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地方法院  20190307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309條第1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律師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於民國107年6月4日中午(起訴書誤載
下午,應予更正)12時50分許,因不滿證人即其胞兄O智雄與告訴
人O佩琴交往,在被告及證人位於南投縣○○鄉○○村○○巷0號住
家中,基於傷害之犯意,徒手推告訴人至房屋範圍外,過程中以
指甲劃傷告訴人,致告訴人因此受有左側肩及上臂挫傷併表淺開
放性傷口之傷害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及第309條第1項之公然侮辱等
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
、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
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O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
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O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即難
遽採為不利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可資參
照)
又按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
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O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O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原
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足資參照)
再告訴人之告訴,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是其陳述是否
與事實相符,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必告訴人所述被害情
形無瑕疵可指,且就其他方面調查又與事實相符,其供述始足據
為判決之基礎
被害人就被害經過所為之陳述,其目的在於使被告受刑事訴追處
罰,與被告處於絕對相反之立場,其陳述或不免渲染、誇大
從而,被害人就被害經過之陳述,除須無瑕疵可指,且須就其他
方面調查又與事實相符,亦即仍應調查其他補強證據以擔保其指
證、陳述確有相當之真實性,而為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者
,始得採為論罪科刑之依據,非謂被害人已踐行人證之調查程序
,即得恝置其他補強證據不論,逕以其指證、陳述作為有罪判決
之唯一證據(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300號、32年上字第657號判例、
95年度台上字第6017號判決意旨參照)
五、綜上所述,本件告訴人雖於案發後前往醫院驗傷時,其受有
左側肩及上臂挫傷併表淺開放性傷口之傷害,然除告訴人前後不
一、誇大其辭之前開指訴外,並無補強證據足以擔保其所指訴遭
被告以上開用語辱罵,及其前開傷勢係被告故意傷害所致等情為
真實,依前開說明,自不得僅以其所為不利於被告之指訴,作為
被告有罪之唯一證據
本案公訴人認被告涉犯傷害及公然侮辱等罪嫌,所提出之證據或
指出之證明O法,於訴訟上之證明,顯尚未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
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O度,揆諸前揭說明,即屬不能
證明被告犯罪,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足資參照
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300號、32年上字第657號判例、95年度台上字第6017號判決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309條第1項,309,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