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0309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339條第3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竊盜罪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219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竊盜罪
主文
甲OO犯如附表一編號1至9所示之罪,所處之刑及應沒收之物,各如附表編號一1至9主文欄所示
得易科罰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捌月,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不得易科罰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如附表一編號1至9主文欄所示之沒收,追徵,併執行之
甲OO犯修正前刑法第三二一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之逾越安全設備於夜間侵入住宅竊盜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參萬捌仟伍佰元、消費券參仟陸佰元及美金陸佰元均沒收,於O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刑法第三二一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之逾越安全設備侵入住宅竊盜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甲OO共同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未扣案偽造之署押「O晏儒」貳枚,沒收之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伍萬壹仟柒佰捌拾肆元沒收,於O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刑法第三二一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之逾越安全設備侵入住宅竊盜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甲OO共同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詐欺取財未遂罪,共貳罪,各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未扣案偽造之署押「O明宗」壹枚,沒收之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仟玖佰貳拾元沒收,於O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刑法第三二一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之逾越安全設備侵入住宅竊盜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仟元沒收,於O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共貳罪,各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詐欺取財未遂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未扣案偽造之署押「O瑞威」、「O金城」各壹枚,沒收之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捌萬參仟貳佰貳拾貳元沒收,於O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刑法第三二一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之逾越安全設備侵入住宅竊盜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甲OO共同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共捌罪,各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詐欺取財罪,共參罪,各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詐欺取財未遂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未扣案偽造之署押「O文彥」伍枚、「O明宗」參枚,沒收之
未扣案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貳萬陸佰伍拾陸元沒收,於O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判決節錄
壹、程序方面:本案被告甲OO所犯之罪,並非法定刑為死刑、無期
徒刑或最輕本刑3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亦非高等法院管轄第一
審之案件,其於本院準備程序中就被訴事實為有罪之陳述,本院
乃裁定進行簡式審判程序
又簡式審判程序之證據調查,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2規定,不受
同法第159條第1項審判外陳述排除之限制,再被告對於卷內之各項
證據亦未爭執證據能力,故卷內所列之各項證據,自得作為證據
,先予敘明
(一)新舊法比較:按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適用行為時之法律,但
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刑
法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
查刑法第321條業經總統於100年1月26日以華總一義字第10000015561號令
公布修正,並於100年1月28日施行,本案被告為前揭行為時刑法第
321條加重竊盜罪規定為:「犯竊盜罪而有左列情形之一者,處6
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一、於夜間侵入住宅或有人居住之建
