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地方法院  20190313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主文
甲OO傷害人之身體,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理由甲、證據能力部分: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中死亡,其
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經證
明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之存否所必要者,得
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第1款定有明文
二、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
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
偵查中辯護人僅有在場權及陳述意見權,此觀刑事訴訟法第245條
第2項前段之規定甚明,檢察官訊問證人並無必須傳喚被告使其得
以在場之規定,同法第248條第1項前段雖規定「如被告在場者,被
告得親自詰問」,亦僅賦予該在場被告有行詰問證人之機會而已
,被告如不在場,殊難期有詰問之可能
此項未經被告詰問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
,原則上為法律規定有證據能力之傳聞證據,基於當事人進行主
義之處分主義,被告於審判中仍非不得請求詰問,使該偵查中之
陳述成為完足調查之證據,亦得放棄對原供述人之反對詰問權或
不爭執其陳述,由審判長依刑事訴訟法第288條第2項前段、第165條
第1項之規定,得僅以宣讀該被告以外之人之陳述或告以要旨之方
式,踐行其證據調查程序(參最高法院96台上字第6682號判決)
(一)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
(二)爰審酌被告因故與告訴人發生爭執,竟於大街上徒手毆打告訴
人,致告訴人受有前揭傷害,所為顯屬不該,參以告訴人所受傷
害程度,被告嗣後否認犯行,且未跟告訴人及其家屬達成和解,
及其犯罪之動機、目的、智識程度、犯罪手段、所產生之危害等
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以示儆懲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77條第1項、
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判決如主文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88條第2項前段,288,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48條第1項前段,248,第一審,公訴,偵查   1

刑事訴訟法,第245條第2項前段,245,第一審,公訴,偵查   1

刑事訴訟法,第165條第1項,16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第1項,159-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