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地方法院  201903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20條第1項,竊盜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竊盜罪 | 刑法第47條,累犯
即附表所示物品均|
主文
甲OO共同犯毀壞門扇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
又犯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柒月
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未扣案犯罪所得即附表所示物品均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判決節錄
本院審酌上開證據資料作成時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明
顯過低之瑕疵,亦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依刑事訴訟法第
159條之5規定,均有證據能力
至於本院以下所引用非供述證據部分,並無證據證明係公務員違
背法定程序所取得,是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規定反面解釋,即
具證據能力
一、上開犯罪事實一(二)部分,業據被告於警詢時、偵查中、本院
審理期間坦承不諱,核與被害人葉秋筍於警詢時之證述大致相符
,並有贓物認領保管單1紙、監視器影像翻拍照片共25張、O輛詳
細資料報表、新竹縣政府警察局O輛尋獲電腦輸入單各1紙在卷可稽
(見偵4884卷第5至8、62頁、O卷第70至72、94至100、150至162頁、偵4
884卷第11至26頁),足認被告此部分任意性自白,核與事實相符,
洵堪認定,應依法論科
(一)門牌新竹市東區慈雲路50號處所為告訴人O叔捐之事務所辦公室
,其於107年1月6日18時許起至19時許止期間之某時許下班離開,翌
日即同年月7日9時許上班進辦公室時發現遭人撬壞後門進入竊盜
,當日報警處理,嗣後清點遭竊走如附表所示物品等事實,業據
告訴人於警詢時、偵查中及本院審理期間到庭指訴明確(見偵24
36卷第6、77頁、O卷第52至53、97至99、162頁),並有警員蔡秉欣出具
之偵查報告、上址GOOGLE街景圖各1紙在卷可參(見偵2436卷第2、6
9頁),而告訴人關於其上址辦公室放置附表所示物品之緣由,已
於本院準備程序到庭陳述明確(見O卷第97至98頁),核與O情相符
,且告訴人與被告素不相識,自無誇大其詞或故意誣陷被告之動
機,應認告訴人前揭歷次所述可信
又依被告於警詢時到案供稱:我是車號00-0000號O輛的車主,該車平
常都是我在使用,107年(警詢筆錄顯然誤載106年)1月6日是我在
使用等語(見偵2436卷第3頁),且歷次供述均不否認於上開時、
地有駕駛其車號00-0000號O輛停靠路邊
(三)被告之前科紀錄等品格證據如與犯罪事實全然無關者,為避免
影響職業法官認定事實之心證,該等證據應不得先於犯罪事實之
證據而為調查,此觀刑事訴訟法第288條第4項規定即明
基於習性推論禁止之法則,除非被告主動提出以為抗辯,自亦不
容許由檢察官提出被告之品格證據資為證明犯罪事實之方法,俾
免導致錯誤之結論或不公正之偏頗效應
查被告於97、98年間,因竊盜案件,分別經臺灣桃園地方法院(下
稱桃園地院)以98年度審易字第1259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8月確定、
本院以98年度審易字第741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6月確定等節,有上
開案號判決、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各1份在卷可參(見
O卷第144至148、163至197頁),前者判決所載犯罪事實即為被告侵入
他人處所內竊取筆記型電腦、投影機、列表機、數位相機各1台
又被告另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竊盜案件,於98年9月4日入監執
行,106年10月16日甫假釋出監一情,有臺灣高等法院在監在押全國
紀錄表、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各1份附卷可參(見O卷第
43至45、163至197頁),故被告係因上段期間在監另案執行,方無犯
其他竊盜案件,附此敘明
(一)核被告就犯罪事實一(二)、(一)部分所為,分別係犯刑法第320
條第1項之竊盜罪、同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之毀壞門扇竊盜罪
(二)被告就犯罪事實一(一)部分,與甲人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
應依刑法第28條規定,論以共同正犯
(三)被告上開2罪之間,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分論併罰
