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高雄分院  20190307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205條,偽造有價證券罪 | 刑法第214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9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01條第1項,偽造有價證券罪 | 刑法第55條前段,數罪併罰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撤銷
甲OO犯偽造有價證券罪,處有期徒刑參年貳月
未扣案如附表四所示偽造之本票壹紙,附表一編號2委託書委託(任)人欄上偽造之「O雅玲」署押壹枚,附表二借款約定書借款人欄上偽造之「O雅玲」署押壹枚,均沒收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犯偽造有價證券罪,處有期徒刑參年拾月
未扣案如附表四所示偽造之本票壹紙,附表一編號2所示文件欄位上偽造之「O雅玲」署押壹枚,附表二所示文件欄位上偽造之「O雅玲」署押壹枚,均沒收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二)本件被告應否成立公訴意旨所指之偽造有價證券等罪責,應審
究之重點,厥在被告甲OO有無經O雅玲同意或授權?被告固辯稱O
雅玲對伊向O聰敏借貸乙事本即知情,且同意伊以O雅玲名義開立本
票並將本案房地設定抵押權予O聰敏作為擔保云云
被告上訴意旨否認犯罪並指摘原判決不當,雖無理由,惟原判決
既有上開違誤,仍屬無可維持,自應由本院將原判決撤銷改判
上訴意旨儘以民事部分被告已與被害人O聰敏、O雅玲成立和解,O
聰敏、O雅玲於原審亦表示原諒被告,請求法院從輕量刑,主張有
刑法第59條之適用為辯,但並未證明或釋明說明被告有何特殊之
環境及原因,在客觀上顯然足以引起一般同情,致其所犯偽造有
價證券罪應受有期徒刑3年以下之酌減優惠,何況偽造有價證券罪
除了侵害個人O益外,更影響社會金融秩序而侵害社會O益,且本
罪之成立不以發生損害為要件,雖已與被害人O聰敏、O雅玲成立民
事和解,在客觀上尚無足以引起一般同情之情輕法重之情事,本
院乃認被告之犯行依其情節之法定刑權衡後量處有期徒刑3年2月
誠屬相當,並無情輕法重或刑罰過苛之情,自無適用刑法第59條
酌減其刑之必要
判決節錄
原判決撤銷
一、訊據上訴人即被告甲OO(下稱被告)固不否認其以告訴人O雅
玲受託人之身分O辦O雅玲印鑑證明,並提出附表四本票、附表二借
款約定書向O聰敏借款,且為將本案房地設定抵押權予O聰敏作為
借款擔保,將O雅玲身分證、印鑑章、印鑑證明及本案房地所有權
狀交予O聰敏指定之代書辦理相關手續等情
又O聰敏係於105年3月21日寄發存證信函予O雅玲,記載本案房地業經
設定抵押權予O聰敏之意旨,並催告O雅玲應於3日清償全數借款,
否則將拍賣本案房地等語,O雅玲即於105年5月27日具狀向高雄地
檢署提出告訴,指述被告盜用其印鑑章O辦印鑑證明及設定抵押權
予O聰敏等情,嗣於105年8月15日再向高雄地檢署追加告訴被告偽造
附表四所示本票部分,有O雅玲所提刑事告訴狀2份及存證信函影
本1份在卷可稽(他一卷第1頁至第5頁,他二卷第1頁至第3頁,原
審院一卷第121頁),足見O雅玲得知本案房地遭設定抵押權予O聰敏
不久後即對被告提出刑事告訴,並無置之不理之情形
此外,O雅玲於案發期間在玉山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玉山
銀行)任職,有107年7月13日玉山銀行玉山總人字第1075000261號函文
在卷可憑(原審院二卷第187頁),且依被告所陳,其向O聰敏借
款120萬元,每月需繳納3萬6,000元之高額利息(原審院二卷第224頁
背面),即月息3分(3%),年息36分(36%),從而不論係O雅玲本
身有資金需求,抑或係其願意出名幫被告借款,憑其在金融機構
工作之專業知識,並有本案房地可作擔保品,衡情應向所任職之
玉山銀行以一般利率或更低之員工利率借款,實無以極高利率向
O聰敏借貸之必要
2.觀之O雅玲於原審審理時所提其於105年7月14日與被告LINE通訊軟體
對話紀錄(原審院一卷第101頁、第103頁、第113頁、第114頁),可
見當日凌晨3時11分至17分間,被告先傳送:「我錯了可以吧!要
告去告啦」、「反正妳告成癮了」等語,O雅玲則回覆:「我沒同
