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地方法院  20190307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森林法第52條第5項,罰則 | 森林法第50條,罰則 |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1款,罰則 | 刑法第349條第2項,贓物罪 | 森林法第52條,罰則 | 刑法第349條第3項,贓物罪 |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罰則 | 刑法第357條,毀棄損壞罪 | 刑法第354條,毀棄損壞罪 | 森林法第50條第1項,罰則 | 刑法第219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森林法第52條第7項,罰則 | 森林法第50條第2項,罰則 | 森林法第52條第3項,罰則 | 森林法第52條第4項,罰則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4款,竊盜罪 | 刑法第320條第1項,竊盜罪 | 刑法第217條第1項,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349條,贓物罪 | 森林法第52條第6項,罰則 |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6款,罰則 |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4款,罰則 | 刑法第349條第1項,贓物罪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7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新臺幣拾萬元| | 律師
主文
甲OO犯如附表一編號1,2,3主文欄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一編號1,2,3主文欄所示之刑及沒收
有期徒刑不得易科罰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肆月,併科罰金新臺幣壹仟貳佰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罰金總額與壹年之日數比例折算
甲OO其餘被訴部分公訴不受理
乙OO犯如附表一編號4,5主文欄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一編號4,5主文欄所示之刑及沒收
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丙OO,丁OO,戊OO無罪
甲OO犯森林法第五十二條第三項、第一項第一款、第四款第六款之竊取森林主產物貴重木罪,處有期徒刑壹年伍月,併科處罰金新臺幣柒佰伍拾柒萬伍仟肆佰捌拾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罰金總額與壹年之日數比例折算
未扣案犯罪所得新臺幣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森林法第五十二條第三項、第一項第一款、第四款之竊取森林主產物貴重木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併科處罰金新臺幣伍佰陸拾肆萬捌仟捌佰零捌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罰金總額與壹年之日數比例折算
扣案如附表三編號1、4至12所示之物均沒收;未扣案如附表三編號16所示之物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如附表四、五所示之偽造署押(含署名、指印)均沒收
乙OO犯故買贓物罪,處有期徒刑捌月
扣案如附表二編號45、46所示之扁柏成品沒收
乙OO犯森林法第五十條第一項之故買贓物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拾月,併科處罰金新臺幣肆拾萬元
判決節錄
又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
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
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
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及第159條之5分別定有明文
(二)次按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因違背法
定程序取得之證據,其有無證據能力之認定,應審酌人權保障及
公共利益之均衡維護,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定有明文
扁柏藝品一般人不會丟掉都是放家裡,這是很正常,且被告甲OO也
都說被告乙OO根本不知道這是贓物,且取款的方式賣得價錢都是
一般的價錢,且17塊以外之部分,是何人所賣也不知道,被告乙
OO又如何能知其為贓物,由此足證明被告乙OO根本不知道是贓物等
語(見本院卷第141頁、第142頁)
而被告乙OO經營家具行多年,自應知悉扁柏為國有一級木,甚為珍
貴,其收購之扁柏之來源竟係姓名年籍不詳之人,並無取得合法
來源證明,且其購買數量甚大
