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地方法院  20190315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6條第1項,殺人罪 | 刑法第185條之4,公共危險罪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律師
主文
甲OO犯過失致人於死罪,處有期徒刑壹年
又犯肇事致人死亡逃逸罪,處有期徒刑貳年
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捌月
判決節錄
本院審酌上開證據資料之作成之情況,並無違法取證或其他瑕疵
,且與待證事實具有關聯性,認為以之作為證據為適當,依刑事
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均有證據能力
2.按汽車行駛時,駕駛人應注意車前狀況,並隨時採取必要之安全
措施,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4條第3項定有明文
查被告於107年10月21日3時15分前不久之同日某時許,駕駛上開自用
小客車上路,且於同日3時15分許,其行經屏東縣○○鄉里○路00
號前西側(鹽埔11電線桿)附近時,竟因低頭撿拾掉落在副駕駛座
下方腳踏墊之手機而疏未注意其所駕駛之O輛已往左偏離原車道
駛向對向車道,因而不慎撞擊同向行走至此之被害人之客觀事實
,為被告於本院審理時所是認(見本院卷第118至119、121頁),核
與證人即承辦員警蔡立杰於偵查中之證述情節大致相符(見偵卷
第3至4頁),並有監視器錄影畫面擷取照片7張在卷可佐(見警卷
第75至81頁),是此部分事實堪以認定
警卷第73至81),案發當時天候晴、夜間雖無照明,但柏油路面乾
燥無缺陷、無障礙物且視距良好,客觀上並無不能注意之情事,
被告竟疏未注意車前狀況,不慎駛至對向車道而撞擊被害人,其
駕駛行為確有過失
本院卷第118至119頁),是被告於碰撞後究竟有無下車查看乙節,
前後供述不一而存有矛盾,則其不論在其所稱有下車或沒下車但
有搖下車窗查看之不同情境下,卻均堅稱當下是撞到電線桿等語
,是否可信,已非無疑
再依被告駕駛之上開自用小客車行向,至被害人O屍位置止,沿路
掉落物依序為:編號6被害人右腳拖鞋、編號5被害人左腳拖鞋、
編號1汽車碎片、編號7後照鏡殼、編號2汽車碎片、編號3後照鏡殼
、編號4被害人手機、多處玻璃碎片、被害人O屍位置,由此沿路
掉落物之物品品項及位置可知,被害人遭被告駕駛之上開自用小
客車撞擊後身體飛起,該飛起之身體再撞擊被告駕駛之上開自用
小客車前擋風玻璃並因此在該處路旁留下多處玻璃碎片,被害人
再跌落至其O屍位置之排水溝內,基上,被害人遭第1次撞擊後,其
身體既非直接跌落至該撞擊點處之排水溝內,反而係身體飛彈至
被告駕駛之上開自用小客車前擋風玻璃上而發生第2次撞擊,且
自第1次撞擊位置至被害人O屍位置尚有1段距離,足認本案自車禍
發生至被害人跌入排水溝內之整體總時程,並非如僅有發生第1次
撞擊之車禍事故類型般瞬間結束而令人反應不及,復衡諸O情,汽
車駕駛人於聽聞並感知撞擊的當下,便會立即望向碰撞來源處,
觀察碰撞原因及撞擊物體為何,則本案坐在駕駛座之被告在前述
碰撞時程非瞬間即逝之情況下,對於其上開自用小客車係撞擊被
害人乙節,自難諉為不知
復衡諸社會O情及一般人之智識經驗,若聽聞並感知自己駕駛之汽
車發生碰撞,且看見駕駛座前方擋風玻璃大規模破裂,應會下車
查看發生原因、究係碰撞何種物體、又係何種物體飛彈至前擋風
玻璃上而能導致如此大面積之蜘蛛網破裂,況一般人若處於被告
自陳其係於碰撞發生後才打開頭燈之情境下(見本院卷第119頁)
,衡情更應下車檢查在先前未開燈之黑暗中究係發生何種交通事
故、碰撞何物,然被告於本院審理時卻陳稱其當時因為已經很晚
了,只想趕快回家,沒有下車查看等語(見本院卷第118頁),實
難謂與O情相符,益徵其心態可議,而有畏罪逃亡之心,從而足認
被告於案發時即已知悉遭其上開自用小客車碰撞者係被害人
從而,被告於肇事後,未當場停車對受撞擊之被害人O以必要扶助
、報警或呼叫救護車到場等足以減少肇事死傷之救護措施,即在
無法確知被害人得否獲得及時適切救護之狀況下,駕車駛離現場
,主觀上顯有意圖規避責任之心態,其有肇事逃逸之直接故意,
至為灼然
至被告之辯護人為其辯稱,被告於肇事後,上開自用小客車仍停
放在被告住宅之車庫內,並未移置或藏匿使查證困難,被告亦未
清理或擦拭O輛,被告於肇事後一如往常照常上班,被告是等到警
察來了才知道發生車禍,可見被告並無肇事逃逸之意思等語(見
本院卷第119頁),被告於本院移審訊問時亦辯稱,我不知道我撞
到人,隔天我沒有檢查我車子的狀況,我還是坐計程車走同一條
路去上班等語(見本院卷第14頁),然查,偵查機關追查交通事
故時,經常以車追人,此廣為電視報紙等媒體報導傳播,依被告
之智識經驗,對此自有所知悉,而被告於肇事後隔天既有上班用
車之需求,衡情應會盡速將上開碰撞受損之自用小客車送修,然
被告卻捨此不為,反而將肇事O輛置於車庫內,顯係為避免留下修
繕紀錄而遭追查,由此益徵被告對其肇事撞人乙節有所認識而有
規避查緝之意思,是被告及其辯護人前揭所辯,均不足為被告有
利之認定
(一)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76條第1項之過失致人於死罪及同法
第185條之4之肇事致人死亡逃逸罪
被告所犯上開2罪間,犯意各別,罪名互異,應予分論併罰
(二)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於夜間駕駛汽車時竟疏未
注意車前狀況、隨時取必要之安全措施,且竟逆向駛入對向車道
而撞擊行走中之被害人,核其過失情節非輕,更因此致生被害人
死亡結果,使被害人家屬承受喪失親人之苦痛,另被告於肇事後
,竟不顧被害人之安危而逕行逃逸,罔顧人命,所為已有不該
且被告犯後雖就過失致死罪部分犯行坦承不諱,但就肇事至人死
亡逃逸罪部分犯行矢口否認,並以前揭情詞置辯,是其犯後態度
並非良好
考量被告於本院審理時安排之調解庭,因被害人家屬不願和解而
未能賠償或獲得被害人家屬之原諒乙節,有本院調解庭之刑事報
到單1紙在卷可稽(見本院卷第61頁),兼衡其於本院審理時自陳
國中畢業之教育程度、離婚、育有2名子女且其中1名未成年、目前
無業、經濟上由前夫接濟之家庭生活(見本院卷第122頁)等一切
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定應執行之刑,以資警惕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76條第1項、
第185條之4、第51條第5款,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
,判決如主文
名詞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76條第1項,276,殺人罪

刑法,第185條之4,185-4,公共危險罪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276條第1項,276,殺人罪   2

刑法,第185條之4,185-4,公共危險罪   2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4條第3項,94,汽車裝載行駛   1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條,1,總則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