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林地方法院  2019031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47條第1項前段,累犯 | 刑法第185條之4,公共危險罪
主文
甲OO犯肇事致人傷害逃逸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判決節錄
一、證人即告訴人盧俊辰、證人O躍鈞於警詢之陳述,係被告甲OO
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經被告否認其證據能力(見本院卷第
27頁),且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第159條之3之例外情形,是盧
俊辰、O躍鈞於警詢時之陳述,無證據能力
至盧俊辰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證述,並未具結(見偵卷第59至6
0頁),無從擔保其信用性,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3規定,不得作
為證據
二、O躍鈞於偵查中以證人身分向檢察官所為之證詞,業經依法具
結(見偵卷第66至68頁)查無「顯有不可信之情況」,且經本院以
證人身分傳喚,並予被告詰問之機會(見本院卷第58至66頁),
其詰問權已獲得確保,並無不當剝奪被告詰問機會,依刑事訴訟
法第159條之1第2項規定,得採為證據
三、本判決其餘所引用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檢察官、
被告於本院準備程序及審理時對於其證據能力均同意有證據能力
(見本院卷第27至28頁、第66至68頁),本院審酌上開證據資料作成
時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而認為以之
作為證據應屬適當,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均有證據能
力
復據斯時正騎乘機車駛於被告後方之目擊證人O躍鈞證稱:當時因
大同路很塞,我看到時告訴人機車已經重心不穩往左斜碰撞到被
告O輛的右側後門,之前有無發生碰撞我不清楚,我看到的是告訴
人機車已在2個車道的車縫間、正在2台車中間要往左切,被告O則
是在內側車道,告訴人機O倒地後,被告直接開走,我就去追被
告,騎大約30秒後在大同路加油站附近紅燈追到被告,我跟被告說
「你有撞到人,可不可以麻煩你停一下」,被告當時回我說「是
他自己來撞我,不是我去撞他的」,我有對被告說「可是對方要
保險理賠,我希望你可以停車下來,幫助他」,我還有說「我可
以幫你作證機車自摔,不是你去碰撞的」,因為前面有沒有碰撞
我不清楚,我印象中是機車自摔,但被告拒絕,我就拿手機拍被
告O牌後面,綠燈後被告就踩油門往樟樹的方向、往巷子裡駛去
,當時我的O子還沒有裝行車紀錄器,我拿手機邊錄影邊按喇叭叫
他停車,後來在樟樹一路就分開了等語(見偵卷第67頁、本院卷
第58至64頁),併參諸被告於警詢及偵訊中坦稱:當時其駛至上開
地點前,有見到一台普通重型機車鑽車縫(見偵卷第6頁),右前
方有很多車,印象中是我O子右前輪框擦撞到告訴人機車之左側
中間中柱的部位(見偵卷第60頁),且更指出其右前輪框上有些許
刮痕為本件車損(見偵卷第6頁、第7頁、第60頁、本院卷第68頁、
第70頁),足見告訴人所證因與被告O輛發生碰撞倒地乙節屬實,
否則被告遭O躍鈞追趕告知其肇事之當下,理應立即釐清否認有
何碰撞肇事,焉有回覆「是他自己來撞我,不是我去撞他的」而
無端坦承2車有碰撞事實之理,在在足見本件告訴人機車左切後與
被告O輛發生碰撞而倒地受傷之肇事情節,炯然甚明,被告否認本
件車禍與其無關之所辯,應無可採
(三)告訴人機車因欲超車左切而發生本件車禍倒地,已如前述,被
告既不否認肇事前已見有機車在鑽車縫(見偵卷第6頁),復見
其右前方「有很多車」(見偵卷第60頁),則被告見此情狀,自應
會格外注意有無發生碰撞肇事之情形
而被告竟向O躍鈞推稱「是他自己來撞我,不是我去撞他的」,試
圖推卸肇事責任,其脫責逃逸之心,實已昭然,被告所辯不知肇
事、非出故意逃離現場,無非畏罪之詞,要無可採
(五)按刑法第185條之4肇事逃逸罪,係以行為人駕駛動力交通工具
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為其要件
是駕駛人肇事後縱曾短暫停留現場,惟未留置現場等待或協助救
護,亦未留下任何資料以供警方查明肇事責任,即擅離肇事現場
,仍應依刑法第185條之4肇事逃逸罪論處
縱使本件肇事情節如被告所辯「是他自己來撞我,不是我去撞他
的」,惟從前開所述,其等為肇事兩方之當事人,縱被告認為自
己並無肇事責任,依前述法條立法意旨,除被害人已明白表示被
告可以離去,或被害人、執法人員及其他相關人員已知悉被告之
真實身分,得供日後釐清責任,否則被告均應留置現場等待或協
助救護
三、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185條之4肇事致人傷害逃逸罪
被告前因酒後駕車之公共危險案件,經臺灣臺北地方法院以103年
度交簡字第701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4月確定,於103年7月4日易科罰
金執行完畢,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紙在卷可稽,被告
於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以內,因故意再犯本件有期徒刑以上
之各罪,已符刑法第47條第1項之累犯要件,復經審酌被告所犯前
案與本案均屬公共危險犯罪之罪質,前案所處徒刑且經入監執行
之執行方式,暨前案執行完畢日距離本案犯罪之時間等情狀後,
認如加重其法定最低度刑,尚不至於使「行為人所受的刑罰」超
過「其所應負擔罪責」,依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775號解釋意
旨及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
爰審酌被告於本案前除前揭構成累犯之前案紀錄外,尚有多次酒
後駕車之公共危險犯罪前科紀錄,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
表1紙在卷可稽,素行不佳,本案肇事後不僅未為任何救治告訴人
之舉措,反畏罪逕自駕車逃逸,所為對社會秩序造成不良影響,
且漠視他人生命、身體安全之心態,殊不可取,所為甚屬不該,
惟念及被告犯後於偵查中尚能與告訴人達成和解,有和解書1份在
卷可稽(見審交訴卷第33頁),兼衡酌其犯罪之動機、目的、手
段、被告於本院自陳高職畢業、現從事安裝鋁門窗、裝潢類工作
、月薪約4萬元、已婚、育有1名幼子之智識程度及家庭、生活、
經濟狀況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以示懲儆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185條之4、第
47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前段,47,累犯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判例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775號解釋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185條之4,185-4,公共危險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前段,47,累犯

引用法條

刑法,第185條之4,185-4,公共危險罪   4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2

刑法,第47條第1項前段,47,累犯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159-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3,158-3,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