惟實務上亦不乏被告在不同日期接續多次買受贓物,是基於罪疑
唯輕之證據法則取捨,即應為最有利於被告之認定,認定本案被
告乙OO故買贓物之犯行應屬接續之一行為,公訴意旨認被告乙OO就
犯罪事實三、(一)即如附表二編號18至編號46之扁柏係分二次向他
人購買,應分別論罪,尚有未恰,先予敘明
被告乙OO當天即可知悉被告甲OO所販售木材之種類、品質、數量,
並可確認木材之狀況,甚至與被告甲OO議價,顯見被告乙OO對於上
開木材為扁柏、材質狀況均知之甚詳,尤以其一次購買如此大量
之扁柏,竟完全未加以詢問有否合法購買證明及來源,況且被告
乙OO當日係第一次與被告甲OO見面,被告甲OO並非林務局或得以合
法販售大量一級木扁柏之人、亦無表明有合法標售之來源或有何
使被告乙OO誤認其為合法販售木材之人,被告戊OO亦未告以其販
售係漂流木,被告乙OO就其購買如此大量,且未經修剪平整之扁柏
角材應有所懷疑
(一)被告甲OO部分:1.犯罪事實一(森林法)部分(1)按95年7月1日起
施行之刑法第2條固規定「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適用行為時之法
律,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
律」,然若條文之修正無關乎處罰之輕重,僅為其他純文字之修
正,即非該條所指之法律有變更,自毋庸依該規定為新舊法之比
較,而應依一般法律適用原則,適用裁判時法(最高法院95年度
台上字第5599號判決要旨參照)
查被告行為後,森林法第52條雖於105年11月30日修正公布、同年12月
2日起施行生效,第1項酌作文字修正,第5項修正為「犯本條之罪
者,其供犯罪所用、犯罪預備之物或犯罪所生之物,不問屬於犯
罪行為人與否,沒收之」,刪除修正前第6項之規定,修正前第
7項配合移列第6項,但法定刑度均未修正,刑罰實質即無更異,自
無新舊法比較之必要,先予敘明
(2)又森林係指林地及其群生竹、木之總稱,森林法第3條第1項前段
定有明文
而所謂森林主產物,依國有林林產物處分規則第3條第1款之規定,
係指生立、枯損、倒伏之竹木及餘留之根株、殘材而言
(最高法院92年第17次刑事庭會議決議、93年台上字第860號判例意
旨參照)
(3)另按森林法第52條第3項、第4項規定,「犯同條第1項之森林主產
物為貴重木者,加重其刑至2分之1,併科贓額10倍以上20倍以下罰
金」、「前項貴重木之樹種,指具高經濟或生態價值,並經中央
主管機關公告之樹種」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已於104年7月10日以行農林務字第1041741162號函公
告森林法第52條第4項所定貴重木之樹種,並將臺灣扁柏列為貴重
木,又上開林班地為國有屬1620號水源涵養保安林乙情,有森林被
害報告書1份(見卷七第204頁)在卷可參,是被告甲OO係在保安林
犯竊取均屬貴重木之臺灣扁柏至明
又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4款所謂「結夥三人以上竊盜」,係指行竊之
共同正犯有3人以上而言,並不包括教唆犯及幫助犯在內(最高
法院73年度台上字第4981號判決意旨可參)
而犯森林法第52條第1項之罪而兼具數款加重情形時,因竊取行為
祇有一個,仍祇成立一罪,尚非法條競合或犯罪競合(最高法院
69年台上字第3945號判例意旨參照),而本案被告甲OO所犯森林法第
52條第1項、第3項之罪,兼具同法第52條第1款、第4款、第6款加重
情形,依上開說明,僅成立1罪,附此敘明
另按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1款、第4款、第3項之罪,為刑法第320條
第1項普通竊盜罪之特別規定,依特別法優於普通法之法律競合關
係,自應優先適用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1款、第4款、第3項之罪處
斷,併此敘明
至公訴書雖認被告甲OO犯罪事實欄一、(二)所為第二次竊取森林主
產物貴重木之犯行,亦應論以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6款之罪名,惟
被告甲OO該次之犯行係駕駛CY-7056號自小客車載送「阿賢」等多位
外勞至入山口盜伐林木,並載運共犯O明華等人下山,並未用以
車輛搬運贓物,業如前述,起訴意旨此部分容有誤會,附此敘明
犯罪事實欄二、(二)與「阿賢」等5位外勞、共同被告O明華、O進耀
、「三五兄」間,就上開犯行,均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應依
刑法第28條規定論以共同正犯
又刑罰法令規定為結夥者,為必要之共同正犯,此為當然之解釋
,判決書結論固應引用刑法第28條,但主文即毋庸諭知「共同」字
樣(最高法院69年度台上字第2948號判決意旨參照),是本件判決
主文即不再加列「共同」二字,併予敘明
2.犯罪事實二(偽造文書)部分:按刑法第217條所稱之「偽造署押
」,係指行為人冒用本人名義在文件上簽名或為民法第3條第3項
所稱指印之類似簽名之行為者而言(最高法院80年度台非字第277
號判決參照),故倘行為人係以簽名之意,於文件上簽名,且該
簽名僅在於表示簽名者個人身份,以做為人格同一性之證明,除
此之外,再無任何其他用意者,即係刑法上所稱之「署押」,若
於做為人格同一性之證明外,尚有其他法律上之用意者(例如表
示收受某物之用意而成為收據之性質、表示對於某事項為同意之
用意證明),即應該當刑法上之「私文書」
倘偵查機關所製作之逮捕通知書,其上僅備有「被通知人簽章」
欄,則在該等欄位下簽名及捺指印時,僅處於受通知者之地位,
尚不能表示其係有製作何種文書之意思及曾為何項意思表示,故
若有冒名而為之者,應認成立偽造署押罪(最高法院91年度台非字
第295號判決意旨、最高法院94年度第11次刑事庭會議(二)決議參照
