係逃逸外勞,亦不知
其等係共同從事非法媒介外國人為他人工作之犯行,在其主觀上
並無幫助「露露」為前揭犯行之犯意等語云云,顯與前揭事證及
判斷不符,不足採信
是參與犯罪行為者,如未參與實施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且係出
於幫助之意思而提供助力,即屬幫助犯,而非共同正犯,已如前
述
是被告O氏梅、丁OO、辛OO與「露露」等人就此部分所示之犯行,固
均應論以正犯,惟依前揭事證所示,應認為被告壬OO所參與實施
之犯行,並非「意圖營利而媒介外國人非法為他人工作罪」之構
成要件行為,而係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且並無具體證據證明被
告壬OO確有參與或分擔前揭構成要件行為,或係基於正犯之意思
而參與前揭犯行(否則被告壬OO自不致於未從中實際分得任何報酬
或代價),依罪疑唯輕之證據法則,自應為有利於被告壬OO之認
定,而認為被告壬OO雖對於此部分犯罪亦與正犯「露露」有共同
之認識,惟其前揭協助聯繫及匯款等助力行為,僅係為幫助「露
露」與被告O氏梅等人聯繫,而係以幫助之意思,對於正犯資以助
力,然並未參與實施構成要件之犯罪行為,自屬幫助犯,而不應
與被告O氏梅或「露露」就此部分犯行成立共同正犯,併此敘明
是核被告O氏柳此部分所為,係犯刑法第216條、第210條之行使偽造
私文書罪、同法第216條、第212條之行使偽造特種文書罪、入出國
及移民法第74條前段之未經許可入國罪
起訴書就此部分,漏列被告O氏柳所犯並包括刑法第216條、第212條
之行使偽造特種文書罪,應予補充
被告O氏柳就此部分所為偽造署押之行為,係其偽造私文書之階段
行為,其偽造私文書之低度行為,復為其行使偽造私文書之高度
行為所吸收,均不另論罪
所犯前揭行使偽造私文書、行使偽造特種文書及違反入出國及移
民法第74條前段之未經許可入國罪等犯行,係以同一行為同時觸犯
,為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之規定,從一重之行使偽造私
文書罪處斷
2.核被告O氏柳就前揭事實欄「二」(二)部分所示之犯行,係犯
刑法第216條、第212條之行使偽造特種文書罪
公訴意旨認被告O氏柳所為,另涉犯入出國移民法第74條前段之「
未經許可『入國』罪嫌」(見檢察官107年12月14日補充理由書所載
),容屬誤會,併此敘明
3.核被告O氏柳就前揭事實欄「二」(三)所示之犯行,係犯入出
國及移民法第74條前段之未經許可入國罪
(二)核被告乙OO、O氏柳就前揭事實欄「三」(一)、(三)、
(四)、(五)、(六)等部分,及被告O氏梅就前揭事實欄「三
」(四)所示之犯行,均係犯刑法第216條、第212條之行使偽造特
種文書罪
其等偽造各該特種文書後,復持以行使,偽造之低度行為應各為
行使之高度行為所吸收,均不另論罪
另核被告乙OO、O氏柳就前揭事實欄「三」(二)、(七)、(八
)、(九)、(十)等部分,及被告O氏娥就前揭事實欄「三」(
七)部分所示之犯行,均係犯刑法第212條之偽造特種文書罪
被告乙OO、O氏柳、O氏娥就事實欄「三」(七)部分所示偽造特種
文書之犯行,因係先由被告乙OO偽造內容不完整之O留證及工作證
,經被告O氏娥發現後,乃由被告乙OO再次偽造內容完整之相同O留
證及工作證並交予O氏娥,已如前述,是應認其等就此部分所為
偽造特種文書之犯行,係於密切接近之時間內,以相同手法所為
,各該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顯係基於同一偽造特種文書之犯
意所為之數個舉動,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難以
強行分開,應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
評價,應屬接續犯而僅論以一罪
另被告乙OO、O氏柳就事實欄「三」(十)即附表三編號二(十)所示
偽造特種文書之犯行,亦係於密切接近之時間內,以相同手法所
為,各該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顯係基於同一偽造特種文書之
犯意所為之數個舉動,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難
以強行分開,應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
以評價,應屬接續犯而僅論以一罪
被告乙OO、O氏柳就前揭事實欄「三」所示各次偽造或行使偽造特
種文書之犯行,及其等就前揭事實欄「三」(四)所示行使偽造
特種文書之犯行與被告O氏梅間,另就前揭事實欄「三」(七)所
示偽造特種文書之犯行與被告O氏娥間,各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
,各為共同正犯
另依前揭事證及說明,堪認被告O氏娥取得如前揭事實欄「三」(
七)所示之偽造特種文書即「阿心」之護照後,並未持有對外行
使,是核被告O氏娥就此部分所示之犯行,僅係犯刑法第212條之偽
造特種文書罪,並未另涉犯同法第216條、第212條之行使偽造特種
文書罪,公訴意旨認被告O氏娥此部分犯行,另涉犯前揭行使偽
造特種文書罪嫌,容屬誤會,併此敘明
(三)核被告乙OO就前揭事實欄「四」所示之犯行,係犯刑法第2
12條之偽造特種文書罪
被告乙OO就此部分所示偽造特種文書之犯行,係於密切接近之時間
內,以相同手法所為,各該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顯係基於同
一偽造特種文書之犯意所為之數個舉動,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
在時間差距上,難以強行分開,應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合
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應屬接續犯而僅論以一罪
另被告己OO就前揭事實欄「四」所示之犯行,係犯刑法第30條第1項
前段、刑法第212條之幫助偽造特種文書罪,爰依刑法第30條第2項
規定,按正犯之刑減輕其刑度
公訴意旨認被告己OO就此部分所為,應與被告乙OO成立共同正犯,
而應論以刑法第212條之偽造特種文書罪,自屬誤會(詳如前述)
,並因刑事訴訟法第300條所謂「變更起訴法條」,係指罪名變更
,而共同正犯與幫助犯僅係犯罪行為之態樣與得否減刑有所差異
,其適用之基本法條及所犯罪名並無不同,自毋庸引用刑事訴訟
法第300條之規定而無庸變更檢察官就此部分起訴意旨所援引之法
條(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3805號、102年度台上字第1998號判決
意旨參照),併此敘明
(四)查如附表二所示之國民身分證共3件(見偵三卷第112至113頁
