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地方法院  20190309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46條第1項,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 刑法第305條,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346條第3項,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 刑法第25條,未遂犯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律師
主文
癸○○共同犯恐嚇危害安全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貳年,扣案犯罪所得借款合約書壹份,附表二所示本票陸張,均沒收
又共同犯恐嚇取財未遂罪,處有期徒刑貳年陸月
上揭不得易科罰金之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肆年
甲○○共同犯恐嚇危害安全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又共同犯恐嚇取財未遂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
丙○○共同犯恐嚇取財未遂罪,處有期徒刑拾月
判決節錄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
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定有明文
此係因上開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雖仍為審判外之陳述,但
立法者衡量刑事訴訟法規定檢察官代表國家偵查犯罪、實施公訴
,依法有訊問被告、證人、鑑定人之權,且實務運作時,偵查中
檢察官向被告以外之人所取得之陳述,原則上均能遵守法律規定
,不致違法取供,其可信性極高,為兼顧理論與實務為由,而對
「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例外規定除有
顯不可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
二、不爭執部分: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之1至之4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
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
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
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同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
經查,除前開證據方法外,本判決下列所引用之被告癸○○、甲
○○、丙○○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及卷內之文書證據、證
物之證據,業經本院於審理中依法定程序調查,檢察官、被告癸
○○、甲○○及其等之辯護人、被告丙○○均於本院準備程序中
表示不爭執證據能力(見本院107年度易字第228號卷一第130頁、107
年度審易字第463號卷第132頁至第136頁之被告甲○○辯護人提出之
刑事答辯(一)狀、第161頁被告癸○○之辯護人提出之刑事答辯狀(
一)),復於本院言詞辯論終結前均未聲明異議,本院審酌上開證
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
並審酌前揭文書證據、證物並非公務員違背法定程序所取得,亦
無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爰依刑事訴
訟法第158條之4反面解釋及第159條之4、第159條之5規定,認前揭證
據資料均有證據能力
2.被告癸○○、甲○○如附表一各編號所示之貼文、留言雖係張貼
於被告癸○○個人臉書頁面,然權限係設定公開,告訴人辛○○
、庚○○因見被告癸○○、甲○○上揭內容之貼文、留言後,內
心感到恐懼一節,業據證人即告訴人辛○○、證人即被害人庚○
○於偵查及本院審理中分別證述明確如下:證人即告訴人辛○
○於偵查中證稱:105年度他字第5445號偵查卷第26頁文字中的「土
城芋圓」指的就是伊,「冠庭」就是伊的朋友林冠庭,伊於案發
時住在土城,伊一直住在一樣的地址,當時伊是中間人,負責幫
忙調解,調解到一半,就有2台卡車的人跳下來作勢要打伊,剛
好警察到了,他們就跑了,事情發生後,被告癸○○打給伊,他
以為伊是事主,身邊有些朋友認識他,就截圖傳給伊看,伊當時
看到的感覺當然會怕,伊不是被告癸○○臉書的友人等語明確(
見105年度他字第5445號偵查卷第226頁至第228頁),並於本院審理中
證稱:伊於104年4月初有看到朋友傳給伊臺灣新北地方檢察署105年
度他字第5445號偵查卷第26頁以下之截圖,伊確實有看到如附表一