意你用我名義借錢你算什麼(應係指『我沒同意你用我名義借錢
,你算什麼』之意)」等語,被告未予反駁,陳稱:「我幹嘛那
麼累,我真的對你累了」等語,O雅玲回稱:「一直害是要害到何
時」、「我才累了」等語,被告亦未反駁,再稱:「但是我真的
希望妳給我力量讓我振作」等語,O雅玲回稱:「簽我本票簽的
很高興啊,還有錢拿當然有力量」、「害我有錢拿哪裡會累(應
係指『害我,有錢拿,哪裡會累』之意)」、「簽我本票借錢這
叫沒騙錢」、「別說些有的沒的」等語,被告仍不反駁,僅稱:
「妳當初關心我就好」等語(以上見原審院一卷第101頁、第103頁
),足見O雅玲於上開對話中不斷指責被告以其名義簽發本票借款
,然被告對此嚴厲指控始終未予反駁等情
3.被告雖以前詞置辯,卻始終未提出任何經O雅玲同意或授權伊向
O聰敏借款及辦理上述借款手續之書面證明,或O雅玲於附表一、二
、三所示之私文書及附表四所示之本票上簽立其姓名或字跡等證
據,被告甚於本案105年6月8日首次偵訊時,對檢察官訊問其有無
偽造附表一及附表三文書之問題,並未直接否認,僅稱:「那麼
久了,我還要去查看看,要辦理也是要O雅玲的身分證及印鑑」等
語(他一卷第33頁背面),其所展現之猶豫態度,已可疑嗣於本
案所辯內容係其犯後卸責之詞
O耀華應該也有在場,綠豆湯店離玉山銀行還有隔1條巷子,其沒有
看到被告他們有無走進去玉山銀行,其係在綠豆湯店等他們等語
(原審院二卷第146頁至第148頁)
惟被告遲至107年7月4日原審審理時始辯稱此情,已可疑係隨O緯田
證詞才更易辯詞,況被告及辯護人於原審聲請傳喚證人O耀華到庭
作證,惟O耀華經原審合法通知仍不到庭且拘提未果而無法調查(
原審院二卷第202頁至第206頁),依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2第2項第
1款規定,核無再調查之必要,更何況被告及辯護人於本院並未聲
請傳喚證人O耀華到庭作證
至於證人O緯田、O金蘭於原審作證則對當日係由何人陪同被告前往
玉山銀行找O雅玲簽發本票之陳述不一,且其等均否認曾親眼見
聞被告與O雅玲見面商討簽發本票事宜之經過,是縱認其等所述被
告O在綠豆湯店表示要找O雅玲簽發本票而暫時離開乙事屬實,仍
無法排除此係被告矇騙借款介紹人O金蘭、O緯田之手段,自難憑此
逕認被告所辯屬實
然簽名僅需數秒時間,衡之O情,如O雅玲確實同意被告以其名義簽
發本票借款,則被告持空白本票找其簽名時,O雅玲既願下樓見
面,實無不親自簽名之理,殊難想像另授權被告代簽其姓名之可
能
況證人O易昇於原審審理時明確證稱:被告算是其老闆,有次在車
內,被告拿1份有簽「O雅玲」姓名的文件給其,要其照著「O雅玲
」字跡簽在本票上還有一些文件,其沒問為什麼,當時車上就只
有其和被告,沒有其他人等語(原審院二卷第158頁),足見被告
要求O易昇在附表四本票上書寫「O雅玲」姓名時,O耀華並不在場
,從而被告所辯上情,委難採憑,難信O雅玲對被告向O聰敏借款
一事本即知情,且同意被告得以其名義O辦印鑑證明、設定抵押權
、書立借款約定書及開立本票等事宜
(2)再者,被告甲OO與O雅玲於本件案發時仍為夫妻關係,共同在本
案房地居住,經證人O雅玲於原審及本院審理時證述明確在卷(原
審院二卷第12頁至第13頁,本院卷第57頁),且被告於原審陳稱二
人關係於104年以後才生變,於102年間並無任何問題等語(原審院
二卷第223頁背面),是以本件案發時被告取得O雅玲上開物件要無
任何困難之處,且縱認99年間補發之本案房地所有權狀係地政機
關直接寄至O雅玲娘家,並由O雅玲父親代收後轉交予O雅玲,但被
告既與O雅玲同住一處,則被告仍可在住處內輕易取得,從而被告
及辯護人僅憑被告取得上開物件之事實,辯稱其已徵得O雅玲同
意或授權云云,實嫌速斷,不值採信
然被告於偵查及原審審理之初均不曾辯稱此對其甚為有利之事項
,遲至其與O雅玲調解成立後之107年9月5日原審審理時始如此抗辯
,其真實性已非無疑
何況被告於原審審理時曾詰問O雅玲是否曾於101年間向官建良之「
任代書」借款30萬元之問題,經證人O雅玲否認,並證稱完全不認
識此人等語(原審院二卷第16頁背面),且前已述及縱認O雅玲有
資金需求,其可以向所任職之玉山銀行以一般利率或員工利率借
款,實無必要以較高利率進行民間借貸,從而被告所述衡與O情不
符,又乏證據足證屬實,要難採信
8.查臺灣屏東地方檢察署檢察官106年度偵字第2704號不起訴處分書
,係針對「被告是否經告訴人O雅玲同意或授權,於102年8月7日,
在票號CH594695、CH594694、CH594696號本票背面,偽簽『O雅玲』之簽名
3枚,以作為背書人之意,並將3紙本票交付竇啟光收執」等情(