築物、船鑑或隱匿其內而犯之者
」修正後之刑法第321條則規定為:「犯竊盜罪而有下列情形之一
者,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10萬元以下罰金
:一、侵入住宅或有人居住之建築物、船艦或隱匿其內而犯之者
」經比較新舊法之規定,新法除刪除原第1款「於夜間」之要件,
且就第6款增加「航空站、其他供水、陸、空公眾運輸之舟、車、
航空機內」之要件,另增加得併科罰金之規定,經比較修正前、
後之規定,以被告98年行為時之規定較有利於被告,自應依刑法
第2條第1項前段規定,適用行為時即修正前刑法第321條之規定予
以論處
(二)復按(修正前)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之「門扇」專指門戶而
言,而所謂「其他安全設備」,指門扇牆垣以外,依通常觀念足
認防盜之一切設備而言,如門鎖、窗戶等(最高法院45年台上字
第1443號、55年台上字第547號判例意旨參照)
是核被告就犯罪事實一(一)所為,係犯修正前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
1款、第2款之踰越安全設備於夜間侵入住宅竊盜罪
起訴書雖僅謂被告犯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第2款之加重竊盜罪
,惟認事用法本為法院之權責,且被告就起訴書所載犯罪事實均
不爭執,復經本院審理時與被告確認98年間侵入住宅之時間點,無
礙於被告攻擊防禦權之行使,爰依法適用修正前刑法第321條第1
項第1款、第2款加重竊盜之規定
(一)按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毀越門扇、牆垣或其他安全設備竊盜
罪,所謂毀越,指毀損或超越及踰越門扇牆垣而言,與用鑰匙開
鎖啟門入室者不同,如係從門走入或開鎖啟門入室,均不得謂為
逾越門扇(最高法院22年度上字第454號判例、77年度臺上字第1130
號判決意旨參照)
再按同款所謂「其他安全設備」,指門扇牆垣以外,依通常觀念
足認防盜之一切設備而言,如電網、門鎖以及窗戶等,故踰越窗
戶侵入住宅行竊,應構成踰越安全設備竊盜罪(最高法院45年臺上
字第1443號、55年臺上字第547號判例意旨、司法院73年廳刑一字第
603號函參照)
揆諸上揭規定,窗屋、落地窗均屬安全設備,被告均係趁窗戶或
落地窗未上鎖而開啟進入,是核被告甲OO就犯罪事實一(二)、(四)
、(六)、(八)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第2款之踰越安
全設備侵入住宅竊盜罪
是被告行為之時間、O間具有緊密關聯性,且犯罪目的單一,依一
般社會通念應評價為一行為,其以一行為侵害不同被害人之財產
法益,為想像競合犯,應從一重之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第2款
之踰越安全設備侵入住宅竊盜罪處斷
(四)被告甲OO所為4次加重竊盜犯行,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時間O
間皆得以分割,應予分論併罰
況行為人主觀上之犯意應係詐取所購買之貨物,並非發卡銀行預
墊貨款之利益,且其施用詐術行騙之對象係特約O店之售貨人員,
非發卡銀行,而特約O店亦因其所為陷於錯誤而交付財物,是行為
人所為,係犯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
又「簽帳單」係持卡人所簽署,用以證明所消費之金額,並同意
依照信用卡使用規定,一經使用或訂購物品,均應按所示之O部金
額,付款予發卡銀行之O書,屬於持卡人所製作之私O書(最高法
院93年度台非字第190號、89年度台上字第5820號、91年度台上字第45
31號判決意旨參照),是持卡人在信用卡簽帳單之持卡人簽名欄簽
名後交還特約O店,係表示持卡人確認簽帳單上記載之交易標的
及金額並表示負責,及O發卡銀行請求撥付消費款項予特約O店之意
,該簽帳單含有收據及請款單之性質,屬刑法第210條之私O書,
而行為人在偽造簽帳單之後,持向特約O店行使,自屬行使偽造私
O書之行為
(三)核被告甲OO與O浚明所為,分敘如下:1.就犯罪事實一(三)、(五
)1.、(七)1.、(七)2.、(九)之附表二編號1、3、4、5、6、8、10、11所
為,係犯刑法第216條、第210條行使偽造私O書及同法第339條第1項之
詐欺取財罪
就犯罪事實一(九)之附表編號2、7、9所為,係犯刑法第339條第1項
之詐欺取財罪
就犯罪事實一(五)2.、(五)3.、(七)3.、(九)之附表編號12所為,係犯
刑法第339條第1項、第3項之詐欺取財未遂罪
(七)1.之簽帳單上偽簽署名「O瑞威」1枚、於(七)2.之簽帳單上偽簽
署名「O金城」1枚、(九)之附表二編號1、3、4、5、6之簽帳單上偽
簽署名「O文彥」(共5枚),並於(九)之附表編號8、10、11之簽帳
單上偽簽署名「O明宗」(共3枚),其等上開偽造署押之低度行
為,均為偽造私O書之O度行為所吸收,其等偽造私O書後復持以行
使,其偽造私O書之低度行為,又為行使偽造私O書之O度行為所吸
收,均不另論罪
3.被告甲OO、O浚明就犯罪事實一犯罪事實一(三)、(五)1.、(七)1.、
(七)2.、(九)之附表二編號1、3、4、5、6、8、10、11所犯刑法第216條
、第210條行使偽造私O書及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2罪間,分別係基
於一個詐欺取財之目的,以達成同一犯罪之行為,彼此間實具有
行為局部之同一性,應屬法律概念之一行為,為一行為觸犯前開
2罪名,屬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論以行使偽造
私O書罪
(九)於106年12月14日至同年月16日,持O孟萍之玉山銀行信用卡於14日
11時16分盜刷53,000元(既遂)、O旗銀行信用卡於14日11時32分盜刷
1,574元(既遂)、13時20分盜刷2076元(既遂)、國泰世華信用卡於
14日12時46分許盜刷31,600元(既遂)、台北富邦信用卡於14日12時
51分許盜刷2,500元(既遂)、13時10分許盜刷31,358元(既遂),及持
安格斯之國泰世華銀行信用卡(副卡)於15日14時45分、15時05分
、15時57分、17時37分及16日15時43分、16時33分許,盜刷578元(既遂
)、34,500元(既遂)、2070元(既遂)、41,500元(既遂)、28,900元
(既遂)、28,900(未遂)共12筆(見偵字第11885號卷第120頁至第1
39頁、核退字第45號卷第12頁至第28頁),被告甲OO及O浚明持O晏汝
、O明宗、O金城、O若葳、O孟萍、安格斯等6人之信用卡為20次盜刷