各編號所示之文字及照片等內容之截圖,伊收到這些截圖,並到
被告癸○○的臉書上去看留言時,每一則留言都有細看,伊在被
告癸○○的臉書上有看到被告甲○○的留言,朋友傳給伊看的是
105年度他字第5445號偵查卷第26頁的內容,因為伊等看得到被告癸
○○的臉書,所以伊等就自己去看,不是被告癸○○的好友也看
得到他的內容,因為那是公開的狀態,所以伊就看得到從上揭偵
查卷第27頁至第30頁的內容,伊看到這些內容說要對伊怎麼樣,
所以伊會害怕,庚○○也是這種方式看到,是朋友傳這些截圖給
伊,那時候蠻多人傳給伊,大概2、3個朋友,就可能剛好看到伊的
名字,也知道伊在土城出沒,所以才有傳給伊,伊收到這些截圖
後多多少少會害怕,因為伊跟告訴人庚○○的朋友圈其實差不多
,所以他們有傳給伊,也傳給庚○○,伊看到訊息之後過幾天後
跟庚○○討論,才跟庚○○
經核證人即告訴人辛○○、證人即被害人庚○○就被告癸○○
、甲○○恐嚇之緣由、情節等始終證述一致,又證人即告訴人辛
○○、庚○○復於偵查及本院審理中均具結擔保其證詞之可信性
,衡情應無以擔負偽證罪刑責而虛偽證述,以誣陷被告癸○○、
甲○○入罪之必要及可能,是證人即告訴人辛○○、庚○○上揭
證述,應非子虛
按刑法第305條之恐嚇罪,所稱以加害生命、身體、自由、名譽
、財產之事,恐嚇他人者,係指以使人生畏怖心為目的,而通知
將加惡害之旨於被害人而言,不必果有加害之意思,更不須有實
施加害之行為(最高法院52年臺上字第751號判例、75年度臺上字第
5480號判決意旨參照),是行為人以加害生命、身體、自由、財產
等將來之惡害通知他人,該惡害本身足使他人客觀上足以陷於危
險不安之狀態,並已達危害他人自由安全之程度,致其心生畏懼
,即得以該罪名相繩,至行為人有無實現惡害之意思及其最終之
目的或動機何在,均在所不問
3.被告甲○○及其辯護人雖辯稱該貼文係其情緒抒發、未針對告訴
人辛○○、庚○○云云,然查:被告癸○○、甲○○與告訴人辛
○○、庚○○先前因他人在中華中學之糾紛,而互相在電話中發
生爭執,被告癸○○、甲○○知悉告訴人辛○○之綽號為芋圓等
節,業據證人即告訴人辛○○於偵查及本院審理中證述如前(見
105年度他字第5445號偵查卷第227頁、本院107年度易字第228號卷二
第360頁至第361頁、第373頁),且被告癸○○、甲○○於本院審理
中亦供承渠等於上揭糾紛後,與告訴人辛○○、庚○○在電話中
發生爭執,被告癸○○、甲○○甚至進一步邀約告訴人辛○○見
面,以處理上揭糾紛等情在卷(見本院107年度易字第228號卷二第
370頁至第372頁),復觀諸被告癸○○於臉書上先張貼如附表一編
號1所示內容之貼文,已提及「土城芋圓」、「冠庭」,被告甲○
○接續在上揭貼文後張貼如附表一編號3、4、8內容之留言及槍枝
照片,甚至在附表一編號8所示貼文中再次提及「土城的育元(芋
圓)、冠庭」等,顯然係針對與渠等有糾紛之告訴人辛○○、被
害人庚○○之貼文、留言無訛,況其等於留言相互回應之過程中
,所提及「土城」之地點,確為告訴人辛○○居住之地區,已經
告訴人證述如前,再觀諸上開貼文暨留言內容,不僅提到「有種
不要躲出來輸贏」,亦有提到「對方二十個砍一個,我們就兩百
個砍兩個」等內容,核與渠等與告訴人辛○○、庚○○間之糾紛
情況相符,何況,上開貼文及留言狀態係顯示公開,告訴人辛○
○、被害人庚○○本即有很大之機會看見該等內容,再依上開貼
文及留言用語,顯然係欲以此等方式令告訴人辛○○、被害人庚
○○出面積極處理與其等間糾紛問題,被告甲○○主觀上顯然即
係以告訴人辛○○、被害人庚○○為對象而有上開貼文及對話,
並意欲告訴人辛○○、被害人庚○○看見該等貼文及留言,倘若
被告甲○○僅為情緒抒發,大可以私訊或以其他方式討論,然其
以臉書公開貼文並與被告癸○○相互回應,對於斯時確實與其等
有上開糾紛之告訴人辛○○、被害人庚○○而言,言談中又是「
我們就兩百個砍兩個」等語,又張貼槍枝照片,堪認上開貼文及
留言即係以告訴人辛○○、被害人庚○○為對象甚明
(三)綜上所述,被告癸○○之自白核與事實相符,被告甲○○及其
辯護人前開所辯均無足憑採,堪認被告癸○○、甲○○客觀上確
有張貼如附表一各編號帶有加害他人生命、身體之意之言論,主
觀上亦有以上開言論恫嚇告訴人辛○○、被害人庚○○之意,告
訴人辛○○、被害人庚○○並因此感到恐懼甚明,其等上開恐嚇
犯行事證明確,自應分別予以依法論科
(一)訊據被告癸○○固坦承其有與告訴人子○○、戊○○書立借款
契約,並執有告訴人子○○所簽發如附表二所示面額均為100萬元
之本票6紙等情,惟矢口否認有何詐欺犯行,並辯稱:伊事實上
有幫告訴人子○○、戊○○處理4千多萬的債務,伊只不過拿600萬
報酬云云,被告癸○○之辯護人辯護稱:被告癸○○主觀上無詐
欺之犯意,告訴人子○○連一毛錢都沒有,被告癸○○並無詐欺
之動機,被告癸○○果要詐財,則其簽完本案借款契約書,即可
去執行本票,但因告訴人子○○於102年10月27日跳票,遭黑衣人圍
廠,是被告癸○○緊急救援,才簽訂本案借款契約書,此為被告
癸○○為告訴人子○○處理債務之報酬,則該借款契約是在被告
癸○○已先行處理大部分債務後始簽署,如果被告癸○○有詐欺
犯意,應一開始即簽署,且不處理債務,況被告癸○○是在告訴
人子○○於104年中忽然消失後,始持該借款契約書找O帶保證人
即告訴人戊○○及其家人,被告癸○○果有詐欺之犯意,豈會鋪
陳3年,況告訴人子○○、戊○○亦同意被告癸○○作假債權,亦
無陷於錯誤之情形,且告訴人戊○○欠了地下錢莊2千萬都沒事,
都是被告癸○○在幫她云云
2.告訴人子○○、戊○○係因被告癸○○向其等表示需由告訴人子
