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臺南分院  20190307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168條,偽證及誣告罪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犯偽證罪,處有期徒刑貳月
上訴人  :  檢察官
上訴理由
二、檢察官上訴意旨略以:被告在告發人O順發對其前妻O美燕所提
離婚訴訟案件審理中為虛偽陳述,縱該案之審理法院對此並未採
信,仍不得謂非有間接侵害告發人合法行使權利之虞,告發人對
自身所受損害及被告之犯行必定有所瞭解,其意見當對被告之犯
行及量刑有所影響,原審未傳喚告發人,俾其有到庭陳述意見之
機會,所踐行之訴訟程序非無瑕疵可指
然本件告發人O順發既非偽證罪之直接被害人,業如前述,是原審
法院縱未傳喚其到庭陳述意見,亦難謂有違背法令可言,是檢察
官上訴意旨指摘原審踐行之訴訟程序尚有瑕疵,即難採信
本案經檢察官董詠勝提起公訴,檢察官楊思恬提起上訴,檢察官
鍾和憲到庭執行職務
判決節錄
一、經本院審理結果,認第一審以被告甲OO犯刑法第168條偽證罪,
判處有期徒刑2月,認事用法及量刑均無不當,應予維持,並引
用第一審判決書記載之事實、證據及理由(如附件)
二、檢察官上訴意旨略以:被告在告發人O順發對其前妻O美燕所提
離婚訴訟案件審理中為虛偽陳述,縱該案之審理法院對此並未採
信,仍不得謂非有間接侵害告發人合法行使權利之虞,告發人對
自身所受損害及被告之犯行必定有所瞭解,其意見當對被告之犯
行及量刑有所影響,原審未傳喚告發人,俾其有到庭陳述意見之
機會,所踐行之訴訟程序非無瑕疵可指
(一)按偽證罪之直接被害人為國家,受審判者是否被害,尚繫於法
院是否採信該虛偽之證詞而定,係間接關係,而非直接被害,並
非刑事訴訟法第319條第1項前段所指之被害人(最高法院107年度
台上字第3303號判決),準此,被告在告發人O順發與前配偶離婚訴
訟案件為虛偽陳述,其是否構成刑法第168條偽證罪,告發人是否
因此被害,尚繫於執行審判或偵查職務之公務員採信其陳述與否
而定,告發人並非因其偽證行為而直接或同時受有損害,即非直
接被害人
又刑事訴訟法第271第2項前段固規定:「審判期日,應傳喚被害人
或其家屬並予陳述意見之機會」,此為學理上所稱被害人之到場
陳述意見權
苟其量刑已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斟酌刑法第57條各款所列情
狀,在法定刑度內,酌量科刑,如無偏執一端,致明顯失出失入
情形,上級審法院即不得單就量刑部分遽指為不當或違法(最高
法院72年台上字第6696號判例意旨參照)
查,原審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斟酌刑法第57條之各款事由而為
刑之量定,已於理由欄中論敘其審酌被告為掩飾自己與已婚之女
性友人一同出國旅遊之事實,在法院審理告發人O順發離婚訴訟
時,具結後虛偽陳述,企圖影響法院事實之認定,損及司法之公
正性,且犯後一度否認犯行,惟終能坦然面對自己的錯誤而坦承
犯行,犯後態度尚可,兼衡其高職畢業之智識程度,從事園藝工
作,未婚、獨居等一切情狀,量處被告有期徒刑2月
從而,檢察官據此指摘原審量刑過輕,為無理由,亦應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73條、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72年台上字第6696號判例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73條,373,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2

刑法,第168條,168,偽證及誣告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73條,373,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19條第1項前段,319,第一審,自訴   1

刑事訴訟法,第271條第2項前段,271,第一審,公訴,審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