行為,除犯罪事實一(三)持O晏汝之信用卡係於同一店家、短間內
為2筆盜刷行為,盜刷之時間、地點密接,分別侵害同一被害人之
法益,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難以強
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犯行,合為包括
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外,其餘盜刷之店家有異,被告2
人更換不同地點、不同持卡人之信用卡進行購物,時間O間得以切
割,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5.犯罪事實一(三)、(五)、(七)、(九),被告甲OO與O浚明就各該部分
具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被告甲OO就犯罪事實一(一)至(九)犯意各別、行為互殊,均應與分
論併罰
6.另就犯罪事實一(五)2.、(五)3.、(七)3.、(九)之附表編號12,被告
甲OO、O浚明雖已著手詐欺取財之行為,但因刷卡交易失敗未能得
手,其犯罪尚屬未遂,爰依刑法第25條第2項之規定,就該罪按既
遂犯之刑度減輕其刑
四、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甲OO不思以正當途徑掙取
金錢,圖以不勞而獲之O式獲取財物,法治觀念實屬淡薄,其踰
越安全設備侵入住宅竊盜,造成告訴人及被害人等財物損失及心
理恐懼不輕,所為危害社會治安甚鉅,且甲OO有多次竊盜、偽造O
書、詐欺取財前科,素行非佳,而盜刷信用卡犯行,不僅漠視他
人之財產權,亦危及社會交易秩序,且次數眾多,實應予O懲
惟考量被告甲OO自警詢、偵查中直至本院審理時均坦承犯行,正視
己之過錯,態度尚可,暨犯罪之目的、手段、情節、所生之危害
,及被告自陳教育程度、家庭經濟及生活狀況等一切情狀,分別
量處如附表一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且就
得易科罰金之罪與不得易科罰金之罪,各定其應執行之刑,就得
易科罰金之罪部分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至上開併有得易科罰金與不得易科罰金之罪,依刑法第50條規定,
二者僅得請求檢察官聲請定應執行之刑,應予說明
刑法第90條第1項規定:「有犯罪之O慣或因O蕩或懶惰成習而犯罪者
,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即係本於保安處
分應受比例原則之規範,使保安處分之宣告,與行為人所為行為
之O重性、行為人所表現之O險性及對於行為人未來行為之期待性
相當之意旨而制定,而由法院視行為人之O險性格,決定應否令入
勞動處所強制工作,以達預防之目的
所謂「有犯罪之O慣」係指對於犯罪以為日常之惰性行為,乃一種
犯罪之O性,至所犯之罪名為何,是否同一,則非所問(最高法院
94年度台上字第6611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查本案被告甲OO前雖有多次犯罪前科O錄,再為本案犯行,固應非
難,然被告甲OO於經警查獲後即全盤拖出,並始終坦承犯行,已有
悔意,尚難逕以其有前科O錄即推認其有犯罪之O慣,為期其能於
接受本案有期徒刑之矯正後,改過自新,故不諭知強制工作,附
此敘明
(一)就犯罪事實(三)、(五)、(七)、(九):1.按偽造他人之印文及署
押,雖為偽造私O書行為之一部,不另論以刑法第217條第1項之罪,
但所偽造之此項印文、署押,則應依同法第219條予以沒收(最高
法院47年台上字第883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又刑法第219條規定,偽造之印章、印文或署押,不問屬於犯人與
否,沒收之,係採義務沒收主義,凡偽造之印章、印文或署押,
不論是否屬於犯人所有,苟不能證明業已滅失,均應依法宣告沒
收(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1310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2.本案信用卡簽帳單存根聯雖因行使而已交還商家,非屬被告等人
所有,且無刑法第38條第3項前段之情形,而不宣告沒收,惟由共
同被告O浚明所為犯罪事實一(三)偽簽署名「O晏儒」(共2枚)、
於(五)1.之簽帳單上偽簽署名「O明宗」1枚、於(七)1.之簽帳單上偽
簽署名「O瑞威」1枚、於(七)2.之簽帳單上偽簽署名「O金城」1枚
、(九)之附表二編號1、3、4、5、6之簽帳單上偽簽署名「O文彥」
(共5枚),並於(九)之附表編號8、10、11之簽帳單上偽簽署名「O
明宗」(共3枚),不問屬於犯人與否,均應依刑法第219條規定,
分別於附表一編號3、5、7、9所示之主文欄宣告沒收
前2項之沒收,於O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
額
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刑法
第38條之1第1項、第3項、第5項分別定有明文
然苟無犯罪所得,自不生O得剝奪之問題,固不待言,至2人以上共
同犯罪,關於犯罪所得之沒收或追徵,倘個別成員並無犯罪所得
,且與其他成員對於所得亦無事實上之共同處分權時,同無「O
得」可資剝奪,特別在集團性或重大經濟、貪污犯罪,不法O得龐
大,一概採取絕對連帶沒收或追徵,對未受O得之共同正犯顯失公
平,故共犯所得之沒收或追徵,應就各人所分得者為之
倘若共同正犯各成員內部間,對於不法O得分配明確時,固應依各
人實際分配所得沒收,然若共同正犯成員對不法所得並無處分權
限,其他成員亦無事實上之共同處分權限者,難認享有犯罪成果
,自不予諭知沒收,而共同正犯各成員對於不法O得享有共同處分
權限時,則應負共同沒收之責
至於上揭共同正犯各成員有無犯罪所得、所得數額,係關於沒收
或追徵標的犯罪所得範圍之認定,因非屬犯罪事實有無之認定,
並不適用「O格證明法則」,無須證明至毫無合理懷疑之確信程度
,應由事實審法院綜合卷證資料,依自由證明程序釋明其合理之
依據以認定之(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085號判決意旨參照)
(三)就犯罪事實(一)、(二)、(四)、(六)、(八):1.犯罪事實(一)、(二
)、(四)、(六)、(八)係由被告甲OO單獨為之,就犯罪事實(一)部分
,被告竊盜之犯罪所得為3萬8500元、消費券3600元及美金600元,此
據被告於警詢中供稱我應該只有拿現金跟信用卡等語(見偵字第
17651號卷第33頁正面)甚明,惟上揭現金均未據扣案,爰依刑法第
38條之1第1項、第3項之規定宣告沒收,並為於O部或一部不能沒收
