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臺南分院  20190307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乙OO均無罪
上訴人  :  檢察官
上訴理由
(六)檢察官上訴意旨雖主張:一般人對於犯罪故意無法細分,多以
有無違法為斷,被告2人對交出帳戶供線上博弈使用有認知,主
觀即知做違法使用,交出帳戶後欠缺支配能力,後來帳戶做為詐
欺取財使用當然在被告預見範圍內而不違其等交出帳戶之意思等
語,指摘原審判決違誤
六、綜上所述,本案無法排除被告2人是被詐欺集團欺騙,而交付
其系爭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予對方,檢察官之舉證,尚不
足使被告2人涉犯幫助詐欺罪嫌之事實達於無所懷疑,而得確信為
真實之程度,揆諸前揭說明,被告2人之犯行即屬無法證明,原
審因而為被告2人無罪之諭知,其認事用法並無違誤,檢察官猶執
上開情詞提起上訴,並無理由,應予駁回
本案經檢察官彭郁清提起公訴,檢察官張簡宏斌提起上訴,檢察
官謝錫和到庭執行職務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子○○、乙○○可預見將金融帳戶(含
存摺、提款卡、密碼等物)提供他人使用,該金融帳戶將可能淪
為他人用以行詐欺取財犯罪之工具,竟仍基於縱使有他人持其使
用之金融帳戶以詐欺取財,亦不違背其本意之幫助詐欺之犯意,
分別為下列犯行:
(一)被告子○○於民國106年7月18日13時10分許,至址設臺南市○區
○○街00號之全家超商,將其所申辦臺灣土地商業銀行帳戶號碼0
00000000000000號帳戶(下稱土銀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等資料
,以每7日為1期可領新臺幣(下同)3千元,每月可獲得1萬8千元
之代價,寄送給某真實姓名、年籍均不詳自稱陳雪蝶所指定之富
強有限公司收受,富強有限公司旋轉交其所屬之詐欺集團使用,
幫助該詐欺集團利用此帳戶詐取他人財物
(二)被告乙○○於106年7月17日14時14分許,至址設臺南市東區林森
路二段之全家超商,將其所申辦臺灣銀行永康分行帳戶號碼000000
000000000號帳戶(下稱臺銀帳戶)及第一商業銀行歸仁分行帳戶號
碼00000000000000號帳戶(下稱第一銀行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
等資料,以每7日為1期可領新臺幣3千元,每月可獲得1萬8千元之
代價,寄送給某真實姓名、年籍均不詳自稱琪琪所指定之O昇億收
受,O昇億旋轉交其所屬之詐欺集團使用,幫助該詐欺集團利用
此帳戶詐取他人財物
因認被告子○○、乙○○涉犯刑法第30條第1項、第339條第1項之幫
助詐欺取財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
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責
任,倘其所提出之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或其所指出之證明方法
,並未達到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
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時
,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即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
76年台上字第4986號、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五)金融帳戶存摺、提款卡、密碼,事關存戶個人財產權益之保障
,除非本人或與本人關係親密者,一般人均有妥為保管防阻他人
任意使用之認識,難認有自由流通之理由,縱使在特殊情況下,
偶有交付他人使用之需,亦必深入瞭解用途後,再行提供使用,
又近來詐欺取財之犯罪類型層出不窮,該等犯罪,多數均係利用
人頭帳戶作為詐騙所得款項之出入帳戶,並經媒體廣為披載,此
應為一般社會大眾所週知,被告2人係成年有智識之人,對於前
述社會通常知識當無不知之理,且明知國內除臺灣彩券外,其餘
博奕事業均屬違法,因此,被告明知對方是線上博奕公司,卻仍
提供帳戶存摺、提款卡予他人使用,顯具有幫助他人犯罪之不確
定故意
(二)按刑法第13條第1項規定:「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明知
並有意使其發生者,為故意
」(一般稱為「確定故意」或「直接故意」),同條第2項規定:
「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
本意者,以故意論
」(一般稱為「不確定故意」或「間接故意」)
