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高雄分院  20190307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撤銷
丙OO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丁OO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拾月
上訴人  :  丙O O , 丁O O
上訴理由
四、原審予以論科,固非無見,惟查告訴人O貞良於本院審理時亦
陳稱:「我確定頭部、臉部挫傷、胸部挫傷、右手尺骨骨折是在
我公司的二樓、三樓轉角平台,是丁OO的人打的,其他腳的部分
是在阿曼大樓一樓被打骨折的」「我沒有辦法確定,在阿曼大樓
一樓下打第你的人,與公司二、三樓樓梯間打我的人,是同一批
人,因我當時已經被打暈了」等語(見本院卷第167頁),則尚難
認告訴人在阿曼大樓一樓被打至右足三踝骨折、左側腳跟骨骨折
之傷害,係被告等所為,原審遽認告訴人O貞良在阿曼大樓一樓被
打至右足三踝骨折、左側腳跟骨骨折係被告等所為,尚屬速斷,
被告丙OO、丁OO2人上訴否認傷害,雖無理由,惟原判決既有可議
,自應予撤銷改判
判決節錄
原判決撤銷
一、共同被告丙OO於警詢及偵查中之證述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
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第1項設有明文
二、證人即告訴人O貞良於偵查中之證述次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
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定有明文
三、其餘後開本判決所引證據之證據能力另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
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四條(即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
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
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
本件據以認定被告丙OO、丁OO(下稱被告2人)犯罪事實存否之被告
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及書面陳述,雖屬傳聞證據,因檢察官
、被告2人及辯護人對於其餘證據(即非上開一、三所示之證據
)之證據能力均同意有證據能力,且於調查證據時,檢察官、被
告2人及辯護人均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
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視為同意作為證據,審酌上開證據均係依
法取得,並無任何違背法律規定之情事,認為適當,依上揭刑事
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均具有證據能力
被告丁OO辯稱:當時我都在「馬鍠車業」3樓室內,根本不知道O貞
良如何遭人毆打及倒在「馬鍠車業」一樓外面,這些過程我都不
知情,我也沒有在2、3樓間之樓梯間毆打O貞良云云,其辯護人為
之辯稱:丁OO雖對O貞良有意見,但並無傷害O貞良之意思,且本件
現場監視器並未攝得被告丁OO毆打O貞良,況O貞良就其於幾樓遭
人毆打等之供述前後不一致,丁OO當時在其三樓室內,沒有外出到
樓梯間打告訴人,告訴人在隔壁大樓一樓被打也非丁OO所為,自
應諭知丁OO無罪云云
證人O俊淞(即O先豪)於警詢、偵查及原審羈押訊問時證述明確在
卷(警一卷第13頁、第16頁、第23頁,偵一卷第28頁、第117頁及背
面、偵二卷第31至33頁,原審聲羈字卷第14至15頁,原審易字卷第
91至99頁),並有現場門鎖遭敲壞之照片、O雄市立聯合醫院診斷證
明書、如附表所示之被告丙OO、丁OO2人對話錄音譯文、扣押物照
片各1份、O雄市政府警察局楠梓分局扣押筆錄、扣押物品收據/無
應扣押之物證明書、扣押物品目錄表5份、被告丙OO手機LINE通訊對
話翻拍照片23張、現場監視器錄影畫面翻拍照片36張等證據資料
在卷可稽(警一卷第45至49頁、警二卷第10至14頁、第524頁、第525至
528頁、第537至542頁、警三卷第12至16頁,他一卷第72至80頁,偵一
卷第49至61頁、第99頁、第107至111頁),本院準備程序及審理時被
告丙OO仍坦承:我認罪,我沒有動手打他,只有共謀打他等語(