(四)被告本案構成累犯,並均應加重其刑:1.按二以上徒刑之執行
,應以核准開始假釋之時間為基準,限於原各得獨立執行之刑,
均尚未執行期滿,始有依刑法79條之1第1、2項規定,合併計算其
最低應執行期間,同時合併計算其假釋後殘餘刑期之必要
倘假釋時,其中甲罪徒刑已執行期滿,則假釋之範圍應僅限於尚
殘餘刑期之乙罪徒刑,其效力不及於甲罪徒刑
縱監獄將已執行期滿之甲罪徒刑與尚在執行之乙罪徒刑合併計算
其假釋最低執行期間,亦不影響甲罪業已執行完畢之效力
上開放寬假釋應具備「最低執行期間」條件之權宜規定,應與累
犯之規定,分別觀察與適用
併執行之徒刑,本係得各別獨立執行之刑,對刑法第47條累犯之規
定,尚不得以前開規定另作例外之解釋,倘其中甲罪徒刑已執行
期滿,縱因合併計算最低應執行期間而在乙罪徒刑執行中假釋者
,於距甲罪徒刑期滿後之假釋期間再犯罪,即與累犯之構成要件
相符,仍應以累犯論(最高法院103年度第1次刑事庭會議決議、
104年度第7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同此見解)
被告於98年9月4日入監,於106年10月16日假釋出監所餘刑期並付保護
管束,至109年1月3日保護管束期滿,惟假釋嗣經撤銷,所餘刑期
尚有2年2月18日,被告於107年10月26日再度入監執行所餘殘刑等情
,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在卷可參(見O卷第163至197頁
)
是被告縱於106年10月16日假釋出監後,於假釋付保護管束期間再犯
本案2罪,仍不影響甲執行刑已執行完畢之認定(最高法院103年度
第1次刑事庭會議決議、104年度第7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同此見解)
,足見被告於有期徒刑執行完畢5年以內,故意再犯本案有期徒刑
以上之罪,均為累犯,又被告於97年間,因竊盜案件,經桃園地
院以98年度審易字第1259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8月確定,已如前述,
此部分嗣經定入甲執行刑,而被告竟於該竊盜案執行完畢後,又
再犯本案竊盜犯行,參照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意旨,本
院認被告所犯2罪,均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
(五)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已有前述竊盜之前案紀錄
,甫於106年10月16日假釋出監,竟不知戒慎其行,又再犯本案竊
盜行為,顯然前案刑罰之執行仍無法讓被告知所警惕,而被告就
犯罪事實一(二)部分所竊得之汽車為他人代步工具,除造成他人財
產損失外,亦使被害人無端受有無法使用自有交通工具之不便,
行為相當可議
至犯罪事實一(一)部分,被告自始否認犯行,一再飾詞狡辯,造成
告訴人受有附表所示物品之損害,迄今亦未對告訴人表示任何歉
意或為賠償,犯後態度不佳,告訴人則到庭表示請求本院從重量
刑(見O卷第52、162頁)
之前從事水電工作,後來在朋友那務農,家中前有檳榔園出租,
取得21萬元作為經濟來源,未婚,無小孩,家中尚有母親、姊姊之
家庭經濟狀況等一切情狀,就犯罪事實一(一)、(二)部分,分別
量處如主文第1項所示之刑,並定應執行之刑,以資警惕
三、沒收:被告就犯罪事實一(一)部分竊得附表所示物品為其犯罪
所得,爰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規定,均宣告沒收之
,並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至於被告就犯罪事實一(二)部分竊得之汽車業已發還被害人,業如
前述,爰依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規定,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判例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
名詞
假釋 9 , 共同正犯 1 , 分論併罰 1 , 供述證據 1 , 非供述證據 1 , 自白 1
適用法條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79條之1,79-1,總則,假釋

刑法,第79條之12,79-12,A

刑法,第47條,47,總則,累犯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總則,沒收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2

刑法,第79條之12,79-12,A   1

刑法,第79條之1,79-1,總則,假釋   1

刑法,第47條,47,總則,累犯   1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321,竊盜罪   1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88條第4項,288,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