),其上所蓋之偽造「內政部印」公印文(共3枚),核與「內政
部」之真實名銜相符,符合公印文之要件,自屬刑法第218條第1
項所稱之公印文
是核被告乙OO、O氏柳就前揭事實欄「五」所示之犯行,均係犯刑
法第218條第1項之偽造公印文罪、戶籍法第75條第1項之偽造國民身
分證罪
其等就此部分所示偽造附表二之公印文、國民身分證等犯行,係
於密切接近之時間內,以相同手法所為,各該行為之獨立性極為
薄弱,顯係基於同一偽造公印文及國民身分證犯意所為之數個舉
動,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難以強行分開,應視
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應屬接續
犯而僅論以一罪
被告乙OO、O氏柳就此部分所示偽造公印文及國民身分證等犯行,
係以同一行為所犯,為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之規定,從一
重之偽造公印文罪處斷
其等就此部分犯行,與前揭O氏香、真實姓名年籍不詳綽號「THAO」
之外勞及O氏海燕等人間,各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各為共同
正犯
又按國民身分證係由主管機關核發作為國人身分證明之用,屬於
品行能力相類之證書,自係刑法第212條規定之特種文書
惟戶籍法第75條業於97年5月28日修正公布,自同年月30日生效施行
,該條第1項規定「意圖供冒用身分使用,而偽造、變造國民身分
證,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
或併科新臺幣50萬元以下罰金
」其處罰刑度較刑法第212條之規定為重,是戶籍法第75條之規定,
係針對偽造或變造國民身分證之犯行,予以特別明文規定,相較
於刑法第212條係針對所有一般特種文書之偽造犯行所為之處罰規
定,戶籍法之規定應屬特別規定,依特別法優於普通法及重法優
於輕法之原則,應優先適用戶籍法之規定(最高法院97台上第51
14號、100年度台上字第132號判決亦同此意旨參照)
準此,關於被告乙OO、O氏柳就前揭偽造國民身分證等犯行,除應
論以刑法第218條第1項之偽造公印文罪及戶籍法第75條第1項之偽造
國民身分證罪,並從一重之偽造公印文罪處斷外,並無需再論以
刑法第212條之偽造特種文書罪,公訴意旨認被告乙OO、O氏柳就此
部分犯行,尚需論以刑法第212條之偽造特種文書罪,容屬誤會,
併此敘明
(五)核被告O氏柳就前揭事實欄「六」(1)所示之犯行,係犯刑法
第216條、第210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另就前揭事實欄「六」(2
)至等各部分所示之犯行,則均係犯刑法第216條、第210條之行
使偽造私文書罪、同法第339條第2項之詐欺得利罪
其就此各部分所為偽造署押之行為,各係其偽造私文書之階段行
為,其偽造私文書之低度行為,復為其行使偽造私文書之高度行
為所吸收,均不另論罪
又被告O氏柳就前揭事實欄「六」(2)至等各部分所示行使偽造
私文書及詐欺得利罪等犯行,各係以一行為同時觸犯行使偽造私
文書及詐欺得利罪,各為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之規定,
各從一重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斷
另公訴意旨認被告O氏柳就前揭事實欄「六」(1)所示之犯行,除犯
刑法第216條、第210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外,另犯同法第339條第
2項之詐欺得利罪,惟被告O氏柳就此部分就醫行為,並未利用我
國健保制度為其給付醫療費用,而係自費就診
從而,被告O氏柳此部分所為並無公訴意旨所指減省其醫療費用之
情形,自未涉犯詐欺得利罪嫌,公訴意旨就此部分所指,容屬誤
會,併此敘明
(六)核被告O氏梅、丁OO、辛OO就前揭事實欄「七」所示之犯行,
均係意圖營利而違反就業服業法第45條關於任何人不得媒介外國
人非法為他人工作之規定,均應成立同法第64條第2項之意圖營利
而媒介外國人非法為他人工作罪
其等就此部分犯行,均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又被告O氏梅、丁OO、辛OO就此部分所示之前揭犯行,均係於密切接
近之時間內,以相同手法所為,各該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顯
係基於同一意圖營利之犯意所為之數個舉動,依一般社會健全觀
念,在時間差距上,難以強行分開,應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
,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應屬接續犯而僅論以一罪
另被告壬OO就此部分所為,則係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就業服業
法第64條第2項之幫助意圖營利而媒介外國人非法為他人工作罪
其就此部分所示之前揭幫助犯行,係於密切接近之時間內,以相
同手法所為,各該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顯係基於同一幫助犯
意所為之數個舉動,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難以
強行分開,應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
評價,應屬接續犯而僅論以一罪,並依刑法第30條第2項規定,按
正犯之刑減輕其刑度
從而,公訴意旨認被告壬OO此部分所為,應論以就業服業法第64條
第2項之意圖營利而媒介外國人非法為他人工作罪,自屬誤會,並
因刑事訴訟法第300條所謂「變更起訴法條」,係指罪名變更,而
共同正犯與幫助犯僅係犯罪行為之態樣與得否減刑有所差異,其
適用之基本法條及所犯罪名並無不同,自毋庸引用刑事訴訟法第
300條而變更檢察官起訴之援引法條(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1
998號判決意旨參照),併此敘明
(七)核被告O氏梅就前揭事實欄「八」(一)、(二)所示之犯
行,均係犯刑法第216條、第210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
被告O氏梅就此各部分所為偽造署押之行為,各係其偽造私文書之
階段行為,其偽造私文書之低度行為,復為其行使偽造私文書之
高度行為所吸收,均不另論罪
其就前揭事實欄「八」(二)部分所示,先後二次偽造O氏海名義
之匯出匯款申請書並持以行使之犯行,係於密切接近之時間內,