○○擔任借款人、告訴人戊○○擔任O帶保證人簽立本案借款合
約書,並由告訴人子○○簽發如附表二所示、面額各100萬元之本
票6張作為假債權,使被告癸○○對外可以其為告訴人子○○、戊
○○最大債權人身分,為告訴人子○○、戊○○阻擋債務云云,
告訴人子○○、戊○○始於102年9月15日簽立本案借款合約書,並
由告訴人子○○開立如附表二所示本票6張予被告癸○○等節,業
據證人即告訴人子○○、戊○○、證人壬○○證述如下:證人
即告訴人子○○於偵查中證稱:伊是普飛特汽車實業的老闆,合
夥人有告訴人戊○○,伊等股份是一人一半,伊在大鵬灣弄了一
個場地,所以有借錢,後來伊才瞭解,伊客人介紹的這借錢利息
很高,原本伊一直在繳利息,有天伊以前員工陳崇和帶被告癸○
○來,跟伊說明如何洗銀行的錢,來遊說伊跟他合作做這些事情
,伊每天都在調錢還利息,結果有一天伊正在調錢,陳崇和他們
有來,他們說這種放款的錢不用還,還把跟伊收票的人押起來,
叫那收票的人即簡建明,把頭頭即林詩棋叫出來談,這件事之後
,被告癸○○跟伊炫耀,他處理事情就是這麼準確,被告癸○○
說他跟所有幫派都熟,只要有人來跟伊要錢,他都可以處理,他
說他專門替人家處理公司的債務,教伊怎麼做,伊都要配合他做
,就可以處理這些債務,這段期間,有人來討債,他都能擋走,
但債務還是在,他說他要處理這些債務,他必須成為最大的債權
人,他才能處理,如果他債權沒有比別人多的話,沒有辦法去跟
其他債權人講話,簽的金額是620萬,是被告癸○○要求的,是在
102年10月31日之前簽的,因為這樣可以讓他的債權比人家早,且
債權數字要比別人高,因為被告癸○○看完伊所有的負債、票款
,他發現最大筆是500多萬,好像有簽本票,因為一簽,用完章,
他就收走,被告癸○○確實沒有借給伊這筆620萬元,告訴人戊○
○會簽,是因為她是股東,且當初對外借款也有普飛特的票,她
也要出來簽
車廠原本在大園鄉,被告叫伊搬走,搬到樹林新樹路陳崇和中古
車行,弄好後被報違建,O部都拆光了,他說將東西打包塞到他處
理的工廠在大安街,最後搬到龜山區陳厝坑6之20號,伊離開後,
伊沒有欠被告癸○○錢,被告癸○○卻把伊工廠賣掉,但林詩棋
的部分還是用民事官司處理等語(見105年度他字第5445號偵查卷第
203頁至第206頁),並於本院審理中證稱:伊差不多是100年左右開
始欠錢,伊的債務是因為伊做改裝,客人每一條下來價格都很高
,伊有個客人訂了50萬的貨,活塞連桿,還有引擎裡的東西,這
些東西都來了因為他沒有來裝了,但伊票開出去了一定要入票,
所以伊第1次就去借了一個40萬元,伊有很多人跟伊訂了,然後伊
去買零件材料回來,結果很多沒有來的,應收帳款都好幾百萬元
,所以伊必須跟地下錢莊借錢,因為伊買零件也是要付錢給人家
,伊會跟被告癸○○接觸,是伊於102年9月15日前3個月,和伊以前
格力特公司的員工陳崇和聯絡,因為伊跟陳崇和周轉10萬元,陳
崇和知道伊負債累累,有一天他來說有個大哥可以處理這種事情
,而且借錢不用還,是這樣介紹,被告癸○○才到伊的工廠,伊
沒有跟陳崇和說伊的修車工廠經常被人家圍或經常有人上門討債
,因為在被告癸○○來之前,伊沒有信用瑕疵的問題,伊一直在
入票,被告癸○○來的那天伊下午3點半有票要入款,伊還在籌措
,被告癸○○那天來他說這種票不能入,伊說那這樣就跳票阿,
他說江湖處理的方法不跳票就沒辦法找出誰是債主,也不能擋債
,伊說那天的錢已經籌好,他說不行,因為票一定要讓他跳,就
是那天票跳了以後所有的事情才開始,因為伊跳票,被告癸○○
當天押了簡建明,林詩棋當晚就來了,來了之後被告癸○○就跟
他們談,依照被告癸○○處理的方法,伊還是欠對方錢,在被告
癸○○來之前伊沒有欠錢,伊的票都有兌現,對方沒有經常來伊
的工廠堵伊討債,陳崇和帶被告癸○○來之後,他說要用這種方
法處理,就開始讓票退票跳票,伊退2張,就開始有人來討債,
從跳票的那天開始,被告癸○○跟他小弟在伊的工廠,被告癸○
○會幫伊應付他們,基本上是談,他們來互嗆名號,討債的人就
先離開了,後來他們是透過民事訴訟來討欠款,伊一直打官司打
了1、2年
一天簽的,因為被告癸○○說這個步驟一定要出來,620萬元是被
告癸○○說620萬元,簽完借款合約書和6張本票,伊同時交給被告
癸○○,伊把所有欠款,所有的東西都給被告癸○○看過,跟被
告癸○○討論的結果就是最高債權額,才能凌駕所有的人,簽的
時候戊○○也在,本票都有完整的發票日期和簽名,被告癸○○
提議簽借款合約書及本票,是說這是假債權用來擋500萬元以下的
其他債權人,被告癸○○有強調假債權,他說他不會拿這借款合
約書和本票來跟伊催討債務,剛開始的第1、2個月,被告癸○○
幾乎都沒有提到他長期在工廠幫伊擋那些來討債的人要報酬或好
處,是過了半年或1年,搬到陳厝坑後,因為被告每天都來喝咖啡
、吃飯吃便當,聊天談笑間有意無意說出如果照江湖比例3成左右
,如果伊有賺錢不要失他這個禮,伊不同意,簽借款合約書跟本
票的時候,還沒有租桃園龜山鄉陳厝坑,因為有人來大埔,被告
癸○○提議說這個地方不能久留,要搬走,後來搬到樹林新樹路
蓋廠房,蓋完就被拆了,伊所有器具又搬到樹林家樂福,後來在
103年1月間搬去陳厝坑,租金跟押租金是伊付的,不是被告癸○
○付的,去陳厝坑後沒有人上門討債,唯一有1個很熟的朋友來討
債,還是被被告癸○○擋走,不管被告癸○○擋走多少人,伊欠
的債就是一毛錢沒有減少,人家還是透過民事訴訟來討債,借款
合約書中620萬元其中20萬元是真的有借款,是伊在做大鵬灣賽車
那邊的事情,這20萬元算是借款,伊沒有還被告癸○○20萬元,其
他600萬元、本票6張各100萬是假債權,沒有因為被告癸○○的協調
