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地方法院  20190307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135條第1項,妨害公務罪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50條第1項第1款,數罪併罰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竊盜罪 | 刑法第320條第3項,竊盜罪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25條,未遂犯 | 刑法第320條第1項,竊盜罪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竊盜罪
新臺幣柒仟元、戒指參只及金飾耳環伍對| | 律師
主文
乙○○犯如附表一,附表二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一,附表二「宣告刑及沒收」欄所示之刑及沒收
不得易科罰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陸年,得易科罰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柒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犯如附表一,附表三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一,附表三「宣告刑及沒收」欄所示之刑及沒收
不得易科罰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伍年貳月,得易科罰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甲○○○其餘被訴部分均無罪
甲○○○犯妨害公務執行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共同犯毀壞門扇侵入住宅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甲○○○共同犯毀壞門扇侵入住宅竊盜罪,處有期徒刑壹年伍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柒仟元、戒指參只及金飾耳環伍對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乙○○共同犯侵入住宅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貳年
甲○○○共同犯侵入住宅竊盜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捌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肆萬元、黃金戒指貳只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乙○○共同犯侵入住宅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伍月
甲○○○共同犯侵入住宅竊盜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萬柒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之
乙○○共同犯侵入住宅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柒月
甲○○○共同犯侵入住宅竊盜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陸萬元、珍珠項鍊貳條及珍珠手環壹條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乙○○共同犯竊盜未遂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共同犯竊盜未遂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共同犯侵入住宅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甲○○○共同犯侵入住宅竊盜罪,處有期徒刑壹年伍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玉鐲陸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乙○○共同犯踰越安全設備侵入住宅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捌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參萬伍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之
甲○○○共同犯踰越安全設備侵入住宅竊盜罪,處有期徒刑壹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參萬伍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之
宣告刑及沒收
乙○○犯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犯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之
判決節錄
一、甲○○○關於附表一編號2至4部分犯罪事實之警詢證述有證據
能力:按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
查中所為之陳述,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
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同法第
159條之2定有明文
是被告以外之人於司法警察(官)調查中所為之陳述,依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第1項規定,係屬傳聞證據,原則上無證據能力,惟如
該陳述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
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依同法第159條之2規定,例外認
為有證據能力
附表一編號4部分我忘記我去現場做什麼了,當時去附近是要找乙
○○的朋友「阿勇」等語(見本院756號卷二第29頁),核與其在
警詢中之證述不符(內容詳後述),經審酌被告甲○○○於民國
105年間4月間警詢時所為之陳述,距離案發之104年11月至105年4月,
時間甚為接近,對相關事實經過之記憶應尚清楚,且其於偵查中
不曾反應接受警詢時,有何非出於自由意志而為陳述之情形,查
無違法或不當取證之情事,足認其於警詢所為之陳述,具有特別
可信之情況