以相同手法所為,各該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顯係基於同一行
使偽造私文書犯意所為之數個舉動,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
間差距上,難以強行分開,應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合為包
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應屬接續犯而僅論以一罪
被告O氏梅就前揭事實欄「三」(四)即附表三編號二(四)、事實
欄「七」即附表三編號六、事實欄「八」(一)、(二)即附表
三編號七(一)、(二)所示之罪,合計共4罪等犯行,各係基於不同犯
意所為,並各係偽造內容均屬不同之護照、國民身分證等特種文
書或私文書,或另犯未經許可入出罪、意圖營利而媒介外國人非
法為他人工作等罪,所侵害之法益亦屬有別,應各予分論併罰
公訴意旨認被告乙OO、O氏柳就前揭事實欄「三」(二)、(七)
、(八)、(九)、(十)等部分所示偽造特種文書之犯行,應
論以接續犯之一罪,容屬誤會,併此敘明
(九)被告乙OO、己OO各有如前揭事實欄「一」所示,各經執行完
畢之前案紀錄,此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稽(見
本院訴字卷四第69至76頁、第87至89頁),其等各於前揭有期徒刑
執行完畢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本件有期徒刑以上之罪,均應依刑
法第47條第1項之規定,各論以累犯
又按有關累犯加重本刑部分,如不分情節,基於累犯者有其特別
惡性及對刑罰反應力薄弱等立法理由,一律須加重最低本刑,於
不符合刑法第59條所定要件之情形下,致生行為人所受之刑罰超過
其所應負擔罪責之個案,其人身自由因此遭受過苛之侵害部分,
對人民受憲法第8條保障之人身自由所為限制,不符憲法罪刑相
當原則,牴觸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
於此條文修正前,為避免發生上述罪刑不相當之情形,法院應依
前揭解釋意旨,就個案裁量是否加重其最低本刑等情,業經司法
院大法官作成釋字第775號解釋在案
從而,本院就被告乙OO本案所犯前揭各罪,及被告己OO就前揭事實
欄「四」所示之幫助偽造特種文書等犯行,於審酌是否應依刑法
第47條第1項之規定,加重其本刑時,自應本於前揭解釋意旨,妥
為裁量
是經衡酌被告乙OO前揭構成累犯之前案,均係犯偽造特種文書、違
反就業服務法等罪,核與其於本案所犯之前揭各罪,罪質相同,
堪認被告乙OO並未因前揭各件前案所受易科罰金之刑罰執行而發
生相當程度之教化或個別預防效果,而應認其就本案所犯具有相
當程度之特別惡性,並有對於刑罰反應力薄弱之情形,本院因認
就被告乙OO本案所犯前揭各罪,均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之規定,
各予加重其刑
另經審酌被告己OO前揭構成累犯之前案,其中一罪係「過失傷害案
件」,核與其就本案所犯幫助偽造特種文書罪之罪質不同,是此
部分前案尚不足以作為其就本案所為犯行是否應加重其刑之審酌
事由,惟其另一前案所犯既係違反就業服務法之罪,核與其於本
案所犯之幫助偽造特種文書罪,罪質相類,自堪認被告己OO並未
因上開違反就業服務法之前案所受易科罰金之刑罰執行而發生相
當程度之教化或個別預防效果,就此部分所示,應認其就本案所
犯具有相當程度之特別惡性,亦有對於刑罰反應力薄弱之情形,
本院因認就被告己OO本案所犯之幫助偽造特種文書,應依刑法第
47條第1項之規定,加重其刑,並依刑法第71條第1項規定,就其累
犯加重、幫助犯減輕刑度之規定,依法先加後減之
(一)爰各以被告乙OO、O氏柳、O氏梅、丁OO、O氏娥、己OO、辛OO、
壬OO之行為人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O氏柳雖明知本身係逃逸外勞
,卻仍違法而為前揭事實欄「二」(一)至(三)所示行使偽造
私文書、行使偽造特種文書及未經許可入國罪等犯行,又因其係
偷渡入境,乃冒用「O氏紅」等名義而為前揭事實欄「六」(1)所
示行使偽造私文書,藉以順利就醫之犯行,復因其係偷渡來台,
無法申辦我國之「健保卡」,卻因其患有子宮肌瘤與頑固性陰道
炎等病症而有就醫需求,竟因此擅自持共同被告O氏十名義申領之
系爭健保卡就醫,藉以減省醫療費用而各為如前揭事實欄「六」
(2)至所示行使偽造私文書等犯行,各足以生損害於前揭醫療
院所對其病患資料管理之正確性,或併致生損害於健保署
被告乙OO則利用其與被告O氏柳係同居關係,乃由O氏柳配合協助而
共同為前揭事實欄「三」(一)至(十)及「五」等各部分所示
偽造、行使偽造特種文書或國民身分證及公印文等犯行,且就各
該犯行均係居於實際偽造各該外勞O留證、工作證或國民身分證之
關鍵地位,復實際收取各該部分之犯罪所得【不含前揭事實欄「
三」(九)、(十)均尚未實際取得犯罪所得款項之部分】,其
犯罪情節較重,被告O氏柳則僅均係居於協助配合之地位,犯罪
情節較為輕微
惟併考量被告O氏柳、O氏梅及O氏娥均係外勞或逃逸外勞,教育程
度均不高,均係經濟上之相對弱勢者,其等各別或共同所為前揭
偽造或行使偽造特種文書,或被告O氏柳所為前揭共同偽造公印文
等犯行,均係為自己或併為同屬越南籍逃逸外勞在台謀職生活之
需求所為,雖均屬不法,惟衡情尚非無可資憫恕之處
被告丁OO、辛OO所為如前事實欄「七」所示之犯行,則均因其等經
濟狀況不佳,均係因經濟壓力,為賺取生活收入所為,被告丁OO
並曾於期間中斷部分犯行,其等並均係聽從於被告O氏梅之指示,
均僅係居於協助被告O氏梅為前揭犯行之地位,且所獲不法利益均
不高,是其等前揭所為雖均屬不法,惟衡情亦均非無可資憫恕之
處
另被告己OO、壬OO就前揭各部分所示之幫助犯行,均未從中實際獲
取不法利益,已如前述,是就其等所為前揭各部分犯行,均予從
輕量刑
此外,經併審酌被告乙OO、O氏柳、O氏梅、丁OO、O氏娥、辛OO犯後
於本院審理時,均尚能坦承犯行,應已知所悔悟,犯後態度均佳
,另被告己OO、壬OO犯後則均否認犯行,經兼衡其等前揭犯罪之動
機、目的、手段、所獲不法利益或所造成之損害,暨其等學經歷
、家庭、經濟、工作狀況(見他二卷第5頁、第215頁、第269頁、他
三卷第76頁、偵三卷第27頁、偵四卷第52頁、偵七卷第21頁、第45
頁所附警詢筆錄第1頁之受詢問人欄所載)等一切情狀,分別從輕
量處如「主文」及附表三各欄之「主文(罪名及主刑部分,但不
含緩刑宣告部分)」所示之刑,並各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再就被告乙OO、O氏柳、O氏梅所犯前揭各罪所量處之宣告刑,各合
併定其應執行之刑,並各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以示懲儆