,導致1000多萬元就不用付了的事情
被告癸○○主動拿出借款合約書,他的意思是叫伊等簽那一張,
對外他比較有立場說因為他是最大的債權人,比如你是欠200萬元
的,他是600萬元,當然是由他600萬元的先來處理,等於他可以先
壓住那些資金比較小的,被告癸○○有跟子○○講明這就是一個
假債權,讓他假裝當對外最大的債主,他有強調他以後不會拿這
張來跟伊等討債,被告癸○○幫伊等處理這些事情,有什麼好處
,就是子○○幫他做他的車,被告癸○○修車的材料錢會付,等
於是子○○幫他修車的工資來抵幫忙,工資不跟被告癸○○拿,
在簽借款合約書的時候當場就有講清楚,而不是被告癸○○將來
要拿這張來跟伊等討620萬元,借款合約書上是寫620萬元,那時候
他有轉一個20萬元給伊,但那20萬元後來子○○拿去付汽車零件的
錢,那時他借給子○○的,是在簽這份借款合約書之前,如果伊
知道被告癸○○將來會拿這份合約書來跟伊討債,伊不可能簽這
份借款合約書,後來伊其他的債權人O部都有告,O部都有訴訟,
除了20萬元是買汽車材料零件是裝在被告癸○○的車上,伊跟子○
○、普飛特公司沒有欠被告癸○○一毛錢等語明確(見本院107年
度易字第228號卷一第265頁至第281頁、第317頁)
稽之證人即告訴人子○○、戊○○、證人壬○○就告訴人子○
○因債務纏身,經被告癸○○向告訴人子○○、戊○○表示需簽
立本案借款合約書,使被告癸○○對外可以最大債權人身分,為
告訴人子○○、戊○○阻擋債務云云,且被告癸○○亦向告訴人
子○○、戊○○表示將來不會執本案借款合約書、本票向渠等行
使債權云云,致告訴人子○○、戊○○誤信為真,而依被告癸○
○指示,由告訴人子○○為債務人、告訴人戊○○為O帶保證人,
於上揭時、地簽立本案之借款合約書,再由告訴人子○○開立如
附表二所示面額各100萬元之本票6張交予被告子○○等情之過程、
緣由,前後及彼此間所述始終互核一致,苟非證人即告訴人子○
○、戊○○確實身歷其境而有其事,且對於被害經過記憶深刻,
焉能迭次證述一致綦詳如前,再衡以證人即告訴人子○○於本院
審理中證稱:620萬元中的20萬元,被告癸○○在伊做東港大鵬灣
工廠時已經借給伊,當然伊有欠被告癸○○20萬元等語(見本院
107年度易字第228號卷二第269頁至第271頁),證人即告訴人戊○○
於本院審理中證稱:那時候被告癸○○真的有借給子○○20萬元等
語(見本院107年度易字第228號卷一第275頁至第276頁),可見證人
即告訴人子○○、戊○○尚無再虛妄指證或一昧堆砌、加深被告
癸○○涉案情節之情形,足見證人即告訴人子○○、戊○○上揭
所證各節應非烏有之情,況證人即告訴人子○○、戊○○於偵查
及本院審理中、證人壬○○於本院審理中均已具結擔保其證詞之
可信性,自應無以擔負偽證罪刑責而虛偽證述,以誣陷被告癸○
○之必要及可能,是其等上開證述應非子虛
至於證人即告訴人子○○、戊○○於偵查中均證稱渠等完全未
向被告癸○○借款620萬元等語在卷(見105年度他字第5445號偵查卷
第203頁反面、第205頁反面),而在本院中係證稱:被告癸○○有
借款20萬元予子○○等語在卷(見本院107年度易字第228號卷一第
275頁至第276頁、本院107年度易字第228號卷二第269頁至第271頁),
證人即告訴人子○○、戊○○就被告癸○○是否有借款予告訴人
子○○20萬元於偵審中固有證述不一之處,然證人即告訴人子○○
、戊○○於當時與被告癸○○交涉簽立本案借款合約書及本票當
時,告訴人子○○、戊○○有多筆債務纏身,且被告癸○○亦有
委託告訴人子○○修理車輛,其等財務往來確有尚未釐清之情形
,業據證人即告訴人子○○於本院審理中證稱:當然伊有欠被告
癸○○20萬元,可是伊在工廠裡有個黑板,每次做了多少東西,
多少錢他就扣扣扣等情在卷(見本院107年度易字第228號卷二第27
4頁),並經證人即告訴人戊○○於本院審理中證稱:那時候被告
癸○○的車在陳厝坑的時候有買一些零件,子○○就用那20萬元
幫被告癸○○付等語在卷(見107年度易字第228號卷一第276頁),
是證人即告訴人子○○、戊○○在與被告癸○○交涉簽立本案借
款合約書、本票前後,與被告癸○○間尚另有修理車輛、零件等
費用、酬勞尚未釐清之情形,則此時其等對於被告癸○○之20萬元
之借款是否已經清償或折抵極有可能記憶不清,然證人即告訴人
子○○、戊○○就其等如何遭被告癸○○向渠等佯稱要成為告訴
人子○○、戊○○最大債權人身分,為告訴人子○○、戊○○阻
擋債務云云,且被告癸○○亦向告訴人子○○、戊○○表示將來
不會執本案借款合約書、本票向渠等行使債權云云,始依被告癸
○○之指示簽立本案借款合約書,告訴人子○○更開立面額各1
00萬元之本票6張予被告癸○○之基本情節前後均始終證述一致如
前,尚難以被告癸○○是否真有借款20萬元之前後證述略有出入,
就遽認證人即告訴人子○○、戊○○之O部證詞不可採信
3.再查,告訴人子○○、戊○○於102年9月15日簽立本案借款合約書
時,即負有該借款合約書所載之債務責任,其並不因被告癸○○
尚未持此向法院提起訴訟而異其責任,是告訴人子○○、戊○○
於前揭時、地簽立本案借款合約書時,即使被告癸○○成為告訴
人子○○、戊○○之債權人,被告癸○○因此而得有不法之利益
,再按本票為要式證券,本票之作成必依票據法第120條第1項第
1款至第8款所定法定方式為之,本票之必要記載事項如有欠缺,除
票據法另有規定(如票據法第120條第2項至第5項)外,其本票即
為無效,此就票據法第11條第1項、第120條之規定觀之自明
是本票之作成只要未欠缺票據法應記載之事項即屬有效之有價證
券,經查,告訴人子○○依被告癸○○之指示開立之本票6張,均
