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高雄分院  20190307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公共危險罪 | 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公共危險罪
自用小客貨車| 被告曾有多次酒後駕車之犯罪紀錄(詳後述)| 0.25毫克| 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 | 律師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零點貳伍毫克以上,累犯,處有期徒刑捌月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被告上訴意旨仍執前詞,認原審量刑過重,指摘原判決不當,為
無理由,應予駁回
判決節錄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
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
院審酌該言詞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
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定有明文
經查,本判決所引用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業據當事人
同意作為證據(見本院卷第37頁),並經本院於調查證據程序逐一
提示或告以要旨,本院審酌上開證據之取得過程並無瑕疵,與本
案待證事實間復具有關聯性,認為以之作為本案證據亦屬適當,
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規定,應有證據能力
二、本判決以下所引用被告於偵、審程序中之陳述及其他非供述
證據,均與本件事實之認定具有關聯性,且均經合法取得,又無
法定證據排除情事,復經本院依刑事訴訟法第164條、第165條踐行
證據之調查程序,當事人對此部分之證據能力亦不爭執,依同法
第158條之4之反面解釋,均可認為有證據能力
一、訊據被告甲OO固表示認罪,且對其於前開時、地駕車肇事後,
為警測得其吐氣酒精濃度達每公升0.70毫克等情坦認不諱,惟辯
稱其案發前係吃薑母鴨,伊不知道薑母鴨裡面的酒那麼重,希望
從輕量刑云云
(一)按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規定:「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有下列情
形之一者,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20萬元以下罰金:一、吐
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0.25毫克或血液中酒精濃度達百分之0.05
以上
」觀其文義可知,檢察官如可證明被告於駕駛動力交通工具時已
該當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所稱:「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
升0.25毫克或血液中酒精濃度達百分之0.05以上」之構成要件者,即
應論以被告犯該條第1項第1款之罪,並不以證明行為人有服用酒
類、毒品、麻醉藥品或其他相類之物,且已具體達到不能安全駕
駛之程度為必要
因此,被告即使辯稱其案發前係食用薑母鴨,而非直接飲酒一節
屬實,對認定其行為構成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之罪亦無影響
況且,被告O有多次酒後駕車之犯罪紀錄(詳後述),其對在吐氣
酒精濃度超過法定標準值之情況下駕車係屬違法行為一事,自應
較一般人有更深刻的體會與更高之警覺,而被告本次行為又無其
他阻卻違法事由,因此即使被告係食用含米酒之薑母鴨,亦不能
認為其對違法性之認識有較為薄弱的情形,此部分被告所辯,亦
無可採
參、論罪: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之駕駛動
力交通工具而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0.25毫克以上罪
(一)「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受徒刑之執行完畢,或一部之執行而
赦免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者,為累犯,加重
本刑至二分之一
惟其不分情節,基於累犯者有其特別惡性及對刑罰反應力薄弱等
立法理由,一律須加重最低本刑,於不符合刑法第59條所定要件之
情形下,致生行為人所受之刑罰超過其所應負擔罪責之個案,其
人身自由因此遭受過苛之侵害部分,對人民受憲法第8條保障之
人身自由所為限制,不符憲法罪刑相當原則,牴觸憲法第23條比例
原則
」此為108年2月22日司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意旨,本案於辯論終結
後,始有上開解釋文,而有關機關尚未及依解釋意旨修正之,原
審於量刑時亦及審酌,本院自應斟酌上開解釋意旨為累犯加重之