(二)另經衡酌本件被告乙OO、O氏柳、O氏梅、丁OO、O氏娥、己OO
、辛OO、壬OO各別或共同所為前揭各犯罪之具體情節及其等個人情
狀,經核均無情輕法重,縱科以法定最低度刑,仍嫌過重之情形
,且本案經本院審酌前揭各情後,已各於法定刑度內,各酌予從
輕量刑,甚至有部分被告之犯行已係量處法定最低度刑,而已各
予被告從輕量刑之寬典,已如前述,自均無另行援引刑法第59條
規定,各酌予減輕其刑之餘地
被告O氏柳、丁OO及其等辯護人辯稱或請求各依刑法第59條規定,各
酌予減輕其刑,均無可採,併此敘明
十、緩刑宣告(關於被告丁OO、O氏娥、辛OO部分)之說明:被告丁
OO、辛OO、O氏娥前均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
此有其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查(見本院訴字卷四
第83頁、第85頁、第93頁),其等因一時失慮致罹刑典,經本案偵
審程序及刑罰宣告之教訓後,應均知所警惕,再犯可能性均較低
本院審酌如對被告丁OO、辛OO、O氏娥施以上開主文所示之短期自由
刑,倘其等因故無法易科罰金而須入監執行,將有可能產生短期
自由刑之諸多流弊,並致其等家屬遭受物質或精神之重大損失,
衍生更多社會問題,且刑罰執行機構因設施、人力有限,恐有難
以使短期受刑人O面達到教化之效果,故若輕易對本案被告丁OO、
辛OO、O氏娥等施以前揭短期自由刑,將使其等易受惡性之感染而
無法排除成為再犯之原因,亦即本性善良者,若僅係因偶然犯罪
而遭受短期自由刑之拘禁,恐因而反使其等學習犯罪之不良習性
及其他犯罪技巧,故類此短期自由刑既無益於改善受刑人之惡性
,反易導致受刑人將來再犯危險提高,社會將付出更大成本
基此考量,本院因認關於被告丁OO、辛OO、O氏娥所宣告之刑,均以
暫不執行為適當,以觀後效,爰併各予宣告緩刑2年,以啟自新
然為使其等均能深切反省,重新培養正確法治觀念而預防再犯,
認應各併課予一定條件之緩刑負擔,俾使其等確能從中深切記取
教訓,爰均依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規定,並按被告丁OO、辛OO、O
氏娥前揭涉案情節之輕重,諭知被告丁OO、辛OO應於各自判決確定
後一年內,各向公庫捐款支付1萬元,被告O氏娥應於其判決確定
後一年內向公庫捐款支付5,000元,以勵自新
若被告丁OO、辛OO、O氏娥違反上開所定負擔,情節重大,足認原宣
告之緩刑難收其預期效果,而有執行刑罰之必要,依刑法第75條
之1第1項第4款規定,各得撤銷其緩刑之宣告,併此敘明
又本件其餘被告所受前揭刑罰宣告,或不符合緩刑宣告之要件,
或不宜予以緩刑宣告之寬典,自均不併為緩刑宣告之諭知,亦併
敘明
(一)按刑法關於沒收之規定,先後於104年12月30日、105年6月22日
修正公布,並均於105年7月1日生效施行,而依刑法第2條第2項規定
:「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適用裁判時之法律
(二)又按供犯罪所用、犯罪預備之物或犯罪所生之物,屬於犯
罪行為人者,得沒收之,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定有明文
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同法第
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亦定有明文
然苟無犯罪所得,自不生利得剝奪之問題,固不待言,至二人以
上共同犯罪,關於犯罪所得之沒收、追繳或追徵,倘個別成員並
無犯罪所得,且與其他成員對於所得亦無事實上之共同處分權時
,同無「利得」可資剝奪,特別在集團性或重大經濟、貪污犯罪
,不法利得龐大,一概採取絕對連帶沒收、追繳或追徵,對未受
利得之共同正犯顯失公平
又所謂各人「所分得」,係指各人「對犯罪所得有事實上之處分
權限」,法院應視具體個案之實際情形而為認定:倘若共同正犯
各成員內部間,對於不法利得分配明確時,固應依各人實際分配
所得沒收
然若共同正犯成員對不法所得並無處分權限,其他成員亦無事實
上之共同處分權限者,自不予諭知沒收
至共同正犯各成員對於不法利得享有共同處分權限時,則應負共
同沒收之責
至於上揭共同正犯各成員有無犯罪所得、所得數額,係關於沒收
、追繳或追徵標的犯罪所得範圍之認定,因非屬犯罪事實有無之
認定,並不適用「嚴格證明法則」,無須證明至毫無合理懷疑之
確信程度,應由事實審法院綜合卷證資料,依自由證明程序釋明
其合理之依據以認定之
經查:1.被告乙OO就前揭事實欄「三」(一)至(八)所示偽造特
種文書之犯行,各別取得如各該部分所示之款項(詳如附表三編
號二(一)至(八)各欄中,關於被告乙OO部分之「沒收」欄所示),
均係被告乙OO因本件犯罪實際取得之犯罪所得,雖均未扣案,惟
均屬其所有,均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諭知沒收,如全部或
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均追徵其價額
另附表四所示之扣案物均係被告乙OO所有,供其作為此各部分犯罪
所用或犯罪預備之物,且無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
,或宣告沒收有過苛之虞等情形,爰均依刑法第38條第1項前段,
宣告沒收
另被告乙OO於本院審理時,陳稱關於前揭事實欄「三」(九)、(
十)即附表三編號二(九)、(十)部分所示偽造特種文書之犯行,
均尚未實際取得犯罪所得之報酬,而本件就此部分,亦尚乏確實
證據足以證明被告乙OO就此各部分偽造特種文書之犯行,有實際取
得犯罪所得及其金額等情,是就此各部分,自均無庸諭知沒收或
追徵其犯罪所得,併此敘明
又被告O氏柳雖亦共同參與此各部分犯行,惟因其與被告乙OO係男
女朋友關係,已將各該部分之犯罪所得實際交付或轉交被告乙OO收
取,O氏柳本身並未實際取得任何犯罪所得等情,業據被告乙OO、
O氏柳於本院審理時供述在卷(見本院訴字卷四第45至47頁),復
查無確實證據可資認定被告O氏柳就前揭由被告乙OO實際取得之各
該犯罪所得,享有事實上處分或共同處分權限,是就此各部分犯
行,均無需就被告O氏柳部分諭知沒收或追徵其犯罪所得,併此敘
明
2.關於被告乙OO就前揭事實欄「四」所示偽造特種文書之犯行,實
際取得如該部分所示之款項(詳如附表三編號三,關於被告乙OO
部分之「沒收」欄所示),均係被告乙OO因本件犯罪實際取得之犯
罪所得,雖均未扣案,惟均屬其所有,均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
項前段諭知沒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均
追徵其價額