下稱前案),檢察官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有何偽造文
書犯行,認其罪嫌尚屬不足而不起訴處分
(一)按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適用行為時之法律,但行為後之法律
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此為刑法第2條
第1項所明定
本件被告行為後,刑法第339條第1項業於103年6月18日公布,並於同
年6月20日生效
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
,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拘役或科或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修正後則為:「意圖為自
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
,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而依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規定:「中華民國九十
四年一月七日刑法修正施行後,刑法分則編所定罰金之貨幣單位
為新臺幣
九十四年一月七日刑法修正時,刑法分則編未修正之條文定有罰
金者,自九十四年一月七日刑法修正施行後,就其所定數額提高
為30倍」,則修正前之刑法第339條第1項所定罰金數額應提高為30倍
,即3萬元
比較修正前、後規定,修正後刑法第339條第1項將罰金數額自3萬元
提高至50萬元,顯然修正後刑法第339條第1項規定並非有利於行為
人,經比較新舊法結果,本件自應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規定,
適用被告行為時即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規定
(二)按本票係可資流通市面之票據,自為刑法第201條規定之有價證
券
而所謂「偽造」有價證券,係指本無其內容,或內容尚未完備,
或其內容之效力已失,經無製作權人之製作,使發生有價證券效
力之行為而言(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778號判決意旨參照)
但如行使該偽造之有價證券,係供擔保或作為新債清償而借款,
則其借款之行為,已屬行使偽造有價證券行為以外之另一行為,
始應再論以詐欺取財罪(最高法院90年度台上字第5416號判決意旨
參照)
次按刑法第214條所謂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事項於公文書罪,凡一經
他人之聲明或申報,公務員即有登載之義務,並依其所為之聲明
或申報予以登載,而屬不實之事項者,即足構成
(三)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16條、第210條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行
使附表一、附表二及附表三所示之偽造私文書)、同法第214條使
公務員登載不實事項於公文書罪(各以偽造之附表一、附表三文
件O辦印鑑證明、辦理抵押權設定,致各該管公務員將不實事項
登載於所掌公文書)、同法第201條第1項意圖供行使之用而偽造有
價證券罪(偽造附表四本票)及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
罪(被告係偽造附表四本票行使作為借款擔保,應另論詐欺取財
罪)
被告在附表一文件欄位盜用O雅玲印章及偽造O雅玲簽名、在附表二
所示文件欄位盜用O雅玲印章及偽造O雅玲簽名、在附表三所示文
件欄位盜用O雅玲印章,為其偽造各該私文書之部分行為,而偽造
私文書之低度行為復為行使各該偽造私文書之高度行為所吸收,
均不另論罪
又被告在附表四本票發票人欄及金額欄盜用O雅玲印章及偽造O雅玲
簽名、指印,係其偽造該有價證券之階段行為,而其行使偽造有
價證券之低度行為,則為偽造之高度行為所吸收,均不另論其盜
用印章、偽造署押及行使偽造有價證券罪
被告偽造有價證券、詐欺取財、行使偽造私文書及使公務員登載
不實事項於公文書,均係於密接時地為之,均出於詐欺O聰敏借款