二、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
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定有明文
次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4條之規定,而經當
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
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亦有明文
本件被告乙○○、甲○○○、被告乙○○之辯護人及檢察官於本
院準備程序時,已表示對於本判決所引用之其餘傳聞證據均同意
有證據能力(見本院756號卷一第272頁),本院審酌該等陳述作成
時之情況及與本案待證事實間之關聯性,認以之作為證據要屬適
當,是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規定,該等傳聞證據自有證據
能力
三、傳聞法則乃對於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而
為之規範,本判決所引用之非供述證據,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
1項傳聞法則之適用
被告乙○○之辯護人則以:附表一編號1至4、6至7之監視器畫面至
多可證明被告乙○○曾在現場出現,然無從證明被告乙○○有竊
盜行為,即便被告甲○○○有竊盜犯行,亦無法證明被告乙○○
與其有犯意聯絡等語為被告乙○○置辯(見本院756號卷二第41頁
反面至42頁)
而被告乙○○於現場反覆繞行之行為,亦與偷竊時先觀察現場並
把風之行為相似,又依被告2人之親密關係,被告乙○○應不可能
完全不知被告甲○○○之行竊計畫即配合其在現場無故繞行長達
2小時之久,顯見被告乙○○有為被告甲○○○行竊時把風之行為
及意圖無訛
再者,被告乙○○於偵訊中供述:當天是因為被告甲○○○的姪
子住在那邊,我們要去借錢等語(見3796號偵卷第23頁反面),此
亦與被告甲○○○前開偵訊中所述到現場找藥頭之辯詞不相符合
,是被告甲○○○之辯詞均與其餘證人所述不符,難認為真
又依被告2人為夫妻之親密關係,被告乙○○應不可能完全不知被
告甲○○○之行竊計畫即無故停留於該處長達1個半小時之久,迄
被告甲○○○竊取財物後始搭載其離開現場,顯見被告乙○○有
為被告甲○○○行竊時把風之行為及意圖無訛
3.被告甲○○○雖於本院審理中抗辯:我進去告訴人O志宏住處是
為了借廁所,我沒有遇到人,後來因為找不到廁所就離開了云云
(見本院756號卷一第356頁),然其於警詢時供述:我進去該處借
廁所,屋主正在洗豬舍,我有跟他借廁所,他沒有回應云云(見
警C卷第6頁反面),則被告甲○○○就其進入上開竊盜現場後有無
遇到屋主此節供述前後不一,其所辯實不足採
則依前揭被告乙○○之證述,被告甲○○○於本件案發當時並無
工作,應無收入來源,然其進入上開竊盜現場後,竟可自身上取
出3、4,000元現金,參以告訴人O志宏所被竊之物為現金1萬7,000元等
情,足見被告甲○○○進入上開竊盜現場並非借用廁所,而係竊
取告訴人O志宏之上開財物等情,應為屬實
(五)、被告2人如附表一編號4所示犯行部分:1.經查,被害人O超燕
如附表一編號4所示之住所,於105年4月7日上午9時18分至同日上午
9時50分間之某時許遭人侵入,並竊取現金6萬元、珍珠項鍊2條、
珍珠手環1條,車牌號碼000-000之普通重型機車曾在該處附近出沒等
情,業據證人即被害人O超燕於警詢時證述在卷(見警C卷第9至1
0頁反面),並有屏東縣政府警察局屏東分局107年11月29日屏警分偵
字第10734127700號函暨後附職務報告、監視器翻拍照片、監視器光
碟及監視器翻拍畫面4張在卷可參(見警C卷第21至22頁,本院756號
卷二第12至18頁),故此部分財物遭竊盜之事實堪可認定為實
基上,自被告甲○○○於前揭時點於本件竊盜現場附近下車並進
入被害人O超燕上開住所,而被害人O超燕之上開住所亦是於同一時
間遭人侵入偷竊現金6萬元、珍珠項鍊2條、珍珠手環1條等情觀之
,被告甲○○○確有犯附表一編號4之犯行乙節,應堪認定
又觀諸前揭監視器翻拍照片,被告乙○○於當日上午8時19分、9時
48分、9時50分許均騎乘機車在上開竊盜現場附近出沒,其中9時48
分許被告甲○○○不在後座,此有前揭監視器翻拍照片附卷可參
(本院756號卷二第15至17頁),則若真如被告乙○○所辯,其到現
場找其朋友「阿勇」,則衡情應係被告2人會一起下車拜訪,而非
係僅有被告甲○○○下車並消失在機車後座,故被告乙○○前揭
辯詞顯於O情不符
又依被告2人為夫妻之親密關係,被告乙○○應不可能完全不知被
告甲○○○之行竊計畫即搭載被告甲○○○至現場,迄被告甲○
○○竊取財物後始搭載其離開現場,顯見被告乙○○有為被告甲
○○○行竊時把風之行為及意圖無訛
5.被告乙○○固抗辯:被告甲○○○說她去找同學,我原本不知道
他要幹嘛,我不知道是哪位同學云云(見685號偵卷第45頁),然
依被告2人為夫妻之親密關係,被告乙○○應不至於未向被告甲○
○○詢問欲拜訪何人即載送其去現場,被告乙○○前揭辯詞實與
O情不符
再者,一般人應可認知到爬窗戶進入他人住處並非正常之拜訪方
式,應係未經過他人同意、欲為犯罪行為才須以此隱密迂迴方式
進入,殊難想像被告乙○○完全不知被告甲○○○之行竊計畫,
即配合其要求爬窗入內,故被告乙○○前揭辯詞極不合理,難以
採信
(一)、按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所謂「毀」係指毀損,稱「越」則
指踰越或超越,祇要踰越或超越門扇、牆垣或安全設備之行為,
使該門扇、牆垣或安全設備喪失防閑作用,即該當於前揭規定之
要件
又該款之「門扇」,係專指門戶而言,而所謂「其他安全設備」
,則指門扇、牆垣以外,依通常觀念足認防盜之一切設備而言,
諸如門鎖、窗戶、冷氣孔、房間門或通往陽臺之門均屬之(最高
法院55年台上字第547號判例意旨、最高法院78年度台上字第4418號裁
判要旨參照)
又被告在附表一編號7犯行中從窗戶爬入被害人O瑞雪家中,上開窗
戶具區隔建物內、外空間之功能,依社會通常之觀念,係用以維
護安全之防盜設備,自屬第321條第1項第2款所定之其他安全設備
另按所謂「住宅」,指人類日常居住之場所而言(最高法院76年台
上字第2972號判例意旨參照)
(二)、核被告乙○○如附表一編號1所為,係犯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
1、2款之毀壞門扇侵入住宅竊盜罪
如附表一編號2至4、6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之侵入住
宅竊盜罪
如附表一編號5所為,係犯刑法第320條第2項、第1項之竊盜未遂罪
如附表一編號7所為係犯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2款之踰越安全設備
侵入住宅竊盜罪
如附表二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20條第1項之竊盜罪
又如數行為於同時同地或密切接近之時地實施,侵害同一之法益
,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
上,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