另附表四所示之扣案物均係被告乙OO所有,供其作為此部分犯罪所
用或犯罪預備之物,且無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
或宣告沒收有過苛之虞等情形,爰均依刑法第38條第1項前段,宣
告沒收
又被告己OO雖幫助被告乙OO為此部分偽造特種文書之犯行,惟已將
各該逃逸外勞所交付作為被告乙OO偽造前揭證件之報酬,實際匯
入由被告乙OO掌控之國泰世華銀行蕭梅或O氏十帳戶內,己OO本身並
未實際從中取得任何犯罪所得,亦無證據可資認定被告己OO就前
揭由被告乙OO取得之犯罪所得享有事實上之處分或共同處分權限
,是就此部分犯行,自無需就被告己OO部分諭知沒收或追徵其犯罪
所得,併此敘明
3.關於被告乙OO就前揭事實欄「五」所示偽造國民身分證等犯行,
實際取得如該部分所示之款項(詳如附表三編號四,關於被告乙
OO部分之「沒收」欄所示),均係被告乙OO因本件犯罪實際取得之
犯罪所得,雖均未扣案,惟均屬其所有,均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
1項前段諭知沒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
均追徵其價額
另附表四所示之扣案物均係被告乙OO所有,供其作為此部分犯罪所
用或犯罪預備之物,且無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
或宣告沒收有過苛之虞等情形,爰均依刑法第38條第1項前段,宣
告沒收
至於前揭蓋於附表二所示共3件偽造國民身分證上之偽造「內政部
印」公印文各1枚(合計共3枚,卷證出見偵三卷第112至113頁),
不問屬於犯人與否,均應依刑法第219條之規定,於此部分罪名項
下宣告沒收
又被告O氏柳雖亦共同參與此各部分犯行,惟因其與被告乙OO係男
女朋友關係,已將此部分犯罪所得實際交付或轉交被告乙OO收取,
O氏柳本身並未從中實際取得任何犯罪所得,且無證據可資認定
被告O氏柳就前揭由被告乙OO實際取得之犯罪所得享有事實上之處
分或共同處分權限,是就此部分犯行,自無需就被告O氏柳部分諭
知沒收或追徵其犯罪所得,併此敘明
4.關於被告O氏柳就前揭事實欄「六」(1)部分所示之偽造「氏紅」
(共2枚)、「紅」(共10枚)署押,不問屬於犯人與否,均應依
刑法第219條規定,宣告沒收
另關於被告O氏柳就前揭事實欄「六」(2)至所示,冒用共同被
告O氏十名義就醫,因而各減省如各該部分所示醫療費用之不法利
益(詳如附表三編號五(二)至(四)之各「沒收」欄所示),均係
被告O氏柳因本件犯罪實際取得之犯罪所得,均屬其所有,均應依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諭知沒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
執行沒收時,均應依同法第3項規定,追徵其價額
5.關於被告O氏梅、丁OO、辛OO就前揭事實欄「七」所示共同意圖營
利而媒介外國人非法為他人工作等犯行,各實際取得如各該部分
所示之款項(詳如附表三編號六,各關於被告O氏梅、丁OO、辛OO
部分之「沒收」欄所示),各係被告O氏梅、丁OO、辛OO因本件犯罪
實際取得之犯罪所得,雖均未扣案,惟均各屬其等所有,均應依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諭知沒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
宜執行沒收時,均應依同條第3項規定,追徵其價額
另被告壬OO雖因與「露露」為男女朋友關係而幫助被告「露露」為
此部分所示意圖營利而媒介外國人非法為他人工作之犯行,惟僅
係從中協助聯繫「露露」與被告O氏梅,並協助「露露」將其代
向逃逸外勞收取應給付被告O氏梅之仲介費,依指定匯入特定帳戶
內,被告壬OO本身並未實際從中取得任何犯罪所得,且並無證據
可資認定被告壬OO就前揭各由被告O氏梅、丁OO、辛OO分別取得之犯
罪所得享有事實上之處分或共同處分權限,已如前述,是就此部
分犯行,自無需就被告壬OO諭知沒收或追徵其犯罪所得,併此敘
明
又被告O氏梅遭查獲本件犯行時,雖同時被查扣現金7萬6000元,惟
其辯稱此部分款項並非其因前揭犯罪所取得之犯罪等語(見本院
訴字卷二第153頁),而本件亦查無其他證據資料可資認定前揭經
查扣之7萬6000元即係被告O氏梅因本件犯罪實際取得之犯罪所得,
是尚難逕以該筆款項作為本件「扣案」之犯罪所得而予以宣告沒
收
惟此並不影響被告O氏梅前揭犯罪所得合計52萬8000元,均應依法宣
告沒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應追徵其價
額之諭知,亦不影響前揭經扣案之現金款項,如於本案就被告O氏
梅部分經判決有罪並確定後,可作為執行檢察官依法執行沒收或
追徵其價額之追償對象,亦併敘明
6.關於被告O氏梅就前揭事實欄「八」(一)部分所示偽造之「O氏
海」(1枚),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應依刑法第219條規定,宣告沒
收
另其就前揭事實欄「八」(二)部分所示偽造之「O氏海」(共2枚
),不問屬於犯人與否,均應依刑法第219條規定,宣告沒收
7.前述各項沒收之諭知,應依修正後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規定,併
予執行,附此敘明
又本件除前揭應予沒收之被告犯罪所得,或供被告作為本件犯罪
所用、犯罪所生之物外,其餘扣案物(散見於他二卷第106至108頁
、第143頁、第249至250頁、他三卷第94頁、第178至179頁、偵三卷第4
3頁、第224至225頁、第233至235頁、偵五卷第52至56頁、第65頁、第69
至89頁)或與被告乙OO等人被訴之本件犯罪無關,或非屬本件被告
或共犯所有(其中有部分已因被告等前揭行使偽造私文書或特種
文書等交付行為,已將各該私文書或特種文書交付移轉予他人而
非屬被告或共犯所有
本件卷內所附各該部分之對應「私文書或特種文書」,實際上係
警方查獲被告乙OO、O氏柳等人後,自其等電腦或隨身碟內查詢列
印所得之電磁紀錄,尚難逕認係供其等作為本件犯罪所用或因本
件犯罪所生之「原物」),或係第三人所有,且無法認定是否符
合刑法第38條第3項所列得予宣告沒收之要件,或則雖與被告乙OO等
人本件被訴之犯罪有關,惟客觀價值均不高,尤以其中存摺、現
金卡、金融卡等均屬個人專屬物品,倘告訴人或被害人申請註銷
並補發新卡片或新存摺,原卡片或存摺即失其原有功用,且如前
揭相關扣案物品有因故致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
,而須追徵其價額,尚須開啟執行程序,探知或核算、估算各該
物件之價額,其執行效果與所耗費之公益資源顯然不符比例,故
為免日後執行困難及過度耗費公益資源,本院認如對前揭其餘扣
案物品宣告沒收或追徵其價額,實欠缺刑法上之重要性,爰依刑