120萬之單一目的,彼此間之行為有部分合致,依一般社會通念,
認應評價為一罪方符合刑罰公平原則,揆諸上揭說明,應認被告
係以單一目的,以一行為而觸犯上開罪名,成立想像競合犯,從
一重以刑法第201條第1項之意圖供行使之用而偽造有價證券罪論認
起訴書雖未記載被告行使附表二所示偽造之借款約定書部分,然
此部分犯罪事實據本院認定如前,且與被告偽造有價證券部分有
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應認為起訴效力所及,原審法院
並於審理中當庭告知被告此部分擴張事實及涉犯罪名(原審院二
卷第44頁),足以維護其訴訟上攻擊防禦之權利,本院自得併予審
理,特此敘明
被告利用不知情之O易昇在附表一、附表二所示文書欄位及附表四
所示本票發票人欄書寫O雅玲姓名、利用不知情之不詳姓名之成年
人在附表二所示文書欄位蓋印O雅玲印章、利用不知情之O小菁在
附表三所示文書欄位蓋印O雅玲印章並行使附表三文書、利用不知
情之不詳姓名之成年人在附表四所示本票之發票人及金額欄按蓋
指印,均屬間接正犯
被告上訴意旨否認犯罪並指摘原判決不當,雖無理由,惟原判決
既有上開違誤,仍屬無可維持,自應由本院將原判決撤銷改判
審酌被告正值壯年,財務發生困難卻不思以正當管道獲取金錢,
明知自己無法提供足額擔保,O聰敏恐將拒絕借款,因見當時配偶
O雅玲名下有本案房地之不動產,竟生歹念,無視夫妻間信賴關係
,以前述方式欺騙O聰敏出借款項,藉此獲取不法利益120萬,使
O雅玲飽受遭追償債務之困擾,不僅對票據信用交易秩序造成戕害
,更妨礙戶政及地政機關辦理公務之正確性,所為極不可取,並
考量被告犯後否認犯行,但與O雅玲、O聰敏各以20萬元、170萬元金
額達成和解,有原審法院調解筆錄可稽(原審院二卷第182頁至第
183頁),且均已給付完畢(原審法院107年10月23日公務電話紀錄
2份,原審院二卷第235頁至第236頁)之犯後態度,且O雅玲、O聰敏
俱具狀請求法院從輕量刑,有其等刑事陳述狀各1份可憑,並斟酌
被告自稱高商畢業之最高學歷,目前在父母親開設之工廠工作,
月薪4萬元至6萬元間,已與O雅玲離婚,育有一子現已成年等語之
智識程度及家庭經濟狀況,暨其犯罪動機、手段等一切情狀,量
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四、按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認科以最低度刑仍嫌過重者,固得
依據刑法第59條規定酌量減輕其刑
而所謂犯罪情狀顯可憫恕,係指裁判者審酌刑法第57條各款所列事
項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之一切情狀,予以全盤考量後,認其程
度已達顯可憫恕之程度,始有其適用
查辯護人於本案辯論終結後始提出辯護意旨就所為主張有刑法第
59條規定之適用
然查,刑法第201條第1項偽造有價證券罪之法定刑為3年以上10年以
下有期徒刑,得併科3,000元以下罰金,可得宣告刑之範圍為有期
徒刑3年以上
上訴意旨儘以民事部分被告已與被害人O聰敏、O雅玲成立和解,O
聰敏、O雅玲於原審亦表示原諒被告,請求法院從輕量刑,主張有
刑法第59條之適用為辯,但並未證明或釋明說明被告有何特殊之
環境及原因,在客觀上顯然足以引起一般同情,致其所犯偽造有
價證券罪應受有期徒刑3年以下之酌減優惠,何況偽造有價證券罪
除了侵害個人O益外,更影響社會金融秩序而侵害社會O益,且本
罪之成立不以發生損害為要件,雖已與被害人O聰敏、O雅玲成立民
事和解,在客觀上尚無足以引起一般同情之情輕法重之情事,本
院乃認被告之犯行依其情節之法定刑權衡後量處有期徒刑3年2月
誠屬相當,並無情輕法重或刑罰過苛之情,自無適用刑法第59條
酌減其刑之必要
五、沒收部分:按本件被告行為後,刑法關於沒收之規定於104年
12月30日修正公布,並自105年7月1日施行,其中第2條第2項修正為「
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適用裁判時之法律
而依修正後之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規定,犯罪所得屬於犯罪行
為人者,固應沒收,然同條第5項規定,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
被害人者,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
另刑法第205條、第219條有關沒收之規定,乃刑法第38條第2項但書