,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則屬接續犯,而為包
括之一罪
又「接續犯」就各個單獨之犯罪行為分別以觀,雖似各自獨立之
行為,惟因其係出於單一之犯意,故法律上仍就全部之犯罪行為
給予一次之評價,而屬單純一罪
(三)、核被告甲○○○如附表一編號1所為,係犯刑法第321條第1項
第1、2款之毀壞門扇侵入住宅竊盜罪
如附表一編號2至4、6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之侵入住
宅竊盜罪
如附表一編號5所為,係犯刑法第320條第2項、第1項之竊盜未遂罪
如附表一編號7所為係犯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2款之踰越安全設備
侵入住宅竊盜罪
如附表三所為,係犯刑法第135條第1項之妨害公務執行罪
(五)、被告2人就附表一所示犯行,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為共
同正犯
被告乙○○所犯上開9罪、被告甲○○○所犯上開8罪,犯意各別,
行為互殊,均應予分論併罰
(六)、被告乙○○前於102年間,因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經
本院以102年度訴字第350號判決處有期徒刑6月確定,於102年12月1
1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乙情,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在
卷足憑(見本院756號卷一第41至43頁),其於有期徒刑執行完畢
後5年內,故意再犯本件有期徒刑以上之各罪,均為累犯,應依刑
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
又被告2人所為附表一編號5之所為,雖均已著手實行竊盜罪之犯行
,惟未竊得財物,係屬未遂,尚未造成實際損害,故被告2人所
為該次犯行爰均依刑法第25條第2項未遂犯之規定減輕其刑,並就
被告乙○○之部分依法先加後減之
被告甲○○○於犯後否認大部分犯行,僅坦承部分犯行之態度,
及其教育程度為國中畢業,職業為服務業,月薪約3萬元,已婚育
有3名未成年子女等一切情狀(見本院756號卷二第41頁),分別量
處如附表一、二、三「宣告刑及沒收」欄所示之刑,並就被告2人
所犯得易科罰金部分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被告2人各別所
犯數罪再就得易科罰金與不得易科罰金部分,分別合併定應執行
刑如主文所示
(一)、按刑法關於犯罪所得之沒收及追徵等事項,修正及增訂刑法
第38條至第38條之3等條文,於104年12月30日修正公佈,並於105年7
月1日施行
而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適用裁判時之法律,刑法第
2條第2項定有明文,故此部分無新舊法比較之問題,應逕行適用裁
判時法律
前二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
其價額
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修正
後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第5項分別
定有明文
又按共同犯罪行為人之組織分工及不法所得,未必相同,彼此間
犯罪所得之分配懸殊,其分配較少甚或未受分配之人,如仍應就
全部犯罪所得負連帶沒收之責,超過其個人所得之剝奪,無異代
替其他犯罪參與者承擔刑罰,顯失公平,因共犯連帶沒收與罪刑
相當原則相齟齬,故共同犯罪,所得之物之沒收,應就各人分得
之數為之,亦即沒收或追徵應就各人所實際分得者為之(最高法
院104年第13次及第14次刑庭會議決議意旨參照)
準此,對於共同正犯犯罪所得之沒收或追徵,自應就共犯各人實
際所得之數為沒收或追徵之諭知
又被告乙○○竊取如附表二編號2所示之現金1,000元,為被告乙○
○之犯罪所得,且此犯罪所得並未扣案,亦未發還或賠償被害人
,自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規定,於被告乙○○所犯
罪刑項下宣告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追徵之
然上開物品均係被告甲○○○侵入告訴人及被害人家中取得,均
屬被告甲○○○之犯罪所得,且均未發還被害人及告訴人,而上
開被告甲○○○所竊如附表一編號1至4、6所示之物雖未扣案,為
避免被告甲○○○因犯罪而坐享犯罪所得,揆諸前揭規定,就被
告甲○○○上開所竊得之物自均應宣告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
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又被告乙○○否認就上開犯行有取得任何犯罪所得等語,本院復
查無其他證據足證被告乙○○因附表一編號1至4、6所示之竊盜犯
行分得任何財物,依上揭最高法院刑庭會議決議意旨,應認被告
乙○○於前揭竊盜犯行均未獲有犯罪所得,自無從對被告乙○○
宣告沒收
3.被告乙○○與被告甲○○○如附表一編號7所示犯行竊得之現金
7萬元,為渠等之犯罪所得,且被告甲○○○於偵查中供述:被告
乙○○也有一起用這筆錢,當生活花費花掉了等語(見602案偵卷
第26頁),依此,應認為此筆金錢為2人平均花用,被告2人就附表
一編號7之犯罪所得即各為3萬5,000元(計算式:7萬÷2=3萬5,0
00),而此犯罪所得並未扣案,亦未發還或賠償被害人,自應依刑
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規定,於被告2人所犯罪刑項下宣告
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追徵之
乙、無罪部分:壹、公訴意旨略以:被告乙○○與被告甲○○○
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竊盜之犯意聯絡,於104年11月6
日上午8時至9時16分間之某時許,由被告乙○○駕駛向「春天小客
車租賃行」所承租之車牌號碼000-0000號自用小客車,搭載被告甲
○○○前往被害人O湘渝位於屏東縣○○鄉○○路00○0號之住處,
由被告甲○○○進入屋內,徒手竊取現金6萬元、黃金、K金、白
金項鍊各1條及黃金戒指2只得手,嗣後被告甲○○○隨即離開該處
,乘坐被告乙○○所駕駛之上開O輛離開,因認被告乙○○、甲
○○○涉犯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之侵入住宅竊盜罪嫌
不能證明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
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而此用以證明犯罪事實之證據,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
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人均不至於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
