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高雄分院  20190307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59條,刑之酌科及加減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竊盜罪 | 刑法第330條第1項,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刑法第329條,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律師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犯準強盜罪而有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三款情形,處有期徒刑伍年捌月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經核原判決認事用法均無違誤,量刑亦稱允當,被告上訴意旨,
固坦承有加重竊盜之犯行,惟否認有加重準強盜之犯行,而指摘
原判決不當,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判決節錄
壹、證據能力方面: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
,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規定,但經當事人於審
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
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定
有明文
本判決所引用認定犯罪事實之傳聞證據,經檢察官、被告及辯護
人於本院準備程序時,均分別表示同意作為證據,本院審酌該等
陳述作成時之情況及與本案待證事實間之關聯性,認以之作為證
據要屬適當,是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規定,該等傳聞證據
自有證據能力
(一)被告於106年5月21日4時許,自O雄市苓雅區廣州一街與O德街口附
近騎樓地板之逃生出口,侵入廣州一街141號地下1樓之「波羅蜜
書坊苓雅中心」後,見該屋內之工具箱中有螺絲起子1把,乃持以
撬開屋內之木製功德箱,竊取原置於功德箱內之現金共計10,205元
得手,嗣遭志工陳奕勳發現後,隨即通知該書坊負責人O葵蓉前來
,O葵蓉到場後,被告即藉詞離去,O葵蓉為免被告逃離,乃一路
尾隨並追呼被告為竊賊至廣州一街與O德街口之統一超商前,O葵
蓉之配偶O明輝此時亦抵達該處,二人乃上前欲察看被告之背包內
有無該書坊遭竊之財物,並攔阻被告離去,被告為防護贓物及脫
免逮捕,除毆打O明輝,並與O明輝、O葵蓉扭打,致O明輝受有頭部
外傷、顏面挫擦傷及手腳、胸腹部、背部多處鈍擦傷等傷害,O
葵蓉則受有鼻骨骨折、右上臂挫傷等傷害,經警方據報到場後將
被告逮捕,除將被告送醫外,並扣得被告所竊之現金計10,205元等
情,業據被告供承不諱(見訴字卷(一)第48至51頁、第175頁
(二)按刑法第329條之準強盜罪,將竊盜或搶奪之行為人為防護贓物
、脫免逮捕或湮滅罪證而當場施以強暴、脅迫之行為,視為O強
暴、脅迫使人不能抗拒而取走財物之強盜行為,乃因準強盜罪之
取財行為與O強暴、脅迫行為之因果順序,雖與強盜罪相反,卻有
時空之緊密連接關係,以致竊盜或搶奪之故意與O強暴、脅迫之故
意,並非截然可分,而得以視為
又其雖未如刑法第328條強盜罪之規定,將實O強暴、脅迫所導致被
害人或第三人不能抗拒之要件予以明文規定,惟必於竊盜或搶奪
之際,當場實施之強暴、脅迫行為,已達使人難以抗拒之程度,
其行為之客觀不法,方與強盜行為之客觀不法相當,而得與強盜
罪同其法定刑(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630號解釋意旨參考)
又上揭所言「當場」,並不以實施竊盜,尚未離去現場為限,即
已離盜所,而尚在他人跟蹤追躡中者,仍不失為當場(最高法院
28年上字第1984號判例意旨參考)
從而,於準強盜罪情形下,持客觀上足以對人之生命、身體、安
全構成威脅,具有危險性之兇器,無論該兇器係於竊盜之初,即
由行為人攜帶至竊盜現場,或在竊盜現場所取得,或尚在他人跟
蹤追躡之過程中取得,因其行為乃自前階段之竊盜行為,延至後
階段之為脫免逮捕等目的而O強暴脅迫之行為,均於刑法評價上認
為相當於一強盜行為,則無論在前階段或後階段之攜帶兇器情形
,均對於被害人乃至在竊盜現場或他人跟蹤追躡中之人,造成相
同程度之危險,自應擬制認定該當於刑法第330之加重準強盜罪
2.參以被告於警詢時供稱:我步出書坊後約100公尺處,有聽到後方
O葵蓉喊叫:「抓住他,他是小偷」,突然有名男子抓住我的衣
領,叫我不要走,並一直稱我是小偷,而且很大聲,我請該名男
子放開我,並向該名男子表示要請警察來處理,他就一直要拉我
翻動我的背包,我用雙手護住背包不讓該名男子查看,O葵蓉到達
沒多久,我與該名男子就發生了肢體衝突等語(見警卷第10頁)
,嗣原審審理時亦自承:係因O明輝要察看伊背包內有無贓款,伊
拒絕,始在上開統一超商前毆打O明輝等語(見訴字卷(一)第6頁)
,可見被告當時除抵抗O明輝之攔阻及察看其背包外,尚為了防
護贓物、脫免逮捕而積極出手攻擊O明輝、O葵蓉
3.又被告於上開書坊行竊後,因事跡敗露而藉詞離去時,遭O葵蓉
尾隨在後並呼喊其為竊賊,嗣被告並在距離上開書坊不遠處之統
一超商前,與O明輝、O葵蓉發生肢體衝突,顯見被告之行蹤一直為
O葵蓉所掌握,故被告當時雖已離開盜所,惟其既仍在O葵蓉之跟
蹤追躡中,揆諸前開說明,被告對O明輝、O葵蓉施以強暴行為之
