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地方法院  20190306
 |  
刑法第217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9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主文
O俊祥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未扣案之如附表各編號「偽造之署押」欄所示之署名均沒收之
判決節錄
(一)按刑法第217條所稱之「偽造署押」,係指行為人冒用本人名義
在文件上簽名或為民法第3條第3項所稱指印之類似簽名之行為者
而言(最高法院80年度台非字第277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刑法上之偽造署押罪,係指單純偽造簽名、畫押而言,若在制
式之書類上偽造他人簽名,已為一定意思表示,具有O請書或收據
等類性質者,則係犯偽造文書罪(最高法院85年度台非字第146號
判決意旨參照)
但若無代理權竟假冒本人之代理人名義,而製作虛偽之私文書,
因其所製作者為本人名義之私文書,使該被偽冒之本人在形式上
成為虛偽私文書之製作人,對於該被偽冒本人之權益暨私文書公
共信用所造成之危害,與直接冒用本人名義偽造私文書無異,自
應仍構成偽造私文書罪(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5276號判決意旨
參照)
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16條、第210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
(二)又被告於附表各編號所示之私文書上,接續偽造告訴人「O宏
宥」之署名共4枚,該偽造署押之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
社會觀念難以強行分離,顯係基於單一犯意接續所為,侵害同一
法益,為接續犯
再被告前開偽造署押之行為,均係偽造如附表各編號所示之亞太
電信行動電話服務O請書、亞太電信公司第三代行動通信業務服務
契約/行動寬頻業務服務契約、全國壹大網學生自由選低資免預繳
方案30期專案同意書等私文書之階段行為,其偽造該等私文書後
復持以行使,則偽造之低度行為應為行使之高度行為所吸收,均
不另論罪
(三)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明知未經告訴人之同意或
授權,竟逾越告訴人授權之範圍而持告訴人證件代其辦理行動電
話門號之O請,致生損害於告訴人及提供電信服務之亞太電信公
司,顯見其法治觀念不足,所為誠非可取,且迄今尚未付清上揭
申辦之行動電話門號0000000000號違約金,致亞太電信公司所受損失
尚未獲得完全彌補等節,有亞太電信公司107年8月20日傳真之函文
1紙在卷憑參(見本院卷第45頁)
惟念其於犯後終知坦認犯行,且犯罪手法尚屬平和,兼衡其入監
前為通信行店長,離婚生有1名4歲子女,現因入監執行致未能扶養
等家庭經濟狀況,暨其高職畢業之智識程度等一切情狀(見本院
卷第40頁、第54頁),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併諭知如主文所示
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一)按刑法第219條規定,偽造之印章、印文或署押,不問屬於犯人
與否,沒收之,係採義務沒收主義,凡偽造之印章、印文或署押
,不論是否屬於犯人所有,苟不能證明業已滅失,均應依法宣告
沒收
次按刑法第217條所稱之「署押」,係指於紙上或其他物體上簽署
姓名或其他足以代表姓名意義之符號,以表示承認其所簽署文書
之效力,具有與印文相同之作用者而言(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
第5132號判決參照)
再者,在O請書類之姓名欄填寫O請人姓名,僅在識別何人O請,並
非表示本人簽名之意思,尚不生偽造署押問題,該填載自不得依
刑法第219條諭知沒收(最高法院85年度台非字第146號判決意旨參照
)
查本案被告於如附表各編號所示文件之各該欄位偽簽之「O宏宥」
署名共4枚,既均屬被告所偽造,依前揭法文說明意旨,不問屬於
犯人與否,均應依刑法第219條之規定宣告沒收之
六、依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第3項、第450條第1項、第454條第
1項,逕以簡易判決處刑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80年度台非字第27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5年度台非字第14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527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5132號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85年度台非字第146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接續犯 1 , 低度行為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449,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3項,449,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50條第1項,450,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54條第1項,454,簡易程序

引用法條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法,第217條,217,偽造文書印文罪   2

民法,第3條第3項,3,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事訴訟法,第454條第1項,454,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50條第1項,450,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3項,449,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449,簡易程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