法第38條之2第2項規定,就此各部分扣案之物品均不予宣告沒收
或追徵其價額,附此敘明
」刑法第95條定有明文
本院審酌被告O氏柳係違法偷渡入境我國,且被告O氏柳、O氏梅在
我國境內O停期間,各犯如前揭事實欄所示之各罪,均已顯然危害
我國社會秩序及治安,情節均非輕,並均經本院分別判處有期徒
刑之罪刑,並各合併宣告其應執行刑,應認其等各於刑之執行完
畢或赦免後,均有驅逐出境之必要,爰均依刑法第95條之規定,
併為驅逐出境之諭知
另被告O氏娥雖亦係越南籍之外國人,並因其與被告乙OO、O氏柳等
人共同犯前揭事實欄「三」(七)所示之偽造特種文書罪而遭本
院判處罪刑,已如前述,惟其犯罪情節非重,且本院就其所犯罪
刑,已併予宣告緩刑,衡情尚無將其驅逐出境之必要,併此敘明
因認被告乙OO、O氏柳或O氏梅就前揭各部分所為,並有幫助各該逃
逸外勞向各該僱主施用詐術,因此各取得「以合法勞工資格任職
之薪資債權利益」,因認被告乙OO、O氏柳或O氏梅等就前揭各部分
所為,另涉犯刑法第30條第1項、第339條第2項之幫助詐欺得利罪
嫌等語
據此,應認前揭各逃逸外勞既各因通過其等僱主之應徵面試,各
獲得僱用並實際服其勞務,即難認為其等因此對其等僱主取得之
薪資或薪資債權係屬非法所得,亦難認其等就此部分有意圖為自
己不法利益之主觀犯意可言,而均難以刑法第339條第2項之詐欺得
利罪嫌相繩,故亦難認為被告乙OO、O氏柳、O氏梅就前揭各部分所
為共同偽造逃逸外勞O留證或工作證等特種文書,並交予各該逃
逸外勞持向其等僱主行使之行為,除應成立刑法第216條、第212條
之行使偽造特種文書罪(按前揭各僱主如因誤信各該逃逸外勞係
屬合法外勞而各予僱用,並因此受損,核屬因被告乙OO、O氏柳、
O氏梅及前揭各逃逸外勞行使前揭偽造外勞O留證或工作證等特種文
書所受之損害,而非因其等「詐欺」或「幫助詐欺」所受之損害
)外,應另成立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第339條第2項之幫助詐欺
得利罪嫌
公訴意旨被告乙OO、O氏柳及O氏梅就前揭各部分所為,除成立刑法
第216條、第212條之行使偽造特種文書罪外,並應成立刑法第30條
第1項前段、第339條第2項之幫助詐欺得利罪嫌,容屬誤會
是就公訴意旨所指被告乙OO、O氏柳及O氏梅等此部分犯行,本均應
為無罪之諭知,惟因公訴意旨認此各部分與前揭各經本院論罪科
刑之犯行,各有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爰均不另為無罪
之諭知
乙、無罪部分: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O氏十明知共同被告O氏柳
係偷渡來臺,無法申辦我國之「健保卡」,竟與O氏柳共同意圖
為O氏柳不法利益之犯意聯絡,將其所持系爭健保卡交予O氏柳,由
O氏柳於106年9月19日佯稱為O氏十本人而前往臺北市立聯合醫院和
平婦幼院區就醫,再於同年10月24日、11月2日,均持系爭健保卡,
並均佯稱係O氏十本人而至新北市○○區○○路0段000號2樓翠豐診
所就醫,藉以獲得由健保署依保險給付制度,為其給付前揭各筆
醫療費用之不法利益,致生損害於前揭各醫療院所及健保署
因認被告O氏十所為,係涉犯刑法第339條第2項之詐欺得利罪嫌,並
與共同被告O氏柳係共同正犯等語
倘法院審理之結果,認為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無罪之諭知,
即無前揭第154條第2項所謂「應依證據認定」之犯罪事實之存在
因此,同法第308條前段規定,無罪之判決書只須記載主文及理由
故無罪之判決書,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本無須於
理由內論敘說明(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要旨參照)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刑事
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定有明文
又按前揭所謂證據,係指足以證明被告確有犯罪行為之積極證據
而言,該項證據須適於為被告犯罪之證明者,始得採為斷罪之資
料(最高法院69年台上字第4913號判例意旨參照)
是被告否認犯罪事實所持之辯解,縱屬不能成立,仍非有積極證
據足以證明其犯罪行為,不能據為有罪之認定理由(最高法院30年
上字第1831號判例、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91年度台上字第39號
判決意旨參照)
另按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定有明文
是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仍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
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
指出證明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
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
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亦即檢察官於訴訟上所負之舉證責任,
必須說服法院至確信、無合理之懷疑其主張可能為不實的程度,
始盡舉證責任,如經檢察官之舉證,法院對犯罪要件之該當仍有
合理之存疑時,法院即應宣判被告無罪
四、公訴意旨認被告O氏十就前揭被訴事實,涉犯刑法第339條第2項
之詐欺得利罪嫌,無非係以被告O氏十及共同被告O氏柳之供述或
證述、願麗醫美健保診療紀錄、O生福利部中央健康保險署106年1
2月5日健保北字第1060015672號函暨附件、扣案之O氏十健保卡1張等證
據資料,為其主要論據
五、訊據被告O氏十固不否認其與共同被告O氏柳間係好友關係,及
O氏柳確曾持其名義申辦之系爭健保卡,各於前揭時、地,至前
揭各醫院就醫之事實,惟堅詞否認有與O氏柳共同為前揭詐欺得利
犯行之事實,辯稱:系爭健保卡係由O氏柳擅自取用,其於事前並
不知O氏柳有持系爭健保卡至前揭各醫院,並使用其名義就醫之
情形等語
(一)關於共同被告O氏柳明知自己係偷渡來台,無法申辦我國「
健保卡」,但因其患有子宮肌瘤與頑固性陰道炎等病症而有就醫
需求,卻又圖利用我國健保給付制度,藉以減省其就醫費用之不
法利益,竟基於行使偽造私文書及詐欺得利之犯意,利用其與被
告O氏十相處融洽,O氏十因此多配置一付住家鑰匙交予被告O氏柳
執持,方便O氏柳自行進出被告O氏十住家之機會,經取得以被告
O氏十名義申請之系爭健保卡後,先後於106年9月19日、同年10月24日