)
經查,被告甲OO在附表四所示之文書欄位內接續偽造「O宥任」之
署押(含簽名及按捺指印),乃處於受通知者之地位,核其所為
,係犯刑法第217條第1項之偽造署押罪
起訴書認被告於如附表四所示之私文書上偽造「陳有任」、「O宥
任」簽名、捺印之行為係犯刑法第217條第1項之偽造署押罪嫌,尚
有未恰,惟其基本社會事實同一,本院自應予以審理,且經本院
當庭告知被告此部分所涉罪名(見卷十六第322頁至第323頁),而
無礙於其防禦權之行使,爰依法變更起訴法條,附此敘明
3.核被告甲OO如犯罪事實欄一、(一)所為,係犯森林法第52條第1項
第1款、第4款、第6款第3項之於保安林、結夥2人以上、使用車輛竊
取森林主產物,為貴重木罪
如犯罪事實欄一、(二)所為,係犯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1款、第4款
、第3項之於保安林、結夥2人以上竊取森林主產物,為貴重木罪
如犯罪事實欄二所為係犯刑法第217條第1項之偽造署押罪、同法第
216條、第210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且其於上開私文書上偽造署
押之行為,為偽造私文書之部分行為
偽造私文書後復持以行使,其偽造之低度行為,為行使之高度行
為所吸收,均不另論罪
4.按數行為於同時同地或密切接近之時地實施,侵害同一之O益,
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
,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
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則屬接續犯,而為包括
之一罪(最高法院86年台上字第3295號判例意旨參照)
此與同時偽造不同被害人之文書或支票時,因有侵害數個人O益,
係一行為觸犯數罪名者迴異(最高法院73年度台上字第3629號判例、
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2730號判決意旨參照
)
又按某甲冒某乙之名應訊,先後多次於筆錄上偽造「某乙」之署
押,顯係基於單一犯意接續為之,侵害單一O益,其各個偽造署押
之動作,乃組成整個犯罪行為之一部,應為接續犯而屬單純一罪
(本院86年度11月法律座談會結論意旨參照
)
查被告甲OO冒用O宥任名義應訊,先後於如附表四、五所示文件上
偽造O宥任之署名及按捺指印多次後,再交付予司法警察、檢察官
而行使之,從客觀上觀察,均係於同一刑事案件中,欲達同一逃
避刑責目的之接續數個舉動,在主觀上顯係基於一貫之犯意,在
客觀上各動作係時間密切接近接續地侵害同一O益所為,且各行為
獨立性極為薄弱,難以強行分開,應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
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應僅成立接續犯之實質一罪
5.被告甲OO以一接續行為,同時觸犯刑法第217條第1項之偽造署押罪
(如附表四所示之文件上之犯行)及同法第216條、第210條之行使
偽造私文書罪(如附表五所示之文件上之犯行)等罪名,行為實
施過程中具有時間上之重疊關係,而可評價為一行為觸犯數個相
異之罪名,為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前段規定,從一重之
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斷
6.被告甲OO所為2次竊取森林主產物貴重木犯行,及行使偽造私文書
,上開3罪,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第二次竊取森林主產物貴重木之犯行係於保安林、結夥2人以上犯
之,均應依森林法第52條第3項規定,加重其刑
8.森林法第52條第1項所載併科贓額2倍以上5倍以下之罰金(現已修
正為併科贓額5倍以上10倍以下罰金),其贓額之計算,應以被告
竊取森林主(副)產物時,被害客體之山價為準,如係已就贓物
加工或搬運者,自須將該項加工與搬運之費用,扣除計算(最高
法院47年台上字第1095號判例、96年度台上字第6851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森林法第52條第1項之加重竊取森林主(副)產物罪,關於
併科罰金部分,係以贓額(即山價)之倍數(2倍至5倍,現已修
正併科贓額倍數,如前所述)為準據,自屬刑法第33條第5款之特
別規定
故如遇山價計算至百元以下者,乘以倍數後之罰金,仍應計算至
百元以下(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2020號判決意旨參照),且森
林法於87年5月27日修正時,相關罰金之條文均已修正為以新臺幣為
罰金之單位,雖同法第52條未予O示,仍規定「併科贓額2倍以上
5倍以下罰金」(現已修正併科贓額倍數,如前所述),惟同法之
罰金條文既已經全部修正為以新臺幣為貨幣單位,解釋上該條文
之貨幣單位應與其他條文相同(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2578號判
決意旨參照),復按森林法第52條第3項規定「第1項森林主產物
為貴重木者,加重其刑至2分之1,併科贓額10倍以上20倍以下罰金
」
就第二次犯行併科贓額11倍即564萬8808元(51萬3,528×11=564萬880
8元),併科罰金部分,以最高之折算標準即3000元折算勞役1日,
猶不免逾越1年之日數,應依刑法第42條第5項規定,以罰金總額與
