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臺南分院  20190307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A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339條,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洗錢防制法第14條,A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主文
上訴人  :  檢察官
上訴理由
(六)、檢察上訴意旨,認被告業於偵查及原審坦承犯罪,並有卷內
相關證據足資佐證,且被告於偵查中並不否認其有用帳戶交給對
方換錢之意,又被告亦承認將帳戶寄與素不相識、未曾謀面之「
林媽媽」,會有不確定之風險,則衡情被告應係為獲取金錢,而
預見即使他人利用其帳戶實施詐騙行為,亦不違背其本意之不確
定故意存在,被告之自白應與此相符等語
」等語(見原審卷第97頁),足見被告就其是否涉有公訴意旨所指
之幫助詐欺取財犯行,並非毫無爭執,且卷內之其他相關證據,
僅足以證明被告確有提供O安郵局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給
他人,及嗣有詐騙集團之成員利用被告上開帳戶詐取被害人款項
,但被告是否確有幫助該詐騙集團成員犯詐欺取財罪之確定或不
確定故意,尚待研求,已如前述
準此,亦難認被告有預見即使他人利用其帳戶實施詐騙行為,亦
不違背其本意,而予O認之不確定故意,是難認檢察官此部分之上
訴有理由
七、上訴駁回之理由:原審以檢察官所舉出之上開證據及調查證
據之結果,尚不足以證明被告確有為公訴意旨所指幫助詐欺取財
罪之犯行,及就被告所涉違反洗錢防制法之洗錢部分,構成要件
不該當,而為被告無罪之諭知,其認事用法並無違誤
檢察官上訴意旨,仍執前詞指摘原判決不當,然其所指摘不足採
,業經本院詳陳如前,其上訴無理由,應予駁回
本案經檢察官郭文俐提起公訴,檢察官林豐正提起上訴,檢察官
章京文到庭執行職務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已預見將自己之金融機構帳戶存摺、
金融卡及密碼交付網路上招攬放貸生意之自稱貸款代辦業者,因
不以其還款能力之相關資料作為判斷貸款與否之認定,亦不要求
提供抵押或擔保品,僅要求郵寄個人金融帳戶即可放貸,與銀行
或民間貸款實務流程迥異,且素未謀面,亦無堅強可信之信賴關
係存在,不僅無法確保交付之金融帳戶僅作貸款用途,更有遭致
該自稱貸款代辦業者挪為人頭帳戶,供詐欺集團匯款及掩飾或隱
匿犯罪所得財物目的使用之高度可能性,竟因需款孔急,即不顧
他人可能遭受財產上損害之危險,而基於縱其金融帳戶被利用作
為詐欺取財及掩飾犯罪所得工具,亦不違背其本意之不確定故意
,於民國106年8月下旬,在雲林縣虎尾鎮之「7-11便利商店」,將
其所申辦000-00000000000000帳號之中華郵政股份有限公司O安郵局(下
稱O安郵局)帳戶存摺、提款卡及密碼,寄交於網路通訊軟體「
Line」結識之不詳真實姓名年籍之自稱貸款代辦業者「林媽媽」收
受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39條第1項、第30條第1項之幫助詐欺取財、違
反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款、第3條第2款,而犯同法第14條第1項之洗
錢等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另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
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
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
合理之懷疑存在,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為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由