(本日接續就診2次)、11月,均佯稱其係被告O氏十本人,各前
往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和平婦幼院區、翠豐診所就診,致健保署依
健保制度為其給付各該筆醫療費用,因而各節省1,248元、580元、2
78元醫療費用之不法利益,足以生損害於前揭醫療院所對其病患資
料管理之正確性,並致生損害於健保署等事實,業據共同被告O
氏柳坦承在卷(見本院訴字卷一第260頁、卷二第150頁、卷三第121
至130頁、卷四第34至45頁),核與被告O氏十之相關供述大致相符,
並有前揭扣案以O氏十名義申請之系爭健保卡、願麗醫美健保診
療紀錄、健保署106年12月5日健保北字第1060015672號函及附件等證據
資料在卷可稽,互核相符,是前揭事實固堪採認
是依共同被告O氏柳前揭各部分之供述所示,顯未明確指稱被告O氏
十係明知共同被告O氏柳係因頭痛或其他病症需就醫,並欲佯稱
其係「O氏十」而冒用「O氏十」之名義就醫,因而交付系爭健保卡
予O氏柳使用,且就其係以何項理由向被告O氏十借用系爭健保卡
?係於何時、何處向何人取得系爭健保卡?其有無向被告O氏十表
示要持系爭健保卡就醫及被告O氏十是否知悉其情等節,不僅前
後所述未盡相符,亦與本件公訴意旨之指訴存有出入,是前揭公
訴意旨所指是否確與事實相符,已非無疑
5.經綜合比對證人即共同被告O氏柳於前揭警詢、偵訊及本院訊問
或審理時之相關供述或證述,足認證人O氏柳就其係以何項理由向
被告O氏十或其配偶、婆婆借用系爭健保卡?係於何時、何處、以
何方式向何人取得,或係自行取得系爭健保卡,再持系爭健保卡
而佯以被告O氏十之名義就醫?其有無先向被告O氏十表示要持系
爭健保卡,並佯以被告O氏十之名義就醫、O氏十是否知悉其情等
節,前後供述或證述顯然不符
再參酌證人O氏柳與被告O氏十均供稱其等感情甚為融洽,O氏柳因
此持有被告O氏十住家鑰匙,可自行進出等情所示,自難以完全排
除O氏柳係因本身患有前揭病痛,急需就醫,又圖節省醫療費用,
乃利用其持有被告O氏十住家鑰匙,可自由進出之機會,自行取
得系爭健保卡,再佯以被告O氏十之名義就醫之可能性,是被告O氏
十始終辯稱系爭健保卡係由O氏柳自行取得使用,並未獲得其同
意,其不知亦未同意O氏柳持系爭健保卡,並佯以其名義就醫,及
證人O氏柳於本院審理時證稱系爭健保卡係其未經被告O氏十同意
而自行取用等語,即難謂全無可採之處
是關於公訴意旨所指被告O氏十明知共同被告O氏柳係偷渡來臺,無
法申辦我國之健保卡,乃共同意圖為O氏柳不法利益之犯意聯絡
,將系爭健保卡交予O氏柳,由O氏柳各於前揭時、地,持系爭健保
卡,並均佯以被告O氏十之名義就醫,藉以獲得減省醫療費用之
不法利益,指稱被告O氏十涉犯刑法第339條第2項詐欺得利罪之涉犯
事實,除證人即共同被告O氏柳之前揭單一指述外,並無其他具
有相當程度關聯性之補強證據可資佐證,無從擔保證人即共同被
告O氏柳前揭不利於被告O氏十證述之真實性,況證人即共同被告O
氏柳前揭不利於被告O氏十之證述既尚存瑕疵,非無合理之懷疑存
在,已如前述,自無從僅憑證人即共同被告O氏柳前揭單一且尚存
疑義瑕疵之指述,遽為不利於被告O氏十判斷之依據
(三)綜上所述,本件檢察官就此部分所指被告O氏十有與被告O氏
柳共同涉犯刑法第339條第2項之詐欺得利罪嫌,所舉證據尚未達
於通常一般之人均可得確信而無合理懷疑存在之程度,無法使本
院形成被告O氏十確有此部分所指詐欺得利犯行之有罪心證,應認
尚不能證明被告O氏十確有前揭詐欺得利犯行之犯罪
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以證明被告O氏十確有公訴意旨就
此部分所指詐欺得利之犯行,自屬不能證明被告O氏十犯罪,揆諸
前揭規定及說明,自應為被告O氏十無罪之諭知,以免冤抑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但書、第301條第1項前段,
入出國及移民法第74條前段,戶籍法第75條第1項,就業服務法第
45條、第64條第2項,刑法第2條第2項、第28條、第30條第1項前段、
第2項、第210條、第212條、第218條第1項、第216條、第41條第1項前
段、第8項、第47條第1項、第51條第5款、第55條、第219條、第74條第
1項第1款、第2項第4款、第38條第2項前段、第4項、第38條之1第1項
前段、第3項、第40條之2第1項、第95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蔡沛珊提起公訴及追加起訴,由檢察官蕭奕弘到庭
執行職務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減輕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判例
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最高法院75年度台上字第1509號、84年度台上字第5998號、88年度台上字第127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2年台上字第3895號判例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3989號判決),此固有前揭各件判例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3805號、102年度台上字第199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台上第5114號、100年度台上字第132號判決亦同此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1998號判決意旨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作成釋字第775號解釋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69年台上字第4913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1831號判例、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91年度台上字第3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追加起訴 2 , 共同正犯 15 , 低度行為 4 , 想像競合 4 , 分論併罰 1 , 接續犯 9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但書,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入出國及移民法,第74條前段,74,罰則