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之諭知
而犯罪所得4,000元未據扣案,爰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3項之規
定宣告沒收,並為於O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
其價額之諭知
惟上揭犯罪所得未據扣案,爰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4項及第3
項之規定宣告沒收,並為於O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
,追徵其價額之諭知
惟上揭犯罪所得未據扣案,爰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4項及第3
項之規定宣告沒收,並為於O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
,追徵其價額之諭知
惟上揭現金均未據扣案,爰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4項及第3項
之規定宣告沒收,並為於O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
追徵其價額之諭知
惟上揭犯罪所得未據扣案,爰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4項及第3
項之規定宣告沒收,並為於O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
,追徵其價額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99條第1項前段,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第28條、第216條、第210條、第321條第1項第1
款、第2款、修正前第321條第1項第1款、第2款、第339條第1項、第3
項、第41條第1項、第8項、第55條、第51條第5款、第219條、第38條之
1第1項、第3項、第4項、第40條之2第1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
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5年台上字第1443號、55年台上字第547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2年度上字第454號判例、77年度臺上字第113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45年臺上字第1443號、55年臺上字第547號判例意旨、司法院73年廳刑一字第603號函參照
最高法院93年度台非字第190號、89年度台上字第5820號、91年度台上字第453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6611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883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1310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085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低度行為 1 , 接續犯 1 , 共同正犯 4 , 想像競合 2 , 分論併罰 3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9條第3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41,總則,易刑

刑法,第41條第8項,41,總則,易刑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4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40-2,總則,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321,竊盜罪   9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8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總則,沒收   8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321,竊盜罪   7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6

刑法,第321條,321,竊盜罪   6

刑法,第38條之1第4項,38-1,總則,沒收   5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4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2

刑法,第339條第3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90條第1項,90,總則,保安處分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0條,50,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8項,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41條第1項,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40-2,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第3項前段,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25條第2項,25,總則,未遂犯   1

刑法,第219條第2項,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217條第1項,217,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2,273-2,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