見本院卷第69、166頁),足見被告丙OO確有參與共謀毆打告訴人,
事証明確,其犯行已堪認定
4、又觀諸卷附被告丙OO、丁OO2人於事發前一日之對話錄音譯文(
詳如附表所示)語意,可知被告丁OO一再向同案被告丙OO表示,暗
喻告訴人O貞良於翌日抵達「馬鍠車業」後,將有姓名年籍不詳之
人先毆打告訴人,後同案被告丙OO即可從該處樓梯上至2樓,並可
持被告丁OO預先藏放在該處之球棒1支毆打告訴人,且被告丁OO尚
一再告誡同案被告丙OO僅可毆擊告訴人之手、腳,並打斷告訴人
手、腳,惟不可毆打告訴人頭部,倘因而致告訴人死亡,將導致
不可收拾之結果,另外,被告丁OO更向同案被告丙OO表示倘討得20
0萬元款項,其是否可分得130萬元,同案被告丙OO則向被告丁OO表示
等錢要回來再說,此有卷附被告2人於之對話錄音譯文1份存卷可
參(偵一卷第107至111頁)
(5)以上,足見被告丁OO於105年2月20日警詢時,供稱其於事發當時在
「馬鍠車業」3樓,並聽聞告訴人遭人從1樓強行帶走,事後下樓
查看發現告訴人倒臥路邊,並未提及其曾與告訴人見面乙節,惟
於翌日(即105年5月5日)警詢後,始供稱其曾在「馬鍠車業」樓
梯間眼見告訴人上樓,並曾抓住告訴人之衣領等情,則被告丁OO就
本件事發之際,有無與告訴人打照面、告訴人係遭人從1樓強行
帶離或自行跑上樓等如此單純事項,迭次於警詢及偵訊時言詞閃
爍且供詞反覆,又倘被告丁OO上揭供稱事發之際告訴人遭其抓住衣
領後,經確認係告訴人而放手後,並見告訴人身後有數人緊追在
後,除於事後未報警處理外,更於105年2月20日警詢中為如上以旁
觀者自居之供詞,其未阻止他人毆打告訴人,顯悖於常理,其所
言實不可信
然其基本事實之陳述,若果與真實性無礙時,則仍非不得予以採
信(最高法院74年台上字第1599號判例要旨參照)
告訴人遭被告丁OO及數名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人分持「棍棒」等
器具毆打等主要核心事項,則無何扞格之處,業如上述,另參以
事發當時因雙方衝突以致場面混亂,衡情恐難清楚辨識在場之人
各自肢體動作為何,且案發迄今已逾2年,告訴人O貞良主觀記憶
本易於隨諸時間經過有所遺漏,然其陳述主要情節既互核一致,
尚不得僅因告訴人就細節性事項(諸如:在2樓或3樓遭毆打等)
因記憶不清而未能為前後一致之陳述,即認告訴人之指訴全然不
可採,是揆之上述,本件告訴人O貞良既就上揭主要事項之陳述並
無齟齬,自仍得採為認定事實之基礎,堪信被告丁OO確有如上所
述在「馬鍠車業」之樓梯間,以手臂扣住告訴人之脖子使其無法
離去,再由數名不詳之人持棍棒等物朝O貞良之身體及手頭部毆打
之舉無訛
7、告訴人O貞良既於原審審理中指訴:丁OO就用手臂勒住我的脖子
時,我也有反向毆打丁OO等語(原審易字卷第97頁背面),且觀以
被告丁OO於偵查中提出之宏明醫院乙種診斷書,可知被告丁OO於
105年2月20日(即本件事發翌日)即至宏明醫院就診,經醫師診斷
為「右顱挫傷合瘀腫5.0*3.5公分、右背部部擦挫傷3.1*1.0公分、右觀
措傷合併瘀腫4.5*3.0公分」,此有上開診斷書1紙附卷足憑(偵二
卷第18頁),雖被告丁OO於偵查中供稱:宏明醫院乙種診斷書係我
遭O先豪等人毆打所致,因為我於105年5月20日15時許回到「馬鍠車
業」,我一下車就遭O先豪以徒手毆打伊的左臉,然後旁邊的小
弟就拿椅子、白鐵的棍子毆打我,然後我就被打暈在地上任他們
毆打,接著我就被押上去「馬鍠車業」2樓的辦公室,因為告訴人
跟O先豪說我拿了他的289萬元,所以O先豪逼我將289萬元拿出來,
接著我就和O先豪他們協調債務後,他們就離開了,因為O先豪說我
有拿告訴人的289萬元,所以要我先拿50萬元出來,當天O先豪就叫
我簽1張和解書,所以我就向父母借了50萬元當場拿給他們等語(
偵二卷第7至8頁),然依被告丁OO上開供述,可知其供稱於105年
2月20日遭證人O先豪毆打左臉、遭與證人O先豪同行姓名年籍不詳之
人持椅子、鐵棍毆打,並於當日交付50萬元與證人O先豪等人並書
立和解書,惟觀之上開診斷書,可知被告丁OO之左臉並未經診斷
受有傷勢,且依其前揭供述,可認當時被告自稱遭毆打當時場面
混亂,既若是,則何以被告丁OO僅受有「右顱」、「右背部」及
「右觀」等部位之瘀腫、擦挫傷?又卷附被告丁OO所書立之和解書
之日期何以係「105年2月23日」(即在被告丁OO至明宏醫院就診後
3日)?以上,可見上開被告丁OO所受傷勢,顯不能排除係遭告訴
人於事發當時為求掙脫而毆傷,且前述被告丁OO所稱關於O先豪部
分亦經檢察官為不起訴處分確定(見105年度偵字第15284號偵查卷
第45至50頁),益見上開告訴人之指訴遭被告丁OO毆打應非子虛,
堪以採信
依上開勘驗結果雖有見O先豪等人上樓,被告丁OO有時雖在三樓室
內,惟丁OO也有走出室外,又依告訴人指訴,在該二、三樓之樓梯
間毆打告訴人只是瞬間或短時間之事,被告丁OO於走出毆打告訴
人完後,再迅速回去進入三樓其承租房間,亦屬有可能之事,是
所辯丁OO當時在其三樓室內,沒有外出到樓梯間打告訴人,亦非
