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臺南分院  20190307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185條之4,公共危險罪
| 律師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無罪
上訴人  :  檢察官
上訴理由
四、訊據被告固不否認有於公訴意旨所述之時間,騎乘000-000機車
行經案發地點,擅闖紅燈通過案發地點等情,惟堅詞否認有何肇
事逃逸之犯行,並辯稱:伊從案發地點騎過去之後,伊不知道告
訴人有為了閃避伊機車,而撞到旁邊的香蕉樹受傷,伊沒有肇事
逃逸之犯意等語
本院依調查證據之結果,並無積極證據足以證明被告甲OO犯有公訴
意旨所指之犯行,而檢察官就此起訴之犯罪事實所提出之證據,
不足為被告甲OO有罪之積極證明,亦未達「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
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揆諸前揭說明,基於無
罪推定之原則,不能證明被告甲OO犯罪
檢察官上訴意旨仍執前詞,指摘原判決不當,核屬推論臆測之詞
,並無法證明被告甲OO之犯行,其上訴為無理由,應予駁回據上論
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李松諺提起公訴,檢察官林豐正提起上訴,檢察官
何景東到庭執行職務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於民國106年10月24日下午3時20分許,
騎乘車牌號碼000-000號普通重型機車(下稱000-000機車),沿雲林縣
○○鄉某產業道路由西往東方向行駛,行經雲林縣○○鄉台00線
道路00K處交岔O口(下稱案發地點)時,擅闖紅燈通過案發地點,
適有告訴人O文育騎乘車牌號碼00-00號大型重型機車(下稱00-00機
車)沿雲林縣○○鄉台00線道路由北往南方向行駛,亦行經案發
地點,見被告之000-000機車貿然闖越紅燈進入案發地點,為閃避被
告而撞擊車道旁香蕉樹,致告訴人受有右手、右臀、右踝等多處
肢體挫傷之傷害(被告涉犯過失傷害部分,另經檢察官為不起訴
處分),詎被告明知其肇事致告訴人倒地受傷,竟基於肇事逃逸
之犯意,未下車察看及O予救助即駕車逃逸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185條之4肇事逃逸罪嫌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定有明文
另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
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
,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
之懷疑存在而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由法院為
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台上字第
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亦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
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意旨參照)
三、公訴人認被告涉犯上開犯行,無非係以「證人即告訴人O文育
之證述、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道路交通事故調查表(一)、道路
交通事故調查報告表(二)、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雲林分院
診斷證明書、O口監視器及00-00機車行車紀錄器畫面翻拍照片、現
場照片、臺灣雲林地方檢察署勘驗00-00機車行車紀錄器錄影光碟
之勘驗筆錄、00-00機車行車紀錄器錄影光碟」等為其論據
綜合以上各點,被告肇事逃逸之罪嫌不足,請對被告為無罪之諭
知等語
復經本院重新勘驗上開行車紀錄器錄影光碟,其結論亦同上各時
點之說明(見本院卷第63、64頁),是從上開勘驗結果,可見被告
所騎乘之機車與告訴人所騎乘之機車並未發生碰撞,又告訴人為
閃避被告所騎乘之機車而撞擊車道旁香蕉樹之際,被告並無任何
回頭之動作,而係繼續騎車往前行進,是依上開勘驗結果,尚難
認被告知悉告訴人為閃避其所騎乘之機車而撞擊車道旁香蕉樹,
仍逕行駛離案發現場
又由上開勘驗行車紀錄器錄影光碟結果,雖可聽到告訴人所騎乘
之機車引擎聲相當明顯,且為閃避被告所騎乘之機車而倒地時也
有刮地聲,但並無聽到告訴人之機車於案發當時有發出喇叭之聲
響,且觀之案發現場客觀環境空曠,被告斯時又係將屆齡70歲之人
,是被告於案發當時騎經案發現場時,是否確有聽到告訴人之機
車所發出之上開聲響並非無疑,再者,證人O文育亦證稱:其機
車引擎的安裝位置在油桶的正下方,機車的油桶在機車座椅與機
車龍頭中間,而其機車行車紀錄器係安裝在機車龍頭上,行車紀
錄器的收音器是在行車紀錄器的正中央上方,行車紀錄器收音所
收到的聲音跟被告耳朵裡所聽到的聲音一定有差,聲音的聲響傳
得越遠,分貝會越小等語(見原審卷第90、94、95、96頁),是尚難
以勘驗告訴人之機車行車紀錄器時,可聽到明顯之引擎聲,及倒
地後也有刮地聲,即得認定被告於案發當時確有聽到告訴人之機
車所發出之聲響
本院依調查證據之結果,並無積極證據足以證明被告甲OO犯有公訴
意旨所指之犯行,而檢察官就此起訴之犯罪事實所提出之證據,
不足為被告甲OO有罪之積極證明,亦未達「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
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揆諸前揭說明,基於無
罪推定之原則,不能證明被告甲OO犯罪
從而原審為被告甲OO無罪之諭知,認事用法,並無不合
檢察官上訴意旨仍執前詞,指摘原判決不當,核屬推論臆測之詞
,並無法證明被告甲OO之犯行,其上訴為無理由,應予駁回據上論
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台上字第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法,第185條之4,185-4,公共危險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