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地方法院  20190315
檢方:簡易判決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理由甲、公訴人公訴意旨略以:甲OO可預見將金融機構存摺、金融
卡及密碼交付他人使用,可能因此幫助他人從事詐欺行為而用以
處理詐騙之犯罪所得,致使被害人及警方一時追查無門,竟不違
背其本意,基於掩飾特定犯罪所得之去向及幫助他人詐欺取財之
不確定故意,於民國107年5月13日凌晨1時許,在新竹縣○○鄉○
○○路0號之統一超商,將其所有之合作金庫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
司(下稱合庫銀行)帳號000-0000000000000號帳戶之存摺及金融卡,
寄交予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詐欺集團成員收受,並以Line通訊軟體
告知密碼,而容任他人作為詐欺取財之犯罪工具
另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301條第1項、第16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
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
有利之證據(參見最高法院40年臺上字第86號及30年上字第816號判
例)
意即法院在認定被告是否確有起訴書所載之犯罪事實時,首先應
予審查者乃係檢察官所提出不利被告之證據,無論直接證據或間
接證據及用以說服法官之全部證據方法,是否已足以證明被告犯
罪事實至無其他合理懷疑之程度,若檢察官所提出不利被告之證
據方法,尚無法證明被告之犯罪事實或足以排除合理懷疑時,依
無罪推定及罪疑惟輕原則,即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反之,若被告無法為合理解釋或所辯不足採信者,亦僅僅只是無
法推翻或降低檢察官所提積極證據之證據證明力而已,並不能因
此作為認定或推定犯罪事實確實存在之依據,亦不能因此減輕檢
察官對待證事實應先負完全舉證之責任
又按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4項規定:被告未經自白,又無證據,不
得僅因其拒絕陳述或保持緘默,而推斷其罪行
同法第95條第1項第2款規定:訊問被告應先告知得保持緘默,此乃
保障被告在刑事訴訟程序上得行使緘默權之法定依據
(二)被告若行使緘默權,應檢視卷內其他有利被告之證據方法
,是否依然足以證明被告犯罪事實確實存在?1、若卷內其他有
利被告之證據,足以推翻或降低前開檢察官所提不利被告證據之
證明力,而可以否定被告犯罪事實存在,或使法院無法排除合理
之懷疑,認為犯罪事實有可能不存在,即無法認定被告犯罪事實
確實存在時,應為無罪之判決
(三)被告若不行使緘默權,而提出反證及抗辯時:1、若被告
所提出之反證及抗辯,暨卷內其他有利被告之證據足以推翻或降
低前開檢察官所提不利被告證據之證明力,而可以否定被告犯罪
事實存在,或使法院無法排除其他合理之懷疑,而認為犯罪事實
有可能不存在時(即無法認定被告犯罪事實確實存在時),即應
為無罪之判決
(一)幫助詐欺罪之構成要件:按刑法第339條第1項規定:意圖為
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
者,為詐欺罪
雖他人不知幫助之情者,亦同,刑法第30條第1項定有明文
又刑法上之幫助犯,係指以幫助之意思,對於正犯資以助力,而
未參與實施犯罪之行為者而言(最高法院49年台上字第77號判例參
照)
(二)被告O純交付存摺、提款卡及密碼的客觀行為,並無法「直
接證明」其主觀上確係基於幫助他人犯罪之故意而為之:查本件
依檢察官所提上開證據清單之諸多證據,在客觀上僅能證明被告
確有交付存摺、提款卡予他人,並另由詐騙集團所使用以作為詐
騙二位被害人之用,而使被害人交付所有如起訴書所載之財物至
被告前開合庫銀行帳戶內之犯罪事實
(三)被告O純交付提款卡及密碼的客觀行為,亦無法「間接推論
」其主觀上確係基於幫助他人犯罪之故意而為之:本院認為,由
於O純交付存摺、提款卡及密碼之客觀行為,其主觀上之可能原因
眾多,有可能基於請求他人幫忙提款、有可能交付他人保管、也
有可能確實如本件被告所稱,係被詐騙集團所詐騙等情形,則依
「合理關聯性」標準審查,並無法認為卷內證據及已被證實的事