所稱之特別規定,自應優先適用
又刑法第219條所定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者,以偽造之印章、
印文或署押為限,至盜用他人真正印章所蓋之印文,並非該條所
指之偽造印文(最高法院48年台上字第1533號判例意旨、93年度台上
字第1871號判決意旨參照),從而,被告在附表一編號2委託書委
託(任)人欄、附表二借款約定書借款人欄上偽造O雅玲簽名之署
押各1枚,應依刑法第219條規定宣告沒收,然被告在附表一至附
表四所示之文書、本票盜用O雅玲真正印章所生之印文,均非偽造
之印文,依上開說明,自不予宣告沒收
而偽造之有價證券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刑法第205條定有
明文,附表四所示本票1紙既係偽造之有價證券,應依該條規定予
以宣告沒收,至其上偽造之O雅玲簽名1枚及指印2枚,已因沒收本
票而併為沒收,不另諭知沒收,附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299條第
1項前段,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第2項、第201條第1項、第216條、
第210條、第214條、第55條前段、第205條、第219條,修正前刑法第3
39條第1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77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0年度台上字第541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48年台上字第1533號判例意旨、93年度台上字第1871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低度行為 2 , 想像競合 2 , 評價為一罪 1 , 間接正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法例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刑法,第201條第1項,201,偽造有價證券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4條,214,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55條前段,55,數罪併罰

刑法,第205條,205,偽造有價證券罪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8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4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4

刑法,第201條第1項,201,偽造有價證券罪   4

刑法,第214條,214,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法,第205條,205,偽造有價證券罪   3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2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2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法例   2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55條前段,55,數罪併罰   1

刑法,第38條第2項但書,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1

刑法,第2條第1項,2,法例   1

刑法,第201條,201,偽造有價證券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條,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2第2項第1款,163-2,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