參酌
再於106年間,因酒後駕車案件,經原審以106年交簡字第2664號判決
判處有期徒刑6月確定,於107年8月9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乙情,此
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在卷可按
是被告顯已多次犯酒後駕車罪而受刑罰,本件並非初犯,且被告
最近一次犯酒後駕車罪之執行完畢日期為「107年8月9日」,其竟於
執行完畢之次日即「107年8月10日」再犯本案,是不論以103年交簡
字第7154號判決或106年交簡字第2664號判決判處之徒刑執行完畢日
期計算,被告本次之犯罪行為均構成累犯
本院依被告對法律之藐視程度及對公共安全與其他道路使用人生
命身體安全造成之高度危險,認為本案被告之故意犯罪行為,有
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之必要
(一)原審認被告罪證明確,因而適用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第
47條第1項及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規定,並審酌
被告除前述構成累犯之酒駕犯罪行為不予重複評價外(即原審以
103年交簡字第7154號判決有期徒刑4月或106年交簡字第2664號判決判
處被告有期徒刑6月之執行完畢部分),另參酌被告另有前開多次
酒後駕車之犯罪紀錄,本件被告經測得其吐氣中所含酒精濃度高
達每公升0.70毫克,超出合格值甚高,罔顧交通安全,其駕駛行為
於客觀上已對不特定多數用路人之生命、身體及財產法益造成客
觀可見之風險,並輕蔑不特定用路人之個人法益,危害往來交通
安全,惡性重大,兼衡被告本件犯罪後坦承犯行之態度、本案所
駕駛之車輛是自用小客貨車,其自陳學歷為大學畢業、從事業務
、月收入約新臺幣3、4萬餘元、已婚、無小孩(見原審卷第29頁
及本院卷第51頁)及檢察官之量刑意見等一切情狀,量處有期徒刑
8月,所持累犯加重之理由,經核認事用法,均無不合,依上開
解釋意旨觀之,量刑亦屬允當,並無違上開解釋意旨
(二)被告及其辯護人雖以:被告已與本件酒駕肇事之被害人達成賠
償共識、有身體不佳、68歲之父母需要扶養、妻子為外籍配偶、
負有房貸,家中重擔全在被告身上,請求輕判云云
惟查,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之酒後駕駛動力交通工具罪,係
保護公共往來之交通安全,其犯罪所生損害並非以有無具體被害
人為斷,被告賠償O王雪珠,本為其應負之民事責任,且係欲彌補
可能成立之過失傷害罪罪責,並非本件公共危險之罪責
又被告歷次酒後駕車之司法處理結果,業如上述,足見國家曾多
次給予被告緩起訴及易科罰金,以使其從容改過或自行接受非機
構性處遇,以改變其酒後駕車惡習之機會,惟被告猶不知記取教
訓,仍無視其他參與道路交通之不特定人之生命、身體及財產之
安全,堪認前開緩起訴或以易科罰金替代自由刑處分之方式已無
從預防被告再犯
至於被告雖以其家庭及經濟狀況為由,請求判以得易科罰金或易
服社會勞動之刑度,然被告一再漠視法律及道路交通安全,本難
辭其咎,日後若再因酒後駕車肇事,導致嚴重死傷,被告本人及
其家屬恐更難承受被告民、刑事責任帶來之間接不利後果
而被告之父母、妻子確若因被告入監服刑,而符合社會救助申請
條件,亦可由相關主管機構介入安置與扶助,是被告所辯尚不足
作為法院量處其更輕之刑之理由
被告上訴意旨仍執前詞,認原審量刑過重,指摘原判決不當,為
無理由,應予駁回
陸、因酗酒而犯罪,足認其已酗酒成癮並有再犯之虞者,於刑之
執行前,令入相當處所,施以禁戒,刑法第89條第1項固定有明文
檢察官固以被告前已有4次酒駕犯行,本案為其第5犯,而具體求刑
有期徒刑7月並對其施以禁戒之保安處分,以助其戒除酒癮等詞
,惟依被告供述:伊沒有酒癮,只是上班都要應酬,家裡只有伊
要負擔家計等語(見原審卷第28頁、第30頁),且被告於本院審理
中自行前往高雄市立凱旋醫院進行心理鑑衡,其結果認為被告雖
之飲酒行為有風險,但尚未達問題性飲酒的程度,此亦有該院出
具之臨床心理報告在卷可參(見本院卷第52頁),復查卷內並無
積極證據證明其有長期性無法自制之飲酒、致生酒精依賴及濫用
之情,是原審認被告尚無刑法第89條第1項所指「因酗酒而犯罪,
足認其已酗酒成癮並有再犯之虞」之情事,而不為禁戒處分之諭
知,應屬允當,本院亦認無對被告另行諭知禁戒處分之必要,附
此敘明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司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185-3,公共危險罪   6

刑法,第89條第1項,89,保安處分   2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憲法,第8條,8,人民之權利義務   1

憲法,第23條,23,人民之權利義務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185-3,公共危險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165條,16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4條,16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