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地方法院  20190315
檢方:公訴 , 院方:簡式審判程序  |  
刑法第185條之4,公共危險罪 |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2款,緩刑
主文
甲OO犯肇事致人傷害逃逸罪,處有期徒刑陸月
緩刑貳年
判決節錄
理由一、本件被告甲OO所犯者,非為死刑、無期徒刑、最輕本刑為
3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亦非高等法院管轄第一審案件,其於準
備程序進行中,就被訴事實為有罪之陳述,經依法告知其簡式審
判程序之旨,並聽取當事人之意見後,本院爰依刑刑事訴訟法第
273條之1第1項之規定,裁定進行簡式審判程序
且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2規定,不受同法第159條第1項、第161條之
2、第161條之3、第163條之1及第164條至第170條所規定證據能力認定
及調查方式之限制,合先敘明
三、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185條之4之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
人傷而逃逸罪
又按刑法第59條之酌量減輕其刑,係於犯罪之情狀,在客觀上足以
引起一般同情,認為即予宣告法定低度刑期,猶嫌過重者,有其
適用(最高法院51年台上字第899號判例要旨參照)
被告所犯刑法第185條之4肇事致人傷害逃逸罪,其法定刑為1年以上
7年以下有期徒刑,而衡諸被告在肇生本件車禍後,未停留於現
場或採取其他救護必要措施即駕騎機車逃離,固有不該
參以被告於事發後亦與告訴人達成和解,並履行賠償責任,並獲
得告訴人諒解表明不予追究,經告訴人於偵查中證述明確(見偵
查卷第17頁),並有和解書1份附卷可憑(見偵查卷第19頁),足見
被告存有悔悟及彌補過錯之意,復參酌告訴人所受傷勢尚屬輕微
並已獲賠償,願意原諒被告,相較於其他肇事逃逸之行為人,肇
事致人受傷傷勢嚴重、犯罪後否認犯行、拒絕賠償被害人者而言
,被告犯罪情節實為較輕,倘就被告肇事逃逸犯行部分論以法定
最低度刑有期徒刑1年,確屬情輕法重,客觀上足以引起社會
一般人之同情,縱宣告法定最低度之刑猶嫌過重,爰依刑法第59條
規定酌減其刑
四、爰審酌被告自陳為載感冒之孩子就診,於肇事致人受傷後,
竟未停留在現場協助處理傷患或報警前來處理,亦未留下姓名或
任何聯絡方式,即逕行逃離肇事現場,欠缺法治觀念,罔顧告訴
人之安全,然念及被告犯後坦承犯行,並獲得告訴人原諒,被告
自述其係國中畢業之智識程度、已婚,有2個小孩,目前無工作,
負責幫忙照顧家裡,現與母親、太太及2個小孩同住等一切情狀,
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五、又查被告前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執行完畢
或赦免後,5年以內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之情
,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查,其因一時失慮,致
罹犯行,然知坦承犯行,且就造成告訴人受傷部分,與告訴人達
成和解並履行賠償,如前所述,信其經本次偵審程序,當知所警
惕而無再犯之虞,本院因認上開所宣告之刑以暫不執行為適當,
爰依刑法第74條第1項第2款規定,併予諭知緩刑2年,以啟自新
又緩刑之宣告,係國家鑒於被告能因知所警惕而有獲得自新機會
之期望,特別賦予宣告之刑暫不執行之恩典,若被告在緩刑期間
,又再為犯罪或其他符合法定撤銷緩刑之原因,均將產生撤銷本
件緩刑宣告而仍須執行所宣告之刑之後果,被告務必切實銘記在
心,警惕慎行,以免喪失自新之機會
據上論斷,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
法第185條之4、第74條第1項第2款,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51年台上字第899號判例要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185條之4,185-4,公共危險罪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2款,74,緩刑

引用法條

刑法,第185條之4,185-4,公共危險罪   3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2款,74,緩刑   2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2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2,273-2,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70條,170,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4條,16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1,163-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3,161-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2,161-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