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地方法院  2019031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 | 刑法第354條,毀棄損壞罪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三段377巷口「巴克禮公園」,見告訴人於上址公園旁之鐵椅休憩
區小憩,竟因不滿告訴人將其所有之腳踏車停放於座椅前,且其
可預見踢倒腳踏車之結果,將可能致腳踏車因傾倒而壓到告訴人
,猶基於毀損及傷害他人身體之犯意,以腳踹倒告訴人所有之上
揭腳踏車,致該腳踏車因傾倒而壓到告訴人右腳,使告訴人受有
右足擦挫傷併皮膚潰傷之傷害,被告見上揭腳踏車傾倒後,仍接
續前開毀損之犯意,以站立於已傾倒腳踏車車身並踩踏數下之方
式,造成前揭腳踏車後輪受損而減損其功能完整性與效用,足生
損害於告訴人,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嫌及同法第
354條毀損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
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足供參照
本案除告訴人指認是被告所為外,檢察官並未提出足以補強告訴
人指認無誤之其他直接或間接證據,實難單憑告訴人於事發1個月
後之單一指認,即遽認係被告傷害告訴人或損壞告訴人腳踏車
然考量被告於偵訊與告訴人同庭時,即向檢察官供稱:我跟庭上
的告訴人不認識,我沒印象,我是曾經有跟人說請把腳踏車移開
,我要坐等情(見偵卷第16頁),參以被告係於107年9月5日製作警
詢筆錄,距離107年8月10日警方協同告訴人至「巴克禮公園」指認
時,又經過幾近1個月,且被告與告訴人於警詢時並未同時在場,
被告於警詢時不無將其先前與他人有關腳踏車應否牽移之經驗,
誤植於本案中,尚難因被告於警詢之前揭供述,遽認被告與告訴
人確有發生爭執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354條,354,毀棄損壞罪   1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1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