法院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上字
第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涉有上揭犯行,無非係以被告坦承於上揭時
、地交付或告知他人其所有O安郵局帳戶存摺、提款卡及密碼,並
有被害人O思琪、O郁琪、O逸誠、O璧玲之指訴及其等匯款、報案等
文書,復有被告O安郵局帳戶開戶基本資料、客戶歷史交易清單
等件,為其主要論據
訊之被告固坦承將其所申辦O安郵局帳戶存摺及提款卡,寄給自稱
貸款代辦業者「林媽媽」收受,嗣並在電話中將提款卡密碼告知
「林媽媽」,及如附表所示O思琪等被害人遭詐騙後,於附表所示
之匯款時間、匯款地點,匯款如附表所示之金額至其所申辦之O
安郵局帳戶,均旋遭詐欺集團成員提領一空等情,惟堅決否認有
何幫助詐欺取財及洗錢之不法犯行,辯稱:其僅係高中畢業,當
時因為急需用錢,沒有想那麼多,對方說
又被告所申辦之O安郵局帳戶,係被告南投縣政府生育補助之帳戶
,被告因本案而致O安郵局帳戶遭凍結,導致被告現所生育之第3
胎無法領取每個月2,500元之生育補助,衡情被告應不會將其用以請
領生育補助之O安郵局帳戶提供與詐騙集團使用,而致其無法請
領生育補助
另本案情節係他人利用被告所提供之O安郵局帳戶,詐騙被害人直
接匯款至O安郵局帳戶之行為,屬於該等正犯實施詐欺行為之犯罪
手段,為洗錢前置特定犯罪(即詐欺取財)之一部,並非為訛詐
行為之他人於取得財物後,另為掩飾、隱匿詐欺所得之行為,亦
非被告於該詐欺行為人實施詐欺犯罪取得財物後,另由被告為之
掩飾、隱匿,應與洗錢防制法第14條之洗錢罪不該當等語
(二)、按刑法上之幫助犯,須有幫助他人犯罪之意思,如無此種故
意,而係基於其他原因,因而助成他人犯罪之結果者,自難以幫
助犯論(最高法院20年上字第1022號判例、85年度台上字第270號判
決、88年度台上字第5848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公訴人所舉之上揭證據僅足以證明被告確有提供O安郵局帳戶之
存摺、提款卡及密碼給他人,及嗣有詐騙集團之成員利用被告上
開帳戶詐取被害人款項,但被告是否確有幫助該詐騙集團成員犯
詐欺取財罪之確定或不確定故意,尚待研求
而經調閱被告之個人戶籍資料及其於104年至106年間之稅務電子閘
門財產所得調件明細表(見原審卷第23-25、107-111頁)觀之,可見
被告於106年8月間,確實是在懷孕中(即懷其次子,於106年12月27日
生),且其當時已有2名子女(即長女及長子,分別於101年9月9日
、103年3月23日生),而其於104年至106年間並無財產所得資料,則
其所稱面臨子女開學而急用2或3萬元,遂將其O安郵局存摺、提款
卡及密碼交付他人以供借款等情,尚非無據
(四)、再被告為82年5月生,並無刑案前科紀錄,有其個人戶籍資料
查詢結果及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見原審卷第23-25頁
再現今社會之經濟狀況,有信用瑕疵之民眾貸款不易,學藝能力
偏低者謀職亦難,如有需款孔急者,為解燃眉之急,對於現時社
會普遍存在之代辦貸款業者要求,多願配合,而詐騙集團利用此
一情形,假冒貸款代辦公司,佯稱申辦貸款程序需用帳戶、存入
貸款云云,藉機詐取急需貸款民眾之金融機構帳戶者,時有所聞
,上揭情狀雖有別於一般金融機構貸款程序而與O理不合,但一般
民眾難以區分,常為其能言善道之說詞所惑,屢見不鮮,另如利
用失業者亟欲求職之心態,宣稱為支付薪資或為測試云云,而誘
使求職者提供帳戶,亦所在多有,實不能僅以客觀合理之智識經
驗為基準,而要求一般民眾均能詳究細節、提高警覺,而免遭詐
騙及利用,並遽推論被告必有相同警覺或識別程度及得預見犯罪
事實之能力,仍應考量被告行為時之年齡、經驗、家庭、智識程
度等一切客觀情狀為斷,而被告於案發時年僅24歲,高中畢業後
即結婚,步入家庭,育有多名子女,平日忙於家事,其社會經驗
明顯不足,其因長女就學,急需用錢,遂誤信他人可提供借款,
諒無認知其帳戶會遭詐欺取財之用,其可謂是被害人,應無幫助
他人詐欺取財之不法行為,此與本院職務上所知現行詐取他人金