處所,仍屬刑法第329條所稱之「當場」無誤
4.準此,被告上開所為,業已該當刑法330條加重準強盜罪之構成要
件,堪以認定
(三)綜上所述,被告於上開書坊內,以螺絲起子撬開功德箱,竊取
現金10,205元得手後,為陳奕勳、O葵蓉、O明輝等人發覺,其為達
防護贓物及脫免逮捕之目的,在O葵蓉跟蹤追躡中,對O葵蓉、O明
輝施以毆打之強暴行為,致使O葵蓉、O明輝難以抗拒,其事證已
臻明確
被告上開所辯,係為事後卸責之詞,不足採信,其犯行堪以認定
,應予依法論科
(一)按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之攜帶兇器竊盜罪,係以行為人攜帶
兇器竊盜為其加重條件,此所謂兇器,其種類並無限制,凡客觀
上足對人之生命、身體、安全構成威脅,具有危險性之兇器均屬
之,且祇須行竊時攜帶此種具有危險性之兇器為已足,並不以攜
帶之初有行兇之意圖為必要
查本案上開功德箱為木製品,本身即有相當之硬度,非以相當堅
硬之物敲擊,難以遽然凹陷、破損,又該功德箱於箱蓋上設有鑰
匙鎖孔,箱體與箱蓋間則裝置後鈕,藉此後鈕之作用,可使箱蓋
於開啟時仍連接於箱體,不致整片脫落,而被告於前揭時、地為
竊取功德箱內之現金所使用之螺絲起子,依刑案勘查照片所示(
見訴字卷(一)第96頁反面),其前半部為細長、圓柱狀之金屬製品
,前端則為契合螺絲頭而呈尖形,且其長度約10公分,後半部則
為長度約9公分之握把,使人O於握持使用,被告於持用螺絲起子之
過程中,既可使箱體上產生破損,又可使箱蓋連同後鈕整片脫離
箱體,顯見該螺絲起子係屬質地堅硬之物,如持之攻擊人體,必
造成嚴重之傷害,該螺絲起子客觀上自足以對人之生命、身體安
全構成威脅,具有危險性,要屬上揭規定所指之兇器無訛,且縱
使該螺絲起子並非被告所有並攜至現場,參以首揭說明,仍無礙
其此部分犯行成立攜帶兇器之加重要件
(二)又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規定將「門扇」、「牆垣」、「其他
安全設備」並列,則所謂「門扇」應專指門戶,即分隔住宅或建
築物內外之出入口大門而言
查本件被告係由前述設於騎樓地板之逃生出口進入該書坊行竊,
而依卷附現場照片以觀(見訴字卷(一)第77至78頁),該位於騎樓
地板之出口僅以一鐵板覆蓋,該鐵板於形式上已難認屬上開規定
所指之「門扇」或「牆垣」,又該鐵板四周未見有可資上鎖之處
或相關設備,且參以該逃生出口之作用既在於地下室如發生緊急
事故時,其內人員可經由此處脫離逃生,據此,覆蓋在該逃生出
口之鐵板,難認與門扇、牆垣具相同性質,且在社會通念上亦與
為求居住安全而設置之防盜設備無涉,依上開說明,自非上開規
定所指之「其他安全設備」
職是,被告上開犯行尚無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所定加重要件之適
用
(三)另按刑法第329條所稱以強盜論,係指以強盜罪相當條文處罰之
意,並非專指以同法第328條第1項之強盜論,故同法第330條所定
之「犯強盜罪」,不僅指自始犯強盜罪而言,即依同法第329條以
強盜論者,亦包括之,是準強盜而有同法第321條第1項各款情形之
一者,自應依同法第330條論處(最高法院42年台上字第523號判例
意旨參考)
(四)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29條之準強盜罪,而有同法第321條第
1項第3款之情形,應論以同法330條第1項之加重準強盜罪
檢察官於起訴書所犯法條欄內認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29條之準強
盜罪,尚有未合,經原審及本院當庭告知被告上開有關加重準強
盜罪之法條規定,已保障被告之訴訟防禦權,爰於社會基礎事實
同一之範圍內,依刑事訴訟法第300條之規定,變更起訴法條予以
審判
(五)刑法準強盜罪,係以竊盜或搶奪為前提,在脫免逮捕之情形,
其竊盜或搶奪既遂者,即以強盜既遂論,如竊盜或搶奪為未遂,
即以強盜未遂論(最高法院68年台上字第2772號判例意旨參考)
查被告於上開書坊內,以螺絲起子撬開功德箱,竊取現金10,205元
得手後,為陳奕勳、O葵蓉、O明輝等人發覺,其為達防護贓物及脫
免逮捕之目的,在O葵蓉跟蹤追躡中,對O葵蓉、O明輝施以毆打之
強暴行為,致使O葵蓉、O明輝受有傷害而難以抗拒,已如上述,
被告之竊盜犯行既已既遂,衡諸最高法院上開判例意旨,則其加
重準強盜之犯行即應論以既遂
(七)原審依被告之聲請,就被告於行為時之精神狀態囑託O雄市立
凱旋醫院鑑定,而該醫院於107年2月26日、3月8日對被告進行鑑定之
結果略為:依對被告所為精神鑑定、心理衡鑑及精神狀態檢查所
得資料,被告目前診斷為非特定的雙向情緒障礙症,其衝動性高
,在衝突發生當下會以暴力行為方式來處理,但事後對此暴力行
為感到懊悔,被告雖於案發前即至精神科就診,但因服藥順從性
不佳,而未能使藥物效果出現,因而持續有易怒的情緒與衝動的
行為呈現,心理衡鑑顯示其為中度智能範圍,具概念形成及問題
解決能力,可透過外界回饋修正行為,整體而言執行功能正常,
綜合其人格及情緒現象,推估被告具基本判斷是非和監控自身行
為的能力,在受其症狀的持續影響,且在不利其自身安全的情境
下(如偷竊被抓到,而為保護自己),可能有因精神障礙或其他
心智缺陷,致其辨識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減低,但
未達顯著減低之程度等情,有該醫院107年6月26日高市凱醫成字第
10770977000號函檢附精神鑑定書存卷可查(見訴字卷(一)第153至160
頁)
於受詢問過程中,經詢及案發經過,亦會選擇有利於己之事項加
以辯解以求飾卸,凡此種種,均足佐證被告當時並無因精神障礙
或其他心智缺陷,致欠缺辨識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