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
,而有合理性之懷疑存在,致使無從為有罪之確信時,根據「罪
證有疑、利於被告」之證據法則,即不得遽為不利被告之認定(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要旨參照)
又依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
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因此,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
舉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
其指出證明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
無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0年台上
字第128號判例要旨參照)
參、公訴意旨認被告乙○○、甲○○○涉犯前開罪嫌,無非係以
被告乙○○、甲○○○於警詢、偵查中之供述、證人即被害人O湘
渝於警詢之證述、Googlemap現場實景畫面3張、監視器翻拍照片46張
、現場蒐證照片4張、汽車租賃契約影本及O輛詳細資料報表各1份
為其主要論據
一、車牌號碼000-0000號之自用小客車為被告乙○○於104年11月5日至
同年月7日間所承租,被害人O湘渝位於屏東縣○○鄉○○路00○
0號之住處,於104年11月6日上午8時至同日上午9時15分間之某時許遭
人侵入屋內,並竊取現金6萬元、黃金、K金、白金項鍊各1條及黃
金戒指2只,被告乙○○承租之上開自用小客車有在附近出沒等
情,業據證人即被害人O湘渝於警詢時證述在卷(見警A卷第1至2頁
),並有Googlemap現場實景畫面3張、監視器翻拍照片46張、現場蒐
證照片4張、汽車租賃契約影本及O輛詳細資料報表各1份、監視器
光碟1片在卷可參(見警A卷第4至10頁、第12至16頁,本院756號卷一
第306頁),故此部分財物遭竊盜之事實堪可認定為實
又依前揭勘驗結果,被告甲○○○曾於蘭花園與另一男子交談,
衡情若被告甲○○○係至現場行竊,應會避免與他人交談互動,
以免讓他人留下印象致其日後被指認,故被告甲○○○於現場附
近之行為,實與一般竊盜犯之舉動不符,被告甲○○○辯稱其係
去現場找朋友等語,尚非不足採信
伍、綜上所述,公訴意旨認被告乙○○、甲○○○涉犯上開加重
竊盜犯嫌,所憑以主張之積極證據並未達通常之人均不致有所懷
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難以為被告乙○○、甲○○○有罪
之認定,自應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第1項,刑法
第2條第2項、第320條第1項、第3項、第321條第1項第1款、第2款、
第135條第1項、第28條、第50條第1項第1款、第51條第5款、第47條第
1項、第25條、第41條第1項前段、第8項、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
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減輕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判例
最高法院55年台上字第547號判例意旨、最高法院78年度台上字第4418號裁判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2972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第13次及第14次刑庭會議決議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0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要旨參照
名詞
接續犯 2 , 共同正犯 2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刑法,第320條第3項,320,竊盜罪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135條第1項,135,妨害公務罪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50條第1項第1款,50,數罪併罰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25條,25,未遂犯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第41條第8項,41,易刑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321,竊盜罪   7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4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4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321,竊盜罪   4

刑法,第321條第1項,321,竊盜罪   4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4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4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3

刑事訴訟法,第1條,1,總則,法例   3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2

刑法,第320條第2項,320,竊盜罪   2

刑法,第135條第1項,135,妨害公務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2條,2,總則,法例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0條第1項第1款,50,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8項,41,易刑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3,38-3,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38,沒收   1

刑法,第320條第3項,320,竊盜罪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1

刑法,第25條,25,未遂犯   1

刑法,第1條,1,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