已完整填寫本票必要記載事項,是告訴人子○○因此負有本票之
發票人責任,該6張本票具「有價證券」之經濟價值,是告訴人子
○○將該6張本票交付給被告癸○○,自是交付具有財產價值之
物予被告癸○○無訛,是自不能以被告癸○○事後始終未行使或
流通該等本票,亦未執本案本票或借款合約書向法院聲請本票裁
定或起訴,即以此倒果為因,推論被告癸○○於取得本案借款合
約書、本票時,主觀上無使自己不法所有之意圖,是被告癸○○
及其辯護人前開所辯,無非臨訟卸責之詞,俱無可採
4.至證人丑○○於本院審理中固證稱:伊大概知道他們在協議子○
○為了要報答被告癸○○,所以願意寫一張類似合約的東西要給
被告癸○○,寫完後子○○還跟伊說他遇到貴人,被告癸○○幫
他檔很多債,簽600萬元這一張是酬庸,當下伊看到的他們在簽的
時候是很和諧,伊記得是在陳厝坑的工廠看到的,伊沒有去過桃
園市○○鄉○○村0○00號工廠(見本院107年度易字第228號卷二第
329頁至第330頁、第335頁),惟被告癸○○與告訴人子○○、戊○
○簽立本案借款合約書之時、地及緣由,且本案借款合約書上所
載之金額為620萬元等情,業據本院認定如前,俱與證人丑○○所
證不符,證人丑○○所證是否為真實,已非無疑,又被告癸○○
與告訴人子○○、戊○○簽立本案借款合約書、本票時,證人丑
○○並未在場,且證人丑○○因與告訴人子○○合作泡芙工廠失
利導致證人丑○○婚姻失和,而對告訴人子○○間心生怨隙等節
,亦據證人即告訴人子○○於本院審理中證述在卷(見本院107年
度易字第228號卷二第342頁、第348頁至第349頁),證人丑○○亦於
本院審理中證稱:子○○叫伊買機器在陳厝坑工廠做泡芙,伊跟
子○○說做不起來的話,伊會妻離子散,子○○說不會,伊相信
子○○才又去貸款50萬元,因為伊等買機器差不多將近要10幾萬
元,還有材料要10幾萬元,剩下的錢伊就是拿給子○○,因為他要
去買材料,伊因為子○○的關係導致虧損50萬元,導致伊離婚等
語(見本院107年度易字第228號卷二第337頁至第339頁、第349頁),
可見證人丑○○確與告訴人子○○間存有宿怨,其上揭證詞難認
無偏頗之虞,復於實情有違,是無從依其證詞為有利被告癸○○
之認定
2.證人己○○於偵查中證稱:被告甲○○、丙○○於105年4月21日晚
間7時50分許,有到士林區士東路91巷8號小黑咖啡店,他們說要找
伊姐姐即告訴人戊○○,伊就說她沒有在這邊,他們就跟伊說戊
○○欠他們錢,叫伊把戊○○交出來,他們有拿本案借款合約書
之類的,他們說他們知道伊爸住在哪裡、店在哪裡,如果沒有把
戊○○找出來,意思就是要一直來找伊,還有叫戊○○還錢,他
們有說欠他們老闆即被告癸○○錢,就說伊等跑不掉,他們在店
裡待15分鐘左右,伊心裡感覺很害怕,因為他們表情有點兇,講
話的口氣有威脅的感覺,若伊沒有找到戊○○,要一直來店裡騷
擾伊,還說他知道店開在這裡,會一直來找伊,被告甲○○體型
又很胖,他們一進來讓伊很害怕,主要都是被告甲○○在講話等
語明確(見105年度偵字第5445號偵查卷第200頁反面至第201頁),並
於本院審理中證稱:被告甲○○、丙○○於105年4月21日晚間7時
50分許,來小黑咖啡店找戊○○,沒有消費,他們說戊○○欠他們
錢,要伊把戊○○找出來,他們還有說知道伊家在哪裡,伊爸爸
、媽媽的店在哪裡,然後要伊趕快把姐姐找出來,伊聽到這些話
心裡當然是害怕,因為伊沒有遇過這種事情,他們講這些話的同
時有拿借錢的本票還是什麼東西,伊有看上面有寫欠多少錢這樣
子,有看到戊○○的簽名,伊認得她的字跡,伊只有看是不是戊
○○欠的錢,當時被告甲○○、丙○○有說他們是幫誰來討債的
,他們出示這張紙上其中一位債權人,就講是這個人叫他們來討
的,被告甲○○拿出來時,伊是第一次看到這份文件,被告甲○
○、丙○○沒叫伊還這筆錢,只是要求伊把戊○○找出來,不然
說伊等家人要不要幫她處理,他說如果伊等不處理,他說他會再
來、會繼續來找伊等,他是說他還會過來找,說他知道伊店裡在
哪邊,家裡在哪裡都知道,被告甲○○、丙○○講話的語氣應該
算有點強硬,但沒有很大聲的在講這些話,只是叫伊趕快把戊○
○找出來還他們錢,伊有馬上打電話跟伊父親丁○○講這件事,
丁○○要伊注意安全,因為他們都來店裡找戊○○了,但伊沒有
把戊○○找出來,他們又要再來店裡找,伊會害怕,因為伊開店
,怕會影響到生意等語明確(見本院107年度易字第228號卷一第2
86頁至第290頁、第294頁至第296頁、第312頁)
4.證人即告訴人己○○歷次證述遭被告甲○○、丙○○、證人即告
訴人丁○○歷次遭被告癸○○、甲○○、丙○○恐嚇取財之過程
大致均相符,並無重大歧異之處,顯屬其難以抹滅之記憶,又證
人即告訴人己○○於本院審理中證稱:被告甲○○沒有說要不把
戊○○找出來要碴店等語(見本院107年度易字第228號卷一第46頁
),證人即告訴人丁○○於本院審理中證稱:被告甲○○有說不
返還戊○○之前借款5、600萬元以後會一直來,但是沒有說來店裡
要幹嘛,砸店或殺伊或殺伊家人等語(見本院107年度易字第228號
卷一第311頁),可見證人即告訴人己○○、丁○○尚無再虛妄指
證或一昧堆砌、加深被告癸○○、甲○○、丙○○涉案情節之情
形,可見證人即告訴人己○○、丁○○上揭所證各節應非烏有之
情,況證人即告訴人己○○、丁○○於偵查及本院審理中均已具
結擔保其證詞之可信性,自應無以擔負偽證罪刑責而虛偽證述,
以誣陷被告癸○○、甲○○、丙○○之必要及可能,是其等上開
證述應非子虛
又被告甲○○於事實欄三、(二)所示之時間,有向告訴人丁○○表
示「…負責人我找不到,我一定找保證人…大哥你如果說我沒辦