融帳戶之犯罪情事相符,其所辯應屬可信,故被告所辯並無幫助
他人犯詐欺取罪之確定或不確定故意等語,即非無據而足採信
又依被告所辯借款情節,其無從確定對方真實身分、所在處所及
是否確將帳戶供為貸款之用,即率將其所有之帳戶存摺等物寄交
他人,任由他人處置,而喪失對其帳戶之支配能力,致其帳戶有
遭用於不法之危險,顯不合理
惟查,被告交付O安郵局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之原因,係因誤信
他人之詐術,為辦理貸款而交付,已如前述,此外卷內復無任何
證據資料足資證明被告交付該帳戶存摺等物時,有自對方獲得任
何利益,則被告在毫無獲利,日後反有訟累,且與對方互不相識
之情況下,對於其交付該帳戶存摺等物之對象係詐欺集團成員,
及該詐欺集團成員可能利用該帳戶提款卡等物件供犯詐欺取財犯
行,暨其可能因而幫助該詐欺集團成員犯罪等事實,是否確有明
知並有意使其發生之確定故意,或確有預見其發生而不違背其本
意之不確定故意,即非無疑
況被告為辦理貸款之需求,在對方要求下提供該帳戶之存摺等物
給對方,此舉固與一般社會常情有違,然判斷行為人所為究係受
騙或幫助他人犯罪,需依行為人當時所處情境、有無獲利、交付
之原因及其與詐欺集團之關係等情綜合判斷,而與行為人之年齡
、學歷、認知、生活經驗、社會歷練、先前工作經驗、社會一般
常情與通常經驗,及有無查證對方之身分等情均無必然關聯,此
觀諸社會上常見不乏有年長者,或工作經驗豐富者,或高學歷、
高職位之人,仍遭詐騙之情形即知
故被告為辦理貸款,在未查明對方身分之情形下,即應他人之要
求而交付金融帳戶之存摺等物給他人,此舉固有不合社會一般常
情之處,惟被告當時處於家庭經濟狀況窘迫,急於籌款供子女就
學及無法直接向金融機構辦理貸款之弱勢情況下,復為一高中畢
業後即結婚,步入家庭,養育多名子女,社會經驗有限,涉世未
深,年輕識淺之人,如要求被告具有區別真正代辦貸款業者或偽
冒者之能力,且有充分、完全之判斷能力及一般理性正常人應有
之辨識能力,實屬過苛
是其在當時情急之下,即便其曾有過短期工作及粗略社會經驗,
仍不免因一時思慮不週而降低危機意識及警覺性,致有將其帳戶
存摺等物交付他人之疏失,此雖輕率,但難謂其意在甘冒被查獲
觸犯幫助詐欺取財罪之風險,致有主觀上預見其行為將因而幫助
他人犯詐欺取財罪,而有意使其發生之確定故意,或確有預見其
行為將因而幫助他人犯詐欺取財罪,而不違背其本意之不確定故
意存在
故公訴意旨以一般人於常態下經冷靜、理性思考後均可預見交付
提款卡與密碼予他人,將導致幫助他人犯罪之社會一般常情或本
案貸款情節異狀等事由,資為判斷被告確有幫助他人犯詐欺取財
罪之確定或不確定故意之標準,而非依被告當時所處情境、有無
獲利、交付之原因及其生活經驗、社會歷練等情綜合判斷,恐有
臆測之嫌
(六)、檢察上訴意旨,認被告業於偵查及原審坦承犯罪,並有卷內
相關證據足資佐證,且被告於偵查中並不否認其有用帳戶交給對
方換錢之意,又被告亦承認將帳戶寄與素不相識、未曾謀面之「
林媽媽」,會有不確定之風險,則衡情被告應係為獲取金錢,而
預見即使他人利用其帳戶實施詐騙行為,亦不違背其本意之不確
定故意存在,被告之自白應與此相符等語
」等語(見原審卷第97頁),足見被告就其是否涉有公訴意旨所指
之幫助詐欺取財犯行,並非毫無爭執,且卷內之其他相關證據,
僅足以證明被告確有提供O安郵局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給
他人,及嗣有詐騙集團之成員利用被告上開帳戶詐取被害人款項
,但被告是否確有幫助該詐騙集團成員犯詐欺取財罪之確定或不
確定故意,尚待研求,已如前述
」等語(見雲檢偵卷第7-8頁),惟縱被告並不否認其有用帳戶換
錢之意,然此究係指借貸取得款項之意或係指提供帳戶因而取得
報酬不明,又被告將帳戶寄給其認知之貸款代辦業者「林媽媽」
知悉有風險存在,依前揭諸多說明,亦難遽予推認被告即預見即
使他人利用其帳戶實施詐騙行為,亦不違背其本意之不確定故意
存在
準此,亦難認被告有預見即使他人利用其帳戶實施詐騙行為,亦
不違背其本意,而予O認之不確定故意,是難認檢察官此部分之上
訴有理由
(七)、末按洗錢防制法於105年12月28日修正公布,並於106年6月28日
施行,該法第2條雖規定:「本法所稱洗錢,指下列行為:一、意
