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地方法院  20190307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37條,侵占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 | 森林法第50條,罰則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嗣警於105年3月30日下午4時30分許,持本院所核發之搜索票至被告
位於南投縣○○鎮○○路00巷00號之居處搜索,扣有上開森林主產
物(均已發還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南投林區管理處,下稱南
投林管處),因而認為被告涉犯森林法第50條之收受贓物罪嫌等
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
、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
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40年台
上字第86號、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要旨參照)
且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
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
為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又按,刑事訴訟法第161條已於91年2月8日修正公布,修正後同條第
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
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闡明之證
明方法,無從說服法官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要旨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為被告涉犯前揭罪嫌,無非是以被告於偵查中之
陳述(見警卷第3至6頁、105年度偵字第1588號卷(下稱偵卷)第22、
23頁)、證人即南投林管處竹山工作站護管員塗清祥於警詢時之
證述(見警卷第8至10頁)、證人O加漢於偵查中之結證(見偵卷第
36頁)、南投林管處森林被害告訴書暨森林被害報告書(見偵卷
第51、52頁)、南投縣政府警察局竹山分局搜索扣押筆錄、扣押物
品目錄表、國有林產物被害價金查定書、代保管收據、刑案現場
照片(見警卷第16至31、33至43頁)、南投縣○○鎮○○○段000○
0000地號土地現場拍攝照片、南投林管處103年8月25日投作字第1034
108399號函及所附土地建物查詢資料、地籍圖、現場照片(見103年
度他字第246號卷第56至58、148至156頁)、南投林管處105年4月25日投
授竹政字第1054701997號函及所附會勘紀錄表、南投縣政府警察局竹
山分局105年5月6日投竹警偵字第1050005136號函及所附現場會勘照片
、南投林管處會勘紀錄表、警員職務報告(見偵卷第30、31、38至
45頁)、南投林管處103年4月7日投作字第1034102507號函及所附標售
牛樟殘材資料、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99年7月30日林政字第991
721775號函、本院102年度訴字第762號刑事判決(見偵卷第73至81頁)
、勞水坑段126之1026地號土地查詢資料(見103年度他字第246號卷第
157至169頁)等件作為論斷之依據
(二)然按,所謂贓物,係指因侵害財產法益所取得之財物而言,例
如犯竊盜、強盜、侵占、詐欺等罪所得之財物均屬之(最高法院
90年度台上字第1861號判決意旨參照)
證人O加漢雖又於本院審理中證稱「我有聽被告說過是在103年那一
趟,他放在他妹妹丈夫那裡」、「當時被告有搬一些下來警察沒
有收走,是放在副駕駛座那邊,警察沒搜到」、「105年的我不知
道,那時候我在關,我有問過被告O些東西是哪裡來的,我106年9
月中假釋回去的時候遇到被告問的,他跟我說當時在車上搬下來
的」(見本院卷第153、154頁),但其復證稱「我不知道是不是這
些」、「那時候我整車都是木頭,我認不出來是不是這些」、「
他之前有跟我講說要拿幾塊去用」、「(問:103年那個案子,搬
的時候你有跟被告說O些木頭是誰的嗎?)沒有,就我竹林的
當時跟他講在我竹林是我們的」、「(問:你剛說被告可能有從
你的車子拿一些木頭,那被告有無經過你的同意?)當時他有問
過我,說要拿幾塊去種牛樟菇」(見本院卷第154、155、157頁),
是關於上開木材中之牛樟木殘材是否同為本院105年度審易字第51號
刑事判決犯罪事實一(一)所示(見偵卷第65頁)之牛樟木殘材贓
物?被告是否知悉該些牛樟木係屬贓物等節,證人O加漢均未為肯
定之證述,亦難驟指被告涉有收受贓物犯行
惟按,認定犯罪事實應依證據,為刑刑事訴訟法所明定,故被告
否認犯罪事實所持之辯解,縱屬不能成立,仍非有積極證據足以
證明其犯罪行為,不能遽為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1831
號判例要旨參照),起訴書所提出之證據既已無從認定被告確有
收受贓物之犯行,業如前述,則不論被告所持之上開辯解是否成
立,均不能遽為被告有罪之認定
(六)此外,雖然被告表示除扁柏茶盤外,對於撿拾其餘木材可能涉
犯刑法第337條侵占漂流物罪認罪(見本院卷第77頁)
但按,贓物罪係對於他人財產犯罪所得之物,為故買、收受、牙
保、搬運、寄藏之行為,旨在防止因竊盜、詐欺、侵占各罪被奪
取或侵占之物難於追及或回復(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3867號判
決意旨參照)
刑法第337條侵占罪之侵占行為乃指將遺失物等脫離物事實上置於
自己實力支配下之行為,保護法益則為原持有人回復持有該物之
財產利益
準此,贓物罪與侵占漂流物罪所侵害之法益,明顯不同,基本社
會事實亦非同一,本案起訴意旨引用森林法第50條之收受贓物罪提
起公訴,不論被告是否涉犯刑法第337條之侵占漂流物罪,本院均
無從變更起訴予以裁判,併予敘明
六、綜上所述,公訴意旨指述被告涉犯森林法第50條之收受贓物罪
嫌所憑之證據,仍然存有合理之懷疑,尚未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
不致有所懷疑之確信,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參酌前揭判例
要旨,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0年度台上字第186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1831號判例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3867號判決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森林法,第50條,50,罰則   3

刑法,第337條,337,侵占罪   3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