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臺南分院  20190307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168條,偽證及誣告罪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無罪
上訴人  :  檢察官
上訴理由
八、綜上所述,被告於偵查中及審理時之供述,均與其於原審106
年度簡上字第106號審理所為之證述內容相符,並未不一,而其所
述之內容,復與證人O義德所述二人間長期借款之方式、金額並無
相違之處,依檢察官所提出之證據及證明方法,尚不足排除被告
辯詞為真之可能,亦即無法證明被告有偽證之事實,本院依調查
證據之結果,並無積極證據足以證明被告甲OO犯有公訴意旨所指
之犯行,而檢察官就此起訴之犯罪事實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
告甲OO有罪之積極證明,亦未達「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
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揆諸前揭說明,基於無罪推定之原
則,不能證明被告甲OO犯罪
檢察官上訴意旨仍執前詞,指摘原判決不當,核屬推論臆測之詞
,並無法證明被告甲OO之犯行,其上訴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本案經檢察官薛水生提起公訴,檢察官詹雅萍提起上訴,檢察官
何景東到庭執行職務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168條之偽證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
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
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
疑存在時,致無從形成對被告有罪之確信,則根據「罪證有疑,
利於被告」之證據法則,即應由法院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最高
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76年台上第4986號等判例意旨參照)
刑刑事訴訟法修正後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
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明訂檢察官舉證責任之內
涵,除應盡「提出證據」之形式舉證責任外,尚應「指出其證明
之方法」,用以說服法院,使法官「確信」被告犯罪構成事實之
存在
倘檢察官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
證明之方法,無法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者,應貫徹無
罪推定原則,為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100年度第4次刑事庭會議決
議意旨參照)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及第310條第1款分別定有明文
倘法院審理之結果,認為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無罪之諭知,
即無前揭第154條第2項所謂「應依證據認定」之犯罪事實之存在
因此,同法第308條前段規定,無罪之判決書只須記載主文及理由
故無罪之判決書,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本無須於
理由內論敘說明(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意旨參照)
支票號碼000000000號、票面金額6萬元、發票日為105年2月30日【為曆
法所無之日,依商業票據交換習慣,以該月之末日即105年2月29日
為發票日】),向被告調現,被告持以向O義德借款,嗣後O義德
向銀行提示,系爭支票均因存款不足退票,O義德通知被告處理,
被告因此再持其妹即蔡嘉欣之母所簽發支票向O義德換回系爭支票
五、查被告於原審106年度簡上字第106號民事事件審理時,所具結
證述之前開內容,核與其於偵查中證稱「他有拿2張支票6萬、30萬
元的支票交給我去跟O義德借錢,再將借得的錢拿給他,我向O義
德借到2筆,1筆是5萬8千元及1筆是15萬元,後來我有將這2筆錢拿給
O睿立」(見偵卷1第45頁)、「我拿這二張支票向O義德調現時,
一張6萬的給我5萬8千元,他先扣2千利息,另一張30萬的他先扣利
息及扣掉我向他借的錢,他只給我15萬」、「我拿30萬元那張支票
向O義德調現,他只拿15萬元給我,那是因為他扣掉我先前欠他2
00萬債務的一部分」、「買機器是我跟O義德講的,不然O義德不會
借我錢」等語(見偵卷1第118至119頁)之情節相符,且被告嗣後於
原審審理時所述內容,仍與其於原審106年度簡上字第106號民事審
理具結內容前後一致,並無先後不一之情事
且按銀行法第15條第4項規定:「銀行對遠期匯票或本票,以折扣
方式預收利息而購入者,謂貼現
」(第5條),而「貼現」,依銀行法第5條之2,性質上屬於銀行
對客戶之「授信」,故匯票與本票性質上得辦理貼現由銀行預貸
款項,並收取未到期之匯票、本票,嗣票據到期後再提示、兌現
以回復借款
再者,被告持系爭支票向O義德調現後,因O義德屆期向銀行提示,
系爭支票均因存款不足退票,經O義德通知被告處理,被告因此
再持其妹即蔡嘉欣之母所簽發支票(下稱「蔡母支票」)向O義德
換回系爭支票,業如前述,而經本院依被告呈報該紙「蔡母支票
」(票號:0000000000)向銀行查詢兌現情形可知,該紙面額45萬元
之「蔡母支票」,業於105年5月6日經由兆豐銀行提示兌現(見本
院卷第125頁),並有O義德在提示人欄簽名之該紙「蔡母支票」正
、反面影本附卷可憑(見本院卷第127頁),而被告向O義德調現之
系爭支票面額總計不過36萬元,惟被告向O義德換回系爭支票之「
蔡母支票」面額卻高達45萬元,顯見被告辯稱「我拿這二張支票
向O義德調現時,一張6萬的給我5萬8千元,他先扣2千利息,另一
張30萬的他先扣利息及扣掉我向他借的錢,他只給我15萬」、「我
拿30萬元那張支票向O義德調現,他只拿15萬元給我,那是因為他
扣掉我先前欠他200萬債務的一部分」,確屬信而有徵,始會有「
系爭支票」與「蔡母支票」二者並不等值之現象存在,從而證人
O義德前開證稱:伊有照系爭支票面額票貼現金給被告云云,即難
認可信
八、綜上所述,被告於偵查中及審理時之供述,均與其於原審106
年度簡上字第106號審理所為之證述內容相符,並未不一,而其所
述之內容,復與證人O義德所述二人間長期借款之方式、金額並無
相違之處,依檢察官所提出之證據及證明方法,尚不足排除被告
辯詞為真之可能,亦即無法證明被告有偽證之事實,本院依調查
證據之結果,並無積極證據足以證明被告甲OO犯有公訴意旨所指
之犯行,而檢察官就此起訴之犯罪事實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
告甲OO有罪之積極證明,亦未達「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
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揆諸前揭說明,基於無罪推定之原
則,不能證明被告甲OO犯罪
從而原審為被告甲OO無罪之諭知,認事用法,並無不合
檢察官上訴意旨仍執前詞,指摘原判決不當,核屬推論臆測之詞
,並無法證明被告甲OO之犯行,其上訴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76年台上第4986號等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第4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3

銀行法,第5條之2,5-2,通則   1

銀行法,第5條,5,通則   1

銀行法,第15條第4項,15,通則   1

刑法,第168條,168,偽證及誣告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10條第1項,31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8條前段,308,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