實與待證的事實(即被告主觀上是否具備幫助犯罪之故意)之間
具有合理關聯性(按無論請求他人幫忙提款或交付他人保管或被
詐騙而交付等情形,顯然無幫助他人詐欺之主觀犯意存在甚明)
又依「超越合理懷疑」標準審酌,檢察官所提出的證據亦完全無
法足以讓法院,在超越合理懷疑的情況下,推論出被告「極有可
能」具備主觀上幫助犯罪之故意(按無法完全排除被告所辯之可
能性)
(四)再者,被告自始至終皆稱因為申辦貸款而交付存褶及提款
卡予他人,檢察官復無法提出其他積極證據證明被告所辯不足採
信,自無法證明其在主觀上確有基於幫助他人犯罪之「直接故意
」甚明
另按所謂「不確定故意(或間接故意)」的概念中,依刑法第13條
第2項之規定,必須同時具有「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
其發生」且「若確實發生亦不違背其本意」二要件,故縱然行為
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可得預見其發生,亦不得逕推論其必然具
備「其發生不違背其本意」之要件,否則即違反「以構成要件推
論另一構成要件」之法學推論邏輯上之謬誤
又縱然採取極為寬鬆之審查標準而得認定被告「有所預見」,亦
無任何證據足以證明被告對此情況之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
自當不能恣意推論必然符合該不確定故意之構成要件甚明
雖然本件亦「無法百分之百完全排除」被告在主觀上,係以幫助
他人詐欺之直接故意或間接故意而交付提款卡之可能性(按機率
甚小),惟依「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法理,在上開所述諸多可
能性原因無法完全排除時,法院依法亦僅能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
況本件依被告所提反證、抗辯及卷內有利被告之證據,更使本院
無法排除諸多合理之懷疑,而無法認定被告確實犯罪:
(一)依前開「認定被告犯罪事實存否之思維邏輯」步驟以觀,
在第一步驟的檢視審查上,本件檢察官所提出不利被告之諸多證
據方法既無法證明被告犯罪事實確實存在,即應為被告無罪之判
決,原則上自勿庸再進行其他步驟之檢視審查
(二)惟若進一步再檢視被告所提出之反證、抗辯及卷內其他有
利被告之證據,確使法院無法排除諸多合理之懷疑,而無法認定
被告確實犯罪,理由如下:1、本件被告自初始警詢所述交付存
摺及及提款卡之過程,核與其嗣於檢察事務官詢問(見7955號偵卷
第39頁至第40頁),暨本院訊問(見本院簡易卷訊問筆錄)及審理
時(見本院卷審理筆錄)陳述情節均相符,互核一致
(7)依被告所提東元綜合醫院診斷證明書(簡易卷第59頁被證5
)所示,證明被告前開所述,曾於106年11月間因發生嚴重車禍,而
無法工作沒有收入,致其嗣後確有O民間借貸公司借款之需求,
尚與O情相符
七、本件依檢察官所舉之全部證據方法,既完全無法直接證明或
間接推論被告在主觀上確實具備幫助他人犯罪之直接故意或間接
故意,而卷內有利被告之證據暨被告所提出之反證及抗辯,衡情
復與O理均相符,被告涉嫌幫助詐欺之罪名顯然無法獲得證明,核
其所為與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罪之構成要件未符,自不得以該罪
責相繩,爰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八、本件被告既為無罪之諭知,則檢察官移送併辦部分(107年度
偵字第10761號、第11077號),即應退還檢察官另為妥適之處理,併
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參見最高法院40年臺上字第86號及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
最高法院49年台上字第77號判例參照
名詞
不確定故意 3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30條第1項,30,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3條第2項,13,刑事責任   1

刑事訴訟法,第95條第1項第2款,95,總則,被告之訊問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4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