可採,仍不能為對其有利之証明
又被告丁OO確有在該二、三樓之樓梯間毆打告訴人,亦經告訴人O
貞良於警訊、偵查、原審及本院審理時均指訴歷歷,其指訴主要
情節既互核一致,尚不得僅因告訴人就細節性事項(諸如:在2樓
或3樓遭毆打等),因記憶不清或被打當時緊張、被打發昏,而未
能為前後一致之陳述,即認告訴人之指訴全然不可採,又被告丁
OO是告訴人O貞良之房客,平日並無冤仇,再加上附表其於偵查中
自承為其與丙OO之電話通聯內容,足可認定被告丁OO確有參與毆
打告訴人,事証明確,被告等事後所辯係卸責之詞,均不足採信
,其等傷害犯行均已堪認定
二、核被告丙OO、丁OO2人所為,均係犯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又按共同正犯係以完成特定犯罪為共同目的,彼此間就該犯罪實
行有共同犯意聯絡,各自本於共同犯意分擔犯罪行為之一部,並
相互利用其他正犯之行為以完成犯罪,故其各自分擔實行之行為
應視為一整體合一觀察,予以同一非難評價,對於因此所發生全
部結果同負其責
查被告2人同欲向告訴人O討由被告丙OO交付之款項,以及被告丁OO
欲藉此機會謀得130萬元之不法利益,被告丙OO、丁OO2人於事發前1
日,在不詳地點事先謀議,由被告丁OO預先指示姓名年籍不詳之數
成年人在「馬鍠車業」埋伏,待告訴人返回該處後,共同對告訴
人O力相向,以利被告丙OO項告訴人追討前揭款項,被告丁OO則可
獲得上述不法利益,繼而同時對告訴人實施上述傷害犯行,足見
渠等主觀上確有相互利用另一人之行為以完成犯罪,彼此間具有
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甚明,依法應論以共同正犯
是本件被告丙OO、丁OO2人與姓名年籍不詳之數成年人間,就上開傷
害犯行,均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因告訴人O貞良無法確定在二處地點打伊之人是同一批的人,則尚
難遽認告訴人在阿曼大樓一樓被打至右足三踝骨折、左側腳跟骨
骨折之傷害,係被告等所為,此外復查無其他確切証据証明被告
等有此部分傷害情事,此部分罪嫌不足,惟依公訴意旨認此部分
與前述論罪之傷害部分有接續犯一罪之關係,此部分爰不另為無
罪之諭知,附此敘明
四、原審予以論科,固非無見,惟查告訴人O貞良於本院審理時亦
陳稱:「我確定頭部、臉部挫傷、胸部挫傷、右手尺骨骨折是在
我公司的二樓、三樓轉角平台,是丁OO的人打的,其他腳的部分
是在阿曼大樓一樓被打骨折的」「我沒有辦法確定,在阿曼大樓
一樓下打第你的人,與公司二、三樓樓梯間打我的人,是同一批
人,因我當時已經被打暈了」等語(見本院卷第167頁),則尚難
認告訴人在阿曼大樓一樓被打至右足三踝骨折、左側腳跟骨骨折
之傷害,係被告等所為,原審遽認告訴人O貞良在阿曼大樓一樓被
打至右足三踝骨折、左側腳跟骨骨折係被告等所為,尚屬速斷,
被告丙OO、丁OO2人上訴否認傷害,雖無理由,惟原判決既有可議
,自應予撤銷改判
審酌被告丙OO因欲解決O幸福以「睡眠國王傢俱行」之名義對外開
立支票乙事,竟不思以正途尋求解決良方,反委託告訴人處理其
與O幸福間之金錢糾紛,詎告訴人收取被告丙OO交付之289萬元後,
因遲未處理前揭糾紛,致被告丁OO認有機可乘,欲利用此一機會協
助被告丙OO取回上開款項,欲從中向被告丙OO收取130萬元之利益
,而被告丙OO既明知被告丁OO欲指示姓名年籍不詳之數成年人在「
馬鍠車業」埋伏,待告訴人返回該處後即以O力加害,其2人就本
件犯行,係事先同謀、規劃及分工以共同對告訴人O力加害,被告
丙OO犯後已坦白犯行,告訴人O貞良收受289萬元後,因遲未處理事
情致引起本件事端亦有可議,前述認定之告訴人O貞良受傷範圍較
原審減縮(即告訴人右足三踝骨骨折、左側腳跟骨骨折之傷已予
剔除),量刑亦應比照減縮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被告丙OO有期
徒刑3月,被告丁OO有期徒刑6月,並均諭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台幣
1千元折算1日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299條第
1項前段,刑法第277條第1項、第28條、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
法第1條之1,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74年台上字第1599號判例要旨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3 , 接續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3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