因此,被告2人在提供土銀、臺銀、一銀帳戶提款卡、密碼給不詳
姓名之人時,若明知對方要用來詐欺取財(確定故意),或者預
見對方可能會用來詐欺取財,卻認為即使如此也無所謂(不確定
故意),就會觸犯幫助詐欺取財罪
然而,若被告2人主觀上深信該不詳姓名之人只是要以其提款卡及
密碼,用來結算線上博弈金錢,而出租該帳戶,則被告2人至多係
因自己的過失遭詐騙集團利用而交出金融帳戶而已,因並非故意
為之,不構成詐欺罪的幫助犯(刑法幫助詐欺不處罰過失)
(四)原審以「富強有限」、「陳雪蝶」、「000000」、「桃園市○鎮
區○○路○段00號」作為關鍵字搜尋分析後發現有如附表二所示
之案件,原審又以「琪琪」、「博奕」、「博彩」、「O昇億」、
「000000」作為關鍵字搜尋分析後發現有如附表三所示之案件,情
節幾乎與被告2人相同,大致上都是因為對方佯稱可出租帳戶兼
差而寄出帳戶資料,而有經檢察官以罪證不足為不起訴處分或法
院判決無罪,因此可知詐欺集團常以此種事由騙取民眾交付金融
帳戶,而且不是只有被告子○○會受騙,相當多民眾也可能會相
信提供帳戶只是兼差賺錢,而不是被用來當成詐騙別人之犯罪工
具,是公訴人以一般社會大眾遇到跟被告相同情況時,均不會受
騙交付金融帳戶此經驗法則作為論據,顯然有疑,其所憑據之經
驗法則尚難通過刑事有罪判決所要求之無合理懷疑確信門檻
(五)公訴人雖以國內除臺灣彩券外,其餘博奕事業均屬違法為論據
,認為被告2人在明知自己帳戶用途後仍交付,即具有幫助他人
犯罪之不確定故意
既然刑法現明定幫助詐欺罪之成立僅限於行為人具有故意,而不
包含過失,法院即應遵守無罪推定、嚴格證明、罪證有疑利歸被
告等刑事訴訟基本原則,不能輕易認定交付金融帳戶之被告2人應
負刑事責任
(六)檢察官上訴意旨雖主張:一般人對於犯罪故意無法細分,多以
有無違法為斷,被告2人對交出帳戶供線上博弈使用有認知,主
觀即知做違法使用,交出帳戶後欠缺支配能力,後來帳戶做為詐
欺取財使用當然在被告預見範圍內而不違其等交出帳戶之意思等
語,指摘原審判決違誤
然查:1.刑法上幫助之行為,須有幫助他人犯罪之意思,如無此種
故意,基於其他原因,以助成他人犯罪之結果,尚難以幫助論(
最高法院20年上字第1022號判例、85年度台上字第270號判決意旨參
照)
刑法並不承認過失幫助之存在,是以幫助犯之成立,須有幫助之
故意,亦即必須認識正犯之犯罪行為而予幫助者,始足當之(最
高法院72年度台上字第6553號判決意旨參照)
所謂幫助故意,乃係指幫助犯除須認識正犯已具實施犯罪之故意
外,且須認識自己之行為係在幫助正犯犯罪,更須認識正犯之犯
罪行為,因自己之幫助可以助成其結果而決定幫助之故意(最高
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2822號判決意旨參照)
2.本案依據上開通訊軟體對話,可知被告子○○有向對方發送「那
要怎麼證明真的不會有問題」、「不會有問題嗎」等訊息,而害
怕對方是不是會將帳戶拿去做不法用途,然經對方解釋需要提款
卡的用途,提供公司網站,再三保證不會出問題後,被告一時鬆
懈心防而相信,可見其等主觀上最終仍屬被對方欺騙的狀態,才
會寄出系爭帳戶存摺、提款卡及密碼
其次,被告2人因相信出租帳戶供外國會員線上博弈使用,方寄出
系爭帳戶,以我國人頭文化之盛行及博弈並非完全非法(在國內
有運動彩券等類似博弈,在國外則有特區),因此其等認為出租
帳戶予外國會員並無觸法,亦屬合理,尚難以此認為主觀上即同
意或願意對方將其帳戶持以詐騙一般被害人,因此難謂被告2人有
幫助詐騙集團詐欺不特定人之幫助詐欺犯意
六、綜上所述,本案無法排除被告2人是被詐欺集團欺騙,而交付
其系爭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予對方,檢察官之舉證,尚不
足使被告2人涉犯幫助詐欺罪嫌之事實達於無所懷疑,而得確信為
真實之程度,揆諸前揭說明,被告2人之犯行即屬無法證明,原
審因而為被告2人無罪之諭知,其認事用法並無違誤,檢察官猶執
上開情詞提起上訴,並無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0年上字第1022號判例、85年度台上字第27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2年度台上字第6553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2822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不確定故意 4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0條第1項,30,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3條第2項,13,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3條第1項,13,刑事責任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