法,我沒辦法600多萬我都沒辦法付,好來,我的誠意拿出來,我
攬一點,300還是250,剩下的麻煩你欲找子○○不要找我女兒,這
我可能可以跟我老闆說看看,他可能會接受…」,此經本院當庭
勘驗現場錄影光碟屬實,有本院勘驗筆錄1份在卷可參(見本院
107年度易字第228號卷一第328頁)
則被告癸○○、甲○○、丙○○所為上開O語、舉動,客觀上均已
足使告訴人己○○、被害人丁○○對財產法益遭受危害產生不安
全感(即其等所開之店會因被告3人前來而營業受影響),而屬將
來惡害之通知甚明,無論被告癸○○、甲○○、丙○○有無實際
加害作為,其既已對告訴人己○○、被害人丁○○為上開惡害之
通知,客觀上當已足使告訴人己○○、被害人丁○○心生畏懼,
且被告癸○○、甲○○、丙○○前揭先後3次對告訴人己○○、
丁○○恐嚇,其等目的無非係為透過對告訴人己○○、丁○○施
壓,使告訴人己○○、丁○○支付600萬元,是被告癸○○、甲○
○、丙○○確有於事實欄三所載之時、地,恐嚇要求告訴人己○
○、被害人丁○○為告訴人戊○○處理本案借款合約書上所載之
債務之事實,應屬彰彰甚明,被告癸○○、甲○○、丙○○當有
共同對告訴人己○○、丁○○恐嚇取財之行徑,至為灼然,被告
癸○○、甲○○、丙○○空言否認及辯護人辯以並無上開恐嚇取
財之事實云云,俱無足取
7.共同正犯之成立,祇須具有犯意之聯絡,行為之分擔,既不問犯
罪動機起於何人,亦不必每一階段犯行,均經參與
又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不限於事前有所協議,其於行為當時,
基於相互之認識,以共同犯罪之意思參與者,亦無礙於共同正犯
之成立,且其表示之方法,亦不以明示通謀為必要,即相互間有
默示之合致,亦無不可
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原不以數人間直接發生者為限,即有間接
之聯絡者,亦包括在內
即共同正犯間,非僅就其自己實行之行為負其責任,並在犯意聯
絡之範圍內,對於他共同正犯所實行之行為,亦應共同負責
又共同正犯應就O部犯罪結果共負責任,故正犯中之一人,其犯罪
已達於既遂程度者,其他正犯亦應以既遂論科,最高法院分別著
有34年上字第862號、73年臺上字第1886號、第2364號、77年臺上字第
2135號、28年上字第3110號、32年上字第1905號、29年上字第3617號判例
意旨足資覆按
又按刑法上之故意,分直接故意(確定故意)與間接故意(不確
定故意),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者
,為直接故意
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
意者,則為間接故意,此觀刑法第13條規定即明
經查,被告丙○○於事實欄三、(一)、(二)所示之時間,陪同被告
甲○○一同向告訴人己○○、丁○○索討金錢,既自始至終均陪
同在被告甲○○之身旁,以如此近之間隔,被告甲○○對告訴人
己○○、丁○○口出恫嚇之詞時,被告丙○○必能聽聞,而知被
告甲○○正在為恐嚇之非法行為,若被告丙○○與被告甲○○間
本無犯意之聯絡,其焉會於事實欄三、(一)、(二)所示之時間,一
再隨同被告甲○○向告訴人己○○、丁○○索討財物,又被告丙
○○與甲○○於事實欄三、(二)所示之時間與被告甲○○前往告
訴人丁○○上址奧斯卡洗衣店,向告訴人丁○○表示「你是李爸
爸嘛?我們之前有,你看一下這些資料…」、「她都沒有到場,
是她的名字,我們走法律她都避不見面」、「我們都有法院資料
啊,她都沒有到場」、「對嘛,是她的名字嘛,對啊」等內容,
此經本院當庭勘驗屬實,有本院勘驗筆錄1份在卷可參(見本院1
07年度易字第228號卷一第326頁至第327頁),又被告甲○○當時係提
出本案借款合約書與告訴人丁○○觀看,業如前述,益足證被告
丙○○行事前即與被告癸○○、甲○○間有共同犯意之聯絡甚明
,況依上揭勘驗筆錄,被告丙○○並無隻字片語提及告訴人子○
○、戊○○積欠其薪資等內容,是被告丙○○上揭所辯,顯屬無
稽,要無可採
一、被告癸○○、甲○○如事實欄一所示犯行部分:核被告癸○
○、甲○○如事實欄一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05條之恐嚇危害安全
罪
按數行為於同時同地或密切接近之時地實施,侵害同一之法益,
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
,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
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則屬接續犯
查被告癸○○、甲○○共同基於恐嚇之單一犯意,在如附表一各
編號所示之時間,接續張貼如附表一各編號所示內容之貼文、留
言恫嚇告訴人辛○○、被害人庚○○,可認係在密接之時、地為
前揭犯行,且各次所侵害之法益相同,行為之獨立性堪認薄弱,
依前開說明,應論以接續犯
被告癸○○、甲○○就事實欄一所示恐嚇犯行具有犯意聯絡,行
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一)被告癸○○行為後,刑法第339條業於103年6月18日修正公布施行
,並自同年月20日生效
修正前刑法第339條原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