圖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得來源,或使他人逃避刑事追訴,而移
轉或變更特定犯罪所得
」,而本條所稱之特定犯罪,依同條例第3條第2款之規定,固包括
刑法第339條之詐欺取財罪在內
惟按洗錢防制法所稱之「洗錢」行為,依同法第2條之規定,係指
:一、掩飾或隱匿因自己重大犯罪所得財物或財產上利益者
按洗錢防制法之制定,旨在規範特定重大犯罪(詳如同法第3條)
不法所得之資金或財產,藉由洗錢行為,經由各種金融機關或其
他交易管道,轉換成為合法來源之資金或財產,以切斷資金與當
初犯罪行為之關連性,俾便於隱匿其犯罪行為或該資金不法來源
或本質,以逃避追訴、處罰
故其所保護之法益為國家對特定重大犯罪之追訴及處罰,此觀該
法第1條明定:「為防制洗錢,追查重大犯罪,特制定本法」,而
對不法之前行為其所侵害之一般法益,因已有該當各行為之構成
要件加以保護,自非該法之立法目的甚明
又該法第2條第1款所規定之洗錢行為,除利用不知情之合法管道(
如金融機關)所為之典型行為外,固尚有其他掩飾、藏匿犯特定
重大犯罪所得財產或利益之行為,但仍須有旨在避免追訴、處罰
而使其所得財物或利益之來源合法化,或改變該財物或利益之本
質之犯意,始克相當
若非先有犯罪所得或利益,再加以掩飾或隱匿,而係取得犯罪所
得或利益之犯罪手段,或並未合法化犯罪所得或利益之來源,而
能一目了然來源之不法性,或作直接使用或消費之處分行為,自
非洗錢防制法所規範之洗錢行為(最高法院105年台上字第1101號判
決意旨參照)
況事實上,詐騙集團在蒐集人頭帳戶時,往往尚未實施詐欺取財
犯罪,則被告於提供帳戶之時,該特定犯罪既尚未發生,即被害
人或犯罪所得並未產生,此時單純提供帳戶是否構成洗錢罪,自
屬有疑!綜上所述,被告所為並非該當於洗錢防制法第14條之洗錢
罪,附此敘明
五、綜上所述,被告抗辯其上開帳戶資料係遭到詐騙乙節,尚非
全然不足採信,而本件檢察官所舉被告涉犯幫助詐欺取財罪嫌之
證據,尚未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
實之程度
七、上訴駁回之理由:原審以檢察官所舉出之上開證據及調查證
據之結果,尚不足以證明被告確有為公訴意旨所指幫助詐欺取財
罪之犯行,及就被告所涉違反洗錢防制法之洗錢部分,構成要件
不該當,而為被告無罪之諭知,其認事用法並無違誤
檢察官上訴意旨,仍執前詞指摘原判決不當,然其所指摘不足採
,業經本院詳陳如前,其上訴無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上字第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0年上字第1022號判例、85年度台上字第270號判決、88年度台上字第584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5年台上字第1101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不確定故意 10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洗錢防制法,第3條第2項,3,A   2

洗錢防制法,第2條,2,A   2

洗錢防制法,第14條,14,A   2

洗錢防制法,第3條,3,A   1

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項,2,A   1

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1項,2,A   1

洗錢防制法,第1條,1,A   1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14,A   1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39條,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0條第1項,30,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