,或上開能力有顯著減低之情形,本院因認上開鑑定報告之結論
尚可採認
從而,本件被告並無刑法第19條第1項或第2項規定之適用
(八)按刑法第59條規定,犯罪之情狀可憫恕者,得酌量減輕其刑,
同法第57條規定,科刑時應審酌一切情狀,尤應注意左列事項(
共10款)為科刑重輕之標準,兩條適用上固有區別,惟所謂「犯罪
之情狀」與「一切情形」云云,並非有截然不同之領域,於裁判
上酌減其刑時,應就犯罪一切情狀(包括第57條所列舉之10款事
項),予以全盤考量,審酌其犯罪有無可憫恕之事由(即判例所
稱有特殊之原因與環境等等,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以及
宣告法定最低度刑期,是否猶嫌過重),以為判斷
故適用第59條酌量減輕其刑時,並不排除第57條所列舉10款事由之
審酌,惟其程度應達於確可憫恕,始可予以酌減(最高法院70年度
第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考)
職是,被告之行為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縱使處以刑法第
330條第1項加重強盜罪之法定最低本刑有期徒刑7年,猶嫌過重,顯
與被告犯罪情節失其衡平,有情輕法重之情形,客觀上實有情堪
憫恕之處,爰依刑法第59條之規定予以酌減其刑
三、原審認被告罪證明確,因而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
第300條、刑法第329條、第321條第1項第3款、第330條第1項、第59條
等規定,並審酌被告正值青壯,竟不思以正當途徑獲取財物,而
以前揭方式竊取由被害人O葵蓉保管、存放在該書坊功德箱內之現
金,足見被告對於他人之財產權毫不尊重,實屬可議
復審酌被告為被害人O葵蓉、O明輝追躡、攔阻後,為防護贓物、脫
免逮捕,竟無視他人之人身安全,憑藉自己與O葵蓉、O明輝間年
紀之差距,於體力及力量上均較O葵蓉、O明輝佔有優勢,率爾出
手毆打O葵蓉、O明輝,致O葵蓉、O明輝分別受有前開傷害,其暴行
對O葵蓉、O明輝人身法益之侵害程度非輕,自應受相當程度之刑
事非難
兼衡被告自陳大學畢業之教育程度、案發當時及目前均無業,暨
其所述之家庭生活狀況,以及其前有違反著作權法、毀損、傷害
等前科紀錄,此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查,足認
其素行並非良好等一切具體情狀,因而量處有期徒刑5年8月
並就沒收部分說明:(一)被告竊取之現金10,205元,固屬被告之犯罪
所得,惟該部分贓款既已由被害人O葵蓉領回,可見被告已未保
有該不法所得,依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規定,即無庸再予宣告沒收
或追徵
經核原判決認事用法均無違誤,量刑亦稱允當,被告上訴意旨,
固坦承有加重竊盜之犯行,惟否認有加重準強盜之犯行,而指摘
原判決不當,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判例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630號解釋意旨參考
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1984號判例意旨參考
最高法院42年台上字第523號判例意旨參考
最高法院68年台上字第2772號判例意旨參考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29條,329,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330條第1項,330,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沒收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法,第329條,329,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7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5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4

刑法,第330條,330,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4

刑法,第330條第1項,330,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3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321,竊盜罪   3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321,竊盜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28條第1項,328,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1

刑法,第328條,328,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1

刑法,第321條第1項,321,竊盜罪   1

刑法,第19條第2項,19,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9條第1項,19,刑事責任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