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
役或科或併科1千元以下罰金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修正後刑法第339條則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
,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
拘役或科或併科50萬元以下罰金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修正後該條第1項就併科罰金部分,由原本1千元以下罰金增加至
50萬元以下罰金,是經比較新、舊法律,修正後刑法第339條第1項
並未有利於被告,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規定,自應適用被告癸
○○行為時即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規定
(二)本案借款合約書,被告癸○○尚得持向法院提起訴訟主張債權
,實具財產上之利益,被告癸○○以詐術,致告訴人子○○、戊
○○陷於錯誤,簽立本案借款合約書,核其此部分所為係犯刑法
第339條第2項詐欺得利罪
再按本票係屬有價證券,被告癸○○詐騙告訴人子○○簽發本案
本票部分,核被告癸○○此部分所為,係犯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
1項之詐欺取財罪
而被告癸○○以一行為向告訴人子○○、戊○○為詐騙行為,成
立同種想像競合犯,應從一重之詐欺得利罪處斷
被告癸○○以一詐欺行為,觸犯上開2罪名,係想像競合犯,應依
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情節較重之詐欺取財罪論斷
至起訴書雖僅就被告癸○○施以詐術,致告訴人子○○、戊○○
陷於錯誤,而簽立本案借款合約書之行為起訴,惟該部分與被告
癸○○施以詐術,致告訴人子○○陷於錯誤,而開立本案本票6張
部分具想像競合之一罪關係,為起訴效力所及,本院於審理中並
當庭告知該罪名(見本院107年度易字第228號卷二第500頁),無礙
被告癸○○及其辯護人防禦權之行使,本院自得併予審理
(三)至告訴人子○○、戊○○所簽立本案借款合約書,固載明「乙
方(即告訴人子○○)簽發本票或支票同甲方(即被告癸○○)
借款並收訖現金新臺幣陸佰貳拾萬元整,不另立收據」等內容,
有本案借款合約書影本1份在卷可參,惟被告癸○○於簽立本案
借款合約書前,確有借款20萬元予告訴人子○○等情,業據證人即
告訴人子○○、戊○○證述如前,是被告癸○○對於告訴人子○
○確有20萬元之借款債權,並非因遭被告癸○○詐騙,且卷內亦
乏積極證據可認告訴人子○○、戊○○就20萬元之部分係遭被告
癸○○施用詐術而陷於錯誤,公訴意旨另認被告癸○○此部分亦
構成詐欺取財罪嫌一節,尚屬無據,惟被告癸○○此部分若成立
犯罪,與被告所為前開詐欺取財犯行具有一罪關係,爰不另為無
罪之諭知
(一)核被告癸○○、甲○○、丙○○如事實欄三所為,均係犯刑法
第346條第3項、第1項恐嚇取財未遂罪
(二)至公訴意旨雖認被告甲○○、丙○○此部分所為,係涉犯刑法
第305條第1項之恐嚇罪嫌云云
惟查,被告癸○○、甲○○、丙○○以上揭恐嚇之方式向告訴人
己○○、丁○○索討財物,且渠等均具有不法所有意圖,業經本
院認定如前,是公訴意旨認被告甲○○、丙○○係涉犯刑法第305
條之恐嚇罪嫌,容有未洽,惟恐嚇取財罪及恐嚇危害安全罪基本
社會事實同一,僅係主觀犯意有所不同,爰依刑事訴訟法第300條
規定變更起訴法條,本院並已當庭告知被告甲○○、丙○○就此
部分上可能涉犯刑法第346條第3項、第1項之恐嚇取財未遂罪(見本
院107年度易字第228號卷二第532頁),本院自得併予審理
(三)又查,被告癸○○、甲○○、丙○○為求達成向告訴人己○○
、丁○○強索金錢之單一目的,始於本件先後3次密接之時間、
地點,持續以對告訴人己○○、丁○○為前述恐嚇之舉動,侵害
同一法益,其各自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實難
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合為
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自屬包括一罪之接續犯
再被告癸○○、甲○○、丙○○3人間,就此部分犯行部分,均有
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均應論以共同正犯
被告癸○○、甲○○、丙○○均已著手於恐嚇取財之犯行,惟因
告訴人己○○、丁○○並未交付財物而未遂渠等之犯行,爰均依
刑法第25條第2項之規定減輕其刑
四、被告癸○○所犯上揭3罪、被告甲○○所犯上揭2罪,犯意各別
,行為互殊,均應予分論併罰
五、爰以行為人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癸○○、甲○○不思理性
處理渠等與告訴人辛○○、庚○○間之糾紛,即率爾為上述恐嚇
之犯行,又被告癸○○本應尋求合法之途徑賺取財物,竟捨此不
為,而利用告訴人子○○、戊○○對其之信任,假藉為告訴人子
○○處理債務之名義取信於告訴人子○○、戊○○,詐使告訴人
子○○、戊○○簽立本案借款合約書,告訴人子○○並開立面額