1年之日數比例折算並諭知罰金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
9.爰以被告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甲OO犯罪事實欄一所為森林法
犯行部分:罔顧自然生態維護之不易,恣意竊取國家重要森林資
源,對國家財產及森林保育工作均造成相當程度之損害,行為實
不足取,其兩次犯行分別竊得之扁柏數量17塊、15塊,且均為貴重
木,竊取數額大量,且金額甚鉅
兼衡被告甲OO犯後坦承上開犯行等一切情狀,量處被告甲OO如主文
第二項所示之刑,並就得易科罰金部分,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
準,就有期徒刑不得易科罰金部分及併科罰金部分定應執行之刑
,及罰金刑部分諭知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
(二)被告乙OO部分1.按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適用行為時之法律,
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
刑法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
經查:(1)森林法第50條曾於104年5月6日修正公布並於同年月8日施行
,修正前森林法第50條原規定:「竊取森林主、副產物,收受、
搬運、寄藏、故買贓物或為牙保者,依刑法規定處斷
」而修正後森林法第50條規定:「(第1項)竊取森林主、副產物
,收受、搬運、寄藏、故買或媒介贓物者,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
徒刑,併科新臺幣30萬元以上300萬元以下罰金
(第2項)前項竊取森林主、副產物之未遂犯罰之
」又依修正前森林法第50條規定,竊取森林主、副產物,收受、搬
運、寄藏、故買贓物或為牙保者,依刑法規定處斷
符合贓物罪者,即依贓物罪論罪科刑,是修正前森林法第50條所指
之犯罪,即係刑法上之普通竊盜罪或贓物罪(最高法院85年度台
上字第904號判決意旨參照)
(2)刑法第349條亦於103年6月18日修正公布,於103年6月20日生效,修
正前刑法第349條規定:「(第1項)收受贓物者,處3年以下有期徒
刑、拘役或500元以下罰金
(第2項)搬運、寄藏、故買贓物或為牙保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
、拘役或科或併科1000元以下罰金
(第3項)因贓物變得之財物,以贓物論
」修正後該條文則規定:「(第1項)收受、搬運、寄藏、故買贓
物或為媒介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50萬元以下
罰金
(第2項)因贓物變得之財物,以贓物論
」2.被告乙OO犯罪事實三、(一)故買贓物行為係於森林法第50條及刑
法第349條贓物罪修正施行前之,經比較新舊法結果,自以修正前
森林法第50條、刑法第349條第2項之規定對被告較有利
揆諸上揭說明,被告乙OO犯罪事實三、(一)自應適用行為時即修正
前森林法第50條、刑法第349條第2項之規定論處
是核被告乙OO如犯罪事實欄三、(一)所為,係犯修正前森林法第50
條之故買贓物罪,應依修正前刑法第349條第2項之故買贓物罪處斷
犯罪事實欄三、(二)所為,係犯修正後森林法第50條第1項故買贓物
罪
3.被告乙OO所為上開2次故買贓物犯行,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
分論併罰
4.被告乙OO前於103年間,因公共危險案件,經本院以103年度投交簡
字第102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4月確定,於103年5月15日易科罰金執行
完畢等情,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O錄表在卷可按,被告乙OO於
前案受有期徒刑之執行完畢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本案犯罪事實
欄三、(二)所示有期徒刑以上之罪,為累犯,並審酌被告乙OO本案
之犯罪情節,其購買數量龐大,並有助於盜伐集團銷贓而破壞山
林資源甚鉅,參酌司法院大法官第775號解釋之意旨,爰依刑法第
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
5.爰以被告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乙OO罔顧樹木生長及自然生態
維護之不易,明知扁柏為國家遭竊取之重要森林資源,仍故買該
貴重木,助長盜採珍貴林木之犯罪,危害自然生態及森林資源,
破壞森林保育,並造成犯罪追查困難,所為實不足取,兼衡被告
乙OO犯後否認犯罪,犯後態度難認良好,暨其智識程度及家庭經
濟狀況,及犯罪動機、目的及手段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
所示之刑及沒收,及定其應執行之刑
其中第2條第2項規定:「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適用裁
判時之法律」,是倘本件有逕行適用105年7月1日修正施行後之刑
法沒收相關規定之部分,毋須為新舊法之比較,先予敘明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4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刑法第219條之沒收規定,係刑法第38條第2項之特別規定,且刑
