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0307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39條,妨害婚姻及家庭罪 | 刑法第239條後段,妨害婚姻及家庭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律師
主文
甲○○無罪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明知因投資虛擬貨幣而結識之乙
○○(涉犯妨害家庭部分,另為不起訴處分)係有配偶之人,竟
仍基於相姦之犯意,於民國107年1月26日11時後某時,在臺中市○○
區○○路0段000號「悅河精品旅館」608室內,與乙○○為性行為
一次,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239條後段相姦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
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
之方法,以為裁判基礎(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52年台上字
第1300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又事實審法院對於證據之取捨,依法雖有自由判斷之權,然積極
證據不足證明犯罪事實時,被告之抗辯或反證縱屬虛偽,仍不能
以此資為積極證據應予採信之理由(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482號判例
、78年度台上字第1981號、79年度台上字第2528號判決意旨參照)
再刑事訴訟法第308條前段規定,無罪之判決書只須記載主文及理
由
故無罪之判決書,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無須於理
由內論敘說明(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要旨參照),
附此敘明
訊據被告固坦承O於107年1月26日24時起,與證人乙○○在悅河精品
旅館共處一室過夜等情,然否認涉有上開犯行,辯稱:其不清楚
乙○○是否有配偶,也未曾與與乙○○發生性行為,其與乙○○
僅是普通朋友,當天在汽車旅館僅係討論虛擬貨幣等語
被告雖因乙○○心情不佳,於汽車旅館房內與乙○○討論工作及
心事,其等2人既未發生性交行為,即難認該當通姦罪嫌
且本案遭查扣之衛生紙上雖採得被告與證人乙○○之混合型DNA,
然既未採得被告之精子及前列腺細胞,實難排除該衛生紙係先經
當日心情不佳之乙○○擦拭眼淚後,遭當日重感冒之被告持以擦
拭鼻涕所用等語
另該處斑跡檢出同一種男性Y染色體DNA-STR型別,與甲○○(即被告
)型別相符,不排除其來自甲○○或與其具同父系血緣關係之人
,有該局107年7月27日刑生字第1070052323號鑑定書1份在卷可參(見
偵卷第34頁至第36頁)
又證人乙○○於本院107年12月14日審理時雖證稱:其與被告僅係普
通朋友,沒有曖昧,107年1月26日當時因認為先生常與女性友人聊
天,所以與先生較多爭吵故心情不佳,而在苗栗幫其照顧女兒的
母親告知女兒發燒,其就拜託被告駕車載其至苗栗接送女兒就醫
然倘被告與證人乙○○間確無任何曖昧之情,重感冒且家住臺中
之被告於接送乙○○及其女兒就診完畢後,被告當晚即可返回臺
中,實無與已婚之證人乙○○同住汽車旅館,而徒生非議
然參諸前開說明,本案遍觀全部卷證,雖可認定被告與證人乙○
○二人關係非僅止於一般友人關係,然尚難證明被告與證人乙○
○於前揭時間,確實已有性交行為,而刑法第239條相姦罪之構成
要件,乃是行為人間有姦淫行為,始克當之
此外,本院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或補強被告有公訴意旨
所指犯行,應認為被告之犯罪尚屬不能證明,揆諸前揭說明,依
法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52年台上字第1300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482號判例、78年度台上字第1981號、79年度台上字第252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要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239條後段,239,妨害婚姻及家庭罪   1

刑法,第239條,239,妨害婚姻及家庭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08條前段,308,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