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030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321條第2項,竊盜罪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竊盜罪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竊盜罪 | 刑法第25條第2項,未遂犯
主文
甲OO犯攜帶兇器毀壞門扇及安全設備竊盜未遂罪,累犯,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犯攜帶兇器毀壞門扇竊盜未遂罪,累犯,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應執行有期徒刑拾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又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合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
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但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
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
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及第159條之5分別定有明文
又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立法意旨,在於確認當事人對於傳聞證
據有處分權,得放棄反對詰問權,同意或擬制同意傳聞證據可作
為證據,屬於證據傳聞性之解除行為,如法院認為適當,不論該
傳聞證據是否具備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情形,
均容許作為證據,不以未具備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
定情形為前提
蓋不論是否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情形,抑當事人之同意,均
係傳聞之例外,俱得為證據,僅因我國尚非採徹底之當事人進行
主義,故而附加「適當性」之限制而已,可知其適用並不以「不
符前四條之規定」為要件
惟如符合第159條之1第1項規定之要件而已得為證據者,不宜贅依第
159條之5之規定認定有證據能力(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
議決議參照)
查本案作為認定事實所引用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供述證據,
雖屬傳聞證據,惟檢察官、被告於本院審判期日中表示無意見而
不予爭執,復經本院審酌上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尚無違法
不當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爰依刑
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認前揭證據資料均具有證據能力
(二)次按被告之自白,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
、違法羈押或其他不當方法,且與事實相符者,得為證據,刑事
訴訟法第156條第1項定有明文
2.就犯罪事實一(二)部分:前揭飲料店於上開時間遭竊賊破壞大門
之門鎖後侵入行竊,雖監視器未能明確攝得竊嫌之五官面貌,然
被告於警詢時坦認稱:監視器照片該男子就是我本人,我使用剪
刀撬開門鎖進入該飲料店,我使用剪刀及手電筒,我有破壞門鎖
,但我沒有竊取成功,因為店內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讓我竊取,
因為沒有竊取成功,我就步行離去,我不知道這是觸犯竊盜罪,
因為我並沒有竊取成功等語(107年度偵字第11482號卷第29頁至第3
0頁),本院審酌警詢時員警僅詢問被告是以何種方法行竊,被告
即主動表示是以剪刀撬開門鎖,並表示使用剪刀及手電筒,核與
監視器所攝得之竊嫌手法完全一致,如被告並非確有持剪刀、手
電筒破壞門鎖進入該飲料店之犯行,焉能立即就其行竊手段之內
容供述詳盡,另被告警詢時明確表示其認為「行竊沒有成功,不
構成竊盜罪」,益徵被告案發後於警詢所為之供述確係依其自由
意識所陳述,本院審酌被告於警詢時之供述顯較少權衡利害得失
,自較其嗣於本院審理時O言辯稱並未犯本件犯行云云可採,是被
告此部分辯解,要係事後卸責之詞,洵非可採
(一)按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所謂之「門扇」,係指門戶等阻隔出
入之設備而言,而毀壞門鎖行竊,雖應論以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
款之毀壞安全設備竊盜罪,但此處所謂門鎖,係指附加於門上之
鎖而言,至於毀壞構成門之一部之鎖(如司畢靈鎖),則應認為
毀壞門扇之加重竊盜罪(最高法院45年台上字第1443號判例、74年度
台上字第243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二)次按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之攜帶兇器竊盜罪,係以行為人攜
帶兇器竊盜為其加重條件,此所謂兇器,其種類並無限制,凡客
觀上足對人之生命、身體、安全構成威脅,具有危險性之兇器均
屬之(最高法院79年台上字第5253號判例意旨參照),本案被告為
前開犯行時用以破壞門鎖之剪刀,既屬金屬材質且鋒利尖銳,客
觀上自足以對人之生命、身體、安全構成威脅,而具有危險性,
應為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所稱之兇器甚明
(三)是核被告就犯罪事實一(一)所為,係犯刑法第321條第2項、第1
項第3款、第2款之攜帶兇器毀壞門扇及安全設備竊盜未遂罪
就犯罪事實一(二)所為,則係犯刑法第321條第2項第1項第3款、第2
款之攜帶兇器毀壞門扇竊盜未遂罪
公訴意旨認被告前揭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21條第2項、第1項第3款之
攜帶兇器竊盜未遂罪,容有未洽,惟此僅係加重條件之增加,仍
屬單純一罪,本院自應加以審究,亦無庸變更起訴法條,併此敘
明
(四)被告所犯上開2罪,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五)被告有如犯罪事實欄所示之有期徒刑執行完畢情形,有臺灣高
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附卷可憑,其於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
5年內,故意再犯本件之有期徒刑以上之罪,均為累犯,均應依刑
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
(六)又被告所為上開2次竊盜犯行,均已著手於竊盜犯行之實施,
惟未生竊得財物之犯罪結果,均屬未遂犯,爰均依刑法第25條第2
項規定減輕其刑,並均依法先加後減之
(七)爰審酌被告前有多次竊盜犯行,素行不佳,竟再著手竊取他人
財物,顯視國家法律於無物,被告不思循正當途徑獲取所需,一
再著手竊取他人財物,實不宜輕縱,且被告犯後否認犯行,態度
不佳,再考量被告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欲著手竊取之財物
價值及其智識程度、家庭經濟狀況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
所示之刑,並均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暨定其應執行之刑及
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以資儆懲
四、按刑法第38條第2項固規定:「供犯罪所用、犯罪預備之物或
犯罪所生之物,屬於犯罪行為人者,得沒收之
」,惟刑法第38之2條第3項復規定:「宣告前二條之沒收或追徵,
有過苛之虞、欠缺刑法上之重要性、犯罪所得價值低微,或為維
持受宣告人生活條件之必要者,得不宣告或酌減之」
茲查,被告為本件犯行所用之剪刀、手電筒均未扣案,且該物品
為市面上容易購得,單獨存在亦不具刑法上之非難性,倘予宣告
沒收、追徵,除另使刑事執行程序開啟之外,對於被告犯罪行為
之不法、罪責評價並無影響,對於沒收制度所欲達成或附隨之社
會防衛亦無任何助益,欠缺刑法上重要性,爰依刑法第38條之2第
3項之規定,不予宣告沒收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321條第2項、
第1項第2款、第3款、第47條第1項、第25條第2項、第41條第1項前段
、第8項、第51條第5款,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減輕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判例
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最高法院45年台上字第1443號判例、74年度台上字第243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79年台上字第5253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21條第2項,321,竊盜罪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第41條第8項,41,易刑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321,竊盜罪   6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321,竊盜罪   5

刑法,第321條第2項,321,竊盜罪   4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4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4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4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2

刑法,第38條之2第3項,38-2,沒收   2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8項,41,易刑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38條第2項,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2,38-2,沒收   1

刑法,第2條,2,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1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1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