法第219條規定偽造之印文或署押,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
係採義務沒收主義,凡偽造之印文或署押,不論是否屬於犯人所
有,亦不論有無搜獲扣案,苟不能證明其已滅失,均應依法宣告
沒收(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3518號判決意旨參照)
另森林法第52條第5項原規定:「犯本條之罪者,其供竊取之器材
及第一項第六款之牲口、船舶、車輛,或有搬運造材之設備,不
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
」而105年11月30日總統以華總一義字第10500147011號令修正公布同條
第5項為:「犯本條之罪者,其供犯罪所用、犯罪預備之物或犯罪
所生之物,不問屬於犯罪行為人與否,沒收之
」此係配合105年7月1日施行之刑法第38條第2項規定而設之特別規定
,基於前述刑法第2條第2項規定當然適用「裁判時」沒收新制之
精神,依刑法第11條前段之規定,於此亦應同一解釋,應可適用
此修正後之森林法第52條第5項規定,況倘犯罪所用之物,不論依
新法或舊法均應沒收時,亦無有利或不利於行為人之比較適用問
題
經查:1.2人以上共同犯罪,關於犯罪所得之沒收、追繳或追徵,
應就各人所分得者為之,所謂各人「所分得」,係指各人「對犯
罪所得有事實上之處分權限」,法院應視具體個案之實際情形而
為認定:倘若共同正犯各成員內部間,對於不法利得分配明確時
,固應依各人實際分配所得沒收
然若共同正犯成員對不法所得並無處分權限,其他成員亦無事實
上之共同處分權限者,自不予諭知沒收
至共同正犯各成員對於不法利得享有共同處分權限時,則應負共
同沒收之責(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937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查被告甲OO如犯罪事實欄一、(一)竊得之森林主產物扁柏17塊經出
售予被告乙OO,得款41萬4500元,被告甲OO分得10萬元等情,業據被
告甲OO於警詢中自陳在卷(見卷三第41頁),此部分為被告甲OO犯
罪所得,雖未據扣案,仍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規定
沒收之,並諭知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
其價額
2.扣案如附表三編號1、6、7、9至12所示之物,乃供被告甲OO與同案
被告O進耀、O明華及其餘共犯等犯本案竊取森林主產物貴重木犯
罪所用之物等情,業經被告甲OO、同案被告O進耀、分別供述明確
(見卷七第34頁至第40頁),不問屬於犯罪行為人與否,爰依森林
法第52條第5項之規定,均宣告沒收之
3.扣案如附表編號4、5、8所示之行動電話共3支(含SIM卡3張),均
為被告甲OO所有,分別供其為本案聯繫之用等情,為被告甲OO分別
供述明確(見卷六第15頁至第21頁),爰依森林法第52條第5項之
規定,均宣告沒收之
6.未扣案如附表三編號16所示鏈鋸1把,為竊取本案臺灣扁柏所用,
且復無證據證明已經滅失,應依森林法第52條第5項之規定,不問
屬於犯人與否,予以宣告沒收,並依刑法第38條第4項規定,宣告
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7.被告甲OO於附表四、五所示之文件上偽造之署押,均應依刑法第
219條規定,宣告沒收
8.被告乙OO行為後,刑法業經總統於104年12月30日修正公布,並於1
05年7月1日施行,其中修正第2條第2項:「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
之保安處分適用裁判時之法律」,並增訂第38條之1:「(第1項)
犯罪所得,屬於犯罪行為人者,沒收之
…(第5項)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不予宣告沒收或
追徵
蓋唯有如此,方能避免犯罪行為人僅因被害人怠於行使權利而繼
續保有犯罪所得,及尚未取得犯罪所得所有權之第三占有人無法
藉由參與沒收程序(修正後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2至第455條之33參
照)保障其財產權等不當結果之發生
是如犯罪行為人已「占有」犯罪所得,且尚未實際合法發還被害
人,除有修正後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所定情形外,均應諭知沒收
經查:(1)扣案如附表二編號1至編號44之角材均係國有林地遭竊取
之森林主產物,為被告乙OO故買之贓物,為其犯罪所得,然均已由
南投林區管理處埔里工作站技術士O敏華領回,此有領具單、物
品領回保管單各1份在卷可稽(見卷一第51頁、卷六第53頁、卷九第
50頁至第52頁),揆諸上開說明,爰不依刑法第38條第1項第2款、
3款規定宣告沒收
2.扣案如附表二編號45、46所示之扁柏成品乃被告乙OO因故買贓物不
法犯罪所得之物,且於遭查扣前確屬被告乙OO占有中,依據前揭
說明,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規定沒收之
因認被告此部分犯行涉犯刑法第354條之毀損罪嫌等語
二、按告訴或請求乃論之罪,未經告訴、請求或其告訴、請求經
撤回或已逾告訴期間者,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303
條第3款定有明文
本案被告此部分犯行,起訴書認係涉犯刑法第354條之毀損器物罪
嫌,依同法第357條之規定,須告訴乃論