戶籍法,第75條第1項,75,罰則

就業服務法,第45條,45,外國人之聘僱與管理

就業服務法,第64條第2項,64,罰則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2條,212,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8條第1項,218,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第41條第8項,41,易刑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緩刑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74,緩刑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沒收

刑法,第38條第4項,38,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40-2,沒收

刑法,第95條,95,保安處分

引用法條

刑法,第212條,212,偽造文書印文罪   18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13

刑法,第339條第2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0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7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6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6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5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正犯與共犯   5

刑法,第24條第1項,24,刑事責任   5

戶籍法,第75條第1項,75,罰則   4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4

刑法,第218條第1項,218,偽造文書印文罪   4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4

入出國及移民法,第74條前段,74,罰則   4

刑法,第95條,95,保安處分   3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3

刑法,第38條第1項前段,38,沒收   3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3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3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3

戶籍法,第75條,75,罰則   2

就業服務法,第64條第2項,64,罰則   2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74,緩刑   2

刑法,第64條第2項,64,刑之酌科及加減   2

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40-2,沒收   2

刑法,第3條,3,法例   2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沒收   2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2

民法,第74條前段,74,總則,法律行為,通則   1

憲法,第8條,8,人民之權利義務   1

憲法,第23條,23,人民之權利義務   1

就業服務法,第45條,45,外國人之聘僱與管理   1

刑法,第8條,8,法例   1

刑法,第75條之1第1項第4款,75-1,緩刑   1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緩刑   1

刑法,第71條第1項,71,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5條,45,易刑   1

刑法,第41條第8項,41,易刑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38條第4項,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第3項,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沒收   1

刑法,第30條第1項,30,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308條前段,308,妨害自由罪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217條第2項,217,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217條第1項,217,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154條第2項,154,妨害秩序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但書,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5條,16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4條,16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