各為100萬元之本票6張交予被告癸○○,使告訴人子○○因此負有
本票之發票人責任,告訴人子○○、戊○○及成為借款合約書所
載債務之債務人、O帶保證人,且被告癸○○、甲○○、丙○○與
告訴人己○○、丁○○間,並無任何債權債務糾紛,竟多次前往
告訴人己○○、丁○○經營之店家索討財物,被告癸○○、甲○
○、丙○○犯罪之動機、目的及手段均有可眥,情節可謂重大,
兼衡被告癸○○、甲○○、丙○○之素行,此有臺灣高等法院被
告前案紀錄表附卷可稽,且審其等智識程度、所肇損害,暨被告
癸○○犯後僅坦承恐嚇告訴人辛○○、庚○○之犯行,被告甲○
○、丙○○犯後均矢口否認犯行之態度等一切情狀,爰各量處如
主文所示之刑,並就被告癸○○恐嚇部分,另諭知如易科罰金之
折算標準,並就被告癸○○、甲○○不得易科罰金之部分定其等
應執行之刑,以示懲儆
修正後刑法第2條第2項規定:「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
適用裁判時之法律」,是本件之沒收宣告,自應適用裁判時之規
定
修正後刑法新增第38條之1第1項規定:「犯罪所得,屬於犯罪行為
人者,沒收之
」本案被告癸○○所為如事實欄二所示之犯行,而詐得之本案借
款合約書、附表二所示本票6張等財物,業經本院認定如前,既屬
被告因前揭犯罪取得之所得,亦核無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所定「過
苛之虞」、「欠缺刑法上之重要性」、「犯罪所得價值低微」或
「為維持受宣告人生活條件之必要」情形,自應依刑法第38條之
1第1項前段規定宣告沒收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刑法第2條
第1項前段、第2項、第28條、第55條、第305條、第346條第1項、第
3項、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刑法第25條、第41條第1項前段、第
51條第5款、第38條之1第1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
段,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判例
最高法院52年臺上字第751號判例、75年度臺上字第548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分別著有34年上字第862號、73年臺上字第1886號、第2364號、77年臺上字第2135號、28年上字第3110號、32年上字第1905號、29年上字第3617號判例
名詞
共同正犯 7 , 不確定故意 1 , 接續犯 3 , 想像競合 3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法例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46條第1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刑法,第346條第3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25條,25,未遂犯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5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4

刑法,第346條第3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3

刑法,第346條第1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3

刑法,第339條第2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刑法,第339條,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2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2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法例   2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票據法,第600條,600,A   1

票據法,第120條第5項,120,本票   1

票據法,第120條第2項,120,本票   1

票據法,第120條第1項第8款,120,本票   1

票據法,第120條第1項第1款,120,本票   1

票據法,第120條,120,本票   1

票據法,第11條第1項,11,通則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1

刑法,第305條第1項,305,妨害自由罪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1

刑法,第25條,25,未遂犯   1

刑法,第1條,1,法例   1

刑法,第13條,13,刑事責任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