因認被告戊OO涉犯修正後森林法第50條第1項媒介故買森林主產物罪
嫌
被告丁OO、丙OO涉犯修正後森林法第50條第1項之收受森林主產物罪
等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前段定有明文
此所謂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無論其為直接或間接證據,均須達
於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始得
據為有罪之認定,若其關於被告是否犯罪之證明未能達此程度,
而有合理性懷疑之存在,致使無法形成有罪之確信,根據「罪證
有疑、利於被告」之證據法則,即不得遽為不利被告之認定(最
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
例同此見解)
又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
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見解相同)
再告訴人之告訴,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是其陳述是否
與事實相符,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必告訴人所述被害情
形無瑕疵可指,且就其他方面調查又與事實相符,其供述始足據
為判決之基礎(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300號、32年上字第657號判例
同此看法)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戊OO、丁OO、丙OO各涉犯上開罪嫌,無非係以
被告戊OO、丁OO、丙OO之自白、證人O益首、O淑貞、乙OO、O經文之證
述,及扣案裁切所剩之扁柏邊材13片、扣押物品目錄表、扣押現
場照片、代保管條等件為其主要論據
至被告甲OO於警詢中雖有所為不利戊OO之證詞,惟審酌被告甲OO於
警詢中,為避免其身分遭緝獲,故為稱為O宥任之人,足見其當時
為避免通緝犯身分,其證詞多有迴避擠身責任而推諉他人之情形
,是其上開之證詞,自難可採
況被告丁OO、丙OO所為僅係木頭裁切、上漆之工作,並非從事木材
買賣行業,其與大量買賣木材之人需取得合法來源證明及發票者
不同,自非具有相同之注意義務,是以被告丙OO、丁OO辯稱不知被
告乙OO所交付其交付與係非法來源之木材,尚有可信
是本案既不能證明被告戊OO、丙OO、丁OO此部分之犯行,自應為無
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第301條第
1項、第303條第3款,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5599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第17次刑事庭會議決議、93年台上字第860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3年度台上字第4981號判決意旨可參
最高法院69年台上字第3945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69年度台上字第294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0年度台非字第277號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91年度台非字第295號判決意旨、最高法院94年度第11次刑事庭會議(二
最高法院86年台上字第3295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3年度台上字第3629號判例、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273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1095號判例、96年度台上字第685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202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257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5年度台上字第904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351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937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同此見解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見解相同
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300號、32年上字第657號判例同此看法
名詞
共同正犯 6 , 法條競合 1 , 低度行為 1 , 接續犯 3 , 想像競合 1 , 分論併罰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3項,303,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森林法,第50條,50,罰則   9

