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高雄分院  20190307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320條第1項,竊盜罪
成立| | 律師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無罪
上訴人  :  檢察官
上訴理由
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可認被告有公訴意旨所指之竊盜犯行
,揆諸上開說明,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檢察官循告訴人具狀請求上訴意旨,仍執前詞,指摘原判決不當
,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判決節錄
嗣經花園小舖之員工O心佩於翌日(即14日)11時許上班時,發現花盆
內裝有少許泥土,且抽屜遭到翻找等異狀,遂報警處理,經警扣
得鐵槌、捲尺及螺絲起子等工具各1支(已發還O燕珍,再經O燕珍同
意提供檢察官扣押入庫),而悉上情,因認被告甲OO(下稱被告)
涉犯刑法第320條第1項之普通竊盜罪嫌等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
1項、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且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
亦包括在內,然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
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於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
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性
懷疑之存在時,即無從為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
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可資參照)
而告訴人之指訴,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是以告訴人之
指訴為證據方法,除其指訴須無瑕疵,且應有查與事實相符之佐
證,始得資為判決之基礎(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300號、61年台上
字第3099號判例意旨參照)
訊據被告固不否認有於公訴人所指時地取走鐵鎚、捲尺及螺絲起
子等工具,惟否認有何竊盜犯行,辯稱:伊當時係擔任好來屋大
廈之總幹事,工作內容之一即為保管管理室工具,而其為識別管
理室工具,將管理室工具寫上「H」標誌,當天伊因管理員告知車
道柵欄故障而至花園小舖內修繕時,發現內有其所標註「H」字樣
之鐵鎚、捲尺及螺絲起子等工具,且伊先前曾至花園小舖幫忙修
繕,亦有可能係伊所遺留,遂將該等工具攜出,並至7樓詢問花
園小舖之前使用者林恩羽有關上開工具為何放置於花園小舖內,
伊並無不法所有之意圖,且伊亦未取走花園小舖內之店章、數字
章、標籤紙、印泥及印泥補充水等文具等語
再參以被告所提出其所拍攝之管理室工具照片,該等工具上確有
標註「H」字樣(見原審審易卷第21頁至第26頁),且依證人即好來屋
大廈保全人員李梓程到庭具結證稱:幾個月前被告有來借工具,
伊就幫忙找工具,找到之後,被告有作拍攝的動作,印象中被告
並沒有再拿筆在工具上面劃,他拍攝完後就歸還等語(見原審卷第
68頁),審酌卷內並無證據證明李梓程與被告間有何利害關係,使
其有甘冒偽證罪刑責故為虛偽陳述以維護被告之必要,其證詞應
堪採信,故好來屋大廈管理室之工具上既有標註「H」字樣,且
亦無證據顯示被告於拍攝時係有持筆標註「H」字樣後再為拍攝,
則被告所辯其於擔任總幹事期間有將所保管之管理室工具上標註
「H」字樣以為辨識此節,即非虛妄無稽
(四)證人O雄證稱:原先告訴人及林恩羽一起合租車道室,後來林
恩羽覺得生意可以,想要自己租,可能告訴人不同意,所以有發
生爭執,被告在擔任總幹事期間都有去那邊幫忙整理裝修等語(見
原審卷第71頁至第72頁),顯見被告確實曾至該花園小舖內幫忙裝
修,則其於裝修過程中遺留管理室之工具於花園小舖內,即非無
可能,則被告辯稱其主觀上認知花園小舖內標註「H」字樣之鐵鎚
、捲尺及螺絲起子等工具為其所保管之管理室工具而為攜出,無
背於常情,要難遽認其確係基於不法所有意圖所為,亦即不能僅
以被告有將該等工具攜出之客觀行為,逕推論被告必有不法所有
之主觀意圖,而無任何合理懷疑之處
然被告於警詢、偵查及法院審理時均否認其尚有拿取店章、數字
章、標籤紙、印泥及印泥補充水等文具,且起訴書關於此部分之
證據,亦僅有告訴代理人之單一指訴,別無其他證據可資佐證,
則於無其他確切補強證據下,自無從僅以告訴代理人於警詢及偵
查中所為證詞,即遽認定被告尚另有竊取店章、數字章、標籤紙
、印泥及印泥補充水等物
五、綜上所述,公訴人所舉事證,雖可證明被告有取走花園小舖
內之鐵鎚、捲尺及螺絲起子等工具,惟仍不足以證明被告確係基
於不法所有之意圖所為,且除告訴代理人之單一指訴外,亦無其
他證據足資佐證被告另有竊取店章、數字章、標籤紙、印泥及印
泥補充水等物品,是尚不足使本院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
懷疑,而得確信被告有竊盜犯行之有罪心證程度,則依罪證有疑
利於被告之證據法則,即不得遽為不利被告之認定
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可認被告有公訴意旨所指之竊盜犯行
,揆諸上開說明,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六、原審因而以不能證明被告犯竊盜罪,而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核無違誤
檢察官循告訴人具狀請求上訴意旨,仍執前詞,指摘原判決不當
,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至告訴人O燕珍及檢察官於本院陳述意見及論告時另指稱被告無故
侵入「花園小舖」花店一節,未據檢察官起訴,而起訴部分既應
為無罪之諭知,本院即無從審酌,附此敘明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300號、61年台上字第3099號判例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