森林法,第52條第3項,52,罰則   8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52,罰則   8

森林法,第52條第5項,52,罰則   7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4款,52,罰則   5

刑法,第349條第2項,349,贓物罪   5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6款,52,罰則   4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1款,52,罰則   4

森林法,第50條第1項,50,罰則   4

刑法,第217條第1項,217,偽造文書印文罪   4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3

刑法,第349條,349,贓物罪   3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3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3

森林法,第52條第6項,52,罰則   2

森林法,第52條第4項,52,罰則   2

森林法,第52條,52,罰則   2

森林法,第2條,2,總則   2

刑法,第38條第2項,38,沒收   2

刑法,第354條,354,毀棄損壞罪   2

刑法,第349條第1項,349,贓物罪   2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2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3項,303,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民法,第3條第3項,3,總則,法例   1

森林法,第52條第7項,52,罰則   1

森林法,第50條第2項,50,罰則   1

森林法,第3條第1項前段,3,總則   1

國有林林產物處分規則,第3條第1項,3,總則   1

刑法,第55條前段,55,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1

刑法,第42條第5項,42,易刑   1

刑法,第38條第4項,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第1項第3款,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第1項第2款,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4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38-1,沒收   1

刑法,第357條,357,毀棄損壞罪   1

刑法,第349條第3項,349,贓物罪   1

刑法,第33條第5項,33,刑   1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4款,321,竊盜罪   1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1

刑法,第2條第1項,2,法例   1

刑法,第217條,217,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33,455-33,沒收特別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2,455-12,沒收特別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